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 第116號,2016年9月 (Traditional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Cartoon from Rebel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圖片

要麼裝笑,不然

在這幅漫畫中,兩年前流亡日本的中國政治漫畫畫家變態辣椒畫了一個西裝革履、戴著笑臉面具的人,他舉著雙手做投降狀,一杆狀似記者麥克風的長槍抵在他面前。這個意象暗指維權律師在脅迫下接受所謂的媒體採訪,否定自己的工作。變態辣椒解釋說,“【王宇律師】面前的麥克風就是共產黨的槍膛。人們在脅迫下不得不說很多違背自己真實感情的話。”來源:China Digital Times

標題


特寫:中國近期的打壓活動:對異見的廣泛打壓又增新篇章

莎拉∙庫克

過去一年來,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他們的助理、以及他們所代表的“維權運動”進行了重手打壓。八月初,四名律師和活動人士在鬧劇般的審判後被判刑,官媒與此配合,對他們進行了新一輪的抹黑,兩名女性被囚禁者顯然是在脅迫下接受了媒體採訪。一些國際媒體人權組織、和學者認為這是“近二三十年來對人權與公民社會最嚴酷的打擊”。但是,對活動分子、其家人的逼迫,對言論自由的打壓和對法治的踐踏雖然令人沮喪,這樣的標籤卻並不準確,至少會誤導人。

對法律活動人士的打壓令人不安,凸顯習近平治下打壓目標的擴大化,但是僅僅把目光放在共產黨最新一輪的受害者上,則會忽略重要的上下文。除了對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進行打壓之外,共產黨過去二十年來一直在對數以百萬計的宗教信仰者和少數民族進行迫害。忽略這些巨大群體所受的迫害,只會扭曲中國當下進行的打壓與異見的性質。諷刺的是,這些扭曲的分析無形當中還有可能幫助對這些群體的審查以及對迫害者的放任,而這卻正是人權律師做出這樣大的犧牲所要反抗的東西。

打壓範圍不同

自2015年7月新一輪打壓開始以來,300多名律師和活動人士被拘押。其中大多數人在遭到長短不等的拘留和審問後獲得釋放。令人不安的是,一年之後19名律師和活動人士仍然在押,其中15人面臨嚴重的、出於政治動機的“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指控。在這個背景下,中國當局八月初對著名律師周世鋒以及人權活動者胡石根進行了審判,兩人分別被判處7年以及7年半徒刑。這些審判的影響遠遠波及法律界,為他們的客戶以及在中國爭取自由的事業都造成了負面影響。

儘管如此,與300多名律師和活動分子被威脅、被拘押相比,中共綁架以及關押維吾爾人、藏人、法輪功和基督徒的人數要龐大得多。

對法輪功的迫害,其廣度令人乍舌。1999年,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發起了清除法輪功這個打坐修煉群體的運動。根據政府、國際媒體以及這個組織自己的估計,法輪功修煉者大約有7千萬人之巨。從那時以來,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練功、或者宣傳法輪功而被送進勞改營、監獄、以及法外黑監獄。

即使今天,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良心犯中仍占很大比例。自由之家最近對中國法院檔進行的分析發現,2014年1月以來,有800以上法輪功學員被判監。根據有據可查、公諸於眾的判決書檔,僅僅在2016年前半年,中國全國就有59人因為從事於法輪功有關的活動而被判監。值得注意的是,所有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因為行使他們的言論自由權而遭到懲罰。比如說,散發有關法輪功、人權、或中共迫害中國人的歷史的傳單或DVD。由此可以看到,宗教迫害與打壓異見密切相關。

在西藏,繼2008年發生一系列基本上是和平反政府抗議以來,包括許多喇嘛在內的數千名藏人被逮捕,100多人被判監。近年來,即使沒有發生有規模的抗議,中國當局仍然在對藏人進行大規模的抓捕。人權觀察組織2016年5月的一份報告分析了2013年至2015年藏人因為政治原因而被拘捕的479個案例。其中絕大多數是因為在網上或者在街上和平表達異見而被捕的。三分之一的案例被起訴審判,有些人被判處上至13年徒刑。

在維吾爾人方面,鎮壓非暴力表達異見的案例統計相對難以確定。但是,鑒於中國政府動輒在涉及和平批評政府政策的重大案件中使用“恐怖主義”和“分裂主義”指控,那麼我們有理由做出結論說,2013年至2014年間針對維人的592與國家安全指控相關的案例中(根據對話基金會所引用的中國政府資料),有相當數量並不涉及暴力恐怖行為。另外,這兩年期間新疆有大約12,000 審判,受審者被指控擾亂社會秩序,而這樣的指控常常用來懲罰散佈被禁資訊、參與和平抗議、或對政府的各種宗教禁令提出異見的個人。2009年7月新疆騷亂後有數千年輕人被安全部隊強迫失蹤,至今仍然有不少人下落不明。

丹增德勒仁波切紀念展覽。這位受尊重的宗教領導人2015年7月死於中國監獄。中國當局製造罪名,將其判處無期徒刑。過去兩年來還有一系列藏人、維吾爾人、法輪功成員、和基督徒死於當局的迫害。來源:France-Tibet

懲罰程度不同

被拘捕的律師毫無疑問在被拘禁期間受到了虐待。不然的話很難解釋他們為什麼在被關押這麼長時間後在官媒訪談中否定自己以往的工作。但是目前還沒有律師在監禁期間或者在受到這樣的虐待後死亡。

相比之下,每年都有宗教活動人士或少數民族活動人士在獄中死於虐待的消息曝光。2015年7月,一名聲望卓著的藏人喇嘛在獄中神秘死亡。2016年4月,一名45歲的法輪功學員在被拘留10天后死亡。同個月,一名基督教牧師的妻子在試圖阻攔強拆教堂的時候,被推土機活埋致死。過去兩年來這樣的例子很多,這些只是其中幾例。

熟悉的宣傳和施壓手法

在對維權律師的打壓中,最突出、也最令人憂慮的做法之一是中國當局使用不同尋常的手法抹黑他們,給他們施壓,令他們否定自己的維權工作。這些做法包括:官方媒體的抹黑、花花綠綠的資訊圖、將他們刻畫為“外國敵對勢力”的傀儡、被強迫在官方媒體上認罪或指控他人,以及報復活躍的律師家人等。這樣的手法全套上場對付人權律師是以前所沒有的,但是中國政府使用這樣的手法對付假想中的異見者卻由來已久。

1999年對法輪功的迫害就伴隨著媒體抹黑宣傳、官媒編造指控、對學員以及法輪功創始人進行妖魔化。官方也使用了審判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被逼在視頻上譴責自己的信仰。

近年來,藏區也出現了這些針對一個群體的懲罰做法。當有人自焚、或者有反對政府的抗議發生時,整個家庭、或者整個村莊都面臨經濟報復。海外維吾爾活動人士和記者的兄弟姊妹或孩子在新疆受到監禁。中國政府一貫指責海外活動人士或宗教領袖(特別是藏人和維人)在中國境內煽動騷亂。

迫害的整體圖景

中國政府過去一年對人權律師、記者、公民社會領導者的打壓令人憂慮,是中國政治最重要的動態之一。但是我們必須把這場打壓放到共產黨對異見的整體打壓上去看,包括對宗教種類的打壓,才能看清中國到底在發生什麼,避免陷入中共的“分化後各個擊破”的策略陷阱中。

那些被關押的人權律師曾經勇敢地代理了這些宗教迫害受害者的案件,比任何人都更瞭解這些群體所遭受的悲慘境遇以及他們對中國社會的重要性。這些律師是因為反抗這些虐待而遭到監禁的,不清楚地瞭解這一點,就無法瞭解維權律師遭受打壓的原因和結果。國際社會需要認識到公民社會內的不同部分在為後代爭取一個更自由、更公正的中國時所做出的犧牲,只有這樣,這些打壓才能被制止。

莎拉庫克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她還是即將發佈的一份有關中國宗教迫害與異見的報告作者。


紙媒 / 廣播: 維權活動人士被判監,向中國和香港媒體‘悔罪’

2015年7月9日左右,300多名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被逮捕或問話。一年後,仍然有19人在押,包括這次打壓的重點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幾名律師。他們當中多數面臨“顛覆”和“煽動顛覆”的政治指控。鋒銳律所主任周世鋒和另外三名活動人士在8月的第一個星期在天津被審判以及判刑。所有四人都表示認罪,儘管外界觀察人士認為,他們都是在脅迫下這樣做的。他們認罪的部分鏡頭在法庭以及官方媒體播放,但是公開發表的庭審記錄中則除去了一些讚揚中國司法系統的片段,原因是他們有可能是在說諷刺話。

除了中國國家媒體的所謂報導,“709”被捕律師中一些最為矚目的人也跟香港媒體和報紙做了悔罪性質的訪談。之前不久,五名被綁架的香港書商中也有四人分別在鳳凰電視上“悔罪”。這個趨勢凸顯了北京對香港媒體越來越大的影響。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7月11日出版了對律師助理趙威的訪談,她告訴這家報紙說,她“後悔以往在公民權利方面的活動”,她“衷心希望悔罪”。《南華早報》今年四月間剛剛被中國大陸富商馬雲收購

鋒銳律師事務所女律師王宇8月1日給予香港另一家報紙《東方日報》“獨家”專訪。她譴責了“西方價值觀和民主思想”,還否定了她作為律師所做的維權工作。她聲明“不承認、不認可、不接受”一個國際人權獎。(王宇不久前被國際律師協會美國律師協會授獎。)王宇還出現在鳳凰衛視上,指責“外國勢力”利用鋒銳破壞中國政府。《東方日報》訪談發表後,異見知識份子莫之許在推特上宣佈不再給這家報紙寫專欄,他說,東網“報導上配合党國,充當工具”。 張凱律師在八月初審判期間曾經發表批評律師和活動人士的言論,但是他不久前公開聲明撤回自己的這些言論,說他是在逼迫下違背願望那樣說的。張凱的做法進一步證實人們的懷疑,即王宇等人的公開悔罪和譴責也是被逼迫的結果。

其它宣傳手法尋求支撐中國政府對709律師的打壓。8月初天津審判期間,北京一家名叫讀家的媒體公司在一個錄影中指責香港、臺灣和大陸活動人士受到美國的財政支持,在中國挑起“顏色革命”。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博士生雷希穎據說是這個錄影的製作者。他告訴澳大利亞媒體說,709被捕者令普通中國人感到憤怒。“這些審判暴露了他們從外國勢力那裡接受訓練,從外國勢力那裡接受資金,惡意傳播謠言。”中國最高檢察院在其官方微博上散佈了這個錄影,發佈後24小時內便有超過一千萬次觀看。


新媒體:線民對裡約奧運會的反應

上個月裡約奧運會期間,中國運動員的拼搏故事支配了社交媒體。當英國在獎牌數量上超過中國時,一份被洩露的宣傳部門指令指示媒體少報導運動員的“個人悲慘經歷”,多報導他們的“愛國主義精神”。一些線民也像官方媒體那樣感到失望,但很多其他線民則表示,公眾首先感謝的是,這些運動員通過訓練和犧牲才能夠去裡約參賽。兩個運動員的故事尤其引起了中國線民的強烈反應:

  • 吃藥騙子風波:奧運會剛開幕不久,澳大利亞游泳運動員馬克∙霍頓在說到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時說,他“既沒時間奉陪、也不會尊重吃藥騙子”。他指的是孫楊2014年被查出使用一種禁藥後被禁賽三個月的事。(孫楊聲稱那種藥物是他治療心臟藥物中的一種成分。)霍頓繼而贏得了男子四百米自由泳金牌,孫楊在鏡頭前掉淚。中國線民要求霍頓道歉。成千上萬多數為年輕女性的愛國“小粉紅”翻牆到國際社交媒體,在霍頓的帳戶下咒駡和譴責。霍頓的工作人員很快關閉了評論功能,並開始刪除巨量留言。中國官媒也不甘寂寞,《環球時報》稱澳大利亞是一個文明邊緣的國家,是英國的離岸監獄。
  • 傅園慧的洪荒之力:之後,一名感情外露、說話直接的女游泳運動員很快沖走了這些不愉快的感情,並席捲中國互聯網。傅園慧興高采烈的面部表情以及用語很快走紅網路。比賽結束後,傅園慧在泳池邊接受中央電視臺採訪中說她使出了“洪荒之力”才進入一百米仰泳決賽。線民很快稱她為“洪荒少女”,並在網上模仿她的表情和她說的話。在接下來的中央電視臺採訪中她繼續給觀眾留下印象。決賽完,她直到採訪進行到一半才知道自己贏得了銅牌。當記者告訴她她得了銅牌的時候,她露出了驚訝的喜色,說她很高興堅持了下來。這個採訪為傅園慧贏得了很大的國家知名度,後來她失敗的時候又再次引起反響。她所參加的接力隊沒有能夠取得4x100接力的資格,她很失望。記者在賽後採訪中問,“你看上去好像肚子很痛的樣子,”傅園慧說,是的,“因為我昨天晚上來月經了”。傅園慧的坦率給很多中國女性觀眾留下深刻印象。他們開始在網上談論tampon, 而這是世界各地女運動員忌諱的一個話題。不過傅園慧的政治觀並不同樣自由自在。8月25日中國奧林匹克代表隊在中國人民大會堂受到習近平接見。傅園慧在微博上告訴她的7百萬粉絲說,在跟習近平握手後,“我不洗手了”

新媒體:審查制度新動向:新的限制,自由化黨刊關閉,習氏甲蟲

  • 新規定壓制網路新聞:中國國務院網管辦7月和8月發佈了幾項針對新聞網站的新規定。6月底,網管辦主任魯煒突然被徐麟所接替。7月3號,網管辦宣佈,網路媒體在未經批准的情況下不能發表來自社交媒體的新聞。這是政府繼續打擊網路“謠言”的一部分。7月9日,騰訊的一則新聞中出現打字錯誤,“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被誤寫成“習近平發飆重要講話”,主要互聯網公司在出產獨立內容上很快便面臨更大限制。這個打字錯誤不光是令人尷尬,而且還證明騰訊工作人員沒有按規定直接剪貼官方媒體的標題。騰訊網站的主編因此而被開除。網信辦7月24日宣佈騰訊、新浪、網易和鳳凰網站在出產自己的新聞內容時“存在大量違法違規行為”,將被給予警告和罰款。幾個星期後,網信辦進一步規定,新聞網站的主編和媒體網站必須對內容的管理負責,網站必須對內容進行一天24小時的監控,以確保符合法律和規定。雖然這些新規定中的許多規定不過是強化胡錦濤時期便已有的政策,但是中國傳媒專案的班志遠認為,“這一輪規定要嚴厲得多,旨在強化黨對各種媒體平臺的控制”,反映了當局不僅要控制資訊本身,而且要壓制傳遞新聞的一些創新辦法。7月和8月間,私營互聯網公司的幾個很有創意的新聞收集或解釋平臺被關閉。這一輪的限制措施應合了習近平2月份和4月份有關新聞控制與互聯網管理的講話旨意。
  • 《炎黃春秋》關閉:《炎黃春秋》雜誌過去幾年來一直在為保持其獨立性而抗爭,但是今年7月被其上級機構中國藝術研究院強行接手。這份創刊於1991年的刊物一直堅持發表政治敏感的話題,包括對歷史有別於官方的敘述,呼籲憲政改革。它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一些前共產黨退休官員的保護。長期以來的出版人和黨員杜導正以及其他主要人員被藝術研究院的人取代。7月中,藝術研究院的人佔領了《炎黃春秋》辦公室,並改變了網站的密碼。但這些老人沒有輕易放棄。在杜導正的帶領下,前工作人員於7月17日發表一篇聲明,譴責藝術研究院違反與《炎黃春秋》的合同,並宣佈解散《炎黃春秋》。前工作人員試圖打官司,但是北京一家法庭8月間拒絕了這個案子。在此前的很多年裡,政府當局一直對這個由共產黨幹部出版、聲音相當溫和的雜誌進行施壓。2014年杜導正試圖把領導職位交給引發1989年民主運動的共產黨前領導人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但是官僚牽扯使得胡德平沒有能夠接替杜,93歲的杜導正於是一直留任,直到最近被強行接替。他告訴《紐約時報》說,研究院的接手“類似于文革時的手法”
  • 審查指令:7月和8月洩露出來的宣傳部門審查指令對一系列新聞進行了審查。其中一則關係到捷克生命科學大學王成斌教授在海南發現了一種甲蟲、並將之命名為“習氏狼條脊甲”。7月11日的一條指令要求“全網查刪《蟲研捷報:我國學者以‘習大大’命名一甲蟲新種》一文”。國家媒體使用“習大大”這個叫法已經很長時間了,但現在不再提倡這種叫法了。這種甲蟲的科學名稱中譯以及另外幾個習近平的貶義綽號也成為社交媒體搜索禁詞。另一條指令要求不發未經批准的愛國抗議消息。在國際“常設仲裁法庭”對南海領海主權爭議做出不利中國的裁定後,中國線民對美國公司肯德基和蘋果產品進行了抵制。(菲律賓雖然是原告,但許多中國人認為美國在幕後操縱。)7月18日的一條指令下令媒體和網路公司不要炒作或傳播非法遊行集會資訊。幾個星期後,在江蘇省連雲港市,成千上萬居民上街遊行,抗議在該市修建一座處理核廢料的工廠。8月11日洩露的一份指令指示各網站刪除搜狐網一篇文章,此文暗示政府暫停此工程有可能是打馬虎眼,緩解公眾輿論壓力。一條在微信上傳播的洩露指令也透露,連雲港港口工人受到壓力,要求他們保證不參加抗議。2013年5月昆明發生環境抗議時,政府部門工作人員也受到了類似的壓力。

香港:學生領袖免于監禁,反對派在受到限制的情況下仍然奪得立法會席位

7月21日,香港一家法庭裁定三名雨傘運動學生領袖的一些行為違法。雨傘運動是2014年秋天在香港持續了79天的學生和市民佔領街頭、要求普選的抗議。但所有三人都免於入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香港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都被裁定2014年9月26日違法進入特區政府總部外一個名叫公民廣場的受限制區域。對公民廣場的佔領標誌著香港全城範圍內抗議的開始;幾天後抗議者使用雨傘躲避警員噴辣椒水,抗議運動由此得名。黃之鋒被判80個小時社區服務。周永康被判入獄三星期緩刑一年,這使得他可以按計劃出國留學。曾擔任香港學聯常委的羅冠聰被裁定煽動其他人參加對政府大樓的衝擊。羅冠聰被判120小時社區服務。儘管三人都未入獄,但是國際人權組織批評說,這些裁決是對言論自由與結社自由的侵犯。倘若羅冠聰被判入獄的話,那他會失去參加9月4日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資格。羅冠聰是“香港眾志”的主席,這是一個從學民思潮發展而來的推動民主的政黨,黃之鋒擔任秘書長。

香港眾志旨在為香港爭取民主自決,但是不直接呼籲從中國獨立。香港選舉委員會7月表示,所有候選人都必須簽署一份維護《基本法》的宣誓書,而相當於香港憲法的《基本法》規定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明確支持香港獨立的六名候選人被取消了競選議員的資格。匿名訊息源告訴路透社說,委員會受到了來自北京的壓力。“他們下了一條直接命令,這個港獨運動必須清除,”一個消息來源說。

一些港獨候選人從他們的競選材料中省略了一些詞語,擔心不然的話會導致郵寄問題。九龍東候選人陳澤滔說,他的競選傳單中這樣寫道,“我的政治立場是____,” 他同時批評選舉委員會“壓制言論自由,進行政治審查”。 他告訴《南華早報》說,他還準備了其它版本的傳單散發給街上的選民,其中他更加明確地表示“獨立是香港人決定香港事務的唯一途徑”。

從立法會選舉的最終結果看,港府和北京政府重手壓制政治競爭與辯論適得其反。包括羅冠聰在內的幾位支持港獨或自決的候選人都在新立法會中贏得了席位,支持民主的反對派陣營總體上增加了席位份額,保住了否決立法所需要的票數。


中國之外:英國-中國媒體合作關係,韓國流行樂遭到報復,澳大利亞紀念毛澤東音樂會,好萊塢的得與失

  • 英國《每日郵報》與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建立夥伴關係招來非議:8月12日《每日郵報》澳大利亞網站上刊登一篇文章,並附帶一條資訊說,“與《人民日報》合作製作。”《每日郵報》是一家政治上保守、側重閒話消息的英國報紙,2015年3月與中國共產黨喉舌旗艦報《人民日報》簽訂了交叉出版協議。這是雙方簽署協定以來受到其他媒體和新聞自由宣導者注意的首篇文章。根據協定,每家報紙每週可出版上至40篇對方報紙的文章。《每日郵報》網站每天有一千五百一十萬訪客,是世界上點擊量最大的英文報紙網站之一。人們批評《每日郵報》為共產黨宣傳提供全球平臺,但是《每日郵報》網站主編Martin Clarke說這樣做只是“交換文章”,並不涉及金錢交換,也不會對《每日郵報》的獨立性產生負面影響。不過英國廣播公司注意到,《每日郵報》總體上來說不刊登中國認為政治敏感的內容。
  • 韓國流行歌星被夾在中韓因導彈防禦系統而發生的對峙中:在韓國7月8日宣佈與美國達成在星州地區部署美國導彈防禦系統的協定後,中國江蘇省取消了對韓國流行樂男生組合iKON以及歌星Psy的電視轉播。美國和韓國堅持說,終端高空防禦系統(簡稱薩德)旨在防禦北韓的侵略行為,但北京堅持說,薩德對中國國家安全是一個威脅。主演韓國流行電視劇《任意依戀》的男女演員在北京的一個公開活動也遭到取消,韓國驚悚片《釜山行》的放映也被無限期擱置。廣東省電視臺報導說,國家廣電局給他們下了口頭命令,韓國歌星的節目不會獲得批准。儘管有這些報復性的政府禁令,大量的“韓流”中國粉絲繼續在網路審查外找到方式觀看。
  • 澳大利亞毛澤東紀念音樂會被取消:原定在澳大利亞兩大城市舉行的紀念毛澤東音樂會在遭到澳大利亞華人的反對後取消。根據一則登在當地中文報紙上的廣告,這個名叫“光榮夢想:紀念毛主席逝世40周年”的音樂會定於9月6日和9月9日分別在悉尼市政廳以及墨爾本市政廳舉行,號稱要分享這位“永遠活在中國人民心中的國家領導人以及全世界人民眼裡的英雄”的故事。音樂會贊助者包括媒體公司以及當地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行會。許多中國移民反對美化這個在1958年至1976年期間製造了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導致三千萬人死亡的前領導人。一份由“澳洲價值守護聯盟”在Change.org上要求取消悉尼音樂會的連署獲得了將近3千個簽名。聯盟發言人鐘錦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這個音樂會是一些為了跟中國做生意賺錢、討好中國政府的機會主義者搞起來的。兩個城市都在8月25日取消了這場音樂會。悉尼官員說,取消音樂會是出於安全考慮。墨爾本市沒有就取消原因發表任何聲明。
  • 好萊塢的得與失:好萊塢大片在中國市場的命運繼續被中國管控當局似乎是任意的決策所左右。這樣的決定可以影響億萬美元的收入。華納兄弟的“自殺突擊隊”如果獲准在中國院線上映的話,它的票房總收入也許會超過“銀河護衛隊”。但是中國電影集團的日曆上仍然沒有這部影片在中國的放映日期。我們不清楚“自殺突擊隊”為什麼沒有獲准進入中國市場,也許是因為它灰暗的氣氛或者某些角色。儘管導演Martin Scorsese (馬丁∙斯科塞斯)與中國審查者有著不平靜的過往,他的警匪片“愛爾蘭人”將在中國放映。由於1997年刻畫達賴喇嘛生平的電影“殿下/達賴喇嘛”,斯科塞斯所有的影片在中國曾經一度被禁。中國是世界上第二大票房市場,但是在中國放映的電影,好萊塢只能獲得20%-25%的收入,而在世界其他地區則可以收回40%-50%。如今中國的萬達集團在全球擁有許多影院,是世界上最大的院線經營者。萬達總裁王健林8月宣佈與美國電影公司的20億美元交易正在談判中,不過他沒有宣佈細節。萬達今年一月購買了好萊塢製片公司傳奇娛樂的控制股份。

未來看點

G20高峰會議管控措施的長遠影響:中國9月4日至5日在杭州舉辦全球G20高峰會議期間,據報導當局對居民以及對假想中的異見來源實行了一系列管控措施,包括禁止家庭教會聚會以及鼓勵杭州居民離城旅遊一星期。不管是2008年北京奧運,還是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還是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高峰會議,中國在舉辦重大國際活動期間所採取的措施,如抓捕活動人士或監控技術,往往在過後很長時間內繼續侵犯中國公民的權利。注意世界領導人離開中國後仍然保留的G20管控措施。

網信辦新官上任,更多網路審查規定出臺:自從徐麟取代魯煒擔任國務院網信辦主任以來,網信辦進一步鉗緊了對網站新聞的管控。注意未來是否會出臺更多針對互聯網傳媒的限制措施,或者是否有網路公司因為對記者和用戶管理不力而受到處罰。

香港選舉的後果: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無疑令北京不悅,注意對反對派政治聲音 – 特別是那些主張香港自決或獨立的聲音 - 更多污蔑、邊緣化、或恐嚇的企圖。同時也注意北京如何加強對2017年初選擇特首施加影響,包括對媒體的操縱以及有目標的網路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