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 第114期:2016年4月 (Traditional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Photo of the Month: 

這張圖片是《財新》3月19日關於污染疫苗的一篇報導的配圖。政府下令限制對毒疫苗的報導,這篇因此遭到刪除。 這篇名為《疫苗之殤》的報導指出,記者2013年曝光疫苗品質控制存在問題後已經過去三年,問題還沒有解決。文章提供了過去十年一系列受害兒童的照片,他們接種有問題的疫苗後發生大腦損壞、或死亡。這張照片是這篇文章的截屏,3月22日貼在新浪微博上。它在24小時內被轉貼了107,352次後被刪除,表明線民對關係到成千上萬兒童健康的報導興趣十分高,但是這樣的報導卻不容於當局。圖片來源:財新/Weiboscope

標題:


特写: 習近平弱點顯現,外界呼籲釋放活躍人士有成效

这篇文章也发表于《外交家》, 《香港獨立媒體》 网站。

薩拉∙庫克

 

考慮到中國共產黨對資源的全面控制,考慮到它使用如何殘暴的手段對待那些它認為對其統治構成威脅的人,我們也許會認為反對這個政權的人必然會失敗。但是就在局面顯得尤其慘澹的時候,又出現了新一輪對政權的批評,包括來自國家媒體記者的批評以及來自黨內的批評。過去一個月我們看到了好幾個這樣的事例。一個明顯的副產品是一些被拘押的批評者獲得釋放。

這樣的時刻生動地提醒我們,在面對頑強不懈的活動人士、國際輿論反彈、以及共產黨內部利益集團的壓力時,中國的審查者、秘密員警、甚至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並不如看上去那麼強大。

過去六個星期來,幾位因言論、文章、或信仰被逮捕的個人獲得了釋放。二月底,法律教授陳泰和從“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下獲釋,並被允許前來美國與他的家人團圓。著名的張凱律師因幫助基督徒反對政府拆十字架而被捕,3月24日他在社交媒體宣佈已經獲釋回家。記者賈葭受到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信牽連而被失蹤,12天后獲得釋放。五名香港書商因出版關於中國高層領導人爭鬥和豔聞書籍於2015年底被中國大陸員警神秘拘押,到4月初為止,其中4名已經脫離大陸員警的關押。

不用說,這些案件的結果都包含相當大的模糊性。首先這些個人壓根就不應該被抓,而大多數並未獲得完全自由,一些人被迫與中國當局合作,包括在電視上認罪,才獲得釋放。但是很清楚的一點是,如果沒有國內和國際的施壓,情況會更加糟糕。

另外,他們的釋放還符合一個更廣泛的模式。自由之家的研究發現,雖然政治控制總體上更嚴,更多的人被捕,但是與近年相比,中國領導人2015年在媒體自由和互聯網自由問題上對國際和國內壓力做出了更多讓步。

亞洲電臺講述2009年被員警失蹤的兒子而被指控“洩露國家機密”。 在河南,員警在對一對老年法輪功夫婦的家進行搜查時發現了四台印表機和幾箱材料,這對夫婦有可能面臨多年監禁。 四名中國大陸活動人士因在街頭拉橫幅支持香港2014年占中抗議者而被判刑。一名藏族商人因在微博發言並接受外媒採訪,主張雙語教育、保護藏族文化,而被指控煽動分裂。政府經營的無界網站自從登出了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匿名信後,多名編輯和技術人員受到調查,其結果還有待觀察。

最近幾個星期來,不少記者和內部人對審查和共產黨媒體管控提出公開批評。這些人可能會遭到報復。財經新聞雜誌《財新》曝光了審查者如何刪除它的一篇文章;前新華社記者周方批評審查的公開信在網上廣傳,蔣洪教授、電視主持人白岩松、演員張國立以及其他參加政協會議的代表在上月政協會議期間都對審查表達了關注。當然,受歡迎的地產商任志強微博遭到刪除也催化了一些不滿的表達。

眼下而言,當局看來暫時擱置了對這些個人意識形態“出軌”的任何計畫中的懲罰。一些分析人士將這個擱置、特別是擱置對任志強的處置歸因於負責反腐的中共紀律檢查委員會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捍衛忠諫政府的原則,而中紀委主席則是習近平的親密盟友、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

雖說共產黨的黨內政治在幕後進行,但是善用時機的外交施壓、外媒報導、草根聲援活動能夠為這些以及其他因行使自由表達權而面臨懲罰的中國公民提供十分需要的保護。

儘管中國政府反復聲稱“依法”控罪,但是在中國,言論案的判處不可避免地都是在共產黨政法架構某處進行的成本效益政治分析的結果。在習近平的權威面臨越來越大的內部挑戰時,就算他試圖鉗緊黨內和黨外對他的批評,掌權者也有可能比以往更願意考慮要求寬大的呼聲。

不管是為這些個人以及他們的家庭考慮,還是為在中國這個世界最多人口國家爭取民主與人權,這都值得一試。

圖片說明:法輪功學員夫婦姚高富、梁欣與女兒的合照。根據大赦國際組織的報導,員警2015年12月搜查了這對夫婦的家,找到了幾箱法輪功印刷品。他們可能面臨起訴和審判。圖片來源:明慧網

薩拉∙庫克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


印刷 / 新媒體: 習近平的媒體管控政策遭到記者和體制內的抵觸

自從中國國家主席以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2月中視察了多家喉舌媒體並宣佈了更加嚴厲的審查與宣傳方式以來,接連幾起事件顯示,記者群體以及政治精英中對近年的新政策以及更嚴苛的資訊管控存在著一定程度的抵觸。這些不滿的表示或批評看來是由一些具體的審查事件催化的,包括審查並試圖懲罰地產富翁和社交媒體名人任志強的努力。

上個月,在為時兩周的人大和政協兩會期間,幾名政協委員對言論空間更加緊縮表達了擔憂,呼籲更大的媒體自由。來自上海的蔣洪教授、中央電視臺主持人白岩松、以及演員和電視製片人張國立都做了類似表達。3月8日,重要的財經新聞雜誌《財新》英文版發表文章透露,財新一篇報導蔣洪發言的文章遭到了強迫刪除。儘管這篇文章次日也被刪除、讀者被指向一個錯誤資訊頁面,但是這一罕見的抵抗還是引起了國際和國內的注意。

在接下來的幾周裡,至少有四名記者或作者發表了批評性的公開信或辭職信。3月11日,前新華社記者周方在一封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中,呼籲對參與網路審查的官員進行調查。次日,江蘇省蘇州市作家協會的兩名副主席荊歌和葉彌在他們的微博帳戶上公開宣佈辭職,他們的舉動被看作是對党控制文學的深刻不滿。3月28日,《南方都市報》文化版編輯余少鐳在網上貼出他的離職申請表,說他的離職理由是“沒法跟著你們姓”,而習近平則在2月份向媒體提出黨媒姓黨的要求。這條微博很快遭到刪除。儘管上述微博都遭到了刪除,但是其中一些在網上仍然流傳很廣,並受到線民的廣泛支持

3月1日,中共的反腐機構中紀委網站貼出一篇題為《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的文章。這篇以筆名雷斯發表的文章通過一系列史例論述道,“能否廣開言路,接受建議,常常決定一個朝代的盛衰。”本質上來說,這篇文章是對習近平壓制黨內幹部議政的一個間接批評。至4月5日為止,這篇文章仍然在中紀委網站上,表明它是得到了高層官員許可的,很可能獲得了中紀委主席、習近平的盟友王岐山的許可。幾名中國觀察者強調了這篇文章的重要,並推斷說,甚至那些十分接近習近平的人也示意他走得太遠了。其他人則猜測說,這篇文章是習近平的盟友對宣傳部長劉雲山的批評,而中紀委網站是不受劉雲山控制的。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認為,習近平2月對喉舌媒體的視察也許是試圖降低劉雲山的影響,而不僅僅是要遏制獨立新聞報導。


新媒體: 敦促習近平辭職的網上公開信引發逮捕以及黨內鬥爭的猜測

3月4日,一封網上發表的公開信要求習近平辭去國家主席和共產黨領導人職務,信中列舉了諸多理由,包括他對媒體的打壓以及鼓勵“個人崇拜”。這封信的作者號稱是忠誠的共產黨員,這封信則被發表在幾個海外中國異見網站上,並通過電子郵件流通。但是它罕見地被轉載在中國防火牆內的無界網站。無界是一個由新疆地區政府和一些私人投資者共同擁有的新聞網站。這封信在中國國內的社交媒體短暫流傳後遭到刪除。相關查找,如“習近平 + 辭職”或者“習近平 + 公開信”都無法在新浪微博顯示。

然而,安全部門對這封信的作者以及傳播網進行了數星期的調查,無形當中引起更多人注意這封信及其英文翻譯,特別是在中國之外。根據英國廣播公司的報導,中國當局拘留了至少20人,包括16名無界員工與一個相關科技公司的員工。3月15日,員警帶走了自由記者賈葭,顯然是因為他提醒無界編輯這封出現在他們的網站上的信。接著,兩名知名的中國政權批評者 – 住在美國的溫雲超和住在德國的記者長平 – 在中國的家人被帶走。在這兩起案例中,員警試圖利用他們的親人為他們施壓,讓他們自我審查或者承認他們與這封信有關。大赦國際的William Nee 指出,綁架全家人代表著株連懲罰達到了一個新高度。在國際媒體以及海外中國媒體對這三起案件做了大量報導後,賈葭獲釋,長平和溫雲超的家人也獲得釋放,不過至4月1日為止,無界員工仍然在押。

近幾周來,中國觀察者對這封信的來源以及作者有很多猜測,有些人指出這可能是習近平的對手在貶損他。不過,通曉的觀察者指出,這封信的寫作風格不像典型的幹部風格,人們懷疑這可能是國內和國外一些活躍人士合作的結果。在某種程度上,這封信的真實性是次要的。精英層中很多人據說對習近平的領導風格有類似的擔心,在每年一度的兩會開會第一天發佈這些想法會令習近平尷尬,而發表在官媒上更是如此。3月29日,又有一封署名為171名黨員的公開信發佈在網上,要求習近平辭職。


印刷 / 新媒體: 審查事件聚焦:‘兩會’,末世香港電影,巴拿馬文件

中國的審查這在過去這個月真是忙得不可開交,在好幾件大事上需要控制新聞,還要改正一個影響很大的錯字。

  • 兩會根據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中國數字時代》網站,一份被洩露的中宣部檔對記者如何報導人大與政協“兩會”提出了21點指令。指令說,記者應避免某些話題(如霧霾、國防開支、代表的個人財富等),同時強調另一些話題(如經濟穩步增長的證據或者習近平參會等)。然而對習的報導出現了錯誤,官媒新華社的一篇報導將“最高領導人”寫成了“最後領導人”。一些評論者視這個顯眼的錯誤為內部對習近平不滿的一個暗示。報導很快被取下,但已經被香港媒體以及其它媒體注意到。在接下來的數星期裡,翻牆比往常更加困難,其它審查指令則下令刪除污染疫苗的報導、有關沙烏地阿拉伯的記錄片、以及有關2015年天津爆炸的後續報導。
  • ‘10 4月3日,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將最佳影片獎頒給了《十年》,一部刻畫北京統治下未來香港的獨立電影。由於這部電影獲得提名,中國管制者已經禁止了電視轉播頒獎典禮,但是《十年》獲得最高獎仍然引發更全面的新聞管控。新華社網易、新浪、搜狐等主要網站對頒獎儀式的報導索性不提這部電影以及最佳影片獎,百度搜索只能查到一家臺灣報紙對評獎結果的報導(可能還是偶然的)。
  • 巴拿馬文件:4月4日,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發表了他們根據到手的一批被稱為“巴拿馬文件”的巨量洩露檔而產生的第一批報導。這些來自巴拿馬一家律師樓的檔令人看到富人如何利用避稅天堂和空殼公司隱藏他們的財富。最初一批報導中提到了包括習近平在內的八名現任和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以及他們的親戚如何使用了這家律所的服務。儘管這些財產中的一部分 – 包括習近平姐夫的資產 – 之前已經被彭博和《紐約時報》報導過,但這次的報導還是引發了線民的討論以及相應的審查。BBC報導說,新浪微博上至少有481個話語鏈在24小時內被刪除,同時,截屏顯示搜尋引擎上不顯示有關“巴拿馬檔”的查詢。《中國數位時代》發表的一份洩露指令指示編輯刪除相關報導,警告他們“任何網站一旦發現傳播境外媒體攻擊中國內容將做從重處理”。自由微博注意到,“巴拿馬”是4月4日那天被刪除最多的名詞,僅次於“十年”。

香港: 失蹤書商露面,但問題仍然不明

2015年被中國員警綁架的五名香港書商中的幾名已經重新出現在香港,儘管他們可能仍然沒有獲得自由。去年10月至12月間,這五名書商在不同地點失蹤,後來都出現在中國大陸,顯然受到了某種形式的監禁。他們五人都與香港巨流出版社及其銅鑼灣書店有關,以出版關於中國領導人的有爭議書籍著稱。中國當局被懷疑使用境外“引渡”的方法將他們從泰國和香港綁架至中國境內,引發了香港居民的巨大反彈以及外國政府的關注與批評。2月份,所有五人都出現在中國電視臺或香港的中資鳳凰台認罪,或聲明放棄他們的外國國籍。3月初,這五人中的三人至少短暫地在香港重新露面,敦促員警撤銷他們的失蹤人員報告,還購買了嬰兒用品,並聲稱他們受到了中國員警的良好對待。之後他們又返回了大陸,他們當中有些人的家人在大陸。巨流出版社共同擁有人桂民海被從泰國綁架到中國大陸,並且一直在員警手中。他似乎是中國當局調查“非法經營”的主要對象。儘管其他幾名書商聲稱他們能夠自由出入境,並且要求不要聲張他們的處境,觀察者、朋友、和親戚對他們的處境十分懷疑。與此同時,銅鑼灣書店已經關閉,前書店店主以及同樣據信被綁架的李波告訴記者說,他不會再“出版書籍”。這個案件繼續對香港的言論自由產生寒蟬效應,特別是書籍出版業。


中國之外: 變成‘局域網’的擔心,川普論1989年天安門屠殺,聯合國批評,中興換人

  • 新立法令人擔心中國正在變成一個‘局域網3月28日,中國工信部發佈了新的立法草案,該草案要求能夠在中國進入的功能變數名稱必須在政府登記。草案模糊的措辭令人們擔心這樣一個系統可以有效地被當作一個“白名單”使用,阻斷任何未經批准、伺服器在外國的網站,進一步加深中國用戶與全球互聯網業已存在的隔絕。工信部很快反駁了這樣的擔心,告訴路透社說這是一個“誤解”。幾名中國和外國專家說,儘管措辭不清,他們認為這個法律的用意在於加強對伺服器在中國、而不是伺服器在外國的網站的管控,不過這個法律仍然是對已有的互聯網控制的強化。這個提案目前正在徵求公眾批評,直至4月25日為止。另一套旨在對外國公司在中國辦網站加以限制的規則於3月10日生效。
  • 活躍人士對美國總統競選中有關天安門廣場屠殺的言論做出反應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3月10日的競選辯論中,主持人針對川普之前對中國共產黨1989年武力鎮壓民主抗議者表示讚賞的言論提出一個問題。雖然川普回答說,他之前那樣說並不是支持這樣的暴力,但他重申了中國政府的“強力”行動,並以“暴亂”一詞描述抗議。許多中國活躍人士、網友、和人權律師對川普的言論表示震驚和失望。27個團體在一封公開信中要求川普道歉,他們認為持這樣觀點的人“不適合成為美國總統”。他們對另一位共和黨候選人凱西奇明確譴責大屠殺的言論表達了讚賞。他們還對另外兩位候選人盧比奧參議員和克魯茲參議員長期支持中國人權表示感謝。(盧比奧已經退出競選。)另一方面,流亡漫畫家變態辣椒在推特上發了一幅漫畫,其中川普站在一輛碾壓抗議者的坦克上宣佈,“這是我們從中國進口的最好的東西。”
  • 中國在日內瓦遭到聯合國批評,敦促抵制達賴喇嘛: 在上個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一次會議上,中國人權惡化遭到了多國外交人員的批評。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侯賽因對中國的情況表示了特殊關注,包括西藏和新疆的情況。之後,歐洲多國、美國、澳大利亞、日本等九國罕見地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由美國大使哈珀宣讀。聲明特別譴責了對人權律師的鎮壓以及最近對記者、漫畫家、書商等進行的跨境綁架。中國大使傅聰發表了尖銳的反駁,指責美國偽善,並警告說,西方國家將人權理事會“政治化”會導致它像上一屆那樣失敗。次日,達賴喇嘛出席由日內瓦高等研究所舉辦的一個由聯合國人權副高級專員主持的公民社會討論。中國駐日內瓦代表團敦促外交人員和聯合國官員不要參會,但據說很多人與會。
  • 中興管理層換人,以逃脫美國制裁:4月5日,中國通訊公司中興公司宣佈撤換包括總經理在內的三名最高管理人員。在此之前,美國商務部上個月宣佈限制向中興公司出售美國科技,因為中興公司被發現故意違法規定,向伊朗、北韓以及其它受到貿易制裁的國家出售美國生產的產品。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與美國商務部達成的一項協定中,中興同意替換這些涉嫌違規的高管,以換取暫時取消對中興的制裁。

未來看點

對活躍人士以及內部知情者的報復:觀察那些最近幾周來對習近平媒體管控政策提出批評的人或體制內的批評者是否會受到懲罰,同時也注意對本期特寫中(見前)提到的活躍人士以及信仰者的審判、判刑或釋放。

巴拿馬檔的負面影響:隨著巴拿馬檔有關中國的部分繼續浮現,其細節被翻譯成中文,注意尋求阻止這些消息流傳的審查者與急於分享或獲得此類資訊的線民之間持續的博弈。隨著更多讀者尋求翻牆,注意觀察國家防火牆是否會進一步鉗緊, 注意這些指控如何影響黨內鬥爭,特別是巴拿馬檔是否會削弱習近平,或者是否會促使檔中均受到牽連的共產黨內各派系聯合起來。

功能變數名稱提案修改版:在4月25日公眾評論期過後,注意工信部是否會發表擬議中的《互聯網功能變數名稱管理辦法》的修改版。修改版也許會澄清目前版本中不明確的東西,希望會縮小對中國可登錄網站施加新限制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