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2019年主要趋势 - 全球媒体影响、意识形态推行、艺术限制和监视泄漏 (Issue 141,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2019年主要趋势 - 全球媒体影响、意识形态推行、艺术限制和监视泄漏 (Issue 141,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片:被的奥斯卡最后名单

本图转自纪录片《独生之国》,该片由王男袱和张嘉玲共同执导,进入奥斯卡奖「最佳记录故事片」入围名单。中国媒体只提到了该名单中15部影片中的14部,而未提及《独生之国》。该片对中国数十年来推行的一胎化政策对中国家庭造成的代价给予情感共鸣和批评性的刻画。在11月8日亚马逊Prime频道上播放该电影后,配有中文字幕的该影片盗版一夜之间在新浪微博热传,直到24小时后审查介入。在中国网路搜索该电影的片名和相关主题标签,没有任何结果。 (图片来源:《独生之国》

本期标题


本期分析:中共媒体控制的全球化:从2019年开始的主要趋势

中共国际媒体影响运动在迅速扩张 — 世界反应亦如是

作者:萨拉•库克 (Sarah Cook)

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的一官员警告一位当地记者,说其要么从他所在报纸的网站上删除一篇质疑中国经济健康状况的文章,要么面临被列入在中国的「黑名单」。尼泊尔的一家国营通讯社—与其中文对等机构新华社有内容共享协议 — 该通讯社启动了一项对三位记者的调查,是因为他们传播一则关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消息。德国的一家地区公共电视台播出了一档关于当今事务的和中共国家电视台联合制作的节目,其节目在宣扬批评指责。东帝汶民主共和国(Timor-Leste)欢迎两家中国公司来管理其一项数字电视的扩展项目,尽管非洲各电视台表示关注,关注这类公司对观众看到哪些电视台有过于大的影响力。

以上只是从去年找出的一些事件,来说明中共在全球推广它的宣传并加强其优先审查内容的越来越多有企图心的努力。 《自由之家》上周发布的一个新报告– 「北京的全球扬声器」(Beijing's Global Megaphone) – 描述了中共媒体影响策略的一整套手段,对中共日益增加的影响,以及他们造成的无论来自各国政府、独立媒体、科技公司或是公民社会的倒推行为,都呈现了例证。

该报告追踪了中共从2017年以来的策略及其影响,其中如下四个趋势在2019年更为显著:

一、面向外国的国营媒体被调动针对中共敌人:中国的主要国营媒体一直就在国际上保存有平台,但是最近,它们中的大多数增加了其在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活跃度,这些平台在中国国内是被封锁的,而且吸纳了数以千万计的粉丝。面向外国观众的内容通常都是正面宣传中国和其政权,着力于报导中国的经济和科技实力,却对(中共的)人权侵犯文过饰非。然而在2019年,随着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议和新疆对维吾尔人的集中营引起了国际关注,针对中共认为的敌人,越来越具有攻击性和负面的内容,开始散布在关于熊猫、开发项目和中华文化类的一般内容的帖子中。
例如,去年夏天,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 的英文脸书页— 中共国家电视台的海外分支— 针对其逾七千万粉丝发布了几则视频,其中或把香港抗议者们比作恐怖份子,或重复针对他们的已被证明是捏造的内容。去年12月份,一系列令人不安的、关于所谓的来自新疆维吾尔人群的恐怖主义威胁的「纪录片」被贴在了中国环球电视网英文、西班牙文和法语版的脸书页面。数小时后,其中的一则视频已被浏览2万5千多次,对中国环球电视网内容来说,这是各相对较高的数字。
 

二、在全球媒体平台上展开传播不实信息的运动:在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上展开俄国式的传播不实信息的攻势,其特征是有组织的网路帐号扮作是普通用户群上贴信息,这些行为作为一种相对较新的在海外传播中共话语的手段,在去年已经变得很明显,虽然说这一现象显然早在2017年中期就已开始。之前,根据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调查,大多数的证据表明,这类秘密的宣传只是在国内平台上看到。然而在2019年,该研究所报告显示,中国政府展示了「在积极的使用脸书、推特和YouTube方面的有新被发现的兴趣」。这三家公司都宣布大量删除此类帐号,他们说这些曾被动员来作为在中共国家指令下传播不实信息的宣传运动。

从对这些被移除帐号数据的详细分析表明,尽管中国当局在海外利用网上不实信息传播还处于相对初始阶段,但他们学得很快。在台湾,中文社交媒体的操作已经是比在全球更加成熟,观察家们注意到在那里不实信息正变得更难以查明。还有,虽然推特采取各种措施来移除与中国相关的网路,与(中国)国家相关联的网军显然仍旧在该平台大量活跃着,这一点,可以从休士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Daryl Morey)在10月份发推文支持香港抗议这后,所引发的威吓宣传攻势中看得出来。同时,亲北京的网军被怀疑操纵中国以外的流行信息资源的内容排名,包括在Google的搜索引擎RedditYouTube上的内容排名。
 

三、中国拥有扩展到海外的平台,政治审查显而易见:随着中国的社交媒体公司及其领先应用程式慢慢在全球变得受欢迎,它们也為中共创造新的管道来影响海外的新闻传播。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微信,微信是一款集合即时短信、群聊、商业服务和电子支付于一体的应用程式app。腾讯拥有此app,并称在中国国内有10亿活跃用户。然而,估计在海外,特别是亚洲地区,微信有约一到两亿的用户。在微信的全球用户中,数百万人是身在如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的海外华人。微信越来越多的被这些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用来和他们的华裔选民沟通。
在中国国内日益钳紧的网路审查中,有出现的报导说微信员工在删除外国用户贴出去的政治敏感信息,或是关闭他们的帐户。 2019年4月,研究人员发现证据,说微信在系统监控海外用户的通话,并对政治敏感的内容加标签,为某些形式的监视,甚至在这些讯息的传输不受阻止的情形下。另外,中国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app抖音(TikTok)在2019年成为全球被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程式之一,特别是在美国的青少年用户中。如微信一样,有报导说抖音已在审查被中国政府认为是敏感的内容,或是在更大范围内将政治性内容降低关注度
 

四、在觉醒到北京对言论自由的影响后,用户们的反制也在增加:随着北京扩展媒体影响的行为被曝光,大量的国际社会人群和普通民众开始越来越意识到中共之力在影响中国之外的人们能说什么、读什么和看什么。一个分水岭般的时刻发生在去年秋天,在数周之内,由中共引起的自我审查和压力波及了流行文化偶像如NBA、讽刺电视秀「南方公园」和视频游戏公司暴雪。看到有公司为了避免冒犯北京而屈服,甚至审查别人的言论时,许多普通民众(包括体育迷和游戏大赛的参赛选手)非常愤怒。

对此日益增长的民众觉醒,促成民主国家政府开始审视北京的媒体介入和投资活动。 2019年2月,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FARA)」,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美国登记,作为对涉及有专制极权影响的活动,美国提升执法和加强透明度的措施表现。去年11月,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针对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公司在2017年收购Muciscal.ly公司发起了全美范围内的安全评估,该收购是开发和传播「抖音」的关键性前导。在澳大利亚,一套新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画》法案,包括类似FARA的登记要求,在3月份开始生效。同年,就调查CGTN录制和播出强迫认罪画面和其对香港抗议有偏见的报导,是否违反了电视播放法规,这方面英国媒体监管机构调查案例数量增加到八例(?是否有typo,请确认)。

在世界上其它地方,来自独立媒体和社交媒体网路名人们的关于在新疆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的迫害的信息,及其对在中国投资的潜在负面影响,可能正在颠覆北京的信誉,并激发进一步的抵制。从2018年到2019年,在有相当穆斯林人群的有影响力的发展中国家里,包括印度尼西亚、肯尼亚和突尼斯,对中国的公众认同分数下降了7到17个百分点。上个月,在土耳其裔足球名星梅苏特·厄齐尔(Mesut Özil)在其一则热传的社交媒体贴文中,突出揭示了新疆维吾尔人的困境,以及拥有多数穆斯林人口的国家对此默不作声后,诸如科威特(Kuwait)、约旦(Jordan)和马来西亚这些国家的官员和民众已采取行动,通过发声明、在中国大使馆前抗议和禁止遣返寻求庇护者,来展示他们的支持。

尚无迹象表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他的同僚们有计划在2020年放慢他们影响全球媒体的步伐。事实上,他们很可能将新的反制行动视为是一个信号,告诉他们需要加倍努力。这使得其他民主国家政府、媒体工作者、科技公司和公民社会采取措施增强透明度和保护媒体自由,变得更为重要。这类措施将带来额外益处,在加强民主体制抵制其它国内和国际的威胁方面,而这些威胁看起来将会一年更甚一年。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北京的全球扬声器:自2017年以来中共媒体影响之扩张」一文的作者,该文发表于2020年1月16日。

该文章还于2020年1月21日发表在《外交官》


反映在2019年流行语中的中共新意识形态推行,网路控制

2019年见证了中国政府对国内媒体和网路空间的控制加剧。各级当局更协调一致地推行中共党魁习近平的个人形象和优先意识形态。这一点可在中国的网路用语中明显的反映出来,而且看得出这种趋势在2020年将会继续,特别是在新的内容管控法规在三月份开始生效之后。

  • 分析《人民日报》的政治用语:最近一份对中共官方媒体中政治用语的分析报告,表明了习近平统治下加强的马克思主义和专制意识形态转向。这份报告是由附属于香港大学的一项独立研究「中国媒体项目」(China Media Project )所做出,该报告检查了2019年在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中出现的主要词汇的频率。许多用的最广泛用到的词汇反映出了习近平日益增长的权力或其对意识形态的影响,譬如:在词频方面,根据该报告的「话语热度计」,「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一带一路」被标识为「炽热」或「赤热」级。作为对照,该报告的作者、资深的中国记者和媒体学者钱钢指出,「在2019年,在中共的政治语汇中我们看到的最重要的变化是对「政治体制改革」一词的完全抛弃」,这词曾定期出现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中,尽管其在内涵方面比国际上通用的更有限制性。其它一些自由派的词汇被标识为「冷」级,反映了对它们的有限使用,如「司法公正」、「依宪法治国」和「跨党派民主」。
     
  • 网路流行语:由中国政府支持的一家研究机构公布的一份「2019年度网路用语」遭到了网民们的冷嘲热讽。该流行用语是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Chinese National Language Monitoring and Research Center)发布的,包含了从主要国内媒体中抽出来的新词、流行语和网路用词。然而,许多网民指出,包括诸如「5G元年」和「止暴制乱」(后者指的是针对持续发生的香港抗议)这类的语汇,或不为人知,或配合政府允许的说辞。可是,另一份由文学杂志《咬文嚼字》所发布的用语表明,中国政府试图将公众情绪导向与国家方向一致的作法可能正在结出果实,尽管该杂志本身比其十年前受到更强的审查控制也影响了其列表中的词汇选择。 2009年,该杂志的年度列表中包含了意指政府虐待和社会病态的词汇。而在2019年的列表包含了词汇「996」,意指软件工程师们对中国科技公司从早9点到晚9点、一周6天的工作文化,而表示对政府不满的词汇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意指流行文化的网路爆红事物,如:习近平爱用的一个词「文明交流互鉴」,习近平推行的一个词「区块链」。在8月份,在香港抗议者将悬挂的五星旗摘下并抛入大海后,「14亿护旗手」一词被热传一时。
     
  • 新的网路内容管制:12月20日,中共中央网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CAC)颁布了《网路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其中除了指出中国政府不提倡的内容(譬如与性相关的内容,或违反政府宗教或其它政策的内容)外,还列出了各种特定种类的、要被提倡和优先的内容,譬如习近平思想和对中国文化的正面表述。然而,对各式各样的非政府团体可望协助政府进行网上内容管理,引发了人们新的担忧。根据该规定,「网路信息内容生态治理」不仅是政府和科技公司的责任,也是社会和个人的责任。此外,这些规定基于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对国家安全的定义,范围宽泛得广受恶评。该规定中的条款也指出了新科技在审查中扮演的角色,人工操作和各种算法都被用来识别和删除非法内容。该规定计划2020年3月生效,可能会进一步限制网路信息共享。

在2019年加剧的控制中,调查新闻报导在夹缝中前行

在中国准备迈入鼠年之际,给予独立记者的空间继续缩小。 12月,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宣布在监禁记者方面,中国在世界上名列榜首,至少有48位记者被监禁。尽管其中只有几位是在2019年被捕的,数字表明更多的抓捕和长期拘留反映初在习近平统治下,新闻自由越来越不为当局所容忍。根据广州中山大学研究人员发现,在2011年至2017年间,中国的调查记者减少了58% 减少到175位。在过去几年,中国许多最知名的调查记者,包括张文敏刘万永纪许光,已经停止报导、被禁采写或逃离中国。

然而,有限的评批式新闻报导还在勉力求生。在「全球深度报导网(GIJN)」的2019年度最佳调查记者名单中,突出了许多中国记者不顾国家审查而笔触敏感话题的作品。该名单包括在如下话题方面的文章:

  • 化工厂爆炸:3月21日,江苏响水化工厂发生爆炸,78人死亡,事发两个月后,《财新》的记者们调查了未经检查、没有监管的经济发展是如何导致了灾难的发生。
     
  • 《穿山甲报告》:作为全球环境报导联盟(Global Environmental Reporting Collective)的一部分,10位来自中国、香港和台湾的记者和他们数十位国际同仁一道,完成了一部关于非法贸易濒临灭绝物种穿山甲的报告。
     
  • 内蒙古瘟疫:11月,《北京新闻》的记者们调查了发生在华北自治区内蒙古的肺鼠疫,据信是由鼠疫感染所致。
     
  • 官员腐败:对内蒙古大量当地腐败官员的跟踪调查后,《财新》发表了一份详细的对其官员腐败关系影响和保护网絡的报告。
     
  • 校园谋杀:2003年,湖南怀化一家学校大楼项目后勤主管被杀,一涉嫌承包商被捕,《财新》记者调查了对杀人犯的包庇者以及为何此案长达16年未破。

总部位于北京的《财新》,报导了「全球深度报导网(GIJN)」5篇文章中的3篇而引人注目,该杂志是在中国仅存的拥有坚定调查报导团队的财经新闻媒体之一。

其它调查报导来自于海外的新闻机构。位于香港的《端传媒》和《纽约时报》联手报导了来自中国之源的全球芬太尼交易。在去年发生的一些与中国相关的大事件中,《纽约时报》「国际调查记者联盟」都公布了中国政府内部文件,其中详述了各级当局对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拘禁和打压。


对电影、图片和文学作品的限制加剧

中国2019年的政治控制加强,不仅影响了传统的和网路媒体,也影响了艺术、文学和娱乐相关内容。以下是一些最近的例子:

  • 官方媒体抹去提及中文纪录片:政府审查者已经删除了关于中国前一胎化政策的中文纪录片《独生之国》,在其于2019年11月进入奥斯卡「最佳记录故事片」的入围名单之后,该片由王男袱和张嘉玲共同执导。尽管其加字幕盗版在网路上流传,《独生之国》在中国官方管道依然无法观看。
     
  • 北京艺术展被取消:11月末,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 宣布取消美籍华人艺术家刘虹的画展。艺术家刘虹以其对历史、记忆和性别的作品而知名,对其画展的取消是另一例表明在习近平治下增加对艺术的审查。这还可能是反映了在中美贸易战下,对来自美国内容创作者的格外针对审查。 12月27日,据《纽约时报》报导,许多美国作家所著书的中译本在2019年被停止出版。
     
  • 图书馆审查令下的焚书:12月初,甘肃省镇远县的一家地方图书馆,因当众焚烧「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特别是「含有倾向性」的书籍和影像资料」,而引发公众与政府的批评。尽管官方媒体说当事着将会受到调查,当地图书馆实则看来是应政府的指令而行,该指令要求政治敏感性读物在全国范围内从图书馆下架并销毁。
     
  • 中国独立影展停办:1月初,「中国独立影展」主办者宣布将无限期停办(halt operations indefinitely)该影像展,因为面对日益加强的官方控制,该活动的举办已成为「不可能」。自2003年开幕以来,由于其放映诸如政治历史和同性题材的敏感内容,这个南京的影展已经接到有关部门时断时续的威胁和恐吓。
     
  • 两家领先的图片库网站被「纠正」:12月10日,两家中国最大的图片机构被暂停营业,说是因其未经适当的安全评估而与外国机构合作,以及没有信息服务的执照。这两家机构「视觉中国集团」和「IC 图片」 随后在他们各自网站上简短声明,说他们正在进行「全面开展自查整改」。这不期而至的暂停,导致从这两家获取图片的全国各家新闻媒体和网站乱作一团。

2019年分析:上述例子反映了在过去一年中国在加紧限制文化内容创作的扩展手段,虽说中国作为一个重要的国际娱乐产业市场继续成长。 2020年,中国正预期超越美国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影院市场,估计票房收入可达122.8亿美金。然而,在中国,日益加强的政府审查继续在伤害着中国的电影制作者,中国政府审批通过的电视剧数量的减少导致许多电视演员失业。随着国家限制的加剧,表现敏感话题的演出团体和表演艺术家已转为组织快闪式演出,以避免引起政府当局的愤怒。

时而,显然是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下,文化审查试图延伸至海外。 12月29日,据《今日挪威》(Norway Today)报导,一家在挪威梅拉克(Meråker)镇为2022冬奥会进行训练的中国滑冰代表团称要求从该当地图书馆下架对其有争议的中文图书,包括一本关于被中共所禁的法轮功精神信仰团体的书,,该项要求被拒绝。


监视趋势:城市监视、数据泄漏、出口限制和公众担忧

中共建立监视系统的努力在2019年一直未停,其后果令人堪忧。然而,网路在线和离线反制这种大规模收集个人数据的行动也前后跟进在升级

  • 规模的国内监视能力进一步扩张:据12月17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中国正在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整合国内监视系统之一。中国政府如今能够从监视摄像头、手机和其它来源,有时是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形下,利用许多中国科技公司提供的技术支持,来收集数据。这些记录,加上在政府部门档案中已存的文件,二者结合起来,可以大幅度加强政府识别和密切跟踪数以百万计个人的能力。此外,对如此收集来的数据的安全保护之薄弱令人吃惊,显见的例证是从一个警察运营的数据库,2019年3月泄漏了3亿6千4百万项社交媒体用户资料,这只是去年诸多中国公民个人信息大规模被泄密的情形之一。在一些情形下,居民们采用低科技的手段来弱化监视系统的有效性,譬如把门撑着不让它关上的方式避开靠面部识别技术的锁门机制。浙江省的一位教授针对一家公园要求面部扫描而提起诉讼。然而,不断揭示出来的中国政府试图监视的范围表明,当局将继续发展其监视能力。
     
  • 从学校监视系统的泄漏彰显薄弱的数据安全性:一家非营利机构GDI基金会的研究人员维克多·杰弗斯(Victor Gevers)发现,一个属于四川一家中学的未加安全防护的数据库存有130万学生、老师和员工的纪录。该数据库包含有用以训练面部识别系统的高精度照片,以及其它关于学生的数据,譬如成绩单和GPS定位。该发现表明了被收集信息有何等之广以及其存储是何等的不安全。事实上,12月4日由Comparitech公司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其就对公民收集的生物数据保护而调查的50个国家里,中国的记录是最糟糕的。
  • 新的美国监视系统出口限制:美国颁布将于2020年1月6日生效的新管制, 出口管制美国卫星空间成像技术软体,该软件具备处理军事和监视能力。该措施是担心美国的尖端技术有可能被用来加强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该管制适用全球。这些法规是对2018年一项法案研究具体实施的第一步,该法案授权美国商业部改进对出口中国及其它美国被视为对手的敏感技术的监管,相比较工业界一些监管,此监管范围被担心还是相对狭窄的。

2019年分析:这些事件反映了对个人和公共空间的政权侵犯加剧,以及政府对所收集数据安全的有限保护— 也反映出在中国人日益增长的反制国内监控。在国际上,中国想成为全球监视技术领先者的意图很明显:在过去三年中,对于监视技术担心的每一项提交给「联合国国际电信工会」的提案,都来自中国。而国际观察员不仅是担心中国监控装置的人们。据一项由设在北京的「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在2019年1月和11月发布的调查,近四分之三中国受访者倾向于采用传统方式来进行身分识别,而不是用面部识别软件。随着政府监视的增加,网民也在分享各种窍门,来避免政府对人们的网路在线和离线的监控。


香港:2019年大规模的手机没收和人肉搜索引发对隐私权的担忧

随着香港抗议运动没有减少的迹象,人们对警察发起的针对抗议者数据收集计画的担忧在增加。在2020年1月8日的一次立法会会议上,香港保安局长李家超(John Lee)表示,在2019年6月至11月间,香港警方扣押了涉嫌参加反政府抗议人士3721部手机。作为回应,代表信息科技事务的反对派立法议员莫乃光(Charles Mok) 对把抗议者当作攻击目标如此大比率拘禁表达担忧,他还担忧警方会解锁这些手机来收集数据的可能性,或者甚至可能于归还前在没收的设备中安装木马软件。政府代表就警方是否用间谍软件来解锁抗议者的手机,未作澄清。

甚至在李家超局长发表评论前,就已有人担心警方收集数据 。在12月19日的一则推文中,民主人士黄之锋写道,在他8月30日被捕后,警察已获得了他的手机短信,尽管他从未提供过他的密码,警方也未就此给他正当理由。黄之锋说他是在其中一些短信被在法庭上作为呈堂供证时,才发觉手机被解锁了。警察反驳黄之锋的指控,说他们是得到了地方法官授权而为的。

这些发现使人们对香港政府对数据隐私的承诺严重质疑。在《个人资料(隐私)条例》(Personal Data (Privacy) Ordinance)下,现有的保护条款模糊不清,提供警方非常宽泛的免责以「防止侦破罪案」来获取个人数据。另外,对政府监视的担忧不仅限于警方对手机的没收。抗议者配戴面具,唯恐摄像头内装有面部识别软件,以防香港和大陆中国当局识别出他们。

不单是当地政府在侵袭香港居民的隐私权。支持和抗议政府的双方网民,都曾以人肉搜索的方式攻击他们的对手,人肉搜索搜索对手的个人信息并公布在网上作为一种报复手段。人肉搜索的对象包括警察、记者、抗议者、政府职员和各种政治人物。照片、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和家庭成员信息之类的个人信息,被公布在各种网站、社交媒体和加密传输的通训应用程式「电报( Telegram)」上。自去年6月依以来,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PCPD)已收到了关于人肉搜索的4700例投诉。

10月份,香港高等法院颁布禁令,禁止未经许可分享警察和他们家庭成员的个人信息。然而,当地的法律和法规目前其数还无力有效控制这类手法。 12月,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Stephen Wong Kai-yi)承认人肉搜索是个问题,并表示他的办公室将与各网路平台一道,删除「恐吓性讯息」。


重点反制:在2019年的打压中幸存的异议人士

2019年间,新的以及持续进行的对劳工维权人士、人权律师以及宗教和少数民族群体的打压,进一步抑制了对政府的批评、信息分享和草根维权。到年底时— 在中国当局可能认为许多国际观察员心思放在圣诞过节之时— 安全部门进行了一轮对维权人士的拘捕和审讯,其中包括一个在12月初参加私人晚宴的团体,在该晚宴上他们就中国的民主过渡愿景进行了讨论。

但是在这些和其它限制中,中国网民一直在坚持保护基本自由、分享新闻和获取关键资讯的尝试。在整个2019年,自由之家《中国媒体快报》在这方面突出报导了这些冒风险的举动,譬如记者们主动在高规格的政治聚会报导、软件工程师在未封锁的GitHub网站进行抗议,设法传出的在新疆集中营和法轮功学员身亡于监禁中的视频、以及中国网民采用文字游戏来表达他们对香港抗议者的支持。其它在去年发生的例子有:

  • 中国律师陈秋实8月份到香港旅行,他在那边对香港抗议进行实时视频播出和社交媒体更新,而被公安人员限制出境。
     
  • 一场快速组织起来的国际行动,阻止了维吾尔人玉素甫(Ablikim Yusuf)被从卡塔尔(Qatar)遣返回中国,使其安全抵达美国。
     
  • 11月新开的一脸书页面使得在香港和其它地区的中国用户可以匿名表达他们对香港抗议者的支持,该页面在两个月内吸纳了12000名粉丝和无数的贴文。
     
  • 中国监狱的一名犯人成功的将一份求救呼吁藏在圣诞卡中,被一名6岁的英国女孩发现,从而导致Tesco玩具公司暂停了与其供货商的合作。

同时,在对翻墙软件虚拟私人网路(VPN)的加紧审查和加剧打压下,每月依然有数百万的中国人持续利用此工具翻过网路防火墙。事实上,据诸如 GlobalWebIndex 和 Hootsuite 类的市场行销公司报导,估计有31 ~ 35%的中国网民在2019年使用VPN。如果是对全中国8亿网民的报导准确,将有相当于大约2亿5千万的人在翻越网路防火墙。

图:在英国一张圣诞卡中发现的来自一位关押在中国监狱的外籍人士所写的短信


2020年未来关注:

  • 利用新的科技手段来进行社会控制:随着在全国和地方的政府和私营机构继续利用新科技— 特别是5G和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如面部识别— 未来应关注这些科技的新兴手段被用来加强政治和社会控制。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China Telecom)最近关于5G网路的一则广告表明,中共居委会老年人在用装在手机里的面部识别软件,来识别自行车窃贼并报警。该手机供应商告诉媒体说,还没有开发此产品的计划,但是此举看起来是现实可行的。还可关注全国或当地的与社会信用系统相关的发展。
     
  • 对台湾和香港的加剧影响措施:香港的亲民主阵营,以及台湾的蔡英文和民进党,他们都分别在11月份(香港)地区选举和1月11日的台湾大选中获得胜利,虽然中共试图操控信息空间。 2020年关注:对选举操控的更加精致复杂和强势企图,特别是在香港立法院选举前。还可以关注中共设计的选举操控策略,这些手法在过去的台湾和香港选举中都被发现—尤其是在社交媒体平台的不实信息传播—以及扩散到其它国家。
     
  •     全球反制的影响和演变:未来应关注2019年各国政府对限制有问题的和反民主的中共境外媒体和科技的影响,所采取的措施之作用、结果和实施情况。这些包括对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英国监管机构对中国官方媒体的调查、以及在澳洲施行的「反外国干预法」。还可关注其它国家所采取的类似行动以反制中国媒体的全球影响。

行动起来!

  • 订阅《中国媒体快报》:每月直送电子邮箱,获取《中国媒体快报》最新信息,最深入分析。免费发送!点击这里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状况。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了解如何采取行动帮助新闻记者和言论自由维权人士,包括在往期《中国媒体快报》中特别提到的良心犯。点击这里
  • 访问《中国媒体快报》资源中心:透过自由之家网站的新资源中心,了解了解更多决策者、媒体、教育界人士和捐助人可以如何帮助推进中国和其他地方的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