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社会信用诱因、菁英被关压、#我也是维吾尔人(Issue 133,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社会信用诱因、菁英被关压、#我也是维吾尔人(Issue 133,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奖品画作
这张看似无害的中国画在三小时内在新浪微博上分享了990次,然后被审查人员删除。电视知名主持人崔永元于2月14日发表给他的超过2000万粉丝,被删除的原因似乎是崔提供以他本人书画作品为征文比赛奖品,发起批评国营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征文比赛。崔永元指责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泄露他和他女儿的个人信息,发起征文比赛,使该航空公司提升保护旅客个人信息安全的措施,并在附带图片的帖子中说: 「平生最烦店大欺客仗势欺人」 。看起来审查人员似乎对于旅客和员工在国营公司遇到问题进行的在线讨论很谨慎。图片来源:Weiboscope

本期标题

本期分析​: 中共正如何激励打压

新闻报道​​

重点反制:海外规范中共官方媒体

未來看点

行动起来!


本期分析:中共正如何激励打压

党的「社会信用」评分体系或以游戏面目出现,但结果可能致命般严重。

作者:萨拉·库克 (Sarah Cook)

中共「社会信用体系」旨在为公民的行为打分并强制发生相应的后果。随着与此体系相关的各项计划逐步推行,报导和评论多集中在这种体系将如何侵犯隐私,将无辜的受害者放入黑名单,并惩罚中共异见人士。

然而,社会信用现象甚至还有更令人不安的一个面向,那就是:这些措施可能会激励群众成为威权党国统治的推手,协同打压他们的同胞。尽管全国范围内的这种体系尚未到位,但各种类似鼓励和刺激的实例已在中共的政策和实施方方面面表现出来。

宣传的奖励

本月,有一中共支持的奖励体系登上了许多媒体的头条,是关于一个名为「学习强国」的新款手机app,用来推广「习近平思想」和其它宣传。该app已经被下载了几千万次,伴随着源源不断的习语录和官方媒体报导,结合一些小测验和用户可以获取「学『习』点数」的机会来获得现实世界的奖品。重要的是,用户不仅可以通过接收其中的信息来赢得点数,也可以透过转发文章给朋友来获得 。

鼓励和刺激不仅限于这些,也不仅限于在中国的用户。官方《人民日报》英文版通过位于美国的苹果的iTunes商店来发布的一款app,用户只要阅读、点赞和分享该app里边的内容,就可赢得分数。而这些分数可以换成虚拟硬币,用于网络商店购物。

乍看之下,这样的用户参与好像相对无害。但是分享中国官方媒体内容可能意味着包含推广律师和记者的被胁迫的忏悔,或者是洗白在新疆大规模关押的「再教育营」政策这一类的信息。扭曲信息环境会对现实世界造成破坏。

奖励对少数民族的打压行为

与发展全国性的社会信用机制相关的各种试行方案和各式各样的系统包括有效鼓励镇压迫害宗教和少数民族的成分。比方说,Nectar Gan 2月19日在《南华早报》发布的一份调查,详细描述了在山东省荣城市,信息是如何被收集的以及点数是如何分配的。其中一例,一对夫妇因「他们的儿子在驻藏部队服役」而获得了10分,在西藏,中国维稳部队对藏人的基本权利强迫实施繁重限制。

2018年4月《外交政策》报导,发生同一城市的另一例是,那些得到「市一级奖励」者可挣得30分。虽然该文指出,通过「一件见义勇为的行为」就可赢得这样的奖励,但这样的奖励还被颁发给效忠压制当地居民权利的官员们。例如,安徽省合肥市2014年的一份官方文件指出,市里设立了一个奖项,专门奖励街道一级的官员们,因他们有效「转化」当地法轮功学员。「转化」:是强制人们放弃信仰的一种好听的说法,一般都是伴以对被「转化」者的身体折磨和精神摧残。

在荣城市,高点数带来的物质奖励包括租用自行车不用交押金、有取暖费折扣,和准予银行贷款。但是在新的社会信用体系之外也存在其他鼓励和刺激手段。 2017年自由之家发布的一份完整的关于中国宗教自由的研究发现,针对各种信仰,「金钱刺激在加强限制宗教自由方面扮演了直接的角色」,并且「在党国体制里,有效打压被迫害的宗教信仰团体和相关言行举止的办事员可以得到提升职位和奖励的好处。」

将共产党党内评估体系扩展到普罗大众

从很多方面来看,北京当局的社会信用计划,是对在后毛泽东时期一直就有的、详尽的、决定政府官员和干部政治生涯的绩效考评系统的数字化、扩大化。

那套体系的评分表和首要针对对象在鼓励人权侵犯方面扮演了关键角色。譬如,2002年来自广州的一份评分表,是由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发布的(「610」办公室是中共下属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安保机构),该表提出了在天河区评估每个镇和小区的标准。表中列出28项减分指标,其中包括如果不能针对当地已知法轮功学员「组织再教育班」或「建立个人档案」,就会被减分。记分卡也列出得分的三个指标,其中包括如果成功「转化」一位法轮功学员,以及每次阻止发放支持法轮功资料的抓捕,那当地居民会被奖励5分。

关于各种指标针对人群,最优先针对的是那些所谓「一票否决」指标类别。如果在这些方面不达标,则其它所有方面的优良表现将被自动取消,还可能导致官员被免职或失去升职机会。根据自由之家2014年初的一份对省市级文件的调查,那时在习近平治下中共当局主要的「一票否决」类别是在维稳、人口与计划生育和党纪方面。

这些评估惯例对在计划实施的社会信用体系的影响是明显的。大多数的试行计划表明,已有的评分表中奖励和惩罚同在。此外,共产党的标准和评估术语已经开始出现在社会信用分数的条例中。根据2019年2月20日「信用中国」网站消息,在2018年4月财经部出台的一套关于会计师的指南中,已将「习近平思想」列为该体制的指导思想。该指南还要求对不诚信会计师进行「一票否决制」,同时提出建立一个会计行业统一的全国信用信息平台。

根据这些方方面面的联系,看起来有理由可预见,未来会计师们将不单会因欺诈或不诚实而受罚,而且会因信仰受政府迫害的宗教而受罚,会因呼吁官员申报他们的财产受罚,会因在网上发送嘲笑或挫败中共的帖子受罚,或因不满而向上一级当局机构请愿而受罚。

群众举报

一些已有的奖励和刺激体系在鼓励群众之间互相举报方面的做法是明目张胆的。

在新疆,对给当局提供维吾尔族宗教活动方面信息的举报者,金钱奖励是常事。 2014年4月,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政府网站上发布的一贴通知是这样的:对当地居民有任何53种被禁止行为进行举报者,举报人可获得高达5万元(相当于8000美金)的奖励。 53种指定行为中,有18种是与宗教信仰相关的,比方说在公共场合祈祷、举行伊斯兰尼卡汗式婚礼仪式,或在斋戒月禁食。在西藏,对与自焚抗议或其它有异见行为的僧人进行举报,官方会给予高达20万元(相当于31500美金)的奖励。

2012年,新浪微博推出了它自己的信用体系,开始时叫「微博信用」,后来在2016年改名为「阳光信用」。这套体系的一个功能是,它允许用户间互相举报,从骚扰到传播「不实信息」等各种行为。每被负面举报一此,该用户的信用分数将会降低,再低就会被贴上「低信用用户」的标签,直至低到帐户被注销。微博信用体系实施后一年,据新浪称收到1500多万关于有害信息的举报。很多是与垃圾信息有关,但至少有些很可能属于政治敏感性帖子。 2017年10月,一些用户投诉说信用体系被滥用了,因为有些女性裸露肌肤的照片也被删除了,包括一些明显不是色情性质的。如一位用户所言:「为何这么多帖子被举报的原因在于,每个监控员每月都被分配了指标配额。要想得到200元的补贴,他们必须要举报至少200条信息 。」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1月14日,河北一个法院公布了一则题为「老赖地图」app的微信。据《中国日报网》报导:「该app用户可以在屏幕上看到一雷达,该雷达可以让他们发现在其附近方圆500米的圈子内,是否有人是欠债人。」如果谁觉得欠债人有能力偿还欠债,他们就可向当局举报而获奖。

这样的群众互相评分方式也被加入了一些社会信用体系的试行版中,在荣城,一个10人市代表小分队被任命人工登记相关行为,并给居民评分。在贵州省清镇市也有类似做法,据报列出的有1000项指标,用以据此来给民众打分,其中就有基于群众相互评分和社区监控的指标。

物质奖励和打压目标相结合,就会给当地政府和居民施加压力,使其有可能举报那些平和的但有不顺从的行为的邻居。上月,荣城市的一位居民,因就关于他母亲长达20年的医疗纠纷在网上发出1000份请愿信,而导致信用分数被扣了950点。该城市一个小区的居民,因违反其法律传播宗教,而导致在他们信用评估方面面临附加惩罚。

同时也不难看出,人们会被诱使而做不实举报。也许对某个人不满而进行个人报复就有可能这么做。讽刺的是,这类彻底破坏了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诚信的行为——使人想起文化大革命时群众间人人相互检举揭发——正是社会信用系统想解决的问题。

官方道德 vs. 个人良心

要适当的理解中国政府各种各样的宣扬「好」和威懾「坏」的举动,我们必需将之放在一个威权政治体制逻辑的大前提下,而这种逻辑常常是反常理、反人性的。在此体制中,大多数人寻求社会变好的行为——譬如平和的曝光腐败官员、揭露侵权现象、调查健康医疗丑闻或捍卫宗教自由——是被严厉惩处和监牢伺候的。事实上,社会信用试验最核心的冲突之一是, 许多最值得信赖的人(用孔子的话来讲),在中国恰恰是在此中共扭曲的奖励刺激体制下最可能受到惩罚的人。

随着这些计划的进一步推行,中国用户们可能得三思,为了换得奖励他们愿意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他们理应考虑拒绝侵犯同胞权利或对中共受害人落井下石的行为,即便是这样的拒绝会冒自己人身安全之险。做社区服务、给小区的游乐场架个篮球筐、照顾年老的父母,通过这些行为来获得奖励点数,很显见有益于社会。然而,举报一位在斋戒月禁食、派发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或分享了一则开习近平的玩笑的邻居,而去获得奖励分数,这样的行为并不有益于社会。一个真正有道德的社会,会呼吁社会的成员去锻炼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去择善而行并不计短期利益 。说到底,美德应该是善有善报的自然奖赏。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本文已于2019年2月27日发表于Hong Kong Free Press

[图片说明:新「学习 强国」手机应用软件截图。资料来源:What’s on Weibo]


党的宣传 现代与传统 结果不尽相同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的宣传攻势愈加强烈。一方面,对习的个人宣传,令人想起毛时代到处可见的广告牌上和各种传统平台上的大幅肖像;另一方面,在习本人的授意下,官方媒体和其它党的机关在手段上推陈出新,使中共的信息可以让年轻的、更倾向数字平台的受众能接收到并产生互动。结果是非常的不稳定。

  • 央视春晚:从1983年起,央视春晚就在农历新年的除夕夜播出。虽说它依然是个全国性的传统,也依然是世界观看人数最多的电视秀,但过去几年来,收视率直线下跌。今年的晚会是2月5日播出的,央视和其它国内媒体高唱赞歌,说其是巨大的成功。但是,SupChina网站的冯佳韵(音译)收集了对其差评,发出了她和官方媒体反调评批。冯佳韵留意到,尽管去年对春晚的批评在网上是被禁的,相比其它的在社交媒体上的搜索敏感词目录,今年的管制似乎有所放松。在网民的不满声中,演员吴秀波本来是定好了的晚会主持人之一,但在录播的视频中被很尴尬的剪掉了,原因是一月底,他被曝光有一系列的婚外情丑闻。网民还很不满的发现,冯巩的一个重头戏相声小品,据报因不符合审查要求也被砍掉了。除了这些小的不良插曲,今年的晚会的确是做到了没有引起像去年的黑脸非洲人那般的巨大争议。​
  • 宣扬「习近平思想」的App: 截至2月12日,苹果中国app 商店下载最多的一款app叫「学习强国」,据报该app是网络大公司阿里巴巴协助开发的。虽说数百万的智能手机用户据报是自愿下载了这款 app,中共党员则是必须下载并使用它,以免社会信用评分被减。该app内容除了主要是习语录和官方媒体的报导外,还有各种测验和机会让用户获得学「习」分数。这些点数可在现实世界兑换奖品。 「中国媒体项目(China Media Project)」和「微博动态(What's on Weibo)」对此app本身,以及它如何促成了一定程度上的用户和官方宣传的互动从而逃避该党,做了深度分析。据报一位年轻女士投诉了此app是如何造成对她母亲入侵性影响。她母亲是一位在学校工作的小职员,由于校方要求她每天必挣够一定分数,结果她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扑在了学「习」上。该app的发布是紧跟习近平的大形势,在1月25日政治局所有七位常委都出席的学习大会上,习近平重申通过最精尖媒体技术「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让主旋律更高昂」的需要。 2月10日「中国媒体项目」刊登文章,研究人员大卫·班德斯基(David Bandurski)着重提到,中共共青团也一直在评估其最近的宣传力度,确定有好好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来影响年轻观众群的需要。​
  • 猪年破坏维吾尔文化:在一直不断的对维吾尔文化的攻击中,最显著的就是关押了大约100万维吾尔族和突厥穆斯林的新疆「再教育营」网络。中亚学者戴任·拜乐(Darren Byler)在2月6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新疆地区加强宣传以控制维族人的行为方面,有几种手段。尽管农历新年不是维吾尔族人文化中的典型节日,2019年猪年伊始,宣传口对此是大肆渲染。拜乐引用了一则报导维吾尔民族舞蹈的央视电视新闻,这舞的观众多数是监管一个大的集中营的汉族官方工作人员。他特别指出了维吾尔族人对猪年的敏感,因为伊斯兰民族是不吃猪肉的,一般维吾尔族人也保有这一禁忌。为了维持他们打压这种宗教和文化习俗的力度,中共官员看样子是在利用猪年的到来,宣扬吃非清真食品和养猪的好处。此举让年长的维吾尔人想起了当年文革时发生的景象。
  • 马克思动漫系列:1月28日,讲述德国社会主义学者卡尔·马克思生活的七集动漫系列 -《领风者》- 在中文媒体「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网站推出。第一集在24小时内吸睛280万,但可能还是没有达到七预期的目标。据「六调(Six Tone)」网报导,「该动漫的推出,在中国网民中褒贬不一。人们多留意到的是动漫人物马克思的高颧骨和帅模样,而非其理论。」

審查近況:騰訊趨勢、外媒記者、取締澎湃新聞聚合平台 

  • 2018年腾讯审查:2月11日,香港大学WeChatscope项目研究人员对2018年腾讯微信平台做了公众帐号的审查制度分析报告。报告发现,相比微信管理员的删文(2950篇),更多的内容删除(8092篇)是来自用户的自我审查。这表明在越来越严苛的互联网环境下,虽着「红线」不断移位和帐户被关闭的风险日益增高,自我审查加强了。报告指出,许多审查最严的话题包括在加拿大抓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进行中的中美贸易纷争、受争议的中国科学的人类基因改造,这些都是官方对媒体发出的要审查的内容,这是《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翻译的,彰显了微信审查员们是在执行当局的指令。 自由之家及其合作伙伴在发布这份媒体快报之中所做的努力,也表明腾讯在去年加强了对其电子邮件服务器QQ的控制,因为在2018年年底数月中,媒体快报发至QQ电子邮件信箱变得越来越靠不住了。​
  • 外媒记者的处境越来越差:外国驻华记者俱乐部的年度会员民意调查发现,较之去年,又一次,报导环境恶化了,而且最新的结果「勾勒出在人们在近些年的记忆中能想到的中国最黑暗的报导环境」。受调回应者中,绝大多数(91%)说担心他们的电话安全,半数以上(55%)认为情况在恶化,近半数(48%)说他们被跟踪或他们住宿的酒店房间有人未经允许闯入,27%曾到新疆旅行的受调回应者,其中只有三位说在新疆没有被干扰。过去三年中,首次有外国记者被以拒发签证的方式驱逐出境。对他们的中国籍助理和消息提供者,监控、拘留和其它的直接恐吓的情形在增多。在此调查回应中,一位美国媒体的首席代表说:「过去,是有打压,但你知道原因也期待那样的情形会有个头。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种新的常态。」​
  • 取缔澎湃新闻聚合平台:据《中国数字时代》翻译的一份泄密指示,在针对官方媒体的一次不同寻常的行动中,从1月21日起30天内, 网络中心内容监管者禁止媒体发布来自澎湃新闻的聚合信息。澎湃新闻是由中共政府出资在2014年成立的纯数位新闻网站和手机app,旨在迎合年轻的、受过良好教育的、非此举则不会关注官方媒体报导的读者。香港《苹果日报》的报导指出,这一惩罚是因为澎湃新闻去年12月未经授权就发文确认前国务院发言人袁木的死讯。袁木因其在1989年对亲民主的抗议而发表的言论变得臭名昭著。一份2018年12月7日《中国数字时代》翻译的官方指示中,要求关于该话题,只有来自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报导才能被转载发表。即便是它有密切的官方背景,澎湃新闻的内容被勒令审查也非首次。过去泄密的官方指示中,澎湃新闻被限制的文章包括:一篇关于非法疫苗的发表在2016年3月的文章, 一篇关于电话欺诈团伙所用技术发表在2017年2月的文章,以及发表在2017年2月的一篇关于援引北京大学空气污染致死研究的文章。​

最近言论自由案例 党国矛头指向菁英层、知识界

尽管中共打压的受害人来自社会各阶层,据报过去两月的一波失踪、被捕和监禁针对象则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菁英和专业人士。被拘留和监禁的人士中有律师、大学教授、知名学者和名牌大学的学生。这些案例所引起的反应是外国大学或专业人士团体如律师协会感受到压力,要重新审视他们同其在中国的代理人的关系,特别是由于至少两例指控发生,称其在中国的代理人接受了海外资助并以此将他们判刑入狱。

  • 环保人士:1月9日,律师兼环保维权人士陈武权被广东省法院以「寻衅滋事」判刑五年,其他五位共同被告分别被判刑1年到18个月不等。陈武权和其他人是一年前被拘留的,理由是他们协助抗议湛江市东海岛要求索回土地 。​
  • 知名人权律师:1月28日,知名人权律师王全璋在秘密拘禁、失联三年多后,被天津一法院判刑四年半入狱。对王全璋的审判是2018年12月26日进行的,他是2015年「黑色星期五」大抓捕中最后一位被判决的。据事发数日前《中国数字時代》翻译的一篇泄漏审查令显示,所有新闻网站都被告知要限制报导该审判。
  • 公民社会组织者:1月29日,湖北省一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罪名,对知名维权人士、《民生观察》网站创始人刘飞跃判刑五年,加罚人民币100万元(约15万美金),刘母指责法院背弃承诺,本来(政府方面)说只要她答应给儿子做「思想工作」就可以给他缓刑。
  • 教授:1月29日,广东​​技术师范天河学院45岁的商业学教授曾浩被判刑三年半,并加罚1万元(约1500美金)。 2017年8月,他因在腾讯QQ发布了几张与法轮功修炼团体有关的图片被拘留。曾浩被判刑时,没有他律师和家人在场。​
  • 澳大利亚作家:53岁的澳洲公民杨恒均博士是一位作家和博主,毕业于悉尼技术大学,1月19日到达广州机场后失踪,数日后被报因「参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而被拘留。杨恒均是前中国外交部工作人员,后成为一名间谍小说作家,在其著作中曾对中共持批评态度,但最近的文章不这样了。 2011年,杨恒均曾在中国旅行时被短暂拘留,后来那起事件被说成是「一场误会」。​
  • 马克思主义专业大学生:来自名牌大学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的7名马克思主义专业的大学生,1月21日被拘留最近数月,名牌大学的在校生和毕业生,因热衷参与工运而被打压,这七名大学生也是因此被拘。​
  • 维吾尔学者:在持续进行的对新疆维吾尔文化的攻击中,据1月28日「维吾尔族人权项目」发布的报吿详细指出,自2017年4月起,有388名知识分子被拘捕,其中包括61名大学教授和57名媒体从业人员。

香港:司法修订案可能让和平异议表达者获罪

对香港政府正在酝酿的两项司法修订,外界担心那会导致人们因非暴力的政治或宗教表达、甚至是讽刺(当局)而获罪入狱。

  • 国歌法案:1月23日,香港政府向立法会正式制定一项法案,对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者,进行刑事处罚,可判高达3年的监禁和5万港币(6400美金)的罚款。如果立法通过,还将要求学校遵循关于如何教唱国歌的指南。此项提案是步其邻居澳门的后尘,澳门刚于1月26日通过了一项类似法案,对「国家象征符号」(包括国歌)有意不敬者,可处以三年监禁和高额罚款。在香港,亲民主的立法会议员批评该提案中的模糊语言,让人不清楚究竟何种行为构成「侮辱」。同时,亲民主团体「香港众志」在政府大楼外抗议该提案,他们打出的旗子上写着「不歌颂的自由」。回应批评,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在南华早报撰文指出,该法令将「不可能被违反,除非你公开且有意这么做」。但对陈智思文章的一封回函中强调,香港的这条法律将会如何使常见的讽刺都获罪。自从北京开始打压将国歌用于商业用途,并将与此相关的大陆的法令条款延伸至香港,且强制香港政府去试图将该条款加入当地法规起,该提案已提交讨论一年多。自从2014年在香港一场足球赛中,观众用对国歌的嘘声表达港民对北京当局侵犯香港自治的不满以来,此举是对这个趋势的明显回应。​
  • 修订引渡规则:本月,香港政府开始考虑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旨在使在香港、澳门、台湾和中国大陆间的引渡更容易。该修订称是因应对谋杀案中香港不能拘押嫌犯而提出的,其中包括一名男子被指控去年在台湾谋杀一名20岁的香港籍女游客。在现有香港法律下,香港当局无法指控该男子,台湾当局亦不能将该男子从香港引渡到台湾。修订后的条令将可以准许香港当局将逃犯移交到目前尚无双边引渡协议的任何城市。每个引渡申请将按个案处理。乍看之下,香港的政治和宗教人士,不会因为和平表达异见而被引渡到大陆,因为该规定要求嫌疑在双边的司法管辖区域都犯了刑事罪。然而,法案修订的反对者们从两个基点上提出了担忧:其一,众所周知,北京一直就在以捏造的罪名如「欺诈」来惩罚媒体工作人员和维权人士,而「欺诈」在香港也是违法的;其二,大陆的刑事司法系统本身就有各种基本缺陷。如香港公民党议员郭荣铿(Dennis Kwok)写道:「我们真的放心把被指控者交到大陆审判吗?2015年,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被失踪,继而在大陆的官方电视上「坦白交代」罪行,他告诉「公民新闻」(Citizen News)说,如果修正案通过,他将离开香港。在2月18日的一则博客中,知名中国法专家孔杰荣(Jerome Cohen)指出,那些修订将是一个「重大的改变」。他警告说,任何与中国签订的「引渡」协议,都「必需不能侵犯《公民与政治权利国籍公约》所保障的人权」。该公约在大陆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在香港是有的。

中國之外:针对新疆难民和文化审查的压力延伸至美国和欧洲

  • 新疆打压延伸到中国境外:在新疆对维吾尔族人和突厥穆斯林的打压中,有一些人流亡到了海外,但便是那样,他们依然处于被监控、恐吓或相关的外交角力中。哈萨克裔中国公民Sayragul Sauytbay在新疆的一个再教育营做教员,后来成为(中国)大规模关押系统的早期见证人,她去年逃到了哈萨克斯坦。但她在哈萨克斯坦的身分还是不确定,因为该国非常依赖中国的投资,导致她表达了自己可能会被遣送回中国的恐惧。同时, 沙曼(Qalymbek Shahman),另一位哈萨克裔中国公民,经过一场横跨亚洲的奥德赛式空中历险。1月4日,他从中国逃到了泰国,之后,他从泰国飞到了哈萨克斯坦,入关时被拒,接着他转飞往乌兹别克斯坦,当地的中共官员试图将他遣返。乌兹别克斯坦当局最终还是把他送回了泰国。逃离到海外的维吾尔人依然受到中国当局的监控和恐吓。《华盛顿邮报》 的一则报导,描述了一群身在澳大利亚的维吾尔族人,是如何害怕遭到人身威胁,因为中国当局通过威胁他们在新疆的家人而得到了他们在澳洲的详细住址。在加拿大,维吾尔活动人士托度希(Rukiye Turdush)在发表演说时,一些中国学生也入场,他们打断其讲话,并据报试图收集其他与会者的信息。此举据称是在当地中共领事馆的操控下而为。​
  • 维族流亡,美国穆斯林发声:海外维吾尔族人社区和其他穆斯林已开始发声,讲述在新疆的迫害。在推特上,「我也是维吾尔人(MeTooUyghur)」运动已开始一边引起公众注意,一边通过非官方的行动来保证那些被关押者的身心健康。那些帖子通常都是些他们家庭成员在集中营失踪特定的照片或视频,并呼吁中国当局确认他们的现状。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由于中国官员公布了一段视频,来反驳一则关于一位知名维吾尔族音乐家在关押中去世的报导。另外,在美国,130多名穆斯林牧师、学者和社区领袖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释放在新疆集中营内关押的维吾尔族人,并呼吁美国人停止购买有可能是在这些集中营中生产的产品。​
  • 西班牙剧院取消神韵演出:总部在纽约的神韵艺术团,本来计划从1月31日到2月2日,在西班牙马德里进行数场演出,不料在中国官员的压力下,原定演出突然被取消。神韵的许多演员修炼法轮功,神韵的一些节目,除了(中国)历朝历代的文化经典,也描述了法轮功在中国的被迫害。皇家剧院声称取消的原因是「技术困难」。然而,中共驻西班牙大使馆官员向一些自称是中国政府官员者承认,他曾给剧院施压,让其取消演出。在《大纪元》发表的这段电话录音中,那位官员解释了他如何以准入中国市场作为「丝绸之路线上剧院协议」为条件,换取剧院方的「政治」合作。自从神韵艺术团在2006年创团以来,就一直被中共官员骚扰,这样的相关事件在全世界有60多起记录在案,其中包括从威胁剧院和民选官员到网路攻击和扎(神韵巴士)的车胎,有些是在最后一分钟被取消。​
  • 文革电影在柏林电影节被撤销:中国电影制作人张艺谋的新作《一秒钟》原定是要在柏林电影节首映的,2月13日,在首映日的前两天被撤销。撤销的原因是「技术困难」。可是,这部电影的故事发生在文革时期,而且它可能没得到批准或是中国国家电影审查方面的额外程序出口签证,特别是考虑到中共在去年3月对娱乐圈官方重整,加强了直接控制。​
  • 美国艺术中心撤下习的画像:在北卡州加里(Gary)镇,有一场艺术展览,展出的是身在美国的艺术家翁冰的画作,就在展览于1月22日开展的前夕,其中三幅作品被撤下,两幅是把习近平画的不正面。据翁冰讲,该镇的文化艺术经理告诉她,他个人非常喜欢她的作品,也想保护言论自由,但是那几幅是「政治作品」,「政府部门得考虑各方意见」。暗示了可能是来自中国外交官或当地挺习华人的反弹。翁冰说她之所以受到激发而将更多的政治性画作加入展览,是因为她得知去年一位上海女士因涂抹习近平的画像,而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

重点反制:海外规范中国官方媒体 

长期以来,中国的官方媒体就存在海外,而北京当局近年来更是寻求扩大其海外版图。但是,随着它们的势头渐长并引起了国际关注,宗主国政府正在加强相关法令和播出条例的执行,以规范这些媒体的活动。

今年2月1日,「中国环球电视网」(又称「中国国际电视台」)(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CGTN)),在美国依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FARA))登记注册。这一变化是据媒体报导去年九月美国司法部要求「中国环球电视网」和新华社登记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缩小了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执法方面的长期差距。 (中共国家经营的在美国的发行公司《中国日报》在1983年登记注册)。在其登记时,「中国环球电视网」称其是中国国有的中央电视台的分公司,但也声称「本着与美国当局合作的精神」之下注册,但没有承认它正属于《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管辖范围。 「中国环球电视网」的新身份要求它定期向司法部上交报吿和增加在美国活动的透明度。

情况相似的是,社会人权活动者呼吁英国通讯监管机构Ofcom,审查中央电视台在英国的运作,并评估是否该台违背了国家广播职业操守——包括隐私和公正的规范——以及人权法案在播放政治犯被迫的认罪,至少一位是英国公民。 2018年11月,英国通讯监管机构称将调查这些投诉,但截止到二月尚未发表任何决定。

2018年12月,由国际人权组织「保护人权捍卫者」公布更新之前关于强迫电视认罪现象的報告,建议更多国家应审查「中国环球电视网」和中央电视台在他们的空中频道播放的节目。研究者发现涉及的106人的其中48个电视认罪者在中国电视播放,「其中至少29个电视认罪在世界其他国家播放,经常明显违反和明确违反播放规定国家电视法规」。在至少27个案例中,外国人被强迫认罪播放到了认罪本人所在的国家,包括加拿大、英国、瑞典和美国。在很多案例中,有问题的节目以中文播放,通过中国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播放给其他华裔侨民,中国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是一个独立经营并拥有自己的许可证的子公司。从这个观点看,去检查中央电视四台以及其他中国国有中文媒体的运作,如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CRI)和他们的外国分台,将使想寻求完全强制相关外国法律影响和电视播放职业道德的立法者得到很好的建议。

[图片说明:瑞典活动人士Peter Dahlin于2016年1月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强迫认罪截图]


未來看点

在「两会」期间的新闻审查和政策宣布:3月5日, 第十三届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将在北京举行,同时还有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两会」期间,留意官方对媒体报导的指示或对敏感话题的回避、对维权人士旅行的限制以及对媒体和网络政策的新立法,包括引起争论的强迫技术转让的惯例。

对西藏抗暴纪念日的限制:3月10日是达赖喇嘛从西藏流亡60周年,并且成為提醒人们2008年3月藏人抗议中共统治后引来的血腥镇压。在此敏感时期,留意增加的网络审查和去西藏的限制。据报,旅游经营者已宣布关闭外国人去西藏自治区旅游,直到4月1日。

华为公司在外国的前景:在过去几月,世界各国对允许中国华为参与该国电信基础设施发展,特别是下一代移动服务技术5G的发展,将带来的好处和潜在安全风险的辩论一直在继续。留意是否有个别国家或欧盟宣布对华为实施新禁令、各国如何试图降低公司参与5G项目的风险、过去存在问题的行为的新证据,以及华为公司和中国政府对批评者的回应。


行动起来

  • 订阅《中国媒体快报》:每月直送电子邮箱,获取《中国媒体快报》最新信息,最深入分析。免费发送!点击这里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状况。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了解如何采取行动帮助新闻记者和言论自由维权人士,包括在往期《中国媒体快报》中特别提到的良心犯。点击这里
  • 访问《中国媒体快报》资源中心:透过自由之家网站的新资源中心,了解了解更多决策者、媒体、教育界人士和捐助人可以如何帮助推进中国和其他地方的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