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 第112期,2016年2月 (Traditional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Photo of the Month: 

被禁的兔子

這個圖像最早貼在臉書上,它下面的文字表達了一個人有自由決定其身份的自由,不管他或她是什麼國籍和血緣。再下面是英文和中文雙語“我是台灣人”。一個新浪微博用戶在1月16日台灣選舉那天轉貼了這個兔子的一個截屏。它被分享了22,071次後被刪除,是上個月被刪圖像中最受歡迎的一幅。來源:Weiboscope.

標題


特寫  對中國政治犯的家人來說,這是一個陰影籠罩下的春節

薩拉∙庫克

本文的一個版本發表于2016年2月4日《華爾街日報》亞洲版。

在下星期即將開始的中國春節假期、也是中國最大的節日期間,十多億中國人將與家人團聚,享受餃子、獅子舞、紅豆湯等美食。 但是中國當局近來針對十多位律師和活動人士宣佈了嚴重指控或刑期,一些中國最重要的人權捍衛者的家人們意識到,他們將無法與自己所愛的人一起渡過春節,未來很多節日可能也將在大牆相隔中渡過。

個人悲劇之外,這些指控和判刑還代表著習近平領導下的共產黨不僅在加大力度對政治改革的呼籲進行刑事懲罰,而且對尋求公平司法的普通形式的法律和網路抗爭也不例外。

1月9日,中國當局對2015年7月間被抓捕的律師、律所工作人員以及一些活動者實施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未經正式指控而實行的拘禁) 到期。在短短幾天內、 六個律師的家人、律所工作人員收到了他們的丈夫、母親、兒子、或女兒因"顛覆國家政權"指控而被正式逮捕的通知。這是一個嚴重指控,刑期可上至無期徒刑。

另外四人被指控「煽動顛覆」,這個罪名相對較輕,可以面臨15年刑期,經常被用來懲罰網上對政府的批評。 至少17名被拘押者的家人還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只能想像當局將如何對待他們的親人。

家屬、朋友、同事以及外國觀察者對這些律師和他們的助理所受到的指控之嚴重、可能面臨的重刑、以及這一切對中國人權、法治以及言論自由可能會帶來的結果表示震驚。 游明磊是24歲的律師助理趙威的丈夫。 他從去年夏天妻子被捕以來還沒有見過她。 他說,「對這樣一個小姑娘來說這是個太大的指控。 」

一個星期後,1月15日,新疆一名漢人維權者被判處19年徒刑,令人乍舌。 張海濤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以及「非法向境外提供情報」。 除了在網上張貼批評政府政策的文章外,他接受了位於美國的電臺採訪,對新疆的一些事件表達了意見。 張海濤的妻子將需要獨自撫養他們才一個月大的嬰兒。 外國記者很難去新疆進行實地報導。

1月29日廣州一家法院對一名律師、一名作者和一名老師做出判決。他們三人在過去數年中從事推動人權和民主的活動。在已經被監禁20個月後唐荊陵、袁朝陽、和王清營分別被判處5年、3年半和兩年半徒刑。

像他們這樣因政治或宗教「罪行」而被囚禁的中國人可能有成千上萬。 他們的家人被迫忍受與親人的分離。

一月份的這些案例也突出了共產黨威權統治的兩個重要特徵。 首先,現政權正在更多使用「顛覆」罪來懲罰活動者,而在習近平上臺之初,當局的策略本來是轉用非政治化的刑事罪來懲罰異見。 第二,當局大量使用《刑事訴訟法》第73條「監視居住」六個月的條款對活動者進行秘密監禁,證實了這個條款2012年通過時許多人權組織表達的憂慮。 從這些趨勢,我們可以看到2015年生效的新的法律限制將會如何被用來懲罰和平表達異見以及從事倡导活動。

但即使是在這樣一個黑暗的時候,許多個人以及他們的家人仍然對自由事業不改初衷,對中國的未來心懷希望。

“親愛的父親母親,...無論周圍環境怎樣惡劣,一定要頑強地活下去,”被指控"顛覆政權"的王全璋律師在一封被捕前致父母的信中寫道,“等待雲開日出的那一天。”

本著同樣的精神,在2月8日猴年來臨之際,朋友們和遠方的支持者們可以給中國人權捍衛者的家人送去問候、禮物包裹、乃至推文,表達關懷(試試 #HappyCNY 至 #ChineseHRD 這兩個標籤)。

這些小小的舉動可以有很大的意義,顯示他們的困境、他們所愛的人、以及他們所為之付出的事業沒有被人遺忘。

薩拉庫克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


紙媒 / 新媒體: 中文媒體不知如何報導臺灣歷史性選舉

雖然臺灣政治和選舉在中國永遠是敏感話題,但是與以往相比,1月16日舉行的臺灣總統和立法院選舉據報導遭到更加嚴格的媒體限制和警告。 這也許與選舉結果相關。 如人們所預期的那樣,反對黨民進黨大獲全勝,擊敗了相對親中的國民黨,在臺灣民主中建立了兩個歷史性標誌:產生了第一位女總統;第一次出現國民黨不占多數的立法院。

記者保護委員會的王亞秋寫道,與2012年國民黨贏得選舉時相比,不管是網路還是紙媒,對這次臺灣選舉的報導都相當沉默。 2012年,各大網路平臺開闢專欄報導,今年只有來自新華社的數條報導,新浪微博曾在一段時間內封鎖了「臺灣」兩字的搜索。 報紙方面,2012年有頭版報導,2016年則只在中頁有簡短報導。

這一變化既反映了對報導臺灣選舉的限制,也反映了與四年前相比牽制更緊的媒體與互聯網環境。 有報導說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禁止紙媒和網路媒體派記者到臺灣進行直播。 那些不顧禁令派了記者去臺灣的媒體竭力保持低調,只在手機應用上提供報導,但是即使這樣做也有風險。 一位媒體諮詢者在微信公號上向他的5萬訂閱者提供報導,1月18日他說,他的公號已被永久關閉。

對臺灣選舉的報導也顯示出了中國媒體必須使用的一些曲筆,以避免與中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發生矛盾。 比如,它們不說「總統」選舉,而說「領導人選舉」,電視廣播中遮蔽了中華民國國旗以及其它宣示主權的標誌。

官媒的報導集中在以下幾個主題上:

  • 警告當選總統蔡英文不要推動臺灣的正式獨立,以免「毒化」兩岸關係,走進「死路」,並且說她解決社會經濟問題的努力是「上樹找魚」。 不過官媒對蔡英文的描述不像對民進黨前任總統陳水扁那樣惡毒。
  • 回避不談國民黨的親中政策是導致選舉失敗的原因。 相反,官媒的評論強調國民黨內鬥、失業率上升、社會不平等等因素。
  • 強調臺灣政治奇怪的方面,讓民主看上去不那麼吸引人。 比如說,刊登候選人穿著狗服或打扮成傳統神祗以吸引選票。 中國官媒還報導說,許多臺灣人有「選舉綜合症」,對政治走火入魔,以至於出現失眠、頭痛、或者其它不適。

與11月份的一次事件相仿,成千上萬中國網民傾巢出動,在蔡英文臉書以及十個臺灣和香港媒體網站貼了大量「愛國」留言或者敵視的評論。 他們顯然需要翻越中國的國家「防火牆」才能登陸這些被防火牆封鎖的網站。 這是一次由百度貼吧組織的活動。 很難確定這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官方支援,1月22日,審查當局據說發表了一項禁令,試圖阻止媒體對這一事件的報導,以「防止傳播‘翻牆’以及其它有害技術資訊。 」當局這樣做毫不出人意外。


广播媒体:瑞典NGO工作者和台湾歌星录像“道歉”

自從習近平2012年11月擔任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以來,中國當局興起了電視認罪和「自我批評」等令人聯想起毛澤東時代的做法。 這種做法的受害者們在未被審判、甚至未被控罪的情況下被迫上中央電視臺「認罪」,有時還穿著囚服。 這種電視認罪受到了國際間的強烈批評,被認為是破壞法制的行為。 同時這種做法據說也在一些中央電視臺的工作人員中引起不滿,認為電視臺被當作攻擊共產黨假想敵的武器。 從2012年至今,有一長串中國官員、律師、網路名人等出現在這樣的電視認罪報導中,僅僅是過去兩年,至少10名記者受到了這樣的待遇。 現在上電視認罪的人當中甚至有了外國人

儘管如此,當瑞典人彼得∙達林1月19日出現在中央電視臺、承認所謂的罪行時,許多在中國以及海外的觀察者還是大吃一驚。達林是一個維權協助組織的一名共同創立人, 是第一個受到這種待遇的非政府組織外國工作者。達林之前被拘留了兩個星期,他被指控經營一個「非法組織」,並「組織大眾反對政府」。他在電視錄製的節目中為「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為支援包括律師王全璋在內的一些中國人而道歉。後者目前都在關押中,面臨嚴重的政治指控。

在國際壓力下,達林1月25日獲得釋放並被遞解出境。 這一事件對公民社會是一個恐嚇,是中國當局抹黑「維權運動」聲譽、切斷活動者獲得國際支援的一個極端做法。 1月21日,記者無疆界組織呼籲歐盟對中國國家媒體官員實行制裁,並指出,2013年伊朗廣播了一系列被認為違反公平審判的電視認罪後,歐盟採取了制裁措施。

在另一起不相關的事件中,1月15日,在一段更多出於商業動機的認錯錄影中,韓國流行樂隊TWICE 16歲的臺灣歌星周子瑜在YouTube上發佈了一段錄影,對自己在一次電視節目中揮舞一面中華民國小旗、從而令中國大陸人不悅表示道歉。 在這段得到國際媒體廣泛注意的錄影中,周子瑜表示「只有一個中國」,並且說她會暫時結束在中國的一切活動,反省自己的行動。 她在錄影中多次鞠躬。 在親中國的臺灣藝人舉報周子瑜親獨立的傾向後,中國線民呼籲抵制這個樂隊。 據說這個樂隊的管理公司JYP娛樂公司要求周子瑜錄影道歉。 一些觀察者認為,這段在臺灣大選前一天發佈的錄影激發了反對派選民的憤怒,説明民進黨取得了更大勝利。


新媒體流行網路電視系列被下線,互聯網錄影受到新一輪打壓

1 月 10 日中國線民發現中國最受歡迎的網上電視節目不見了。所有37集《太子妃升職記》被從網上刪除。這個系列劇講的是一個花花公子時光倒流回一千年,改變性別成為一名小妾。那天晚些時候這個節目的製片公司樂視網資訊技術公司證實這個系列被下線。之後不久,另外五個流行節目也被下線包括關於尋寶歷險的《盜墓筆記》、以及罪案戲劇《心理罪》。這些節目都由愛奇藝和騰訊製作。中國國家管制機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沒有公開評論這些節目下線的原因以及評判理由,但是一名業內人士告訴財新說,這表示警告"製片公司和錄影公司應該更謹慎地注意他們的內容。”

這幾個節目中的每個節目看來都在某種方式上違反了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電視內容的規定,包括禁止時間旅行、「迷信」、以及員警野蠻執法。 至少一個製作公司宣佈說,在對內容進行審查後它的節目將會很快重新上線,但是這樣的下線還是會影響觀眾數量以及與傳統電視節目的競爭。 藝恩網分析師馮軍(音)告訴《金融時報》說,政府管制人員專門挑出最流行的節目作為打擊目標,是在行業內加強內容控制的一條捷徑,因為他們沒有資源去一一審閱許多業餘者製作和上線的節目。 近年來,中央電視臺等官方電視節目受歡迎程度下降,國家管制者實行了一系列新規定,限制臨時衛星電視臺以及越來越多的互聯網電視娛樂節目。2015年出臺的新規定限制使用機上盒,並要求對外國電視節目進行預審。


香港: 跨境綁架書商引發抗議和自我審查

自去年十月以來,香港一家以出版和出售大陸禁書聞名的出版商和一家書店的五名人員相繼失蹤,被認為拘押在中國。 這一系列綁架事件在香港引發抗議,並令港人擔心中國政府會進一步損害他們的自由。

據說這五人中的三人最後一次露面是去年十月在香港附近的大陸地區。 第四個人,即瑞典公民桂民海,同月在泰國失蹤。 第五個人,即具有中國和英國雙重國籍的李波,12月30日在香港失蹤。 他的回鄉證在家中被找到,移民局的記錄中沒有他離開香港的記錄。 人們於是猜測,中國安全人員將他綁架回了中國。 這樣的做法嚴重踐踏了「一國兩制」協定。 這個協定承諾香港在2047年前保持自治,保證大陸所沒有的各種自由以及司法獨立。

李波與桂民海的失蹤引發了在北京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外的抗議外國政府以及香港行政長官對他們的下落的詢問,一個相關主題的錄影在網上得到廣泛傳閱,其他出版政治敏感書籍的香港出版商感到寒蟬若噤。1月7日,媒體報導說,新加坡一家連鎖書店的香港分店撤下了非常暢銷的共產黨前總書記趙紫陽的回憶錄以及據說是前黨內高官情婦的告白錄等書籍。一個星期後,英國《衛報》報導說,香港出版商在最後時刻與作者撤銷了一本有關習近平的新書的出版合同,他在與作者的郵件中說,業內的人....感到很大恐懼和壓力;他們不希望惹事上身。 (這本書現在將在臺灣出版。 )

鑒於其做法引起強烈反響,中國當局尋求讓外界相信這兩個人是自願去中國的。1月17日,桂民海出現在中央電視臺,聲稱他自願回到中國,面臨2003年一起醉酒駕車事故的懲罰。 據說這次事故導致一名大學生死亡。 他要求瑞典政府不要為他交涉。 1月23日,李波的妻子被准許在廣東的一個賓館見他,並聲稱他狀態很好,正在作為一名證人而「協助調查」。次日,《星島日報》出版了一封據說是李波寫的信,其中聲稱他是「自由和安全」的,請求香港員警不要繼續他們的調查。 親屬、朋友、和外界觀察者對這些聲明的真實性表示懷疑。 在桂民海的情況下,香港媒體指出,他在中央電視臺錄影中穿的T恤衫由黑變灰,表明他的「認罪」是在兩個不同時段錄製的,然後被編輯和剪接而成。

觀察者們一直在猜測到底是什麼引發了這幾個人的被綁架和拘押。他們經營的巨流出版社和銅鑼灣書店多年來出售敏感政治書籍,包括關於中國領導人的一些聳人聽聞的傳說和相對嚴肅些的敘述。有人指出他們準備出版的一本關於習近平個人生活的書。隨著官方媒體越來越將政權的合法性與習近平的個人形象聯繫在一起,這樣的話題變得敏感。另一個令人憂慮的解釋出現在1月24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的一篇文章中。文章聲稱獲得了一份洩密的、題為《廣東行動計畫》的政府文件。文件中提到當局2015年4月的指令,要「深化剷除反制港臺反動出版活動」。據說這個行動計畫鎖定了香港14家出版社和21種出版物作為目標。至今還沒有看到對這份文件的進一步核實,但是2013年的一份通知曾經描述過限制「非法」出版物從香港進入中國的計畫。

2014年,香港出版商姚文田在即將出版一本批評習近平的著作前不久在大陸被逮捕。之後中國當局以走私指控判處他10年徒刑。


中國之外好萊塢收購,天安門圖片出售,駭客攻擊少數民族

  • 萬達集團購買好萊塢製片公司: 1月12日,中國大連萬達集團宣佈以35億美元收購好萊塢大製片公司之一傳奇娛樂公司。傳奇製作的大片包括《蝙蝠俠 – 黑暗騎士》、《環太平洋》、《侏羅紀世界》等。 大連萬達集團的擁有人是王健林,他不僅是中國最富有的人,而且是一名中共黨員,與高層官員有密切關係。此前,王健林已經在娛樂界進行了一系列收購,他已經擁有美國最大的連鎖電影劇院之一AMC.
  • 天安門圖像賣給了一家中國公司:1月22日,微軟創始人、慈善家比爾∙蓋茨宣佈將他擁有的Corbis Entertainment公司的授權部門出售給視覺中國集團。這個交易涉及兩億張圖片的使用權,其中包括1989年對天安門民主運動進行鎮壓的圖片,包括受傷學生鮮血淋漓的照片以及著名的坦克人照片。 一些活動人士擔心這些圖片的使用會在全球受到限制,中國當局則一直系統地審查這些圖片。 但是Corbis、視覺中國集團、以及與視覺中國合作的Getty Images 的高管們說, 他們繼續致力於在全球發行這些圖片,而且這次出售的圖片中許多政治敏感圖像的使用權仍然由其他媒體組織擁有,如路透社和美聯社。
  • 外國技術公司對中國防火牆的不同反應:中國的網站過濾系統、即眾所周知的「中國防火牆」對許多外國公司來說構成挑戰。美國商會最近一個調查顯示,中國的互聯網審查對四分之五的美國公司造成負面影響。1月21日,CNN報導說,臉書對它的谷歌安卓手機應用做了一個調整,在設置中做一個改變就能自動將使用者通過Orbot 連到互聯網。Orbot是匿名翻牆瀏覽器Tor 的一個應用。這個改變可以使得中國使用者更容易地使用被中國當局封鎖的臉書,不過防火牆過去曾經成功地阻攔過Tor.相比之下,1月20日,Global Voices 報導說,出於中國政府的壓力,為主要內容傳播網路提供雲儲存的微軟雲計算平臺 Microsoft Azura China 致信客戶,敦促他們立即進行「自查整改」,清除「非法翻牆代理網站」以及VPN網路。
  • 網路間諜攻擊維吾爾、西藏倡導人士1月24日,網路安全公司Palo Alto Networks 發表了對一個名為「Scarlet Mimic」的駭客組織為期七個月的調查所得到的結論。 這個組織使用不同的戰術對維吾爾人、藏人、他們的支持者進行網路間諜,包括通過手機等移動裝置。報告沒有明確指出有多少目標在中國境外,但是它舉的「偽裝」郵件例子主要由英語文件組成,包括《紐約時報》關於一名藏人僧侶死亡的報導以及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的一個消息發佈。研究人員無法找到確鑿無疑的證據將駭客與中國政府聯繫在一起,但是報告說,這個組織的動機看來「與中國政府對待這些目標的立場一樣。」

未來看點

被拘禁律師的審判與判刑2015年7月間被捕律師的審判日期和刑期。12月對著名律師浦志強的懲罰(三年緩刑)相對來說較輕,這表明如果國際和國內壓力大的話,一些仍在等待判決的人可能會收到相對輕一些的刑期。的確,張海濤上個月獲得19年重刑,部分原因可能是因為他在國際上無人知道,又地處新疆這個敏感地區。

在權力交接後加強對臺灣的審查:反對黨民進黨在1月16日的選舉中獲勝後,新當選的立法委員已在2月1日上任,蔡英文將于5月取代馬英九擔任總統。 在權力交接期間以及之後,注意看是否會有更多對臺灣消息的審查以及中國官方媒體的強硬反應。

香港政府對書商案的反應:自從五名書商在中國被拘押以來,香港政府受到相當大的公眾壓力,要求從北京獲得相關資訊。據說行政長官梁振英和香港警方詢問了這五人的情況,但是港府是否會對有關指控和證據進行強有力調查,還有待觀察。有指控說,這五人當中至少一人被中國安全人員在香港綁架後被越境押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