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 第111期:2016年1月 (Traditional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Photo of the Month: 

2015年受審最嚴重的圖片

敞篷車內的維尼熊 – 這幅嘲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閱兵情景的圖片是2015年在新浪微博被刪除得最嚴重的圖片。 它在70分鐘內被轉貼了65,000次,之後遭到刪除。 閱兵本身也是2015年控制最嚴的話題之一,20個微博刪貼之最中有6個與閱兵相關。 從2013年起,中國公民多次將習近平比為維尼熊。 照片來源:Weiboscope /The Nanfang

年度回顧

標題


特寫:2015年中國受審查最嚴重的新聞話題

薩拉∙庫克,東亞資深研究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

此文的一個版本201615日發表於《外交政策》網站。

【圖片: 將PX照片放在此文右上角,加以下說明: 2015年4月福建省漳州一家石化廠發生爆炸,消防隊員正在救火。在中國當局2015年發佈的21條與健康和安全有關的審查指令中,其中一條下令新聞網站低調處理這條新聞。 圖片來源: 財新】.

2015全年,中共党宣部門以及國家有關單位幾乎每天向新聞機構、網站、和社交媒體管理員下達具體指令,指示他們是否報導這起或那起突發新聞、如何報導、如何處理相關評論等。自由之家最近對幾十份這樣的指令進行分析後發現,中國當局下令審查的主題範圍遠遠不止于對政權的批評、異見人士活動、或長久以來的禁忌話題。

儘管這些審查指令應該是機密文件,但是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中國數字時代》(CDT)總有辦法獲得這些洩露的文件,並且以中文和英文譯文公開發表。 雖然我們很難在CDT範圍外證實這些指令的真實性,但是這些洩露的文件經常與我們實際看到的報導和審查情況吻合,因此觀察中國媒體的人認為它們一般來說是可靠的。

自由之家分析了CDT 2015年發佈的所有75份這樣的洩露文件。 這些文件指示刪除某篇文章、不派記者報導某一事件、在網站首頁上排除某一話題、或關閉相關報導的評論功能等等「負面」做法。 另外許多指令則指示採取一些積極做法,如只採用「標準」和「權威」資訊源,或與國家喉舌新華社的通稿保持一致。

這幾十份指令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九月份一份來自中國共產黨宣傳部的指令標號為2015年320號。 即便如此,對這些指令的分析仍然可以幫助我們窺見哪些話題對共產黨來說是敏感話題,哪些話題是中共領導人認為對他們維護權力危險最大的話題。

以下是2015年受審查最嚴重的內容:

1. 健康與安全: 我們分析的審查指令中有超過四分之一 (75份中的21份) 限制對人為事故、暴力襲擊、環境污染、或食品安全的報導。四月份的一份指令說,“福建漳州PX爆炸一事不上新聞網站要聞區”,由此審查對一家PX工廠爆炸事件的報導。近年來中國各地發生多起反對PX專案的抗議。2015年初,柴靜有關霧霾的記錄片《穹頂之下》播出後立刻走紅網絡、但隨後遭到突然審查,有五條指令特別指示要限制這個記錄片的流通和討論。

2.經濟:指令密集的第二類內容是對中國經濟、股市、或有關經濟政策立法草案的報導 (75份中的11份)。其中一條指令要求刪除一篇題為《為何至今沒有對罕見的股災進行追責》的文章。這篇文章最初發表在新浪財經版,後在被封鎖的海外中文網站轉載。

3.官員不法行為:這75份指令中有10份限制對官員不法行為的報導,包括官員海外資產、警察暴行、腐敗調查中發生的死亡事件等。兩起死亡事件把人們的目光引向習近平強力反腐不那麼好看的一面 — — 重慶前書記薄熙來的盟友死于獄中;一個舉報者被不明身份的面具人打死。

4.媒體 / 審查:9份指令限制對官方管控媒體或網路的討論,如抓捕記者、封鎖反制中國防火牆的工具、或要求刪除網上音樂的新規定等。以財經報導著稱的商業化媒體在2015年也受到壓力,指令點名要求它們刪除出版的一些文章。

5. / 官員的名聲:8份指令限制那些會損害特定官員或党的正面形象的內容或新聞,包括九月舉行的大型閱兵。5份指令禁止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不尊重或惡搞的提法。

6.公民社會:7份指令限制對公民社會的報導,包括拘留一名反腐活躍分子的消息、以及夏天對人權律師的大範圍抓捕。抓捕律師是中國當局加大力度打擊“維權運動”的一部分,但是這樣範圍的大抓捕還是首次。

其餘的指令涉及對看上去無關痛癢的官員活動、對外事務、香港、以及西藏的報導進行控制。

2014年自由之家曾對發表於2012年11月與2014年5月間的318份審查和宣傳指令進行了類似分析。儘管樣品不全,但是對前後兩個時期最敏感的話題進行一下比較,我們還是能看出來中共在最敏感的話題上有一些變化:

話題 變化方向 排序(以前的位置與現在的位置)
健康與安全 #3 #1
經濟 #7 #2
官員不法行為 #1 #3
媒體/審查 #6 #4
公民社會 #4 #6
對外事務 #5 #8

要確定地解釋這些上下變化是不可能的。但是, 在這個媒體和互聯網管控日益鉗緊的時代,這些變化看上去既反映了某些話題敏感度的提升,如中國經濟下行期間的狀況,也反映了其它力量的空缺,如缺乏曝光官員不法行為的網友和記者。

2016年中國公民在諸如環境污染、過度員警暴力、經濟以及其它受審查禁令限制的話題上仍然需要獲得及時、準確的資訊。目前的中國看來是過去十年多以來媒體管控最嚴厲的一個時期,中國的記者、網民、技術人員以及國際社會都將需要找到新的、創造性的辦法來產生和傳播新聞。


紙媒 / 新媒體 商業化調查報導衰落,國家出資的數位媒體增長

對中國媒體來說,2015年也許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直到不久前為止,相對自由的商業化紙媒還在從事力度大、影響深遠的報導,這種報導同時也是一種成功的商業模式的一部分。 但是政府鉗緊控制、對它們進行有目標的控罪、以及紙媒在全球普遍面臨的財政壓力,幾重因素的結合,把它們逼向了衰落。

儘管調查記者和商業化媒體十多年來不時遭遇政府的打壓,2012年來更是面臨更大壓力。 這些媒體試圖在政治受限制、市場又高度競爭的情況下為自己找到空間,但是2015年的幾個事件進一步擠壓了這些媒體的存在和影響。

位於廣東的南方傳媒集團遭受了尤其嚴重的打擊。 去年一月,《南方週末》前記者方可成感歎2013年南方週末記者和其他公民對新聞審查的抗議是一個失敗。 《南方週末》本來是中國最有影響的自由化媒體之一以及嚴肅調查報導的一個先驅,但是方說,圍繞南方週末新年獻辭事件的抗議發生後,審查要求變得相當嚴苛,有經驗的記者大批離開報紙,前往新辟網站工作。

去年四月,當局取消了《理財週報》的出版許可,關閉了《21世紀經濟報導》網站。 2014年,這兩個南方傳媒集團屬下媒體的工作人員因敲詐指控而遭到拘留。 8月份,廣東當局發表了一份報告,對南方傳媒集團提出了幾點新要求,包括增加員工中黨員的比例。 9月份,這個集團的三份報紙均對在北京舉行的閱兵進行了讚美的報導。 閱兵是中共2015年最大的宣傳盛事之一。

2015年最後一擊發生在聖誕除夕,集團公司下的21世紀傳媒總裁沈灝因"敲詐勒索"被判處四年徒刑。這位前《南方週末》編輯以理想主義和專業主義著稱激勵了一代新聞學生。許多同仁認為對他的指控完全是編造。在這一連串政治打擊下,南方傳媒集團讀者人數下降這個曾經是最成功的商業化媒體集團據說現在被迫從政府接受數百萬美元計的補貼。“21世紀傳媒案件顯示新聞在中國已經被置於死地",程益中告訴《華盛頓郵報》說。程本人曾因為其報導而坐牢。"執政黨徹底贏得了這場開始于2003的戰役",他說。

過去兩年裡其它商業化媒體也遭遇了類似的壓力,許多解散了調查報導團隊,有的甚至乾脆關閉。 在2015年的一個分水嶺事件中,《財經》記者王曉璐因為在夏天股價狂瀉時寫的一篇報導而被逮捕,並且八月間在中央電視臺上「公開認罪」。 王曉璐的案例被廣泛認為是政府在試圖支撐股市的同時尋找替罪羊,以此恐嚇財政記者。

中國新聞界無疑在發生著變化,2015年幾個由國家補貼的數位新媒體吸引了大量讀者,強化了官方表述的主導地位。 最突出的一家應數「澎湃」。 這家網路媒體隸屬于位於上海的聯合傳媒集團,全部由政府資助。 正如Tabitha Speelman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澎湃是中國第一家提供手機應用來傳播其內容的數位媒體機構,它的內容參差不齊,其曝光社會醜聞的報導有時遭到審查,同時又有類似喉舌宣傳那樣的文章,以及藝術和文化新聞。 通過這樣一種結合,澎湃「成功地融進了許多中國年輕人的媒體消費中。 他們當中大多數人一般情況下本來既不跟蹤、也不分享國家媒體常常很蹩腳的新聞報導。 」 據說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對澎湃的成功相當滿意,在中國至少六個省市出現了模仿澎湃的新聞網站。

總體來說,2015年發生在媒體領域的事件令中國觀察者感到沮喪。 他們曾經以為,南方傳媒集團這樣的新聞機構證明高品質的新聞報導可以在中國這個世界上管制最嚴重的政治環境之一生存下去、甚至欣欣向榮。

幾個重量級新聞機構仍然還在繼續,如胡舒立的《財新》。 但是政權之手緊拉著繩套,曾經在官員腐敗、疫苗污染等話題上產生過既有深度、又受歡迎的新聞調查模式已經越來越沒有空間,取代它的是對政府工作歌功頌德的頭條和對習近平日常工作不厭其煩的報導。


紙媒 / 新媒體 羈押記者、電視認罪均達新高

2015年12月1日,保護記者委員會 (CPJ) 出版了每年一度對全世界被羈押記者的統計。中國連續兩年蟬聯羈押記者人數最多的國家。中國去年有49名記者被羈押,是自保護記者委員會開始統計以來的最高記錄但這仍然只是因行使自由表達權而被羈押的中國公民人數的一小部分。在這49名記者中,25名在2014年被拘留 4名在2015年被拘留。71歲高齡的知名資深記者高瑜沒有被包括在這個名單中。她今年4月被判處7年徒刑但是去年11月被改判五年並在家中或醫院中執行。

自由之家對這49個案例的分析有助於看到打壓記者的最新趨向:

  • 性別47名男性,2名女性
  • 民族:29名漢族,20名少數民族(維吾爾人、藏人、和彝族)。 這與前些年相比有些變化 – 前些年被羈押記者中更大比例是少數民族。
  • 媒體:13名紙媒記者,1名廣播記者,35名網路記者。 這反映了向數位媒體的傾向,也反映了共產黨對廣播的控制比紙媒更緊,這使得廣播記者當中較少出現受懲罰者。
  • 職業:18名專業記者,28名作者、出版商、或公民記者。 這個劃分反映了與習近平執政前的不同。 那時專業記者坐牢的幾率相當低。 記者保護委員會的名單中還包括了四名香港記者或出版商。 在這18名專業記者中,14名因財務管理不當、腐敗、或非法經營等顯然是構陷罪名而入獄。
  • 平均刑期: 9年,不包括3個無期徒刑,以及20個還沒有宣判的人。
  • 電視公開認罪:在2014年以來被監禁的記者中,有10例被迫在電視上公開認罪(包括未被保護記者委員會統計的高瑜以及另一名已經被釋放的記者)。 而之前被捕的記者沒有過這樣的例子。 被迫上電視認罪現在成了常事,但是在習近平上臺前幾乎不存在這樣的現象

除上述案例外,2015年引人注意的一個事件是對人權律師以及律所工作人員的大抓捕。 他們當中許多人經常使用諸如新浪、騰訊等社交媒體發佈案件細節,或者對政府政策發表看法。 12月22日,北京一家法院判處著名言論自由律師浦志強三年緩刑,依據是他發表的七條諷刺政府官員、批評新疆政策的微博。 他被羈押19個月後獲得釋放,人形消瘦,健康欠佳,並且不能再當律師。 12月14日在法院外旁觀浦志強庭審的外國記者和外交人員受到推搡和騷擾;數百名中國公民也齊聚庭外聲援浦志強。 至少18人遭到逮捕,其中幾人直到年終仍然在押。


紙媒 / 新媒體 新的法律條款將党的領導地位法律化,加重對異見的懲罰

2015年,全國人大通過了幾項法律或修正案,將現行對媒體的控制法律化,加強了對某些表達的懲罰度,要求技術公司在安全部門的調查中提供合作。7月份通過的《國家安全法》和12月通過的《反恐怖主義法》引起了外國政府、商界代表、法律專家、以及人權組織的廣泛批評和關注。11月起生效的對《刑法》的一系列修正沒有受到太多注意,但是包括了幾項令人憂慮的條款。

這些法律常常在國家安全的名義下,在諸如防止恐怖主義、保護使用者隱私等國際認可目標的名義下,在捍衛中國領土完整的名義下,保護共產黨政治上的支配地位。 《國家安全法》在多處明確把維護「共產黨領導」、維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排在首要地位,淩駕于國家安全之上。 這些新的法律條款還使用模糊的語言和寬泛的定義,人們擔心安全力量會使用這些條款懲罰和平表達政治或宗教意見。

人們尤其擔心這些法律的幾個方面會對自由表達造成負面影響:

  • 要求「加強國家安全新聞宣傳和輿論引導」,而後者的範圍非常寬泛,可以包括經濟、文化表達和宗教。 (《國家安全法》)
  • 要求所有網路基礎設施和資訊系統「安全可控。 」(《國家安全法》)
  • 不允許記者和社交媒體消費者個人對恐怖襲擊以及當局反應進行報導,包括使用官方報導以外的其它消息來源。(《反恐怖主義法》
  • 要求科技公司向當局提供技術資訊,在安全部門要求時説明解密,協助反恐案件的調查。 (《反恐怖主義法》)
  • 生產或散發宣導恐怖主義或「極端主義」的印刷品和音像材料,可被判上至五年徒刑。(刑法修正案
  • 在互聯網上發佈危害公共安全的虛假資訊和「謠言」,可被判上至七年徒刑。
  • 將「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法定最高刑由十五年有期徒刑提高到無期徒刑。 這一指控經常用於監禁地下基督教徒和法輪功修煉者,不僅限於宗教活動,而且也包括散發未經官方許可的宗教文本、對共產黨政策的批評、以及踐踏人權的細節。(刑法修正案
  • 網路服務供應商失職(包括監督、審查、或保護使用者資料)導致嚴重後果的話,可被判上至三年徒刑。 (刑法修正案)

總起來看,這些法律並不表示中共控制資訊的欲望有了很大變化,而是這些法律賦予安全機器更大權力,給予那些會濫用國家權威鎮壓異見的人更多的法律工具。透過這些法律,外界也可看到中共想像當中自己所面臨的經濟、政治、技術、和軍事威脅。這些法律最終的作用取決於執行—這是未來一年需要觀察的。


新媒體 2015年中國網路重大新聞

2015年年底,《紐約時報》根據中國最大的搜尋引擎百度上的搜索數量列出了最受中國互聯網使用者矚目的十大新聞。其它中國和外國新聞機構也發表了他們自己的年度重大新聞名單包括最受審查的新聞。有些與百度名單平行,因為關注度高的新聞常常引來大量嘲諷評論、或者網友發佈的曝光照片,從而引起審查者的注意。

以下是自由之家編輯的名單。 我們參考了各家媒體的名單,但也特別注意那些如果審查不那麼嚴重的話應該產生更大影響的新聞。

1. 閱兵:9月3日在北京舉行的紀念二戰結束70周年的閱兵,是用戶在百度搜索上查看最多的新聞。在新浪微博上,閱兵也是審查最嚴重的話題。根據自由之家從香港大學Weiboscope獲得的資料,在20個被刪貼最快的熱門微博中,有6個跟閱兵相關。被刪得最快一條將習近平站在敞篷車的樣子與維尼熊比較,另外幾個則給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照片上加上好笑的對話。

2. 天津爆炸:去年8月天津發生一系列爆炸,造成170人死亡。根據百度,這是搜索量居第二位的事件。官方雖然極力控制新聞報導,但是網路和傳統媒體都進行了一些抵制,圍繞這一重大傷亡事件的問責以及腐敗等問題尋找答案。天津爆炸是2015年刪貼數量居二的話題。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中國數字時代》2015年最受歡迎的帖子是《北京日報》一名記者對天津爆炸的圖片報導。儘管當局試圖禁止記者從現場報導,但是這位記者設法進入現場並從那裡發表了報導。

3. 一胎政策的終結: 10月份中國共產黨宣佈結束實施了幾十年的計劃生育一胎政策,允許所有中國家庭有兩個孩子。這一話題在百度名單上高居第三。

4. 優衣庫性愛視頻:一對男女在北京一間優衣庫試衣間做愛的手機錄影野火一樣傳遍網路,高居百度搜索榜第四位。與此事件有關的數人被拘留,但是審查者刪除黃色內容的速度,看來不及刪除被認為有政治威脅的內容那樣快。 

5. 嘲笑毛澤東:著名電視主持人畢福劍在一個私人聚會上唱一首文革時代的歌、同時罵毛澤東的錄影出現在網上,在百度排名中居第五位。 審查者下令刪除錄影以及一篇敦促畢福劍道歉的「愛國」文章,但是這段錄影以及網友的興趣持續擴散。

6. 股市暴跌:夏天期間股市持續下跌帶來數千億計美元的損失以及全球股市拋售。美聯社財經編輯命名中國經濟放緩為去年世界第一大經濟消息。考慮到這一新聞重要的政治、經濟連帶意義,它沒有在百度搜索名單上排名更高,令人意外。網民有限的關注 (或者也許是百度低調處理了這個問題) 可能部分歸因於共產黨指示要加強積極的「經濟宣傳」,這個指令本身在《中國數字時報》2015年最受歡迎的帖子中排名第十。

7. “《在穹頂下》”: 這部由前記者柴靜製作的環境污染記錄片2月28日網路發佈後,很快便獲得了千百萬人的觀看。在接下來的星期,審查當局發佈了越來越限制的指令,要求控制它的傳播,直到3月6日下令從所有錄影播放網站刪除。12月中國北方遭受了嚴重得猶如末日般的霧霾,如果不是審查封鎖,2015年應該會有更多的中國網民觀看柴靜的電影,它也許會上到百度排名上。

8. 區少坤:這位61歲的反腐活躍分子因曝光官員使用公車而聞名。2015年3月,他在微博貼了當地政府車輛被私用的照片幾個小時後,在湖南因「嫖妓」被拘留並被扣押五天。 釋放後,區少坤說他是被一個與當地官員有聯繫的商人設局陷害的。網民和區少坤不懈地調查到底是誰在構陷他,在網上導致新一輪的刪貼審查。2015年有3條審查指令與這一事件有關,採訪區少坤的一個截屏照片在最快刪除排名中占第四位的微博。但是這個話題沒有出現在百度排名上。


中國之外 「網路主權」,大炮,意外的讓步 

上個月的《中國媒體快報》重點寫到中國近來如何在境外媒體、電影業、以及國際文化活動中使用長久以來使用的辦法發揮影響,包括拒發簽證,為親北京的商人提供財政支援等。在本期的年度總結中,我們在涉及國際社會與中國政府資訊控制交界點上指出另外三個值得注意的趨勢:

  • 提倡「網路主權」:這個提法首次出現在2014年在中國舉行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2015年全年,這個概念成為中國政府有關互聯網治理政策話語中一個核心成分。這個概念也出現在最近在烏鎮舉行的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習近平的發言中。 「網路主權」指的是各國政府有權管理他們的國內網路,約束流經其境內的內容和交通,而不必遵守現存的自由表達國際慣例以及自由貿易承諾。言論自由倡導者擔心,這個概念在會議中的核心地位反映了北京正在努力為它的做法以及一種由國家領導的互聯網治理模式尋求國際支援。參加這次會議的有中亞國家領導人以及全球技術公司。
  • 部署「大炮」: 這個詞語是加拿大研究人員創造的,用以描述他們在分析對程式師資料庫GitHub進行的一次大規模阻斷服務時所發現的一種網路攻擊能力。通過阻斷服務攻擊中國政府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而不喜歡的網站,這樣的例子有很多。但是「大炮」在中國的國際門戶攔截並綁架越洋交通,將其送往攻擊目標。這是第一例此類攻擊,也是中國政府參與此類攻擊最無可置疑的例子之一。
  • 在國際壓力前讓步:儘管在整體氣氛上,中國加緊了政治控制,逮捕了更多人,對外言辭更加強硬,但是在國際和國內壓力下,中國領導人這一年在媒體和互聯網自由的問題上做出了比以往更多的讓步。 高瑜、女權五姐妹、浦志強律師都獲得釋放,雖然他們的自由仍然受到限制,而他們也壓根就不應該受到羈押。法國記者Ursula Gauthier(高潔)因為其新疆報導而被迫離開中國,但是《紐約時報》記者Chris Buckley(儲百亮)在被迫于2012年離開後現被允許返回中國。雖然新的《反恐怖主義法》內有許多有問題的條款,但是在它最終通過的版本中,這個法律不再要求外國科技公司必須將所有中國使用者的資料存在中國。這些例子表明,中國領導人總體上的政策雖然是控制資訊流動,但是他們也在不停地計算一些具體行為的成本和好處。這些例子還告訴我們,2016年,國際相關方應該繼續運用多邊壓力影響政治犯個案(如人權律師王宇和王全璋,記者沈灝等)以及問題很大的法律草案,如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

未來看點

更多對經濟新聞的審查,更多宣傳:人們普遍預期中國經濟今年將會進一步放緩,對財經體系和股市的一些報導,原來可以容忍的,現在變成了政治敏感新聞。與鉗緊的審查相伴而來的,很可能是國家媒體和宣傳部門更著力地對出現的一些問題和政府應對進行正面報導。

判處被羈押的記者和律師:注意保護記者委員會名單上20名等待判決或審判的在押記者和公民的審判消息和判決。2015年間被羈押的幾十名律師今年很可能會遭到審判並被判處徒刑。

新法的執行、更多法律的通過:注意觀察當局如何使用新通過的反恐法以及刑法中限制性和模糊的條款,懲罰和平進行宗教或政治表達的公民。注意中國當局是否會通過(或在國際壓力下悄悄放棄)兩項法律:《網絡安全法》以及《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這兩項法律因其對學術界、媒體以及互聯網自由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而令公民社會倡導者、外國政府、大學、以及商界深感憂慮。

實施「社會信用系統」的計畫:2015年有幾則關於中國政府計畫在五年內建立一個「社會信用系統」的報導。這個提法最早出現在2014年的一個國務院通知里。這個系統仿效國際常見的財政信用系統,但是將包括公民去哪裡、買什麼、以及在網上說什麼的資料資訊,以便根據政府制定的標準來評鑒和試圖改進人們的行為。反對者擔心這個系統會利用商業機構和國家機構搜集的個人資訊來建立一個全面的獎懲系統,壓制異見,懲罰批評者。注意觀察這個全國資料庫的藍圖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