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 第108号,2015年9月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 第108号,2015年9月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winnie the pooh xi jinping
Photo of the Month: 

中国遭受审查最严重的图片


中国公民很长时间以来都嘲笑国家主席习近平长得像维尼熊(见《中国媒体快报》第89号),这个图像暗示他在9月3日时站在敞篷车内阅兵的情形。根据对微博删贴进行实时监测的香港大学Weiboscope, 过去一个月里,这是新浪微博上被删除得最厉害的图像。来源:Weiboscope.

头条新闻


特写     习近平访美应成放松经济信息管控契机

莎拉∙库克
自由之家资深东亚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

本文也发表于《金融时报》中文版2015年9月18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9月22日开始对美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届时美国政府应该寻求解决中国日益严苛的信息控制对两国经济造成的问题。

中共多年来通过不断升级和扩大的审查制度来捍卫其政治权力,这样做给美国经济造成了数亿美元的损失,同时也妨碍了美中关系。中国当局限制美国社交媒体和云服务进入中国,封锁美国媒体网站,限制中国观众观看美国娱乐产品。过去一个月来,随着中国股市新一轮的暴跌,北京方面出于政治动机而实施的审查制度对两国经济的影响变得更加突出。 

8月24日,上证综指下跌8.5%,创2007年来最大单日跌幅。之前的两个月里,中国股市已出现多次惊人的下挫,新出现的这次下跌则引发了全球股市抛售,加剧了美国、欧洲和亚洲市场的波动。

中国国有媒体最初的反应是沉默。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头版、中国中央电视台晚间的《新闻联播》节目、以及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网站首页全都没有提及这次股市重创,这种缄默至少持续了一天时间。与此同时,中国主要的搜索引擎则对越来越多的“股灾”搜索结果进行审查和删除。8月25日早上7时15分的百度搜索结果截屏显示有500万条结果,三个小时后,同样的搜索却显示只有290万条搜索结果。

尽管有这样强势的政府控制,许多中国人还是知道了股市遭受重创,并在其他地方寻求更多信息。公众从国际媒体的报道以及社交媒体上流传的网友分析中获得了信息。因此,国家媒体的缄默徒然加深了大众对政府的不信任,中国消费者和投资者本来就不高的信心也进一步受挫。而这一切偏偏发生在中国试图鼓励国内消费、降低对出口依赖的时候。进一步而言,官方审查与小道消息传播的结合增加了谣言出现的可能性和谣言的威力,很可能导致诸如银行挤兑或恐慌性抛售更多股票,进一步加重金融危机。

进一步而言,官方审查与小道消息传播的结合增加了谣言出现的可能性和谣言的威力,很可能导致诸如银行挤兑或恐慌性抛售更多股票,进一步加重金融危机。

几天后国有媒体终于打破沉默,报道的核心主线是为政府和党的高层领导开脱责任。评论人士海瑟•蒂蒙斯(Heather Timmons)和黃喆平整理出了中国国有媒体找到的五个“替罪羊”,其中包括美联储(Fed)。

更令人不安的是,当局把股灾部分怪罪到记者头上。《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遭到逮捕,并在在国家电视台上认罪。8月31日,看上去意志消沉的王晓璐出现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承认他在7月20日的文章中提供的信息是“私下听说的”,“造成了市场混乱和恐慌”。但是中国记者同行和媒体观察者指出,王晓璐所“招认”的做法是世界各地记者惯用的做法。同时,对上证综指的分析发现,王晓璐的文章发表后,股市其实连续涨了三天。

有分析认为,拘捕王晓璐的真正目的是吓唬记者,让他们按官方的意思报道,避免对经济进行深度调查报道,特别是在许多记者报道天津最近发生的化学品爆炸事故的余波时表现出智慧和违抗的姿态后。根据至少一名阅读财经读物的股市投资者的说法,9月的第一个星期,媒体的确让人感到噤若寒蝉。

经济报道所感受到的突然压力代表着官方态度的一个转变,因为财经媒体和其他新闻媒体相比,很长时间以来一直享受着较大的自由度,可以进行尺度相对比较大、比较独立的报道。

与此同时,当局在采取措施填补报道上的缺口。一份日期为9月7日的中共文件指示,要通过宣传报道描绘中国经济的光明前景,该文件说明了应采取哪些步骤“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包括为“对内对外宣传”稿件准备选题。

这样的舆论操纵并非没有先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2014年的一份报告对300多份审查和宣传指令进行分析后发现,就受操纵的频繁程度而言,经济主题的报道位居第七。但是随着经济的放缓,这种舆论操纵的广度和力度看来都在扩大。这是个危险的趋势。

经济报道中的信息自由流动在任何时候都很重要,中共过去一直隐含地承认这个事实,给予财经媒体更大的自由度。但在遇到不确定和危机的时候,保持信息透明尤其关键。

如果奥巴马总统希望为美国、中国和全球经济做出最有益的事情,那么他应该向习近平施压,令其转变方向,给予市场恰当浮动所需要的透明信息。

【 记者王晓璐被迫在中央电视台节目上承认,他7月20日的文章破坏了股市,但在文章发表后的三天里,股市实际上有了改善。王晓璐的案例被广泛认为是试图迁罪并恐吓财经记者。图像来源:Quartz】

 


纸媒/新闻媒体:在对天津爆炸的报道中,调查报道和微信发帖占据主导地位

8月12日晚上大约11:30,天津滨海港口区离一片居民区不远的一个储存有毒化学物的仓库发生了一系列巨大爆炸。这起工业事故最终导致150多人死亡,造成百万美元计的损失,并使得成千上万居民暂时无家可归。但与6月份发生的长江游船翻船事件不同,这一次,尽管官方试图限制非官方信息源的消息,社交媒体和商业报纸在报道中一马当先,向公众提供了重要的消息更新。几位观察人士将此活跃景象与2011年温州动车翻车的报道相提并论(见《中国媒体快报》第32号)。

爆炸发生几分钟后,社交媒体上就有人发帖报道,包括图片和录像。许多网络和传统媒体很快展开了报道和积极的调查,许多人将之看作是与官方审查抢时间,知道审查干预一定会如期而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网易、腾讯、和商业网站界面、诸如《南方周末》和《财新》这样相对市场化的媒体、甚至受政府控制更多的《新京报》都发表了自己的调查报道,对爆炸的原因、出事公司的人员以及他们的政治人脉、以及可能存在的官员失职提供了关键信息,有时是抗拒政府指令而这样做。在收集数据以及传播这两方面,传统媒体都表现出了大胆和智谋,包括使用无人飞行器和卫星图像获得图片,通过反复的头版头条报道以及微信发帖传播。在天津爆炸事件中,微信的作用似乎超过了新浪微博。

官方在对这一危机的信息管理上采取了惯常的做法。8月13日,国家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发布了审查指令,指示媒体只能使用新华社通稿和其它“权威”消息来源,并禁止记者在个人社交账户上发表信息,命令将爆炸报道和图片从头条以及编辑推荐等显著位置撤下。根据对新浪微博删贴进行实时监测的香港大学Weiboscope,同一天,微博删贴增加了十倍,在接下来的许多天删贴量持续高于平均水平。与此同时,国家喉舌媒体试图把报道救援中的英雄事迹作为报道主体,或干脆对爆炸视若罔闻。爆炸发生后次日,天津电视台照常播放电视连续剧,而不是提供全时报道。当一个缺乏准备的官员尴尬地无法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中央电视台中断了对一个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报道

这样的做法看来是增加了公众的不信任和愤怒,促使许多人到其它信息源寻求信息。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的韩笑引述一套初步的微信统计数字说,“8月13日中国媒体机构的微信公号上有1,674篇关于天津爆炸的文章,其中55篇被阅读了10万次以上(其中不少被阅读了100万次以上)。”

这场悲剧的公共性质、它的规模以及它对中产家庭的重创给中国媒体提供了一个机会,使得它们可以抢在审查者之前,以这几年来日益钳紧的控制下很难见到的方式为大众提供新闻服务。


新闻媒体:阅兵激发威严感、爱国主义情绪和审查 

9月3日,中国举行了多年以来最大规模的阅兵,庆祝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驱除日本侵略者的胜利。年长的老兵与现役士兵、军车和飞机参加了这次阅兵。阅兵场面盛大,经高度排演,是对现代中国的强大进行的庆祝。但是它也充满了讽刺。习近平在他的讲话中17次提及“和平”,并宣布裁军30万,但是阅兵展示了核导弹以及其它最先进的武器,与此同时,大量中国人到日本度假,人满为患。许多中国观众对阅兵感到振奋,赞扬阅兵本身,或者从家庭记忆出发反思中国的长足发展。但社交媒体上也有许多人批评国家在经济放缓的当前在阅兵上的巨大耗费,审查者甚至删除了那些搞笑的帖子和图像,这表示他们很紧张。

虽然不少中国人对阅兵做出了发自内心的正面反应,共产党却不敢大意,在阅兵前和阅兵期间强化了审查。根据专门跟踪删贴的Free Weibo,阅兵当天,新浪微博上最热的话题是阅兵,删贴最重的话题也是阅兵。多个来源报告说,很多VPN和其它翻墙工具都遇到了阻碍。由位于加州的《中国数字时报》披露出来的中共审查和宣传指令,指示网站在8月24日至9月5日期间要仔细审查所有网上新闻和跟帖,“不得出现攻击党、国家、制度内容,”“要积极将正面阳光的网民跟帖置顶推广。” 


新闻媒体:谷歌试图为中国建立经审查的应用软件商店

位于美国的技术新闻网站“Information”9月4日报道说,互联网巨人谷歌正在寻求许可,早至今年秋天为它的Google Play应用软件商店设立一个专门的中国版本。这一拟议中的网上应用商店将不上架被中国政府认为不能接受的手机应用,如同苹果公司此前对它的应用软件商店所做的那样。此举可以改善谷歌在中国的市场,其安卓手机操作系统在中国虽然很普及,但却没有给公司带来多少收入。即使政府许可,谷歌在中国可能还是会处境艰难(见《中国媒体快报》第106号)。八月份,据说谷歌新的母公司“字母公司”在上网几个小时内便被专事互联网审查的中国防火墙封锁。2010年,谷歌出于安全考虑以及不愿满足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而从中国撤出其搜索引擎。


香港:报纸编辑的攻击者被定罪,雨伞运动领导人受到起诉

在两个涉及香港新闻自由和法治的案件中,袭击一名著名报纸编辑的歹徒8月20日被判罪;8月27日,香港2014年雨伞运动中的三名学生领袖被指控犯有非法集会以及其它相关罪行。

2014年2月袭击前《明报》总编辑刘进图的两名歹徒叶剑华和黄志华被判有罪,各获19年徒刑。他们告诉法官说,他们每个人获得了10万港币(约$12,900)酬金,但他们拒绝透露谁下令行凶。这两人用切肉刀袭击了刘进图,他的后背和腿受了重伤。这一事件在香港引发了抗议,公众要求强化对新闻自由的保护(见《中国媒体快报101号)

被起诉的三名学生领袖是学民思潮共同创始人以及很快成为2014年雨伞运动代表人物的黄之锋、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前秘书长周永康、以及现任秘书长罗冠聪。他们因在导致雨伞运动爆发的一系列事件中所起的作用而被检控,特别是冲入有围墙的香港政府总部外的“公民广场”。尽管受到了这些检控,黄之锋告诉记者说,他一点也不后悔占领公民广场的举动。如果被判有罪的话,他有可能面临最长五年的刑期。

黄之锋、罗冠聪和两名反对派活跃人士7月14日被控在2014年6月的一次抗议中“妨碍警务人员”。在那次抗议中,他们烧毁了中国国务院发布的香港白皮书。8月28日,这四人在法庭应讯,要求永久搁置聆讯。如果获准的话,他们将不会面临审判。对这一申请的听证定于10月进行。

在这两起针对活跃人士的案件中,律师支持者都指出,指控在事件发生满一年后才提出,这令人怀疑这些指控的目的是威慑雨伞运动一周年时发生新一轮的抗议。同样参加了去年抗议的学民思潮成员林淳轩质疑为什么去年被录到殴打手无寸铁的抗议者的警察仍然未被检控,暗示检察官在使用双重标准。


中国之外:邦乔维, GitHub遭受攻击,以及维人记者的兄弟们

  • 邦乔维的中国巡回演唱突然取消:《洛杉矶时报》9月9日报道说,美国流行乐歌星邦乔维首次中国巡回演唱离在上海以及北京的演唱会只差几天的时候被取消。巡回演唱主办机构AEG Live Asia 在其新浪微博账号上宣布了这一消息,只说是出于“意外原因”取消并给已经购票的粉丝提供退款。中国网民猜测说,中国官员可能听说了在邦乔维2010年在台湾的演唱会上,一个录像背景显示了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中国当局之前曾经禁止那些对支持西藏自由的歌星,即使这样的表示发生在中国之外。在唱片销售收缩的时代,这样的限制对歌星是一个损害,会导致他们在共产党政治敏感的问题上进行自我审查。
     
  • 中国软件开发工程师被迫删除代码后, Github遭到网络攻击: 8月25日,位于美国的电脑代码仓库GitHub 遭到了阻断服务攻击(DDoS),导致连线问题。网站很快开始修复工作,并在四小时内恢复了服务。GitHub三月时曾遭受一次大规模阻断服务攻击,那次攻击的来源被追溯到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人们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一种新工具,研究者们称之为“大炮”。 那次攻击显然是针对管理《纽约时报》中文网以及反审查组织GreatFire.org内容的GitHub服务器,这两个网站均被中国当局封锁。最近这次攻击的来源眼下还没有确定。但是,它发生于两名设计翻墙软件的中国开发人员从GitHub上删除了他们的翻墙软件GoAgent 以及ShadowSocks代码后几天。他们显然是受到中国当局胁迫后这样做的。恐吓软件开发人员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新的现象。虽然这两名开发员删除了他们的代码,但其他GitHub用户克隆了被删除的代码以便保存这些工具。这也许是网站招致阻断服务攻击的原因。
     
  • 美籍维吾尔人记者的兄弟被审判:8月19日和25日,美国政府资助的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记者肖赫来∙霍休的两个生活在新疆的兄弟被控“危害国家安全罪”和“泄露国家机密”开庭审判,尽管他们既不是记者也不是活跃人士。至九月中为止,法庭还没有宣布判决。这些检控被广泛认为是出于政治动机,中国当局试图以此让肖赫来∙霍休停止在美国报道新疆。在对新疆的突发报道中,肖赫来一直起着关键的作用。近年来新疆地区民族关系趋于紧张,镇压频繁,审查极其严苛。肖赫来的另一个弟弟去年因类似指控而被判五年徒刑。美国国会议员已经多次与中国当局提出这一家人的案例。

未来看点

  • 习近平访美:看美国总统奥巴马是否会就习近平上台后钳紧审查、打压公民社会做出公开评论。就中国国内的媒体报道而言,看看中国是否会有选择地刊登讲话内容,掐去现场直播中任何意外发生的事情,包括总统提到中国恶劣的人权记录时。看中国政府是否会更加严控翻墙工具,因为在习近平访美期间,网友可能会极有兴趣阅读被封锁的美国媒体报道。
     
  • 天津大爆炸报道:一方面,在这样一个艰难时刻,中国媒体在天津爆炸中的出色表现对记者的专业士气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提升。但是另一方面,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后出现类似的社交媒体分享和记者抗命,以及2013年初发生的《南方周末》反审查抗议,都引发了更加严格的掌控,共产党试图重新获得控制。看微信是否会出现新的限制(包括对媒体公号的限制)、记者是否会受到莫须有的指控(如王晓璐案件)、审查者是否会继续回溯性地删除有关调查报道。
     
  • Google Play: 看谷歌是否真的会在今年秋天为它的Google Play应用软件商店设立一个专门的中国版本。果然如此的话,有下列问题值得我们探究:哪些应用中国用户无法购买?是否与苹果下架的应用类似?谷歌的自我审查是更严还是更松?网友反应如何?2010年谷歌搜索引擎撤出、2014年谷歌邮箱被加剧封锁的时候,网友均一片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