2018網路自由報告:數位極權主義的崛起

華盛頓

《2018網路自由報告》指出,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加緊對公民資料的管控,並使用「假新聞」的指控打壓不同意見。這些作為侵蝕了民眾對網路以及民主體制基礎的信任。自由之家一年一度發佈的這份最新報告是按國別進行的網路自由評估。

網路宣傳和虛假資訊日益毒害著網路環境,而肆無忌憚地搜集個人資料正在破壞傳統的隱私概念。與此同時,中國在管控國內網路方面已經變得越發肆無忌憚和駕輕就熟,並將它的管控技術輸出到其他國家。

這些趨勢導致全球網路自由在2018年連續第八年下降。

「民主國家正在數位時代苦苦掙扎,而中國正在國內外應用和輸出它的言論審查和監控模式,」自由之家主席邁克·艾博拉莫威茨(Michael J. Abramowitz)說。「這種模式對開放的網路造成了威脅,並且危及全球民主化前景。」

「美國政府和美國主要的科技公司在防範網路操縱和保護使用者資料方面需要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艾博拉莫威茨說。「當前,一些不那麼民主的政府一直在利用網路系統的弱點,希望加強他們對網路的控制。」

《2018網路自由報告》評估了65個國家的網路自由,涵蓋了全球87%的網路使用者。這份報告聚焦於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之間出現的新動向,也包含了一些最近發生的事件。中國再次在網路自由方面名列末位。

在這個評估年度,北京採取種種措施重塑了自己「科技惡邦」形象。在《網路自由報告》評估的65個國家中,中國官員針對新媒體和資訊管理,為其中36個國家的代表舉辦了培訓班和研討會。中國還向外國政府提供電信和監控設備,並要求跨國公司遵守它的網路內容規定,甚至當這些公司在中國境外運營的時候也要遵循這些規定。

在中國境內,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前幾個月和2018年3月「兩會」前後,中國加強了言論審查。在此期間,中國宣佈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配合習近平逐步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的進程,當局積極設法通過言論審查、宣傳和檢舉言論等手段來捍衛習近平的形象。

新的《網路安全法》賦予中國政府廣泛的權力來控制科技公司如何運作。這些公司必須將他們當地使用者的資料存儲在中國境內的伺服器上,並協助安全機關獲取使用者的隱私資訊。為了遵守這部法律,蘋果公司與一家中國國有公司合作將中國iCloud使用者的資訊存儲於當地伺服器,使得這些資訊更加易於受到政府的入侵。

在這一年裡,最令人擔憂的事態發展之一是國家監控活動的激增,尤其是在西部新疆地區。那裡的居民受到無處不在的、配有人臉識別技術的街邊攝影機的追蹤,他們還被要求下載一款手機應用程式,允許當局在手機上搜索與黑名單內容匹配的檔案。

在全國範圍內,有關部門正在試驗一種社會信用系統,通過結合公民的線上和線下行為資料來評估公民的「可信度」,然後將他們列入交通服務或教育機會的黑名單。

自由之家技術與民主研究專案主管阿德里安•沙赫巴茲(Adrian Shahbaz)表示:「過去的一年已經證明,網路可以用來破壞民主,正如它可以動搖獨裁統治一樣。」

數據資料被洩露情況的快速增加凸顯了加強對使用者資訊和隱私保護的迫切需要。民主國家和極權政府都在以資訊安全的名義進行改革,但一些措施實際上通過強制實施資料在地化和弱化加密措施破壞了網路自由和使用者隱私。在印度,一次影響到11億公民的大規模資料洩露事件再次表明,在政府要求將資料存儲在當地的無效建議之外,該國需要對資料保護結構進行改革。歐盟提出的雄心勃勃但並不完美的《全面資料保護條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或許是一個更有前景的資料保護措施,這個條例已經在2018年5月生效。

「為了民主體制在數位時代的生存,科技公司、政府和公民社會必須攜手尋求真正的解決方案以應對網路操縱和缺乏資料隱私的情形,」自由之家網路自由專案主管薩尼亞·凱莉(Sanja Kelly)說。「網路使用者必須被授予權力,以防範他們的個人生活受到政府和公司不當入侵。」

在過去的12個月,不實的要求和仇恨宣傳助長了緬甸、斯里蘭卡、印度和孟加拉針對少數族裔和宗教的暴力行為的爆發。其中斯里蘭卡是網路自由度下降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在謠言和虛假資訊引發主要針對穆斯林少數族裔的治安暴力衝突之後,當局關閉了社交媒體平臺。在印度,網路使用者經歷了數量前所未有的網路中斷,部分原因是由於WhatsApp上傳播的謠言。

沙赫巴茲(Shahbaz)說:「切斷網路服務是一種嚴厲的應對措施,尤其是在民眾可能最為需要它的時候,無論是闢謠、與親人聯絡,還是避開危險地區。」「縱然故意偽造內容是一個真正的問題,但一些政府越來越常利用『假新聞』作為藉口,加強它們對資訊的控制,壓制不同意見。」

在埃及,一名黎巴嫩遊客因「故意散佈謠言」被判入獄8年,她之前在Facebook上發佈了一段視頻,描述了她在開羅時遭遇的性騷擾。在盧安達,部落格作者約瑟夫·納庫斯(Joseph Nkusi)被判10年監禁,罪名是煽動公民不服從和傳播謠言,因為他質疑盧安達政府對1994年種族屠殺的描述,並批評這個國家缺乏政治自由。

主要研究結果:

  • 自由度下降國家的數目連續八年超過上升國家:2017年6月以來《網路自由報告》評估的65個國家中有26個經歷了網路自由的惡化。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埃及和斯里蘭卡,其次是柬埔寨、肯亞、奈及利亞、菲律賓和委內瑞拉。菲律賓和肯亞的下降幅度使得這兩個國家的評分從「自由」降格為「部分自由」。19個國家的情況有所改善,其中亞美尼亞和甘比亞的總體網路自由度得到提升。
  • 中國把數位極權主義推向世界:在《網路自由報告》評估的65個國家中,中國官員針對新媒體和資訊管理,為來自其中36個國家的代表舉辦了培訓班和研討會。中國國有和私營公司正在38個國家開發電信基礎設施,而像海康威視(Hikvision)和雲從科技(CloudWalk)這樣從事監控業務的公司正在向18個國家銷售人臉識別技術,用人工智慧來識別和監控民眾。
  • 政府以「假新聞」為由打壓網路異見:至少有17個國家通過了或者打算制定法律,以打擊「假新聞」和網路操縱為名限制網路媒體。13個國家有公民因散佈所謂「虛假資訊」受到起訴。
  • 當局要求管控個人資料:自2017年6月以來,有18個國家的政府加強了國家監控,為了不受限制地獲取資料,它們往往避開獨立監督並弱化網路加密。有至少15個國家在過去一年考慮訂立資料保護法,但其中包含了一些易於走入歧途的措施,包括只要求使用者的資料存儲在當地,而不提供保護防範政府的不當入侵。
  • 美國網路自由度下降:聯邦通信委員會取消了保障網路中立的規定,這個原則要求網路服務提供商不得以網路內容的類型、來源和去向來安排網路流量的優先順序別。公民權利和隱私倡議者受到的一個打擊是,國會重新授權《外國情報監視法》修正案(FISA Amendments Act),包括其中飽受爭議的第702條,因而錯失了一次改革監視權力的機會。儘管網路環境依然是蓬勃的、多元的和自由的,但是虛假資訊和極端黨派化內容是人們持續迫切關心的問題。美國排名第六位,保持了網路「自由」地位。
  • 網路維權活動促進政治、經濟和社會變革:網路依然是民主變革的一個工具。亞美尼亞民眾由於有效地使用社交媒體平臺、通訊軟體和網路直播服務,實現了4月份的「天鵝絨革命」,使該國網路自由度由「部分自由」提升為「自由」。衣索比亞新總理釋放了關押的部落格作者和維權人士,並承諾減輕該國嚴格的網路控制,使衣索比亞的網路自由度因此得以改善。

 

閱讀《2018網路自由報告》,請訪問:www.freedomonthenet.org

Freedom House is an independent watchdog organization that supports democratic change, monitors the status of freedom around the world, and advocates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Join us on Facebook and Twitter (freedomhouse). Stay up to date with Freedom House’s latest news and events by signing up for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