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 第114号: 2016年4月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 第114号: 2016年4月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这张图片是《财新》3月19日关于污染疫苗的一篇报道的配图。政府下令限制对毒疫苗的报道,这篇因此遭到删除。 这篇名为《疫苗之殇》的报道指出,记者2013年曝光疫苗质量控制存在问题后已经过去三年,问题还没有解决。文章提供了过去十年一系列受害儿童的照片,他们接种有问题的疫苗后发生大脑损坏、或死亡。这张照片是这篇文章的截屏,3月22日贴在新浪微博上。它在24小时内被转贴了107,352次后被删除,表明网民对关系到成千上万儿童健康的报道兴趣十分高,但是这样的报道却不容于当局。图片来源:财新/Weiboscope

标题


特写: 习近平弱点显现,外界呼吁释放活跃人士有成效 

这篇文章也发表于《外交家》, 《香港独立媒体》 网站。

萨拉∙库克

考虑到中国共产党对资源的全面控制,考虑到它使用如何残暴的手段对待那些它认为对其统治构成威胁的人,我们也许会认为反对这个政权的人必然会失败。但是就在局面显得尤其惨淡的时候,又出现了新一轮对政权的批评,包括来自国家媒体记者的批评以及来自党内的批评。过去一个月我们看到了好几个这样的事例。一个明显的副产品是一些被拘押的批评者获得释放。

这样的时刻生动地提醒我们,在面对顽强不懈的活动人士、国际舆论反弹、以及共产党内部利益集团的压力时,中国的审查者、秘密警察、甚至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并不如看上去那么强大。

过去六个星期来,几位因言论、文章、或信仰被逮捕的个人获得了释放。二月底,法律教授陈泰和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下获释,并被允许前来美国与他的家人团圆。著名的张凯律师因帮助基督徒反对政府拆十字架而被捕,3月24日他在社交媒体宣布已经获释回家。记者贾葭受到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信牵连而被失踪,12天后获得释放。五名香港书商因出版关于中国高层领导人争斗和艳闻书籍于2015年底被中国大陆警察神秘拘押,到4月初为止,其中4名已经脱离大陆警察的关押。

不用说,这些案件的结果都包含相当大的模糊性。首先这些个人压根就不应该被抓,而大多数并未获得完全自由,一些人被迫与中国当局合作,包括在电视上认罪,才获得释放。但是很清楚的一点是,如果没有国内和国际的施压,情况会更加糟糕。

另外,他们的释放还符合一个更广泛的模式。自由之家的研究发现,虽然政治控制总体上更严,更多的人被捕,但是与近年相比,中国领导人2015年在媒体自由和互联网自由问题上对国际和国内压力做出了更多让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国当局将会对一系列涉及言论表达、但是少为人知的案件进行起诉、审判或判决。一位维吾尔人母亲因为向自由亚洲电台讲述2009年被警察失踪的儿子而被指控“泄露国家机密”。 在河南,警察在对一对法轮功老年夫妇的家进行搜查时发现了四台打印机和几箱材料,这对夫妇有可能面临多年监禁。 四名中国大陆活动人士因在街头拉横幅支持香港2014年占中抗议者而被判刑。一名藏族商人因在微博发言并接受外媒采访,主张双语教育、保护藏族文化,而被指控煽动分裂。政府经营的无界网站自从登出了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匿名信后,多名编辑和技术人员受到调查,其结果还有待观察。

最近几个星期来,不少记者和内部人对审查和共产党媒体管控提出公开批评。这些人可能会遭到报复。财经新闻杂志《财新》曝光了审查者如何删除它的一篇文章;前新华社记者周方批评审查的公开信在网上广传,蒋洪教授、电视主持人白岩松、演员张国立以及其他参加政协会议的代表在上月政协会议期间都对审查表达了关注。当然,受欢迎的地产商任志强微博遭到删除也催化了一些不满的表达。

眼下而言,当局看来暂时搁置了对这些个人意识形态“出轨”的任何计划中的惩罚。一些分析人士将这个搁置、特别是搁置对任志强的处置归因于负责反腐的中共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捍卫忠谏政府的原则,而中纪委主席则是习近平的亲密盟友、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

虽说共产党的党内政治在幕后进行,但是善用时机的外交施压、外媒报道、草根声援活动能够为这些以及其他因行使自由表达权而面临惩罚的中国公民提供十分需要的保护。

尽管中国政府反复声称“依法”控罪,但是在中国,言论案的判处不可避免地都是在共产党政法架构某处进行的成本效益政治分析的结果。在习近平的权威面临越来越大的内部挑战时,就算他试图钳紧党内和党外对他的批评,掌权者也有可能比以往更愿意考虑要求宽大的呼声。

不管是为这些个人以及他们的家庭考虑,还是为在中国这个世界最多人口国家争取民主与人权,这都值得一试。

图片说明:法轮功学员夫妇姚高富、梁欣与女儿的合照。根据大赦国际组织的报道,警察2015年12月搜查了这对夫妇的家,找到了几箱法轮功印刷品。他们可能面临起诉和审判。图片来源:明慧网

萨拉∙库克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


印刷 / 新媒体: 习近平的媒体管控政策遭到记者和体制内的抵触

自从中国国家主席以及中共领导人习近平2月中视察了多家喉舌媒体并宣布了更加严厉的审查与宣传方式以来,接连几起事件显示,记者群体以及政治精英中对近年的新政策以及更严苛的信息管控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抵触。这些不满的表示或批评看来是由一些具体的审查事件催化的,包括审查并试图惩罚地产富翁和社交媒体名人任志强的努力。

上个月,在为时两周的人大和政协两会期间,几名政协委员对言论空间更加紧缩表达了担忧,呼吁更大的媒体自由。来自上海的蒋洪教授、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以及演员和电视制片人张国立都做了类似表达。3月8日,重要的财经新闻杂志《财新》英文版发表文章透露,财新一篇报道蒋洪发言的文章遭到了强迫删除。尽管这篇文章次日也被删除、读者被指向一个错误信息页面,但是这一罕见的抵抗还是引起了国际和国内的注意。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至少有四名记者或作者发表了批评性的公开信或辞职信。3月11日,前新华社记者周方在一封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中,呼吁对参与网络审查的官员进行调查。次日,江苏省苏州市作家协会的两名副主席荆歌和叶弥在他们的微博账户上公开宣布辞职,他们的举动被看作是对党控制文学的深刻不满。3月28日,《南方都市报》文化版编辑余少镭在网上贴出他的离职申请表,说他的离职理由是“没法跟着你们姓”,而习近平则在2月份向媒体提出党媒姓党的要求。这条微博很快遭到删除。尽管上述微博都遭到了删除,但是其中一些在网上仍然流传很广,并受到网民的广泛支持

3月1日,中共的反腐机构中纪委网站贴出一篇题为《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的文章。这篇以笔名雷斯发表的文章通过一系列史例论述道,“能否广开言路,接受建议,常常决定一个朝代的盛衰。”本质上来说,这篇文章是对习近平压制党内干部议政的一个间接批评。至4月5日为止,这篇文章仍然在中纪委网站上,表明它是得到了高层官员许可的,很可能获得了中纪委主席、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的许可。几名中国观察者强调了这篇文章的重要,并推断说,甚至那些十分接近习近平的人也示意他走得太远了。其他人则猜测说,这篇文章是习近平的盟友对宣传部长刘云山的批评,而中纪委网站是不受刘云山控制的。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认为,习近平2月对喉舌媒体的视察也许是试图降低刘云山的影响,而不仅仅是要遏制独立新闻报道。


新媒体: 敦促习近平辞职的网上公开信引发逮捕以及党内斗争的猜测

3月4日,一封网上发表的公开信要求习近平辞去国家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职务,信中列举了诸多理由,包括他对媒体的打压以及鼓励“个人崇拜”。这封信的作者号称是忠诚的共产党员,这封信则被发表在几个海外中国异见网站上,并通过电子邮件流通。但是它罕见地被转载在中国防火墙内的无界网站。无界是一个由新疆地区政府和一些私人投资者共同拥有的新闻网站。这封信在中国国内的社交媒体短暂流传后遭到删除。相关查找,如“习近平 + 辞职”或者“习近平 + 公开信”都无法在新浪微博显示。

然而,安全部门对这封信的作者以及传播网进行了数星期的调查,无形当中引起更多人注意这封信及其英文翻译,特别是在中国之外。根据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中国当局拘留了至少20人,包括16名无界员工与一个相关科技公司的员工。3月15日,警察带走了自由记者贾葭,显然是因为他提醒无界编辑这封出现在他们的网站上的信。接着,两名知名的中国政权批评者 – 住在美国的温云超和住在德国的记者长平 – 在中国的家人被带走。在这两起案例中,警察试图利用他们的亲人为他们施压,让他们自我审查或者承认他们与这封信有关。大赦国际的William Nee 指出,绑架全家人代表着株连惩罚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在国际媒体以及海外中国媒体对这三起案件做了大量报道后,贾葭获释,长平和温云超的家人也获得释放,不过至4月1日为止,无界员工仍然在押。

近几周来,中国观察者对这封信的来源以及作者有很多猜测,有些人指出这可能是习近平的对手在贬损他。不过,通晓的观察者指出,这封信的写作风格不像典型的干部风格,人们怀疑这可能是国内和国外一些活跃人士合作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这封信的真实性是次要的。精英层中很多人据说对习近平的领导风格有类似的担心,在每年一度的两会开会第一天发布这些想法会令习近平尴尬,而发表在官媒上更是如此。3月29日,又有一封署名为171名党员的公开信发布在网上,要求习近平辞职。


印刷 / 新媒体: 审查事件聚焦:‘两会’,末世香港电影,巴拿马文件

中国的审查这在过去这个月真是忙得不可开交,在好几件大事上需要控制新闻,还要改正一个影响很大的错字。

  • 两会 根据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一份被泄露的中宣部文件对记者如何报道人大与政协“两会”提出了21点指令。指令说,记者应避免某些话题(如雾霾、国防开支、代表的个人财富等),同时强调另一些话题(如经济稳步增长的证据或者习近平参会等)。然而对习的报道出现了错误,官媒新华社的一篇报道将“最高领导人”写成了“最后领导人”。一些评论者视这个显眼的错误为内部对习近平不满的一个暗示。报道很快被取下,但已经被香港媒体以及其它媒体注意到。在接下来的数星期里,翻墙比往常更加困难,其它审查指令则下令删除污染疫苗的报道、有关沙特阿拉伯的记录片、以及有关2015年天津爆炸的后续报道。
  • ‘10年’: 4月3日,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将最佳影片奖颁给了《十年》,一部刻画北京统治下未来香港的独立电影。由于这部电影获得提名,中国管制者已经禁止了电视转播颁奖典礼,但是《十年》获得最高奖仍然引发更全面的新闻管控。新华社网易、新浪、搜狐等主要网站对颁奖仪式的报道索性不提这部电影以及最佳影片奖,百度搜索只能查到一家台湾报纸对评奖结果的报道(可能还是偶然的)。
  • 巴拿马文件:4月4日,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发表了他们根据到手的一批被称为“巴拿马文件”的巨量泄露文件而产生的第一批报道。这些来自巴拿马一家律师楼的文件令人看到富人如何利用避税天堂和空壳公司隐藏他们的财富。最初一批报道中提到了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八名现任和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以及他们的亲戚如何使用了这家律所的服务。尽管这些财产中的一部分 – 包括习近平姐夫的资产 – 之前已经被彭博和《纽约时报》报道过,但这次的报道还是引发了网民的讨论以及相应的审查。BBC报道说,新浪微博上至少有481个话语链在24小时内被删除,同时,截屏显示搜索引擎上不显示有关“巴拿马文件”的查询。《中国数字时代》发表的一份泄露指令指示编辑删除相关报道,警告他们“任何网站一旦发现传播境外媒体攻击中国内容将做从重处理”。自由微博注意到,“巴拿马”是4月4日那天被删除最多的名词,仅次于“十年”。

 


香港: 失踪书商露面,但问题仍然不明

2015年被中国警察绑架的五名香港书商中的几名已经重新出现在香港,尽管他们可能仍然没有获得自由。去年10月至12月间,这五名书商在不同地点失踪,后来都出现在中国大陆,显然受到了某种形式的监禁。他们五人都与香港巨流出版社及其铜锣湾书店有关,以出版关于中国领导人的有争议书籍著称。中国当局被怀疑使用境外“引渡”的方法将他们从泰国和香港绑架至中国境内,引发了香港居民的巨大反弹以及外国政府的关注与批评。2月份,所有五人都出现在中国电视台或香港的中资凤凰台认罪,或声明放弃他们的外国国籍。3月初,这五人中的三人至少短暂地在香港重新露面,敦促警察撤销他们的失踪人员报告,还购买了婴儿用品,并声称他们受到了中国警察的良好对待。之后他们又返回了大陆,他们当中有些人的家人在大陆。巨流出版社共同拥有人桂民海被从泰国绑架到中国大陆,并且一直在警察手中。他似乎是中国当局调查“非法经营”的主要对象。尽管其他几名书商声称他们能够自由出入境,并且要求不要声张他们的处境,观察者、朋友、和亲戚对他们的处境十分怀疑。与此同时,铜锣湾书店已经关闭,前书店店主以及同样据信被绑架的李波告诉记者说,他不会再“出版书籍”。这个案件继续对香港的言论自由产生寒蝉效应,特别是书籍出版业。


中国之外: 变成局域网的担心,川普论1989年天安门屠杀,联合国批评,中兴换人

 

  • 新立法令人担心中国正在变成一个‘局域网’:3月28日,中国工信部发布了新的立法草案,该草案要求能够在中国进入的域名必须在政府登记。草案模糊的措辞令人们担心这样一个系统可以有效地被当作一个“白名单”使用,阻断任何未经批准、服务器在外国的网站,进一步加深中国用户与全球互联网业已存在的隔绝。工信部很快反驳了这样的担心,告诉路透社说这是一个“误解”。 几名中国和外国专家说,尽管措辞不清,他们认为这个法律的用意在于加强对服务器在中国、而不是服务器在外国的网站的管控,不过这个法律仍然是对已有的互联网控制的强化。这个提案目前正在征求公众批评,直至4月25日为止。另一套旨在对外国公司在中国办网站加以限制的规则于3月10日生效。
  • 活跃人士对美国总统竞选中有关天安门广场屠杀的言论做出反应: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3月10日的竞选辩论中,主持人针对川普之前对中国共产党1989年武力镇压民主抗议者表示赞赏的言论提出一个问题。虽然川普回答说,他之前那样说并不是支持这样的暴力,但他重申了中国政府的“强力”行动,并以“暴乱”一词描述抗议。许多中国活跃人士、网友、和人权律师对川普的言论表示震惊和失望。27个团体在一封公开信中要求川普道歉,他们认为持这样观点的人“不适合成为美国总统”。他们对另一位共和党候选人卡西奇明确谴责大屠杀的言论表达了赞赏。他们还对另外两位候选人卢比奥参议员和克鲁兹参议员长期支持中国人权表示感谢。(卢比奥已经退出竞选。)另一方面,流亡漫画家变态辣椒在推特上发了一幅漫画,其中川普站在一辆碾压抗议者的坦克上宣布,“这是我们从中国进口的最好的东西。”
  • 中国在日内瓦遭到联合国批评,敦促抵制达赖喇嘛: 在上个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次会议上,中国人权恶化遭到了多国外交人员的批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侯赛因对中国的情况表示了特殊关注,包括西藏和新疆的情况。之后,欧洲多国、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九国罕见地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由美国大使哈珀宣读。声明特别谴责了对人权律师的镇压以及最近对记者、漫画家、书商等进行的跨境绑架。中国大使傅聪发表了尖锐的反驳,指责美国伪善,并警告说,西方国家将人权理事会“政治化”会导致它像上一届那样失败。次日,达赖喇嘛出席由日内瓦高等研究所举办的一个由联合国人权副高级专员主持的公民社会讨论。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敦促外交人员和联合国官员不要参会,但据说很多人与会。
  • 中兴重组管理层,以逃脱美国制裁:4月5日,中国通讯公司中兴公司宣布替换包括总经理在内的三名最高管理人员。在此之前,美国商务部上个月宣布限制向中兴公司出售美国科技,因为中兴公司被发现故意违法规定,向伊朗、北韩以及其它受到贸易制裁的国家出售美国生产的产品。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一项协议中,中兴同意替换这些涉嫌违规的高管,以换取暂时取消对中兴的制裁。

未来看点

对活跃人士以及内部知情者的报复:观察那些最近几周来对习近平媒体管控政策提出批评的人或体制内的批评者是否会受到惩罚,同时也注意对本期特写中(见前)提到的活跃人士以及信仰者的审判、判刑或释放。

巴拿马文件的负面影响:随着巴拿马文件有关中国的部分继续浮现,其细节被翻译成中文,注意寻求阻止这些消息流传的审查者与急于分享或获得此类信息的网民之间持续的博弈。随着更多读者寻求翻墙,注意观察国家防火墙是否会进一步钳紧, 注意这些指控如何影响党内斗争,特别是巴拿马文件是否会削弱习近平,或者是否会促使文件中均受到牵连的共产党内各派系联合起来。

域名提案修改版:在4月25日公众评论期过后,注意工信部是否会发表拟议中的《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的修改版。修改版也许会澄清目前版本中不明确的东西,希望会缩小对中国可登录网站施加新限制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