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 第113期:2016年3月 (Traditional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Photo of the Month: 

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的這張照片是上個月新浪微博最快遭到刪除的圖片之一。 它的評語說,「幸虧,不叫志強」。 這張照片30分鐘內被轉了382次,然後遭到刪除。 評語指向兩個「志強」的厄運:浦志強因微博發帖于12月被判三年緩刑,房地產大亨任志強二月批評習近平的媒體講話後,其有著三千七百萬粉絲的微博被刪除。來源: Weiboscope.

通告:自由之家已将其《2015年互联网自由》报告中关于中国的部分译成中文并发表。

標題:

  • 特寫:習近平進一步鉗緊媒體是一場賭博
  • 廣播 /紙媒:習近平視察旗艦國家媒體,闡述党管媒體的願景
  • 新媒體:習近平講話後,社交媒體敢言的評論者遭到集體清洗
  • 廣播 / 新媒體:又一個人‘電視認罪’, 對網路活動人士的懲罰
  • 廣播 / 新媒體: 對電視節目、網路劇進行沒有先例的限制
  • 中國之外:泰國難民,孟加拉展覽,美國制裁
  • 未來看點

特寫: 習近平進一步鉗緊媒體的背後是一場賭博

薩拉∙庫克

漫畫家曠彪筆下的房地產商、共產黨員任志強遭到毛式政治批鬥。 在任志強對習近平講話提出批評後,他極受歡迎的新浪微博帳戶被刪除。 曠彪在發佈這張漫畫後,他的微信帳戶也被關閉。 來源:《中國數字時報》.

漫畫家曠彪筆下的房地產商、共產黨員任志強遭到毛式政治批鬥。 在任志強對習近平講話提出批評後,他極受歡迎的新浪微博帳戶被刪除。 曠彪在發佈這張漫畫後,他的微信帳戶也被關閉。 來源:《中國數字時報》

这篇文章也发表于《外交家》, 《香港獨立媒體》 网站。

在上個月大張旗鼓的一次講話中,中國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闡述了他對審查與宣傳的願景。 他說媒體應該完全與党的目標保持一致,用他的話說,就是党媒姓党, 這個標準應該應用於所有媒體,不管是喉舌媒體還是商業化媒體,廣告與娛樂也不例外。

乍一看,習近平的決斷做法也許讓人感到一個有膽略的領導人在對其國家的資訊圖景實施全面掌控。 但是這一新的媒體政策其實是一個不無風險的賭博,極有可能損害公眾對共產黨以及它所傳達的資訊的信任。

即使按照共產黨自己的標準,這一政策也是重手而且苛刻的。 這個政策的根源是政權的信心以及不安全感的矛盾結合體。 一方面,習近平似乎對審查與宣傳機器加強控制的能力信心滿滿,尤其是他上臺以來在這方面獲得了很大「成功」。 比如說,中國的國家防火牆阻止翻牆的能力更強了,微博上批評性的政治討論基本消聲,國家出資的數位媒體「澎湃」的影響力有增無減,與此同時,商業化媒體和調查報導一路衰退。

但在另一方面,政權似乎是出於深刻的焦慮而日益鉗緊控制。 官員們急切地壓制經濟方面的壞消息,擔心公眾對國家媒體的不信任,與此同時,圍繞尖銳的反腐敗運動和下一年將要展開的領導人任命,政權內部出現內鬥。 所有這些因素都不免令人感到,即使高壓控制下的現狀都不足以維持共產黨以及習近平本人的政治權力。

習近平的政策無疑對自由表達產生了負面效果,但他的政策反過來有可能會加重他試圖解決的問題。 自由之家2015年的一份報告警告說,共產黨的壓迫政策有可能適得其反,我們可以從習近平講話以來的幾個事件觀察其在媒體領域的效果。

首先,對經濟事務日益增加的審查,特別是當痕跡明顯的時候,會令外國和本國投資者不安,並引發更多的資本外逃。 在習近平講話前後,中國人民銀行從一份常規財政報告中令人意外地拿掉了用來評估資本流動的敏感性資料,國際媒體還注意到其它限制發表經濟壞消息的做法。 兩個星期後,信用評級公司穆迪公司把對中國的預測從穩定降低到了負面,其引述的因素包括缺乏「可信」的改革。 一天之後,中國的新浪網遵照政府的命令,刪除了房地產大亨任志強廣受歡迎的微博帳戶,皆因他批評了新的媒體政策。 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新浪股價隨之下降百分之五

其次,任志強並非唯一一個質疑媒體將党的利益置於人民利益之上的人。 「中國政策」諮詢公司的 David Kelly 告訴《金融時報》說,任志強代表了社會中一個對習近平製造矛盾、強力壓制的領導風格「受夠了的趨勢」, 他敢於站出來說話。 懲罰有著三千七百萬粉絲的任志強也許會嚇住一些人,但是會在很多與他想法一致的人當中激起怨恨。 三月四日,一些號稱共產黨員的人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要求習近平辭職,其中指出他對待媒體的方式以及鼓勵「個人崇拜」等。 不幾天後,由中國最有影響的記者之一掌管的《財新》雜誌的英文網站不同尋常地公開了它的一篇文章受到審查的經過。 這篇被刪文章引述的一名政協成員呼籲擴大言論自由度,允許對党的領導人提出中肯意見。

第三,目前還不清楚的是,使國家媒體宣傳意味更濃、鼓勵他們在傳播上而不是內容上創新是否會增加公眾對他們的話語的信任。 過去,大V的崛起以及商業化媒體的增長是因為他們坦率的表達和扎實的調查報導建立起了信任,吸引了忠實的讀者。 北京一直在試圖擴大諸如中央電視臺和新華社的國際運作。 將党對媒體的控制表露得這麼露骨,習近平其實有可能在損害他們在國際聽眾中或已獲得的任何可信度。

在中國國內,習近平的政策講話遭到了網友對党媒的嘲笑。 二月底,有人將《人民日報》2015年的一條舊微博重新轉發出來,結果一萬多名網友發表了嘲笑的回帖。 這條微博問讀者紅薯在他們的當地方言中叫什麼, 網友回答說,「不敢妄議,党說了算,」 「按照馬克思主義蔬菜觀和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客觀民主分析。 ”

這些現象展示了習近平做法的危險。 他的賭注是,那些不了解、不關心、或者會被他的強勢媒體政策說服的人數會決定性地超過那些不滿、甚至想要與之對立、或與党的政治權力對立的人數。

我們還不知道這場賭博會不會取勝。 但是與此同時,我們的確知道,當重要的經濟、社會和環境資訊受到限制時,付出代價的將是中國境內和境外的媒體消費者。

薩拉∙庫克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


廣播 / 紙媒: 習近平視察旗艦國家媒體,闡述党管媒體的願景

2月19日,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和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三家旗艦國家媒體進行了罕見而高調的視察 ︰ 党的喉舌《人民日報》、官方新華通訊社、以及中央電視臺。(習近平還與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中央電視臺北美台進行了錄影通話。) 習近平所到之處受到掌聲歡迎,現場標語對党宣示忠誠,新華編輯蒲立業寫的一首肉麻的詩在網上廣泛流傳,遭到網友嘲笑視察後,習近平在一個由200名媒體官員出席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就媒體政策做了講話。

雖然習近平講話的全文還有待公佈,但是幾個關鍵主題已經出現在官媒發表的片斷中。 它們大多數反映了習近平上臺以來已在實施的媒體控制和趨勢,但是這樣清楚地說出來表明當局在未來更加強調這些原則:

  • 明確地把党放在第一位: 儘管中國的媒體一直在党的嚴格控制下,但是過去二十年裡即使旗艦媒體也曾進行專業化嘗試,在保持党的路線與實踐一定程度上的專業新聞之間取得一個平衡。 國內的媒體如此,向境外發展的媒體也是如此,以便在國際上獲得信任和觀眾。 然而,在受到廣泛引述的講話片斷中,習近平強調說媒體「必須姓党」。 也就是說,所有媒體都必須把自己當作共產黨的信使,必須把高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旗幟放在首位。
  • 對所有形式的媒體實行党的控制:由各級黨委直接管理的官方媒體當然會緊跟党的路線。 但是習近平強調說,在今天這種非中心化的資訊環境下,這個標準必須應用於所有媒體,從商業化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到廣告與娛樂,不管內容是針對中國國內觀眾還是針對國際觀眾。 一個報導引述習近平的話說,“讀者在哪裡,宣傳報導的觸角就要伸向哪裡。 ”
  • 宣傳創新,使党的資訊更吸引人: 習近平特別強調要調整媒體報告的形式,以滿足大眾需要,使党的「正面報導」更吸引人,更有影響力。 報導說,他在對媒體的視察中告訴記者說,要寫群眾喜歡讀的故事,在之後的講話中他又說,要進行正面宣傳,就必須增加[媒體產品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畫的班志遠將習近平的做法稱為「管控3.0版」,指出在「引領導向」公共輿論方面,習近平的做法比他的前任江澤民以及胡錦濤更加手重。 不幾天後,有報導說《湖南日報》開會學習習近平的智慧。 2月25日,《人民日報》報導說,中共中央宣傳部發佈通知,要求媒體官員“深入學習宣傳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党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 ”

與此同時,很快就有記者因為「出錯」而受到懲罰。廣州《南方都市報》的記者和編輯因為首頁設計被詮釋為影射習近平的政策而遭到懲罰。 2月20日, 這家報紙深圳版的頭條關乎習近平的講話, 與下面一條照片中的字連起來豎讀便是「媒體姓党, 魂歸大海。 」 這家報紙的副總編輯王海軍被給予行政記大過處分,當班編輯劉玉霞則被開除。


新媒體: 習近平講話後,社交媒體敢言的評論者遭到集體清洗

習近平視察三家喉舌媒體、宣佈党媒姓党後僅僅三天,新浪微博上最受歡迎的評論者之一就因為批評習近平的做法而遭到攻擊。

2月19日,習近平視察喉舌媒體併發表講話當天退休的房地產大亨、中共黨員任志強寫了兩條微博回應。第一條微博寫道,“人民政府啥時候改當政府了? 花的是黨費嗎?”第二條微博寫道,“當所有的媒體都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

2月22日、 北京市委宣傳部的一個網站開始批評任志強、 說他“失去了黨性”、“反黨”。幾天內、 網信辦下令新浪和騰訊關閉任志強的微博帳戶、 因為他使用這些帳戶發佈“違法資訊,影響惡劣”。於是任志強有著三千七百萬粉絲的帳戶被關閉,成為遭受這種懲罰的最有影響的大V之一 (新浪2013年10月佈的一個排行榜將他排在新浪微博影響最大使用者的第七名)。

在官方圈子中,關閉任志強帳戶的決定可能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 二月初,他在網上以及網下的言論中警告說,「文革之風又起來了」,並且批評中共汙名「西方價值觀」的做法。 除帳戶被關閉,他還遭到多個政府網站文章的攻擊以及官媒評論員的批判。 他們指責他有「陰險意圖」,並說他「忘恩負義」,是党的「恥辱」。 2月29日, 北京西城區黨委宣佈要根據党規對嚴重違反黨紀的任志強進行處罰。 任志強是否會被行政記過、或者開除出党、或者受到刑事指控,還有待觀察。 過去幾個月來共產黨一直要求黨員與「領導核心」習近平保持一致,避免在黨內「妄議中央」政策。 2月28日, 中共中央宣佈開始持續一年的黨員教育活動, 培育幹部對「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信心。

任志強的案例並不是孤立的。 2月26日, 網信辦宣佈關閉演員孫海英、學者榮劍、城市專家羅亞蒙等多名大V的帳戶,說這些「網路名人無視社會責任,濫用自身影響力,在網上多次發佈反對憲法所確定的基本原則、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以及造謠傳謠、擾亂社會秩序等違法違規資訊的行為」。 根據網信辦的通知,2月8日以來有580個帳戶被關閉,這些大V帳戶也囊括其中。 這次打擊令人想起2013年8月的事。 當時習近平講話敦促宣傳幹部要在網路話語中重新奪取優勢,四天后,美國國籍商人、微博紅人薛蠻子便因嫖娼指控而遭到拘留,由此開始針對大V的一系列打擊措施,大大減少了新浪微博上的政治性評論和新聞分享。

考慮到任志強的受歡迎程度以及他與一些高官的關係,對他的消聲引發了很多討論,中國線民和企業家對此表示失望和震驚。 官方機構對此的反應是對這樣的網上討論進行限制。 一些發佈了網信辦通知的網站據說關閉了評論,百度則禁止使用者建立一個討論任志強的貼吧。 漫畫家曠彪在貼了一幅任志強受文革式批鬥的漫畫後,他的微信帳戶遭到刪除


廣播 / 新媒體: 又一人‘電視認罪’, 對網路活動人士的懲罰

近期幾個涉及中國活躍人士和藏人活躍人士的案例顯示了在限制言論表達上的地區差異以及懲罰上的差異,也顯示中共正在強化打壓那些在網上發表中共認為政治敏感資訊和圖片的不知名活躍人士。

2月25日、 在被拘留六個月後、 代理受逼迫的基督徒以及其它政府迫害受害人的張凱律師、 出現在浙江溫州當地電視上、“承認”了對他的一系列指控。張凱看上去清瘦憔悴。他的電視認罪出現在一段十分鐘的晚間新聞節目上。他被指責策劃和鼓動當地基督徒反對拆十字架運動。張凱還對他的活動表示悔過,承認他違反了國家法律,擾亂了社會秩序,危害了國家安全”。他還承認了所謂的“外國勢力”的介入,並告誡其他律師不要與這樣的境外勢力勾結”或接受它們的資助。許多觀察者感到張凱在被迫念一份當局為他準備好的腳本在張凱之前,已經有一系列維權活躍人士被迫未審先判在電視上認罪。官方的全國律師協會會長日前呼籲停止這種做法。

過去幾周來,知名青海省藏人作家雪合江、遼寧活躍人士姜力鈞因網路寫作分別被判處三年徒刑,青海藏人僧侶群培因在微信中收藏併發送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法像而被判處兩年徒刑。 一名因拒絕在他的村裡升中國國旗而在2014年被判刑13年的藏人于獄中。 與此同時,吉林省當局向公民記者王晶提出了新的起訴書,顯然是對她在社交媒體以及在四川維權網站天網上報導線民活動進行報復。


廣播 / 新媒體對電視節目、網路劇進行沒有先例的限制

幾個星期來,中國政府管制部門宣佈或實施了一系列新規定,對電視節目和網路劇進行新的限制。 這與以前的做法不同,很可能引起多方從業者的大筆經濟損失。

  • 香港、臺灣電影頒獎節目被禁: 2月20日, 中央電視臺宣佈它不會在4月3日播放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儀式,儘管自1991年以來中國電視臺每年都直播金像獎典禮。 互聯網站騰訊也宣佈它將停播金像獎,儘管它已經為網路直播支付了$515,000的定金。 新聞媒體和行業知情者說, 這個命令來自宣傳部門最高層, 原因是電影《十年》被提名為最佳影片。 這部低成本獨立電影在香港獲得了出人意料的票房成功。 它由五個短片組成,描繪香港在北京越來越鉗緊的政治、安全、語言控制下的反烏托邦未來。 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董事局主席爾冬升告訴《明報》說,禁播將導致協會失去大約五百萬港幣(約$643,000美元)的網播收費損失。 年底將舉行的臺灣金馬獎頒獎儀式也不會如前所計畫的那樣在中國大陸播出。 諷刺的是,禁播頒獎儀式正好為電影《十年》中所描述的日益緊逼的壓制提供了佐證。
  • 美國奧斯卡頒獎典禮直播被取消: 2月28日,對第88屆美國奧斯卡頒獎典禮的網路直播在最後一刻從一家中國網站轉給了另一家。 主要由百度擁有的商業網播網站愛奇藝已經就雙語直播奧斯卡獎頒獎典禮做了大量宣傳。 但是2月29日北京時間早上,觀眾在愛奇藝網站上沒有找到網播的跡象。 原來網播從愛奇藝轉到了中央電視臺電影頻道的1905.com 網站。 同時,直播也被一系列片斷取代,並且時間滯後。 另一個計畫網播奧斯卡典禮的網站douyuTV 也沒有播放。 愛奇藝沒有解釋改播的原因,但是觀察者猜測說,這是因為一部2014年記錄烏克蘭總統維克多∙亞努科維奇的記錄片《凜冬烈火 – 烏克蘭為自由而戰》得到奧斯卡提名的原因。 網友報告說,在新浪微博無法搜索這部影片。
  • 網路節目要服從網下電視節目的規定: 2月27日, 中國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電視劇司李京盛司長說,網路電視劇也要服從同樣的電視內容規定,包括獲得預先批准。 李京盛在2015全國電視劇年會上說,網站自審的審核員需要接受總局培訓考核,必須要啟用24小時不間斷的監看模式。 此前一天,一部描述同性戀的流行網劇《上癮》被下線。 隨著網速的提高,網路電視劇近年在中國發展很快。 官方資料顯示, 2015年,錄影平臺製作了805個電視劇,共12,000集。 日期為2015年12月31日的審查指令羅列了範圍廣泛的禁播內容。 Quartz 網站翻譯併發布了這個很長的禁播名單,包括輪回轉世、巫術作法、同性戀、未成年人早戀、可誘導罪犯掌握反偵查方法等內容。 這些規定在中國線民中引發了廣泛不滿,一位線民指出,這些規定也可以適用于中國四大文學名著:我們不能看《西遊記》,因為它宣傳妖魔鬼怪,不能看《水滸傳》因為它宣傳殺人放火,不能看《紅樓夢》因為它宣傳未成年人早戀,不能看《三國演義》因為它包含犯罪的場面。

中國之外: 泰國難民,孟加拉國展覽,美國制裁

  • 中國難民在泰國受到威脅: 香港書商桂民海2015年10月在泰國被綁架、現被關押在中國大陸。 這起事件顯示了一個日益嚴重的趨勢。 二月初,記者李新在泰國和老撾邊界失蹤,後來他從中國境內給妻子打了電話,並且如其他疑被綁架的人一樣,聲稱他自願返回中國協助調查。 李新是《南方都市報》前記者,去年十月逃離中國。 他說中國國安一直試圖強迫他打探人權活躍分子的資訊。 他最初去了印度,但無法在那裡獲得庇護。 在泰國的其他中國異議人士則透露了形式更加微妙的威脅。 已在聯合國難民署登記、目前在等待安置的人權活躍人士劉雪紅告訴路透社說,在曼谷有可疑的男人在車中跟蹤她,她從一名中國官員那裡收到電話威脅。 法輪功難民宋志宇說,泰國軍政權以移民指控拘留了29名法輪功成員,他們擔心會被遣返中國。 在自由之家2016年《世界自由報告》中,泰國被評為不自由國家。
  • ​西藏攝影在孟加拉展覽上被撤銷: 南亞最有聲望的藝術展之一「達卡藝術峰會」2月5-8號在孟加拉首都舉行。 參展的有一個名為「最後的話」攝影系列,是為抗議中國統治而自焚的藏人留下的遺書。 這些攝影作品由印度電影人Rito Sarin以及流亡藏人Tenzing Sonam提交。 但是中國駐孟加拉大使參觀了展覽,看到這組圖片後「大發雷霆」。 之後他給展覽召集人發電子郵件,要求撤下這些作品。 召集人在與圖片擁有人商量後決定,與其撤下圖片,不如用白紙把這些圖片蓋起來,不讓參觀者看到這些遺書,由此提供一個中國共產黨在全球進行審查的經典圖像。 2009年, 孟加拉當局曾經屈服于中國外交人員的要求,關閉另一個圖博特攝影展
  • 著名異見人士臺灣簽證被拒:至少四名北京眼裡的政治敏感人物被拒絕、或者被阻攔申請臺灣簽證,以致他們無法前往臺灣參加一個地區性宗教自由會議。 盲人活動人士陳光誠、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以及維族活動家多爾坤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他們被拒絕了這次訪問臺灣、參加會議的機會。 藏人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據說也被勸阻不要參加在臺灣的會議。 這四人中至少兩人以前因別的活動而訪問過臺灣。 媒體報導猜測,這四人遇到的困難是因為北京對即將卸任的臺灣總統馬英九施壓。 《臺北時報》 在一篇社論中譴責這一事件,說「這對一個以努力保障人權為榮的國家來說是倒退的一步」。
  • 其違反對伊朗制裁,美國限制向中興公司的銷售: 美國商務部3月7日宣佈,美國公司現在需要許可才可以向中興公司出售部件,原因是後者違反了不許向伊朗出售美國造產品的制裁規定。 中興公司是一個智慧手機制造商,是中國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 商務部說,中興公司打算「違反美國出口法律,非法再出口受控物品」。 商務部還引用了個內部檔來支援它的指稱,即中興有意違反針對北韓、敘利亞和古巴等國的制裁規定。 新的出口管控很可能會給中興增加業務困難,它的手機使用某些美國公司生產的部件。

未來看點

習近平講話全文以及進一步執行: 注意習近平2月19日講話被洩露出來或髮型經審定後的版本。 這將會進一步顯示他的媒體政策的動機以及形狀。 隨著執行的繼續,注意新浪微博或騰訊微信上對任何反對聲音的審查,注意是否有記者因不服從而被開除,注意是否會有更多的花哨宣傳,諸如最近這個習大大打腐敗官員的錄影

更多對媒體管控的抵制: 正如習近平的講話近期內將對中國媒體景觀發生重要影響一樣,來自記者、線民、甚至官員的抵制也同樣值得矚目。 注意是否會有更多高調批評出現,是否會有來自党國機器內部以及媒體業的積極抵制。

新網路出版規定的執行: 政府管制機構二月份發佈新規定,可能會嚴重限制外國公司在網上出版(或者甚至彙聚) 多方面內容的能力,包括文字、地圖、遊戲、動畫、和錄影。 這些規定的適用範圍及其執行引起了廣泛的不解和焦慮。 《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規定》3月10日起生效,注意這些規定如何執行, 針對誰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