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 第112期:2016年2月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被禁的兔子

这个图像最早贴在脸书上,它下面的文字表达了一个人有自由决定其身份的自由,不管他或她是什么国籍和血缘。 再下面是英文和中文双语“我是台湾人”。 一个新浪微博用户在1月16日台湾选举那天转贴了这个兔子的一个截屏。 它被分享了22,071次后被删除,是上个月被删图像中最受欢迎的一幅。来源:Weiboscope

标题


特写  对中国政治犯的家人来说,这是一个阴影笼罩下的春节

本文的一个版本发表于2016年2月4日《华尔街日报》亚洲版。

在下星期即将开始的中国春节假期、也是中国最大的节日期间,十多亿中国人将与家人团聚,享受饺子、狮子舞、红豆汤等美食。 但是中国当局近来针对十多位律师和活动人士宣布了严重指控或刑期,一些中国最重要的人权捍卫者的家人们意识到,他们将无法与自己所爱的人一起渡过春节,未来很多节日可能也将在大墙相隔中渡过。

个人悲剧之外,这些指控和判刑还代表着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不仅在加大力度对政治改革的呼吁进行刑事惩罚,而且对寻求公平司法的普通形式的法律和网络抗争也不例外。

1月9日,中国当局对2015年7月间被抓捕的律师、律所工作人员以及一些活动者实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未经正式指控而实行的拘禁) 到期。 在短短几天内、 六个律师的家人、律所工作人员收到了他们的丈夫、母亲、儿子、或女儿因"颠覆国家政权"指控而被正式逮捕的通知。 这是一个严重指控刑期可上至无期徒刑。

另外四人被指控「煽动颠覆」,这个罪名相对较轻,可以面临15年刑期,经常被用来惩罚网上对政府的批评。 至少17名被拘押者的家人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只能想象当局将如何对待他们的亲人。

家属、朋友、同事以及外国观察者对这些律师和他们的助理所受到的指控之严重、可能面临的重刑、以及这一切对中国人权、法治以及言论自由可能会带来的结果表示震惊。 游明磊是24岁的律师助理赵威的丈夫。 他从去年夏天妻子被捕以来还没有见过她。 他说,「对这样一个小姑娘来说这是个太大的指控。 ”

一个星期后,1月15日,新疆一名汉人维权者被判处19年徒刑,令人乍舌。 张海涛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以及「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 除了在网上张贴批评政府政策的文章外,他接受了位于美国的电台采访,对新疆的一些事件表达了意见。 张海涛的妻子将需要独自抚养他们才一个月大的婴儿。 外国记者很难去新疆进行实地报导。

1月29日广州一家法院对一名律师、一名作者和一名老师做出判决。 他们三人在过去数年中从事推动人权和民主的活动。 在已经被监禁20个月后唐荆陵、袁朝阳、和王清营分别被判处5年、3年半和两年半徒刑。

像他们这样因政治或宗教「罪行」而被囚禁的中国人可能有成千上万。 他们的家人被迫忍受与亲人的分离。

一月份的这些案例也突出了共产党威权统治的两个重要特征。 首先,现政权正在更多使用「颠覆」罪来惩罚活动者,而在习近平上台之初,当局的策略本来是转用非政治化的刑事罪来惩罚异见。 第二,当局大量使用《刑事诉讼法》第73条「监视居住」六个月的条款对活动者进行秘密监禁,证实了这个条款2012年通过时许多人权组织表达的忧虑。 从这些趋势,我们可以看到2015年生效的新的法律限制将会如何被用来惩罚和平表达异见以及从事倡导活动。

但即使是在这样一个黑暗的时候,许多个人以及他们的家人仍然对自由事业不改初衷,对中国的未来心怀希望。

"亲爱的父亲母亲,....无论周围环境怎样恶劣、 一定要顽强地活下去、"被指控"颠覆政权"的王全璋律师在一封被捕前致父母的信中写道,"等待云开日出的那一天。 ”

本着同样的精神,在2月8日猴年来临之际,朋友们和远方的支持者们可以给中国人权捍卫者的家人送去问候、礼物包裹、乃至推文,表达关怀(试试 #HappyCNY 至 #ChineseHRD 这两个标签)。

这些小小的举动可以有很大的意义,显示他们的困境、他们所爱的人、以及他们所为之付出的事业没有被人遗忘。

萨拉∙库克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


纸媒 / 新媒体: 中文媒体不知如何报道台湾历史性选举

虽然台湾政治和选举在中国永远是敏感话题,但是与以往相比,1月16日举行的台湾总统和立法院选举据报道遭到更加严格的媒体限制和警告。这也许与选举结果相关。如人们所预期的那样,反对党民进党大获全胜,击败了相对亲中的国民党,在台湾民主中建立了两个历史性标志:产生了第一位女总统;第一次出现国民党不占多数的立法院。

记者保护委员会的王亚秋写道,与2012年国民党赢得选举时相比,不管是网络还是纸媒,对这次台湾选举的报道都相当沉默。2012年,各大网络平台开辟专栏报道,今年只有来自新华社的数条报道,新浪微博曾在一段时间内封锁了“台湾”两字的搜索。报纸方面,2012年有头版报道,2016年则只在中页有简短报道。

这一变化既反映了对报道台湾选举的限制,也反映了与四年前相比牵制更紧的媒体与互联网环境。有报道说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禁止纸媒和网络媒体派记者到台湾进行直播。那些不顾禁令派了记者去台湾的媒体竭力保持低调,只在手机应用上提供报道,但是即使这样做也有风险。一位媒体咨询者在微信公号上向他的5万订阅者提供报道,1月18日他说,他的公号已被永久关闭。

对台湾选举的报道也显示出了中国媒体必须使用的一些曲笔,以避免与中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发生矛盾。比如,它们不说“总统”选举,而说“领导人选举”,电视广播中遮蔽了中华民国国旗以及其它宣示主权的标志。

官媒的报道集中在以下几个主题上:

  • 警告当选总统蔡英文不要推动台湾的正式独立,以免“毒化”两岸关系,走进“死路”,并且说她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努力是“上树找鱼”。不过官媒对蔡英文的描述不像对民进党前任总统陈水扁那样恶毒。
  • 回避不谈国民党的亲中政策是导致选举失败的原因。相反,官媒的评论强调国民党内斗、失业率上升、社会不平等等因素。
  • 强调台湾政治奇怪的方面,让民主看上去不那么吸引人。比如说,刊登候选人穿着狗服或打扮成传统神祗以吸引选票。中国官媒还报道说,许多台湾人有“选举综合症”,对政治走火入魔,以至于出现失眠、头痛、或者其它不适。

与11月份的一次事件相仿,成千上万中国网民倾巢出动,在蔡英文脸书以及十个台湾和香港媒体网站贴了大量“爱国”留言或者敌视的评论。他们显然需要翻越中国的国家“防火墙”才能登陆这些被防火墙封锁的网站。这是一次由百度贴吧组织的活动。很难确定这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官方支持,1月22日,审查当局据说发表了一项禁令,试图阻止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报道,以“防止传播‘翻墙’以及其它有害技术信息。”当局这样做毫不出人意外。


广播媒体:瑞典NGO工作者和台湾歌星录像“道歉”

自从习近平2012年11月担任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以来,中国当局兴起了电视认罪和“自我批评”等令人联想起毛泽东时代的做法。这种做法的受害者们在未被审判、甚至未被控罪的情况下被迫上中央电视台“认罪”,有时还穿着囚服。这种电视认罪受到了国际间的强烈批评,被认为是破坏法制的行为。同时这种做法据说也在一些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中引起不满,认为电视台被当作攻击共产党假想敌的武器。从2012年至今,有一长串中国官员、律师、网络名人等出现在这样的电视认罪报道中,仅仅是过去两年,至少10名记者受到了这样的待遇。现在上电视认罪的人当中甚至有了外国人

尽管如此,当瑞典人彼得∙达林1月19日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承认所谓的罪行时,许多在中国以及海外的观察者还是大吃一惊。达林是一个维权协助组织的一名共同创立人, 是第一个受到这种待遇的非政府组织外国工作者。 达林之前被拘留了两个星期,他被指控经营一个“非法组织”,并“组织大众反对政府”。他在电视录制的节目中为“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为支持包括律师王全璋在内的一些中国人而道歉。后者目前都在关押中,面临严重的政治指控。

在国际压力下,达林1月25日获得释放并被递解出境。这一事件对公民社会是一个恐吓,是中国当局抹黑“维权运动”声誉、切断活动者获得国际支持的一个极端做法。1月21日,记者无疆界组织呼吁欧盟对中国国家媒体官员实行制裁,并指出,2013年伊朗广播了一系列被认为违反公平审判的电视认罪后,欧盟采取了制裁措施。

在另一起不相关的事件中,1月15日,在一段更多出于商业动机的认错录像中,韩国流行乐队TWICE 16岁的台湾歌星周子瑜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录像,对自己在一次电视节目中挥舞一面中华民国小旗、从而令中国大陆人不悦表示道歉。在这段得到国际媒体广泛注意的录像中,周子瑜表示“只有一个中国”,并且说她会暂时结束在中国的一切活动,反省自己的行动。她在录像中多次鞠躬。在亲中国的台湾艺人举报周子瑜亲独立的倾向后,中国网民呼吁抵制这个乐队。据说这个乐队的管理公司JYP娱乐公司要求周子瑜录像道歉。一些观察者认为,这段在台湾大选前一天发布的录像激发了反对派选民的愤怒,帮助民进党取得了更大胜利。


新媒体:流行网络电视系列被下线,互联网录像受到新一轮打压

1月20日,中国网民发现中国最受欢迎的网上电视节目不见了。所有37集《太子妃升职记》被从网上删除。这个系列剧讲的是一个花花公子时光倒流回一千年,改变性别,成为一名小妾。那天晚些时候,这个节目的制片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公司证实这个系列被下线。之后不久,另外五个流行节目也被下线,包括关于寻宝历险的《盗墓笔记》、以及罪案戏剧《心理罪》。这些节目都由爱奇艺和腾讯制作。中国国家管制机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没有公开评论这些节目下线的原因以及评判理由,但是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说,这表示警告“制片公司和录像公司应该更谨慎地注意他们的内容。”

这几个节目中的每个节目看来都在某种方式上违反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电视内容的规定,包括禁止时间旅行、“迷信”、以及警察野蛮执法。至少一个制作公司宣布说,在对内容进行审查后它的节目将会很快重新上线,但是这样的下线还是会影响观众数量以及与传统电视节目的竞争。艺恩网分析师冯军(音)告诉《金融时报》说,政府管制人员专门挑出最流行的节目作为打击目标,是在行业内加强内容控制的一条捷径,因为他们没有资源去一一审阅许多业余者制作和上线的节目。近年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电视节目受欢迎程度下降,国家管制者实行了一系列新规定,限制临时卫星电视台以及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电视娱乐节目。 2015年出台的新规定限制使用机顶盒,并要求对外国电视节目进行预审。


香港:跨境绑架书商引发抗议和自我审查

自去年十月以来,香港一家以出版和出售大陆禁书闻名的出版商和一家书店的五名人员相继失踪,被认为拘押在中国。这一系列绑架事件在香港引发抗议,并令港人担心中国政府会进一步损害他们的自由。

据说这五人中的三人最后一次露面是去年十月在香港附近的大陆地区。第四个人,即瑞典公民桂民海,同月在泰国失踪。第五个人,即具有中国和英国双重国籍的李波,12月30日在香港失踪。他的回乡证在家中被找到,移民局的记录中没有他离开香港的记录。人们于是猜测,中国安全人员将他绑架回了中国。这样的做法严重践踏了“一国两制”协议。这个协议承诺香港在2047年前保持自治,保证大陆所没有的各种自由以及司法独立。

李波与桂民海的失踪引发了在北京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外的抗议外国政府以及香港行政长官对他们的下落的询问,一个相关主题的录像在网上得到广泛传阅,其他出版政治敏感书籍的香港出版商感到寒蝉若噤。1月7日,媒体报道说,新加坡一家连锁书店的香港分店撤下了非常畅销的共产党前总书记赵紫阳的回忆录以及据说是前党内高官情妇的告白录等书籍。一个星期后,英国《卫报》报道说,香港出版商在最后时刻与作者撤销了一本有关习近平的新书的出版合同,他在与作者的邮件中说,业内的人….感到很大恐惧和压力;他们不希望惹事上身。(这本书现在将在台湾出版。)

鉴于其做法引起强烈反响,中国当局寻求让外界相信这两个人是自愿去中国的。1月17日,桂民海出现在中央电视台,声称他自愿回到中国,面临2003年一起醉酒驾车事故的惩罚。据说这次事故导致一名大学生死亡。他要求瑞典政府不要为他交涉。1月23日,李波的妻子被准许在广东的一个宾馆见他,并声称他状态很好,正在作为一名证人而“协助调查”。次日,《星岛日报》出版了一封据说是李波写的信,其中声称他是“自由和安全”的,请求香港警察不要继续他们的调查。亲属、朋友、和外界观察者对这些声明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在桂民海的情况下,香港媒体指出,他在中央电视台录像中穿的T恤衫由黑变灰,表明他的“认罪”是在两个不同时段录制的,然后被编辑和剪接而成。

观察者们一直在猜测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这几个人的被绑架和拘押。他们经营的巨流出版社和铜锣湾书店多年来出售敏感政治书籍,包括关于中国领导人的一些耸人听闻的传说和相对严肃些的叙述。有人指出他们准备出版的一本关于习近平个人生活的书。随着官方媒体越来越将政权的合法性与习近平的个人形象联系在一起,这样的话题变得敏感。另一个令人忧虑的解释出现在1月24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一篇文章中。文章声称获得了一份泄密的、题为《广东行动计划》的政府文件。 文件中提到当局2015年4月的指令,要“深化铲除反制港台反动出版活动”。据说这个行动计划锁定了香港14家出版社和21种出版物作为目标。至今还没有看到对这份文件的进一步核实,但是2013年的一份通知曾经描述过限制“非法”出版物从香港进入中国的计划。

2014年,香港出版商姚文田在即将出版一本批评习近平的著作前不久,在大陆被逮捕。之后中国当局以走私指控判处他10年徒刑。


中国之外:好莱坞收购,天安门图片出售,黑客攻击少数民族

  • 万达集团购买好莱坞制片公司: 1月12日,中国大连万达集团宣布以35亿美元收购好莱坞大制片公司之一传奇娱乐公司。传奇制作的大片包括《蝙蝠侠 – 黑暗骑士》、《环太平洋》、《侏罗纪世界》等。大连万达集团的拥有人是王健林,他不仅是中国最富有的人,而且是一名中共党员,与高层官员有密切关系。此前,王健林已经在娱乐界进行了一系列收购,他已经拥有美国最大的连锁电影剧院之一AMC.
  • 天安门图像卖给了一家中国公司:1月22日,微软创始人、慈善家比尔∙盖茨宣布将他拥有的Corbis Entertainment公司的授权部门出售给视觉中国集团。这个交易涉及两亿张图片的使用权,其中包括1989年对天安门民主运动进行镇压的图片,包括受伤学生鲜血淋漓的照片以及著名的坦克人照片。一些活动人士担心这些图片的使用会在全球受到限制,中国当局则一直系统地审查这些图片。但是Corbis、视觉中国集团、以及与视觉中国合作的Getty Images 的高管们说, 他们继续致力于在全球发行这些图片,而且这次出售的图片中许多政治敏感图像的使用权仍然由其他媒体组织拥有,如路透社和美联社。
  • 外国技术公司对中国防火墙的不同反应:中国的网站过滤系统、即众所周知的“中国防火墙”对许多外国公司来说构成挑战。美国商会最近一个调查显示,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对四分之五的美国公司造成负面影响。1月21日,CNN报道说,脸书对它的谷歌安卓手机应用做了一个调整,在设置中做一个改变就能自动将用户通过Orbot 连到互联网。Orbot是匿名翻墙浏览器Tor 的一个应用。这个改变可以使得中国用户更容易地使用被中国当局封锁的脸书,不过防火墙过去曾经成功地阻拦过Tor. 相比之下,1月20日,Global Voices 报道说,出于中国政府的压力,为主要内容传播网络提供云储存的微软云计算平台 Microsoft Azura China 致信客户,敦促他们立即进行“自查整改”,清除“非法翻墙代理网站”以及VPN网络。
  • 网络间谍攻击维吾尔、西藏倡导人士:1月24日,网络安全公司Palo Alto Networks 发表了对一个名为“Scarlet Mimic”的黑客组织为期七个月的调查所得到的结论。这个组织使用不同的战术对维吾尔人、藏人、他们的支持者进行网络间谍,包括通过手机等移动设备。报告没有明确指出有多少目标在中国境外,但是它举的“伪装”邮件例子主要由英语文件组成,包括《纽约时报》关于一名藏人僧侣死亡的报道以及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的一个消息发布。研究人员无法找到确凿无疑的证据将黑客与中国政府联系在一起,但是报告说,这个组织的动机看来“与中国政府对待这些目标的立场一样。” 

未来看点

被拘禁律师的审判与判刑:2015年7月间被捕律师的审判日期和刑期。12月对著名律师浦志强的惩罚(三年缓刑)相对来说较轻,这表明如果国际和国内压力大的话,一些仍在等待判决的人可能会收到相对轻一些的刑期。的确,张海涛上个月获得19年重刑,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他在国际上无人知道,又地处新疆这个敏感地区。

在权力交接后加强对台湾的审查:反对党民进党在1月16日的选举中胜利后,新当选的立法委员已在2月1日上任,蔡英文将于5月取代马英九担任总统。在权力交接期间以及之后,注意看是否会有更多对台湾消息的审查以及中国官方媒体的强硬反应。

香港政府对书商案的反应:自从五名书商在中国被拘押以来,香港政府受到相当大的公众压力,要求从北京获得相关信息。据说行政长官梁振英和香港警方询问了这五人的情况,但是港府是否会对有关指控和证据进行强有力调查,还有待观察。有指控说,这五人当中至少一人被中国安全人员在香港绑架后被越境押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