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 第115号,2016年5月 (Simplified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toddler china defends grandmother from chengguan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图片

幼童怒对城管

这个录像截屏显示一个小男孩手持铁棍、对峙城管,保护奶奶的摊点。这个小男孩一遍挥舞铁棍,一边高喊,“不准欺负我奶奶!走开!”这段录像尽管暗示城管臭名昭著的恶劣、甚至暴力行为,但最初获得了官方许可,多家官方媒体4月14日贴在他们的社交媒体账户上。但当这段录像开始传遍网络并吸引了很多批评当局的评论后,《中国数字时代》报道说,审查人员下令将之撤下所有“要闻区”。 至4月20日,全球之声的Oiwan Lam 报道说,社交媒体对这段录像的讨论已经被“支持城管执法”的观点所主导。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标题


特写

习近平关于网络安全和信息技术的讲话标志着外国公司的处境将更加不利

萨拉∙库克

这篇文章也发表于外交家网站。

中国国家主席以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月就网络安全和信息技术发表了一个讲话,国际媒体注意到,虽然习近平呼吁要对网上批评持更加容忍的态度,但是审查者们却不许中国网民在习近平讲话下面跟帖,以防止他们发表负面评论。不过外国记者们忽视了4月19日这个讲话中其它重要的内容,包括暗示中国政府将会进一步减少外国、特别是美国在中国信息产业中的介入。

在这篇讲话的前面部分,习近平敦促官员多与公民在网上接触,并且在这样做的时候“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但他是在“加强网络空间治理”以及加强“互联网监督”的前提下这样说的。

另一方面,党的官员继续惩罚或打压对习近平以及中央政府的批评,包括持不同意见的党员。习近平讲话后还不到两个星期,有报道说,喜欢在社交媒体发表言论的地产大亨任志强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处分,这显然是对他批评习近平2月份就媒体政策发表的强硬讲话的一个惩罚。

习近平在4月19日的讲话中刚说完要包容,接着就说,中国需要在核心技术上做出快速突破,加强中国本土产品在相关领域的使用。“核心技术”是一个并未清楚定义的说法,但是习近平说,它包括“非对称技术”和“颠覆性技术”。在一个充满军事比喻的段落中,习近平提到一些美国公司,如微软、英特尔、谷歌和苹果,说他们是“骨干企业”并具有“协同效应”,中国公司和国有企业应该形成合力,超越它们。

习近平没有呼吁将外国技术和专门知识完全排除在中国之外,在讲话的最后一段,他以少见的坦率指出,中国现在面临人才流失,他敦促技术公司建立“人才制度”,从许多国家招募专家,将在境外的中国人才吸引回来。

尽管如此,这个讲话的方向符合中国政府在可能的领域与可能的时机寻求排斥外国公司和技术、推广中国公司的趋势。在斯诺登2013年泄露了美国网络监控活动后,推动自力更生似乎有了更大的紧迫性,但这并不是新事。

美国分析人士 Bill Bishop注意到了习近平讲话中的这个暗流,并在他的中国新闻简报Sinocism中警告说,“长期来看,中国的目的是在中国信息科技行业去美国化,美国科技公司对此不应该报任何幻想。” 的确,在这个讲话前几天,苹果的书店和电影两个应用都被关闭,而这两个应用六个月前才在获得中国政府许可后登场。

全球、特别是美国科技公司的股动和雇员应该注意习近平说的话。这个讲话表明,在目前的政治领导人治下,美国科技公司不太可能在中国市场有太大发展。中国已经把目标明说了,再像脸书那样宣传一下习近平语录,像思科那样与中国政府合作改善监控能力,或者像推特那样雇一个前军队工程师,都不是为未来扩大在中国的市场而奠定基础,反而可能让美国科技行业领导人看上去很傻。这样的做法还向中国内外中文互联网用户送去一个信息:外国科技公司对他们的感受抛弃不顾。而他们才恰恰是喜欢硅谷的理想的人,他们赞同开放、言论自由、创造性,和全球沟通。

除了影响外国公司外,中国政府这种限制性的、越来越收缩的政策显然也损害中国国内的互联网用户。后者无法享受一系列方便和前沿的国际服务,并被排除在全球网络社群之外,在中国安全机构的监控下他们毫无隐私可言,无法享受中国公司和国际公司进行真正竞争的情况下会享受到的利益。随着时间的推移,把中国用户、软件开发商、和企业家将会从诸如苹果这样的全球巨人切割开,也会损害到更广范围的国家经济。

尽管对中国本身有这么多可能的负面影响,但是在习近平2月发表了媒体政策讲话后,最新的这个讲话不太可能引起内部反弹。相反,批评很可能会来自海外,由于中国管制政策的任意以及更多网站被封,外国公司在中国利益丰厚的信息技术市场越来越收缩。

这也许是为什么官方新华社在对这个讲话的英语报道中(也是大多数外国媒体报道的基础)淡化了习近平讲话中的这些方面。

克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中国媒体快负责人。


新媒体

美国将中国审查视为贸易壁垒,中国则进一步封锁境外内容

《纽约时报》4月7日报道,美国官员3月31日首次将中国国家防火墙列入年度贸易障碍清单。这份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全国贸易评估报告》说,过去一年来,“直接封锁境外网站的做法更加恶化”,这种做法“对外国供应商造成相当大负担,既损害这些网站本身,也损害常常依赖这些网站做生意的用户。”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决定封锁某些网站时的任意性,比如说,一个看上去完全不相干的居家装饰网站也在“被防火墙封锁”的网站之列。

虽然人们开始再次注意审查对国际贸易的负面影响,但是中国官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继续封锁了一系列外国网站和网上服务。4月2日和5日,英语网站《经济学人》《时代》杂志分别被封锁,《经济学人》的微信应用据说也被封了。这两个新闻网站被封,看来都源于他们的封面图片将习近平和毛泽东加以比较,指出越来越显著的习近平个人崇拜现象。一星期后,一个用于分享文章的平台Medium也被封锁,原因可能是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传播有关巴拿马文件的内容,以及这个平台可以被用于分享被中国封锁的外媒上的内容。4月中,苹果的网上书店网站iBooks Store 和网上电影网站iTunes Movie也被封,尽管这两个服务六个月前才在中国获准上市。这两个服务被封影响到大量中国用户。一个星期后,一个与中国的阿里巴巴公司合作推出的网络电影和其它内容网站DisneyLife才运作了五个月后就被下线。这些事件对这两个外国公司来说都是较大的打击,而它们之前比大多数竞争者都在中国享有更大的市场准入。


新媒体

互联网又添新规定:微信新规定,网络电视遭打压,百度丑闻

  • 微信新的内部规定:4月12日,微信想用户公布了一系列它将实行的新规定,用来控制平台上的内容。违反规定的用户可能被永久吊销账户。一些规定限制传播全球社交媒体普遍限制的内容,如性虐待、或对其他用户的骚扰。另一些规定的目的则在于保护微信本身,如禁止链接到其它游戏网站。但是新规定中好几条,包括那些针对“谣言”的规定,都会为钳紧政治、社会、和宗教内容打开通道。近年来,微信在中国网民中很受欢迎,包括知识分子、活动人士、律师、和记者,部分原因在于它的审查似乎不像新浪微博那样严厉。跟踪微信上的审查比跟踪新浪微博审查要困难得多,因为大多数微信交流都发生在比较小的、私密的圈子内。
  • 电视真人秀与实时播报:4月14日,中央电视台宣布文化部对主要实播平台进行调查。当局指责越来越多平台上的内容低俗、暴力、或煽动犯罪活动。三天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布,儿童(特别是名人的孩子)不许参加电视真人秀Papi Jiang是一个以在网上发布三分钟搞笑视频而出名的年轻女性。4月19日,有关方面下令删除大多数Papi Jiang的视频,原因是脏话太多。她随后在有一千一百多万粉丝的新浪微博道歉,承诺改变方式。中国网民对这些规定和做法的反应多种多样。有些欢迎减少视频服务和社交平台上的低俗语言、露胸和铺天盖地的广告。另一些网民则表达了对纯粹娱乐内容的限制、对某些具体规定表示不解,如禁止用暗示性爱的方式吃香蕉:上传录像的人完全可以换吃黄瓜来绕过这个规定。
  • 百度医药广告丑闻: 4月14日,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根据百度搜索引擎广告寻求可疑的癌症治疗后死亡,搜索引擎的伦理问题在中国成为一个热点话题。他的家人在这种骗人的治疗上花了20万人民币(相当于$30,700美元)。他的故事在网上激起很大反响,网民指责百度只认钱、不顾用户安全。政府管制部门5月2日对百度采取了行动,百度在进行了调查后承诺要改变政策,包括对广告商的所有医疗信息进行检查,并采用一种新的机制对被误导的用户进行补偿。百度还表达了歉意,清除了一亿两千六百万条广告以及两千多个不符合规定的医疗机构。网民对百度的医疗广告做法提出批评,此次并非第一次。今年一月,当用户发现百度将主持医疗论坛的权利卖给明显有利益冲突的不合格个人或公司的时候,成千上万用户发誓要抵制百度。

新媒体

当局和公民就保外就医、国家媒体诬陷、以及言论自由发生冲突

  • 4月26日,著名广东活动人士郭飞雄的姐姐到监狱看望了他。郭飞雄因2013年声援《南方周末》、倡导新闻自由而被中国当局枉判六年。她的姐姐报告说,郭飞雄健康恶化,没有得到医疗。消息传出,各地活动人士5月4日发起了绝食接力,每人绝食24小时,目的是为中国当局施压,满足他们提出的两个要求:1)允许郭飞雄保外就医;2)公开他以前以及拘押期间的医疗记录。协调绝食接力的活动人士“哎乌”表示,至5月6日,已经有一千多人在要求释放郭飞雄的联署上签名。联署由几名中国国内外著名活动人士发起,包括盲人活动人士陈光诚、权利倡导者胡佳、作家慕容雪村、专栏作家笑蜀。
  • 内地活分子因声援香港雨而被判刑:维权网报道,4月8日,在离香港雨伞运动爆发已经过去了大约一年半的样子,广东省四名活动人士因在网上发帖或照片声援要求更大的政治自由的香港抗议者而被判刑。王默、谢丰夏(谢文飞)、张荣平(张圣雨)、以及梁勤辉被分别判处18个月至4年半刑期,对他们的指控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对他们最初的指控是比较轻的“寻衅滋事”。4月21日,活动分子苏昌兰也因为在网上发照片声援香港而在广东受到审判。
  • 劳工权利活动人士的母亲控告国家媒体诬陷,但随后撤诉: 4月初,广东劳工权利活动人士曾飞洋的母亲状告新华社,指称新华社2015年12月的一篇文章抹黑他儿子的人品,是沆瀣一气的诬陷行为。她要求新华社从其网站撤除这篇文章、公开道歉、并提供一百万人民币(相当于大约$150,000美元)的赔偿。诉讼中的被告还包括当地警察和曾飞洋被关的广州看守所。曾飞洋的母亲陈文英告诉Quartz网站说,在官媒报道后,就连老朋友和家人都开始质疑曾飞洋的道德以及他帮助工人的工作。但是《南华早报》5月1日报道说,陈文英在遭到法院的压力后被迫撤诉,后者以她孙子的就业要挟。这个诉讼以其撤诉向我们显示中国国家媒体与共产党司法部门是如何密切合作的。
  • 人因看有关穆斯林的影而被判刑:自由亚洲5月9日报道说,新疆阿克苏一个名叫伊利亚辛的男子2月份被判处七年徒刑,原因是他观看了一部关于穆斯林迁徙的“政治敏感”电影。这部电影的内容目前还不明确,但据报道,当地官员认为,亚辛和几个亲戚计划出国“发动圣战”而观看这部电影。亚辛所在村落负责治安的一名官员告诉自由亚洲说,他对这个结论表示怀疑,他说,作为治安负责人,他无法向他的村人解释这些指控。近年来,很多维吾尔人因为制作或传播任何有关伊斯兰或与共产党官方版本不同的维吾尔历史而遭到严厉惩罚,但这个案例是仅因为观看被中国当局认定为极端主义内容的电影而受到的最严厉惩罚的案例之一。

香港

编辑突遭解雇,六四博物馆关闭,新闻自由每况愈下

香港大学上月进行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香港居民对新闻自由现状的满意度是1997年回归以来的最低点,其中三分之一答卷者对目前的局面表示不满。主要中文报纸《明报》4月20日突然解雇一名编辑,令人更加担忧。

《明报》执行总主编姜国元被突然解雇,管理层说,这样做是为了降低支出。明报记者们对此非常气愤,他们怀疑这个决定与明报当天在头版报道巴拿马文件中关于香港商人和政客的内容有关。4月24日和25日,5名专栏作家在这份报纸的印刷版中留白,以示抗议。5月2日,香港四百多名记者和社区活动人士上街抗议,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宣读了一份由八个记者团体签署的公开信,要求恢复姜国元的总编职务。

在姜国元被解雇前一个星期,已经有几个事情强化了人们对香港言论自由恶化的担忧。法新社4月14日报道说,由于所在大楼内其它租户的法律投诉,六四屠杀博物馆不得不关闭现址,但是博物馆的支持者们说,强迫关闭是有政治动机的。三天后,《南华早报》报道说,与往年相比,旨在将六四事件搬上舞台的香港民间剧团“六四舞台”今年收到了较少的来自学校的请求。他们担心学校老师受到压力,不许邀请他们去表演。4月15日,《南华早报》报道说,第一本英文版讲述香港2014年占中运动的书籍的出版商竟然找不到印刷商。报道指出,两家印刷厂因书籍主题而拒绝印刷,第三家同意匿名印刷。这一事件反映了2015年五名香港书商被绑架至中国的事件在香港出版业造成的寒蝉效应。这五名书商所经营的出版社经常出版批评或曝光中共领导人的书籍。


中国之外

推特任命大中华区主管,印度签证,韩国舞蹈节目,美国反宣传提案

  • 推特雇用前二炮工程师担任大中华区主管:4月14日,推特宣布雇用陈葵担任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在内的大中华区主管。推特是一个在中国大陆遭到封锁的社交平台,但对于成千上万翻墙使用推特的中国国内用户来说,它是一个分享未经审查的信息的重要渠道。陈葵的任命很快在中国活动人士以及国际观察者当中引发注意和担忧。许多人指出,她过去曾经是解放军二炮的一名软件工程师,她担任过总经理的一家技术公司曾经属于中国公安部,她很可能是一名中共党员,推特雇她主要是看上了她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人们继而担心,她在推特的工作很可能会推动中共的外宣以及审查政策。她最初的推文呼吁要与中国喉舌媒体进行合作。在一条推文中,她的语言听起来像是重复习近平的话:“让我们一起努力,向世界讲好伟大的中国故事!” 直到她获得任命那天,陈葵从来没有在推特活跃过。推特为雇用陈葵的决定辩护,但是民族主义意味浓厚的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也撰文为她辩护,在怀疑者眼中,《环球时报》的辩护可谓越护越黑。
  • 印度拒绝给予维吾尔活动人士和中国活动人士签证:一组汉族、藏人、维人代表4月末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了一个多民族、多信仰会议。这个一年一度的会议由位于华盛顿的民主倡导组织“公民力量”主办,今年首次在达兰萨拉举行。 几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参加了会议,但是至少三名计划参会的维吾尔活动人士和汉族活动人士被印度拒签签证,令人担心这是印度受到中国政府压力的结果。据报道,总部位于德国的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领导人多尔坤、身居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吕京华、前香港学生领袖黄台仰分别遭遇签证拒签或被收回的经历 。印度当局称,这三人的材料不完整,但是多尔坤被拒签是最后关头改变的决定,过去也曾有过其他人遭到拒签的例子,因此这三人相信,他们被拒入境是中国施压的结果,或者至少是中国政府提供错误信息的结果。
  • 中国大使馆施压,神韵表演在韩国被取消:韩国首都首尔一家法庭5月4号发表一项裁决,取消神韵表演艺术团在KBS电视台音乐厅的中国古典舞蹈演出。裁决中明确指出中国大使馆对音乐厅拥有者发出威胁。这个来自纽约的表演团体说,它的宗旨是复兴被中国共产党统治摧毁的五千年中国文化。他们的舞蹈刻画皇朝时代的景象或文学经典中的一些场景,有些节目则刻画法轮功在当代中国遭到迫害的情景,或者佛教庙宇在文革期间遭到破坏的场面。这样的主题令神韵成为中共的攻击目标,后者近年来在世界各地不止60次地试图阻挠神韵的演出。中共施压有时导致演出取消,但是这个月发生在韩国的事件凸显出两点。首先,同一个法庭刚刚两个星期前裁决神韵可以演出,这令人怀疑中国或韩国官员是否在此期间对法庭施加了更大压力。其次,法庭在裁决中表示,如果KBS电视台音乐厅的拥有人KBS电视台允许演出进行的话,北京有可能对KBS进行报复,阻挠它很受欢迎的韩剧进入中国市场,从而给KBS带来财政损失。法官裁决说,这样的损失将大大超过这个公司取消神韵演出后需要向后者支付的卖票损失。这一事件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即在中国大陆的广播收入被明确用作在中国境外限制言论自由的理由。
  • 美国参议院提出一个反宣传提案:一个名为《2016年反信息战法》的提案3月16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提出,并提交到了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这个提案由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波特曼和康乃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墨菲共同提出。提案指出,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外国政府使用虚假信息和宣传损害美国及其盟友的国家安全利益。提案呼吁建立一个信息分析和应对中心,协调对外国政府“信息战”的研究,发展美国政府全面的应对措施。国会将初步拨款两千万美元建立这个中心,后者还将支持位于美国以及境外的智库、学术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的研究。位于华盛顿的智库“2049项目”的Claire Chu在《国家利益》撰文说,尽管美国国会有一个很长的反俄罗斯宣传的历史,这是“国会首次就直接应对中国全面而强力的信息运作而提出政策措施。”

未来看点

习近平讲话的实际影响,美国贸易壁垒指认:随着美国贸易代表3月31人确认中国互联网防护墙构成贸易壁垒,注意这个指认是否有任何实际影响,包括美国是否加大力度,挑战中国封锁美国网站和技术服务的随意性。继习近平4月19日讲话后,注意中国对在中国运营的美国科技公司是否会增加限制。

微信强化审查:继微信4月12日宣布关于内容管理的新规定后,注意用户关于审查、删贴的描述,包括以前容忍的社会、政治或宗教话题是否受到了更严厉的审查。

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对新闻与言论自由的影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4月28日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这项新法律受到了广泛批评,可能对外国以及中国境内民间社会组织以及它们之间的互动造成很大障碍。尽管这个法律大部分条款与自由表达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对境外组织训练中国记者的限制、对非政府组织网站的限制、对散布所谓的“政治敏感”内容的惩罚、以及警察部门的技术监控等,都有可能损害媒体和互联网自由。注意这方面的限制以及更广范围内对在中国大陆活跃的中国以及香港民间社会的寒蝉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