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 第117号,2016年11月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 第117号,2016年11月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压制对被判刑的人权律师的支持

这幅夏霖律师的照片9月22日被贴在新浪微博上,之前一天,法庭以诈骗罪判处夏霖12年徒刑。观察者认为这是政治审判。与这幅照片相伴的文字描述了夏霖介入的一些案件,包括艾未未案和浦志强案。这段文字的结尾写道,“今天,他被重刑12年!谁来为他鸣不平?”发布这张照片的上海网友“胡南街”只有800左右粉丝,但是这条微博在大约八小时内被转载2,618次,之后被删除。Credit: Weiboscope. 

 

标题


特写 : 心甘情愿的代理人把中共的言论审查带向世界

图片说明:有152年历史的印度报纸《先驱日报》开始每周出版中共云南省喉舌报之《云南日报》的四页夹页,这是中国宣传和审查继续向境外延伸的许多近期例子之一。】

 

萨拉∙库克

这篇文章也于2016年11月2日发表在《外交家》网站。

至少过去十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在中国境外持续扩大对媒体与信息的控制。时而发生的境外审查事件与宣传活动令人可以看到这个长期的过程是如何展开的。过去三个月里就发生了多起这样的事例。我们考察了九月以来二十多起此类事件以及这方面的媒体报道后发现,个体公民和非政府机构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推广北京话语的活动中,有的是积极推动,有的则是被动让步。

首先,给共产党充当扩音喇叭的最重要的一组非政府参与者是民族主义情绪严重的中国网民,他们的言论间接地受到官方媒体引导,那些他们认为支持为共产党所敌视的事业的香港人、台湾人以及外国名人和品牌会因此受到经济报复。例如,中国大陆网民挖出台湾演员陈艾琳2014年在脸书上的发言,后者表示支持台湾学生反对中国影响的太阳花运动,十月下旬,陈艾琳被从一部正在制作中的中国电影里清除出去。中国网民指责在这部电影中担任主演的陈艾琳支持台独,他们会拒看这部电影。英国化妆品品牌露诗 (Lush) 这个月初受到了同样攻击,因为有报道说,这家公司支持过一个旨在图伯特消除人权侵害的组织。一名网友写道,“西藏分裂支持者,请滚出中国市场。”这也反映了很多中国网友的情绪和态度。

另一个影响力很大的群体是与中共保持密切关系的富有的中国企业家。他们越来越多地在中国境外投资媒体和电影工业。两名最有影响的中国企业家王健林和马云最近宣布与索尼影业以及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Amblin Partners 分别达成投资、制片以及发行协议。他们是否会利用新获得的经济实力贯彻倾向中共的内容改变,还有待观察,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亲北京的媒体拥有人进行这样的内容调正只是个时间问题。

最后,海外华人社群毫无掩盖地表达亲共立场。这包括澳大利亚华人团体举办歌颂毛泽东的音乐会,在加利福尼亚举行的一个庆祝毛泽东长征的晚会,以及在意大利米兰举行的一个反达赖喇嘛的抗议。今年九月,澳大利亚议员Sam Dastyari 因“收钱说话”丑闻而辞去参议院领导职位。他被指控收取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华裔澳大利亚商人的政治献金,作为交换,他公开支持中国在南海的立场。

但是,为中国政府充当代理人的并不限于华裔。不少外国政府、政客、国际组织、以及学术机构都出于不同原因而附和中共的立场。过去两个月里,明显出于来自北京的压力,泰国政府禁止香港活动人士、北京的批评者黄之锋入境,印度当局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果阿邦期间拘留了几十位支持藏人的抗议者新西兰副总理取消了与香港资深民主人士李柱铭和陈方安生的会晤,与联合国相关的国际民航组织拒绝为希望报道该组织年会的台湾记者提供记者证。

言论自由倡导者和民主活动人士还对一系列其它事件提出了批评。这些事件尽管看不出来有来自北京的直接影响,但仍然在推动北京的口径。这包括彭博新闻决定从网上撤除其2012年对习近平家人的财富报道,有152年历史的印度报纸《先驱日报》开始每周出版中共云南省喉舌报纸《云南日报》的四页夹页,以及温哥华市长在市政厅前戴红领巾、升中国国旗这种明显亲共的举动。

在面对这种由国家主导、极具渗透性的宣传行动时,将宣传伪装成另一种同样正当的想法,这令强调公开交流信息与观点的民主国家非常脆弱。同样,跨国审查利用了民主国家尽量避免“冒犯”一个团体或社群的文明礼貌做法。但是,坚持透明、自由表达、自由结社的原则,常常便足以抵制北京将其愿望强加到海外的企图。

的确,在过去两个月另外几件值得注意的事件中,国际领导人和媒体成功地拒绝了自我审查的压力、敢作敢当不惧批评、或报道了对于北京来说敏感的话题。斯洛伐克总统和50名捷克议员与达赖喇嘛会晤;米兰政府顶住来自中国当局的抗议,向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授予了荣誉公民称号。印度联邦政府证实达赖喇嘛有权在印度自由旅行,包括前往中国号称有领土争议的地区。九月,一个读者众多的澳大利亚新闻网站就中国酷刑、洗脑、以及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而发表了一篇由三部分组成的系列调查报道。与此同时,媒体和人权组织,以及世界多地的一些政治人物谴责了泰国和新西兰领导人对待香港民主人士的懦弱表现。

一些政策制订者已经采取步骤,对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作出系统回应。16位美国议员出于对“外来宣传以及对媒体的控制的忧虑”,九月份写信敦促政府问责局考虑对外国投资进行更广泛的审议。在澳大利亚,在Dastyari丑闻爆发后,在媒体调查显示中国公司是本国政治中最大的外国献金来源后,一些议员已经呼吁禁止外国政治献金。这样的捐赠目前是合法的。

这些政策建议突出了一个事实,即北京在全球信息领域的影响常常依赖于赤裸裸的经济压力和好处。民主国家的个人和机构可以披露这种手段的操作过程,从而做出有效应对,预先制订保护言论自由的规定,站出来捍卫本国的根本价值观。

莎拉库克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


广播/新媒体:  对美国总统大选的报道限制、讥讽、以及网友反应

看来中国政府在如何报道美国总统大选的问题上采取了双轨策略,特别是在如何报道总统候选人辩论上,这反映了中国政府对美国大选会对普通大众有怎样的吸引力没有把握。一方面,中国官媒突出这次大选季节中的丑闻成分,并由此讥讽美国民主制度,赞扬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模式;另一方面,当局又限制对总统辩论的网上录像直播,显然担心人们在网上对此展开热烈讨论。

在10月9日第二次总统辩论后,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大选再创底线新低度》的时评,称美国政治是“闹剧”,总统候选人辩论“怪诞”。共产党喉舌《人民日报》所拥有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发表一系列文章,将美国民主形容为“腐烂”,候选人辩论“丑陋”,是一场“闹剧”。中央电视台的官方微博将辩论形容为拳击比赛。香港大学中国传媒项目的班志远指出,尽管2016年的美国大选为中共官方话语提供了新鲜材料,这些丑化与中共长期以来的宣传一脉相承。

即使如此,网上直播总统候选人辩论还是受到了严格控制。财新和网易这两个流行网站本来设置了第一次候选人直播,但是政府监管人员在直播开始后不久就令其关闭。新浪网站获准直播三次辩论(1, 2, 3),中国国内令人意外地可以观看一些设在美国的中文新闻网站。在新浪微博平台上播放的第一次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吸引了45,000点赞和15,000条评论。但即使这个有限的开放也很快被关闭。第二次辩论被放置在一个不太起眼的网站,只获得了667条评论,第三次辩论则索性被埋葬在微博里。

对更广大世界的有限接触塑造了中国人对美国总统选举的印象和感受。一位名叫游天龙的中国博士留学生主持了一个关于美国大选的播客,他告诉《纽约时报》说,“最大的误解是很多中国人把《纸牌屋》当真。”“另一个误解则来自于许多中国人多年来吸收的负面宣传,即美国政治由金钱或大资本家控制,政治人物都是资本家的傀儡”等等。包括海外中国人在内的其他人则提供了不同的看法。现场出席了第二次辩论的唯一的华裔美国人是一位微生物学家,她逃离了中国的宗教迫害,她说她“很激动看到民主的中心过程”,她认为“哪个制度更好,不言而喻”。

这个选举季节的早期,许多中国网民似乎认为唐纳德∙川普是更吸引人的候选人,尽管他发表了许多有关中国的负面言论。但是皮尤研究中心10月初发表的民意调查显示,更多中国人更喜欢希拉里∙克林顿(37%比22%)。其他人则取笑共产党专制统治下这种对美国民主的热烈讨论。一位网友写道,中国人讨论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犹如“一群太监讨论做爱”。


广播/新媒体 :  当局压制有关乌坎镇压的新闻

在中国南方广东省乌坎村发生第一次民主抗议五年后,今年9月,乌坎村民再次起事,大批头戴盔甲、带着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的防暴警察再次进村镇压。这次起事的原因与上次一样:与共产党官员有勾连的地产商剥削村民的公有土地。村民不满的另一个原因是政府企图抹黑民主当选的村长林祖銮。他在全国电视上被迫认罪,并在6月被判处三年徒刑。与2011年相比,当局这次对新闻的封锁更加全面和有效。

当局阻止了当地居民像2011年乌坎起事期间那样,为前来报道这一冲突的国际媒体记者设置一个安全地点。外国记者很快被认出来并且加以驱赶,中国媒体不对乌坎抗议以及镇压进行报道,任何敢于公布消息的人受到了威胁,官方媒体则对事件做了相当歪曲和误导的报道。在官方媒体《南方日报》9月12日的一篇报道中,乌坎所在的汕尾市市长杨绪松这样概括了官方的说法:“截至目前,乌坎村民提出的合法的、能解决的、该解决的土地问题,都已依法依规解决。”

当地官员针对武装警察的到场发布了有针对性的宣传材料,中国传媒项目的班志远称这种做法是“下作的欺骗手法”。在镇压前一天,当局向村里派了一队队的清扫人员和宣传人员,做出要帮助村民的样子。但是仔细注意一下,在乌坎扫街的公安边防总队人员就是第二天对村民领头人进行半夜抄家的人。他们将村民从被子里拖起来,拘留了他们。

当局不仅严格限制信息的传播,而且还拘留了目前在美国政治庇护的乌坎活动人士庄烈宏的父亲,逼他给儿子打电话,要求后者“不要在外面惹事”。庄烈宏2014年来到纽约避难,这次乌坎抗议开始后他数次前往纽约联合国大厦外抗议。

尽管控制严密,一些新闻以及一些惊人的图像还是传到了国际观众中。香港《苹果日报》登载了村民传出来的录像和照片,显示被橡皮子弹打得多处受伤的抗议者,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血迹斑斑,或者一位八十岁的老人在街上被打昏迷、由村民抬到医院的情景。另一方面,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亲身经历,对官方歪曲的报道表示愤怒和不信任。“人在做天在看,”一位网民在官方微博有关抓捕13人消息下写道,“我奶奶到底犯了什么法?你们有必要凌晨四点就抓走?”


纸媒/新媒体 :  审查的最新情况:重要网站被关或被禁,封锁死人消息,删除人权律师夏霖被重判的消息

  • 中国一个比较中性的公共辩论网站“共识网” (www.21ccom.net) 10月1日突然关闭,原因是“传播错误思想”。共识网的关闭没有任何前兆,关闭时也没有做多少解释。共识网一直是讨论中国现状和未来的一个热门网站,使用者有学者、记者和官员,对中国的公共讨论感兴趣的外部观察者也经常浏览。网站由一个中国公司经营,发言总是比较婉转,外界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导致网站关闭。网站创办人周志兴在微信上写道,“当局希望我们关闭共识网…我们无奈,”法广报道说。
  • 报纸网站被列入黑名10月11日,中国媒体管制人员发表一份通知,大大缩小了财新网站的发行渠道。财新是一个很受尊重的多媒体财经网站。 通知暂停财新网“可供网站转载新闻的新闻单位名单”资格两个月,这意味着其他网站两个月里不许转载财新网站的稿件。导致这个惩罚的直接原因好像是财新最近对政府发布的律师管理新规定表示异议,尽管《中国数字时报》获得的这份通知说财新网多次“违反新闻宣传纪律”。这个惩罚很可能影响财新收入,因为网站的访客数量将因此下降。另外,香港和大陆媒体报道说,以调查报道著称的《京华时报》将被关闭,并入《北京晨报》,后者是《北京日报》属下的一份报纸。这样做的目标是逐步将商业化报纸归入市级党委的直接控制下。
  • 审查限制对死亡事件的报道、夏霖律师宣判的报道: 一系列发给媒体的指令加上8月以来社交媒体审查的例子显示中国政府的控制如何影响对生死事件的报道,如何限制维权人士被判刑所引发的讨论。人口学者、作者易富贤说,他的数个社交账户八月被封。易富贤过去十年来记录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9月13日的一个指令禁止报道甘肃一位极度贫困的母亲杀了四个孩子后自己服毒自杀的事件。10月24日陕西一个村庄因为保管炸药不当而导致爆炸,炸死至少14人,炸伤送医一百多人,但是没有一家中国媒体独立报道这起事件。相反,媒体只许转载新华社通稿,其中大部分内容讲的都是政府救灾工作。有关两位知名维权人士的讨论在社交媒体上被禁止。夏霖律师9月22日被判处12年徒刑后,新浪微博关于夏霖案的讨论都遭到删除。夏霖曾令代理过多位知名异议人士。两个星期后,新浪微博也封锁了有关香港学生领袖黄之锋被禁止入境泰国的讨论。

香港 :  泛民主政治人物、艺术家在香港及境外均面临报复

9月5日香港立法会选举以来,气氛一直紧张。58%的港人参加了投票,主张香港独立的候选人取得了标志性的胜利。在10月12日举行的新立法议员宣誓就职仪式上,港独派年轻当选议员利用这个机会讥笑中国大陆,反对它对香港的权威。其中一人用贬称“支那中华人民共和国”,另一个则使用了“香港国”这种正式就职誓词中没有的说法。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发起法律程序,决定这两名新议员是否能够被接纳进入立法会。

另一方面,多名泛民政治人物、活动人士和艺术家在香港以及香港外遭到更多骚扰,也成为共产党的“敌人”。这是藏人和法轮功活动人士长期以来受到的对待。

中国官媒和亲中香港媒体对两位今年入选立法会的年轻议员进行了大力抹黑,数千名亲中人士被动员到立法会大楼外,叫骂主张港独的议员是“走狗”。一组抗议者包围了一名“香港自由媒体”的记者,短暂地抢走了他的相机,偷了他的存储卡。

对香港泛民力量的敌视也延伸到了艺术中。描述2014年雨伞运动的记录片《乱世备忘》据说无法在当地主要影院上映。9月中,歌星何韵诗的曲目被从大陆的音乐和录像播放网站清除,包括大陆的iTunes 商店。

在其它案例中,对泛民活动人士的报复抵达了香港境外和中国境外。10月10日,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即“长毛”)被禁止进入澳门,并遭到拘押。此前五天,香港雨伞运动的领导者之一黄之锋被禁止进入泰国。泰国政府显然是听从中国当局而这样做的。泰国当局还严格规定黄之锋在通过Skype 与泰国大学生对话时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10月底,新西兰副总理取消了与香港资深主流的民主派人物陈方安生以及李柱铭原定好的会晤,原因是出于“外交敏感”。这几乎毫无疑问地指出中国对此会晤表示反对。

香港大学民意调查项目发现,这样的新闻以及其它试图破坏香港言论自由的做法大大削弱了公众对媒体的信心。9月下旬对一千多名香港居民的调查显示,对新媒体的满意度只有百分之二十三,为1993年来最低;百分之四十九的人认为媒体在进行自我审查。


中国之外:  黑客趋势,美国互联网受袭,外国媒体机构受到压力,好莱坞看重赚钱

来自中国的商业黑客事件减少:网络安全专家表示,近来中国国家方面的商业黑客行为大幅度下降。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的共同创立者Dmitri Alperovitch 说,过去一年90%的降幅是“我们在这个领域30年来最大的成功”。 这一下降如此截然,如此超出预期之外,以至于另一家主要的网络安全提供商FireEye 不得不在8月裁员百分之十。这是否是美国司法部2014年公开指控五名中国军方黑客的做法在起作用,还是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2015年9月签署的一份网络安全协议在起作用,人们有一些不同看法。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专门研究网络安全政策的James A. Lewis认为,这个下降趋势在两国签署协议前已经出现。他告诉《麻省理工学院评论》说,“这不是中国想遵守协议,在遵守协议。他们之所以遵守协议,是因为他们试图将军队现代化,减少腐败”。 虽然中国在商业方面的网络间谍活动在减少,但是专家说,中国当局一直在继续进行更多有政治动机的黑客行动。

中国制造的器材与美国互联网遭受的攻击有关:10月16日,美国东海岸互联网遭到攻击,成千上万人数小时无法使用诸如推特、Netflix、和亚马逊这些网站。这次事故来源于对Dyn公司发动的大规模阻断服务攻击(DDOS)。该公司运营主干互联网基础设施。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大量中国制造、与互联网接通的相机被劫持进行这次攻击,尽管没有迹象表明制造商是否在这次攻击中扮演了任何蓄意的角色。

对外国记者的骚扰促进自我审查:9月22日,美国笔会发布了长达3万5千字有关外国媒体机构在中国的报告,勾画出了后者所面临的限制、记者所受到的骚扰、以及因为报道中国政府的禁区话题而可能遭到的报复。在有些外媒机构,这种压力导致内部对政治敏感的话题进行更多筛选,其结果就是“报道柔性化”。报告发现,与以前相比,媒体机构会更加主动地进行自我审查,在有些情况下指示他们的中文版只集中在财经和商业上,避免可能敏感的政治内容。

中国观众将看到更多外国电影:中国对主演1997年电影《图伯特七年》的美国演员布拉德∙皮特的封锁显然已经解除。有报道说,他将在11月中前往中国推广二战片《盟军谍影》。当好莱坞导演和制片人寻求在世界第二大市场放映电影时,他们也越来越与中共的政治意向保持一致,包括对图伯特的展示。据说这就是为什么在最新的Marvel电影《奇异博士》中,神话人物“古一”被改成了由一位白人英国女演员扮演,而在原作中,古一是一名藏人男子。 电影编剧C. Robert Cargill 说,“如果你承认图伯特是一个地方,他是个藏人,那么你就有可能会让10亿人不高兴。”对Marvel公司来说,好消息是《奇异博士》已经得到了在中国上映的日期,是2016年在中国放映的38部电影之一,比官方给的名额超过4部。不过中国官员声称,指标还有,一些外国电影可以划分为“文化交流产品”。 一些观察人士估计,两国明年2月对美国电影进口的规定进行重新谈判后,至2018年,会有更多美国电影被允许进入中国市场。但是这对全球观众来说未必是好事,一些观察人士担心好莱坞电影会变得越来越迎合中国审查者的口味。


未来看点

美国选举报道以及审查: 美国大选11月8日举行,注意官方媒体是否会报道投票情况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审查中国网民的反应。如果希拉里获胜的话,注意中国官媒是否会就川普指称的投票作弊做文章,进一步污蔑美国民主。

中共六中全会对媒体的影响:10月27日,中共结束了每年四天的六中全会。媒体报道和官方通报都强调加强党内纪律,并确定习近平的“核心”领导人地位。这是一个他的前任胡锦涛所没有得到的称号。注意六中全会对媒体以及自由表达的影响,包括对那些批评习近平或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干部是否会进行新的报复,对“核心”领导人是否会出现“个人崇拜”的成分。

假期期间的判刑:在美国以及其它西方国家,节假日季节正在到来。在中国,几个著名的活动人士正在等待审判 - 特别是人权律师。注意中共是否会在感恩节和圣诞节期间对他们进行审判;假期期间很多外国记者和政治人物都会花更多时间与家人过节。过去一些年来,对一些重要异见人士的审判都发生在假期期间,如刘晓波、浦志强和郭飞雄,以减少国际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