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异见的幸存、监控微信、秘密录影(Issue 136,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异见的幸存、监控微信、秘密录影(Issue 136,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被抓捕的聊天者

这个文字云源于3月18日在腾讯的微信即时通讯应用程序上发送的一组37亿条消息。显示的敏感性词语已经导致对话被标记为「审查」。由研究人员Victor Gevers发现的数据库信息,主要是向中国境内发送的中文信息,但也有向全球用户发送的约1900万条英文信息。从图像中可以看出,微信监视软件特别关注有关中共领导人、共产党,以及即将到来的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和周边街道的民主抗议者30周年军队镇压的对话。图片来源:Victor Gevers

本期标题

本期分析​: 幸存于中国:令人瞩目的自由思想与维权行动

新闻报道:​​​

重点反制:秘密录像

未來看点

行动起来!


本期分析:幸存于中国:令人瞩目的自由思想与维权行动

中共政权的钳制手段正在增加  但也在重要方面走入败相。

作者:萨拉·库克 (Sarah Cook)

三十年前的这一周,数千名学生占领了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门广场,参加了绝食抗议,要求中国政治和经济改革。全国各地的其他公民 — 教授,工人,甚至是中共党内干部 — 慢慢加入到他们对民主和透明度的诉求中。1989年6月4日晚,该运动遭到暴力镇压,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一个正在萌芽的民间社会团体开始发展和专业化,调查性新闻工作和法律倡议引发政策改变,并经历了一个宗教信仰的复苏。

自2012年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政治镇压、监控和审查都在加剧。即便如此,各种形式的抗议和维权行动仍然存在并持续出现。

以下趋势指出中国目前的环境具有高度限制性,但比其表面上看来更复杂和具潜在不稳定性。

不寒而栗的影响是真实的

在今天的中国,经营一个非营利性的倡议组织、做为一名调查记者、实践一个人的信仰,或者只是在社交媒体上与朋友分享一个政治玩笑,比三年前更加困难和冒险。一些长期维持的民间社会团体正在关门、著名的记者们正在改变职业,而普通中国人对他们的网络上的交流更加小心谨慎。

众多因素促成了这一变化,但在腾讯无处不在的微信消息应用程序上所加紧的控制 —包括过去18个月,针对通常相对较小的政治违规的几轮大规模帐户删除 — 已在鼓励用户自我审查方面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新浪微博平台是2013-14年严厉钳制的重点,与新浪微博平台不同,一个关闭的微信账号不仅仅让用户的公开评论沉默消音,还切断其与整个联络网络以及电子支付选择,严重影响他或她在现代中国社会中正常生活职能的能力。这种强大的威慑力远比像监禁等其他惩罚手段更普遍,虽然近年来监狱刑罚也有所增加。

网络世界的自我审查正逐渐蔓延到面对面的对话中。「这和朋友来说是个死胡同。没有人愿意谈论任何事情哪怕是和政治沾一点边的问题,」据一位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的外籍人士称,「今天,大多数家庭都对他们所说的话非常小心,甚至是对亲人。」近年来在中国参加会议的外国学者也同样觉察到学术讨论的狭窄空间以及中国同行更加沉默,不愿意坦率表达他们的观点。

「不同见解并未死亡」

尽管存在这种不寒而栗,学者伊丽莎白·易科那米(Elizabeth Economy)在上个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重要方面,1989年民主运动所体现的集体行动的政治价值观和精神已经坚持下来,甚至茁壮成长。」她指出,尽管在习近平治理期间允许异议的空间有所缩小,但学者们继续撰写广泛流传的文章,呼吁政治开明,也出现了广泛的围绕妇女权利、劳工权利和环境保护等议题的社会维权活动。每年在中国各地发生数以千计的公众抗议活动,其中包括2018年1700次纪录在册的工人罢工

另一位中国专家特蕾莎·赖特(Teresa Wright)在她2018年出版的的书《中国民众的抗议(Popular Protest in China)》中指出「中国民众远非消极、顺从或自满。相反,当他们感到他们的权利受到侵犯或受到不公正对待时,中国公民经常大胆、反抗、顽强地面对强权。」

在中国的不同见解有多种形式,反映了一系列观点。更多的知识分子评论员倾向于批评习近平的政策选择,并呼唤回归于与一些前国家领导人执政时期相关的更开放的经济和社会。大胆的维权人士试图挑战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或直接探索其他的政治选择。后者通常会获得最严厉的惩罚,但随着压制扩大到寻求改善党国治理而不挑战制度本身的个人 — 包括公共利益律师和自由派经济学家 — 这种温和改革的前景是黯淡的。

同时,当钳制对正式的社会维权团体收紧时,后​​来的维权活动主要在松散的个人网络互动来呼吁改变,经常来自传统上保持沉默的人群。事实上,每当一些异议看起来暂时平息时,新的批评或动员的消息都会让人知道。最近的例子包括顶尖大学的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为帮助罢工工人们所做的努力,包括科技公司的工程师们组织反击难以忍受的996工作制(上午9点到晚上9点,每周六天) ,以及「#我也是」运动,「#我也是」运动在仅一个月内吸引了3000万中国人在网上讨论性骚扰问题。

宗教信仰抗争日益增加

将异议人士的联系网络分散化及对他们扩展的打压活动,是相对有力的,但这也能催生来自新源头的抗争,这些源头联合起来形成另一种被作用低估的趋势:甚至当宗教迫害还在加剧时,宗教信徒的抵制却在增强。2017年一份年「自由之家报告」对中国宗教的主要发现表明,「因应官方的控制,所有信仰团体成员的回应是既有创意又具勇气,有时还取得了显著的胜利」。

数百万计的信众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违抗官方限制,有些是公开的,有些是在极度保密的情形下进行的。中国佛教徒已在抵制利用宗教圣地来敛财的做法。基督徒法轮功学员要求释放被拘留的教友。西藏佛教徒在各集市游行,要求达赖喇嘛归来。新疆维吾尔人用各种办法来记录和揭露新疆的严苛形势。

一些做法超出了一个单一的宗教社区,目的是影响更多中国公众,包括党和国家干部的信仰和行为。注册的教会和地下教会的领袖与维权律师一道,在法庭上抗议抓捕和侵占财产。维权人士组织培训来增加群众的法律意识,并打电话给警察,根据中国的法律劝阻他们不要再做违背信仰权利的事情。

如剑桥大学出版书刊登的一篇2015年学者研究所述,自2004年年起,法轮功的学员和支持者已在鼓励「公民发表退党声明,形式上断绝他们和共产党,共青团或少先队的关系,以求净化自己和良心清白。」就其本身而言,三退运动是集中在精神与文化领域,并未一定就在推翻共产党,而更多是在鼓励中国人去想像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是什么样,并拒绝支持中共的种种暴力行径。这场运动是通过口耳相传、在纸币上写相关短句,以及透过社交媒体和以虚拟个人网络(VPN)登入众多海外网站来传播的。

技术助力的顽强抗争

中国的宗教和民间异议人士都在对抗这个世界上最精密的信息控制体系。他们已通过开发复杂的反封锁方法来得到在许多国家理所当然的基本水平的沟通自由。

由于当局对虚拟私人网络(VPN)使用的限制加强,仅仅是得到不受审查的新闻已变得日益困难。尽管如此,从几家开发者的部分数据显示,在2018年,至少有两、三千万的中国网民翻过了所称的 「网络长城」。那些开发和维护必要翻墙软件的技术人员们不断创新,以使得他们的用户们能够有效地、持续地、安全地突破封锁。一些中国公民冒着坐牢的风险,帮助他们的邻居安装可以接收海外内容的卫星天线,或帮他们加强未注册的上网卡的安全性。

随着在一些通用的社交媒体平台如新浪微博和微信上的审查、监视和吃官司的增加,网民们转到其它空间来动员和与外部世界联络。去年有两起例子,一起是用户们在进行区块链(blockchain)交易的大数据平台上发布公开信;另一起是技术员工利用未被封锁的全球程序共享网站GitHub来抗议恶劣的工作环境,都引起了他们的国际同仁显示的支持。网络众筹资金也在帮助支持一些特定的行动,如地铁广告谴责性骚扰,或是中国公民社会组织的更广泛的运作。

不明确的未来

在中国的人们可能越来越不愿表达他们对共产党或习近平的公开批评,甚至也不愿分享政治敏感信息,但任何人都不应该低估人们对习近平的铁腕政策的实际不满程度。单是在政治敏感时期的审查规模和此时网民们翻过了中国的长城防火墙的次数剧增 —如2018年围绕关于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期期间—就暗示潜在的不满到了引人注目的程度。事实上,习近平致力于加紧控制和他抛弃中共过去在政治上度过危机的策略,已暴露了这个政权的不安定。

三十年前,来自社会各行业的超过一百万中国人走上街头,呼吁有更多的自由和更好的政府。尽管还很难想像今天会有同样的情形再现,但渴望更自由,更法治的中国,一直长存于许多中国人的内心和日常行动中。

萨拉库克为自由之家东亚事务资深研究分析员兼其《中国媒体快报》主任、《中国灵魂争夺战:习近平治下的宗教复兴、压制和抵抗》作者。本文已于5月28日发表于《风传媒》

图片说明:2019年3月家长们抗议在四川省成都市一所学校发现的发霉食品。图片来源Weibo via SCMP


民族主义言论、严格的审查制度影响覆盖了美中贸易战的报导

在过去一个月中,中共政府审查机构仍在忙着封杀与美国不断升级的贸易战的公开讨论。在《中国数字时代》发表于5月6日的泄密审查指令中,中共公安部和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命令当地公安部门和网络管理部门「接此通知,立刻组织人手控制和删除有关美国加征中国关税的一切传言和谣言 」。同一天的另一项指令禁止所有论坛和网站「各网站禁止发布中美贸易战有关的任何消息和评论」,这些举动并非新鲜事。据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称,由于去年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有所上升,贸易战成为大量公共微信账户中审查最严重的话题。由于正在进行的双边谈判未能取得成果,审查只能增加。

除了对普通新闻读者的影响之外,国家审查还损害了中国的零售投资者。据路透社5月8日一篇文章称,当美国总统特朗普于5月5日称要将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时,尽管随后中国股市基准价格暴跌5%,但特朗普的言论在中共官方媒体中没有得到报导,令许多个人投资者被蒙在鼓里,不知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下跌。更成熟的投资者们也感受到了国家审查的影响。《市场观察》(Market Watch)发表的5月15日的报告引用量化投资者们的话,他们表示媒体的控制破坏了他们用来筛选中国社交媒体贴文算法的准确性,以期寻找零售投资者观点的信号。

由于中国政府在5月13日威胁要以新关税600亿美元回应美国关税上涨,中共媒体突然变得越来越强硬,民族主义和戒备,在官方的和解言论发布几天之后变脸。在国家电视台中共中央电视台(CCTV))的晚间新闻节目随后在网络爆传,一新闻主播宣称:「面对美国的软硬两手,中国也早已给出答案: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新华社显著刊登5月13日社论同样直截了当:「当美国为『贪婪和傲慢』而战时,中国为捍卫『其合法权益』而战。」

国家宣传「似乎正在为公众进行长期和昂贵的贸易战做准备」,《华盛顿邮报》在5月15日发表的杰西卡·陈·威斯(Jessica Chen Weiss)教授文章写道。这些准备一部分已经涉及借鉴民族主义的历史叙事。例如,中央电视台的电影频道以在朝鲜战争期间与美国作战的电影取代了常规节目。据《纽约时报》5月14日的一篇文章,「评论家们将目前的贸易争端与中国在殖民时代的外国势力手中被羞辱进行了比较。」一些网友的内容与民族主义基调相呼应,许多用户分享关于贸易战的私人制作的激进歌曲

尽管使用这些大胆的语言,中国可能处于比共产党愿意承认的更弱的位置。香港时事评论员和教授练乙铮(Yi-Zheng Lian)于5月7日在《纽约时报》撰文时推测,在中美关系的第一次重大考验中,习近平主席可能因为试图过度挑战美国而对形势处理失当,这或许会破坏他的合法性。


监控更新:新疆警方应用程序、新数据泄露、微信关键词监控

  • 来自新疆的逆向工程警务应用程序:5月2日,人权观察发布了一个逆向工程版本的应用程序,中国警方用它来对新疆人口进行分类和监视。该应用程序与综合联合操作平台相连,允许警方收集该地区少数民族穆斯林的个人数据,包括血型、政治派别,以及某人的电话是否包含安全的通信应用程序WhatsApp或Telegram等,或者有用来翻越中国「长城防火墙」的工具来接触未经审查的网络信息。人们被依照36种可疑的特性进行分类,其中包括已停止使用智能手机的人、热心收集清真寺捐款的人,甚至那些人被认为「使用大量电力」的人。根据人权观察,「基于这些广泛而可疑的标准,该系统生成了将由官员评估拘留的人员名单」。它补充说,虽然新疆的跟踪和数据库系统特别具有侵入性,但其基本设计与警方计划在全中国实施的其他设计相匹配。       
  • 北京智能城市数据泄露:据Tech Crunch于5月3日报导,最新的由劣等数据安全组成的公共监控系统示例中,研究人员John Wethington发现了一个由阿里巴巴主办的不安全的中国智能城市数据库。数据库包含北京东部两个住宅区数百人的个人数据库信息,包括面部识别文件,根据大致的年龄甚至种族来比对不同的人。据报导,该系统还从警察处获取数据,通知管理人员针对感 兴趣的人或犯罪嫌疑人,并标有「吸毒者」等标签。在一条5月3日推文中,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的北京记者Emily Feng指出,该数据库也链接到会扫描附近小区的移动手机和计算机的传感器。
  • 关键词触发中国境内和境外的微信监控:4月22日,GDI基金会研究员Victor Gevers透露,微信正在根据关键词触发器过滤数十亿条该被「审核」的信息。他指出,「并非所有的对话都是中文的,也并非只有GPS定位在中国的[的讯息会被过滤]。」例如,仅在3月18日,就有36亿条中文信息、5900万条英文信息和2600万条其他语言信息被捕获并发送至运营者。促使整个对话被撷取的关键词包括「习近平」、「中共」、「1989」和「西藏」。虽然大部分信息是在中国发送出的,但是大约有1900万条被捕获的英文信息来自全球用户,包括在北美、欧洲、南美、台湾和澳大利亚的人。

审查更新:天安门周年纪念、劳工维权活动、四川地震

  • 网絡审查和「纠正」在6月4日周年前增加:中共当局正在扩大对网络和社交媒体平台的监管,因为他们试图封杀被禁的和政治上敏感的内容,在即将到来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事件30周年,也就是1989年6月4日中共军队向和平的北京请愿者们开枪。图片和媒体机构「视觉中国」(Visual China Group)于5月12日结束整改,重新启动网站运营,并与中共报纸《人民日报》签署一内容审查协议。作为协议的一部分,用户将能够向该机构报告「有害的」资料,包括含政治内容的材料。这是继5月11日的报导,在中国的约会应用程序陌陌和探探,根据政府的命令暂停了用户在其平台上发送社交新闻的功能一个月。在审查严密的中国「防火长城」之外获得不受审查的资料也受到了限制。据5月6日Blokt上的报导,中共政府已经在上个月关闭了数百个虚拟私人网络(VPN)服务器,尽管许多免费翻墙工具仍在继续开通。英国广播公司(BBC)于5月14日报导,自4月下旬以来,维基百科所有语言的版本在中国都被封锁。此前,只有中文版和像达赖喇嘛等敏感话题有关的非中文文章在中国无法访问。
  • 审查者、警察瞄准网络劳工维权活动:在习近平主席治理之下,对劳工维权活动家的审查和镇压在加剧。中国劳工维权网站(ilabour.net)的编辑危志立于3月19日在广州因「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被捕。他的同事柯成冰已经失踪,据信被警察拘留。而杨郑君,劳工维权网站《新生代》的编辑自1月8日起已被拘捕。其他维权人士也已被失踪。吴琼文倩,女权网站《破土网》前主编,其工作重点关注工人权利,自5月8日被北京警方拘留后已被失踪。5月12日,《南华早报》报导,北京,广州和深圳的警方突击搜捕了以工人和移民权利为重点的民间团体办公室,并逮捕了每个成员。中共当局于4月21日指示媒体不要报导或评论被警方拘留的学习马克思主义学生维权人士对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支持。审查员甚至封堵了讽刺阿里巴巴创办人和共产党员马云支持「996」工作制的讯息;封堵了一个更广泛的反对996工作制运动,此工作制为从上午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六天。同学生一起,工人在1989年的民主抗议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89年周年纪念活动可能助长官方对劳工维权的新一轮防范。
  • 四川地震在11年后仍然敏感:官方媒体已经刻意淡化了2008年四川发生的致命性地震11周年。5月11日,地震中遇难的学生家长们试图公开去现场纪念发生在四川省首府成都市的县级城市,都江堰市,的悲剧,但他们遭到当地官方人士围堵和殴打,其中许多人在之后住院治疗。过去同意接受媒体采访的家长们在周年纪念日前已被警方全天候监视。尽管政府努力以积极的态度展现地震,开始中国新时代「志愿服务」,但关于这场灾难的网络讨论的审查仍然无所不在

香港:《逃犯条例》修正案引起紧张局势升级

将协助引渡至中国内地的香港《逃犯条例》修正案引起香港公民社会的强烈抵制。4月28日,多达13万抗议者走上街头抗议这些修正条例,如果通过修正案,将允许香港人和在该地区工作或生活的外国人在中国臭名昭著的有缺陷的司法系统中受审。当地艺术社团成员也表达忧虑,该协议可能破坏香港的创作自由。 5月11日,香港立法会的反对者和支持者之间的冲突爆发,民主阵营的一名成员摔倒并被担架抬走。尽管遭到反对,《南华早报》于5月14日报导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加倍支持」该法案,据信如果未能通过该法案将破坏她的职权和仕途。就此方面,中共政府已袒护这项法案,中共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在5月15日会晤香港智库人士时将其描述为「必要的、适当的、合理合法的」

美国政府也对该法案表示担忧。 5月7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会发表了一份批评《逃犯条例》修正案的简报,指出这些修正案可能对美国构成极大风险。该法案的当地反对者也向华盛顿传达了他们的信息。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作证时,香港民主党创党成员兼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李柱铭(Martin Lee)警告说,该法案可能允许将居住在香港的美国公民绑架和引渡到中国。在5月15日的《华盛顿邮报》专栏文章中,李柱铭呼吁「世界采取行动保护香港的自由社会和法律体系」。

罔顾此国际趋势,香港2014年雨伞运动成员继续被判入狱,加剧了人们的恐惧,即如果《逃犯条例》修正案生效,政治动机的指控可能会增加。据估计,有100名此类维权人士被香港法院定罪,其中一名前抗议领袖黄之峰(Joshua Wong)在最近上诉被拒绝后,被判即时重返监狱两个月。由于香港司法系统国际声誉日益恶化,5月21日有消息称,德国已批准两名被香港警方通缉的政治维权活动人士的庇护。


中國之外:美国电视剧、非政府组织房东、台湾和荷兰媒体、厄瓜多尔相机、尼泊尔记者

  • CBS审查《傲骨之战The Good Fight》片段:据《纽约时报》5月8日报导,美国电视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决定审查一律政题材的电视剧《傲骨之战(The Good Fight)》中的一集,原因是担心冒犯中共当权者。在电视中有一段动漫— 其中谈到了中共政府对敏感话题如天安门大屠杀和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该动漫被删除,用黑屏来取代,屏幕上打出字幕:「CBS已审查了这段内容」。尽管CBS做了自我审查,据报导该剧目(有些时候甚至是整个季的系列)依然从中国的流媒体网站被删除,如「豆瓣」和「天天美剧」,因为该剧还谈到了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被大范围关押。 《傲骨贤妻(The Good Wife)》是 CBS 从《傲骨之战》中分离出去的另一部电视剧,2014年也在中国的网路流媒体平台被禁
  • 中国公司否决国际特赦组织在纽约的办公室租约:根据5月13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中国国企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China Ocean Shipping (Group) Company,COSCO)拒绝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部在其拥有的位于纽约市的一座大楼租用办公室。国际特赦组织定期发表关于中国人权受迫害的研究报告。一位Cosco下属机构的代表告知国际特赦组织,称他们「对中国国营企业拥有的大楼来说,不是最好的房客」。
  • 台湾媒体高管出席中共媒体峰会:数十位台湾媒体机构代表出席了中国政府5月10日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届海峡两岸媒体人峰会」。峰会旨在讨论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媒体如何促进「和平统一」和「九二共识」。与会者来自各电视、广播、报刊杂志和网络媒体平台,包括主要的亲中媒体如《联合报》、《中国时报》、《东森电视台》、TVBS、《中天电视》以及各级地方和全国范围的出版与广播公司协会成员。作为回应,台湾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副局长柯承亨表示,中共政府没有权利指导台湾媒体的活动。
  • 荷兰出版商审查有关新疆的评论:研究中国的教授提姆·葛罗斯(Timothy Grose)声称,在5月13日《洛杉矶书评》(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中国频道的一篇文章中,他的一本关于新疆的评论,在荷兰一家受人尊敬的出版社(Brill)旗下的一学术期刊被编辑们审查了。尽管这篇关于汤姆·克利夫(Tom Cliff)所著的《油与水》 (Oil and Water)的书评最初得到该期刊早在2018年初的邀约,最终还是因葛罗斯在其中明显讨论在新疆的再教育营而被拒绝。该期刊的名字是《中国和亚洲:在历史研究方面之学刊》(China & Asia: A Journal in Historical Studies)。该期刊的编辑韩孝荣(Han Xiaorong)是香港理工大学的一名教授,他多年来维护中共在新疆的政策。
  • 厄瓜多尔采用中共的监控技术:据《纽约时报》4月24日报导,中国为厄瓜多尔提供了一套拥有4 200安全摄像头的庞大系统来监控其国民。该系统是由中共国家扶植的公司如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CEIEC)和华为研制的,与其已在中国投入的监控系统类似。维权人士已表达了担忧,害怕此类监控网络允许有专制倾向的政府进行更多該国国内打压行动。据报导,在厄瓜多尔安装的这些摄像头在所声称的降低犯罪的功能方面没有效果,部分原因是此举要求太多的警力来监控视频内容。然而,证据表明在厄国前总统拉菲尔·柯罗亚(Rafael Correa)统治时期,以迫害政府反对者著称的该国国家情报部门获得了中共制造的这套系统。据报导,类似监控网络也被出售到了其他国家政府如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安哥拉。
  • 尼泊尔国家媒体调查参与达赖喇嘛报导的记者们:据5月14日《香港自由新闻》( Hong Kong Free Press)的报告,尼泊尔国家新闻机构RSS正在调查三位记者,原因是他们传播了一则关于达赖喇嘛4月出院的消息。该调查是在尼泊尔与中国的外交与经济关系增强的背景下出现的。 《香港自由新闻》援引RSS主席哈里·阿迪卡里(Hari Adhikari)的话说:「我们不报导违反我们国家外交政策和影响我们与邻国关系的新闻。」尼泊尔国家新闻机构长期以来一直和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有内容交换协约。

重点反制:秘密录像

5月20日,福克斯新闻(Fox News)播出了一个电视片段,关于一个中国家庭试图找回他们一名在中国被警察拘捕而被杀害的亲人的尸体,该亲人因修炼被禁的法轮功精神信仰被拘捕。该视频片段包括秘密录制的这位已故女性的姐夫与官员对证的视频,并被告知,如果家人承认她「自然死亡」,尸体就能被领取。该报导还包括2018年11月最近的视频,显示一名妻子在一家医院里为她虚弱的丈夫哭泣,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被迫害致死。于瞑(Yu Ming),这位最近逃到美国的中国企业家,录制了这些视频片段以及其他来自器官移植医院内部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的片段。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个隐藏针孔摄像机的手表和车钥匙。

于瞑的视频是中国维权人士和外国记者为从中国境内获取敏感镜头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尤其是关于看守所和监狱里的良心犯的画面镜头,并将这些传播到海外。 5月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播出了中国记者马特·里弗斯(Matt Rivers)的一段片段,展示了新疆各种集中营的高墙和铁丝网,那里估计有10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正在接受「再教育」。该片还描绘了警方阻挠记者们的各种努力,包括强迫他们在充满民族音乐中与官员们共进晚餐。很明显,有些视频是用一种设备秘密拍摄的,而不是可见的专业电视摄像机。最近的其他例子可以在《寒冬》(Bitter Winter)的YouTube频道上找到,这是一个宗教自由网站,在中国有一个联系网络。这些包括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在河南省一系列教堂被拆毁的视频,视频可看到信众们在哭泣、祈祷和对抗官方人员;还有佛教雕像被涂抹,以防止信众们信奉;还有甘肃省清真寺被拆毁

秘密录像的外国记者面临着危险、被短暂拘留、工作被破坏,并被拒绝得到报导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国家的签证。参与这项活动的中国公民面临更大的危险,包括可能的监禁和酷刑。然而,尽管冒着危险,中国维权人士继续秘密拍摄现场受迫害视频,部分原因在于这些可能有助于提高国际上的认知,甚至也为如果能给中国政府压力,也可能制止迫害。​


未來看点

与王全璋狱中状况有关的审查:5月20日,被监禁的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在临沂监狱会见官方人士要求面见她的丈夫。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拘捕,并无法与外界接触三年多,之后因为他为持不同政见者辩护而在1月份被判处4.5年徒刑。李文足被拒绝与王全璋面见,但告诉记者,官员向她展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三分钟视频,其中看起来王全璋更瘦,头发灰白,手势紧张,讲话迟钝。关注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施加给中共当局,允许李能面见王全璋以及任何对他的狱中状况新信息的审查。

华为获得美国技术:在对中国电信大厂华为公司的声誉和运营的最新重击中,美国特朗普政府于5月16日将华为列入了限制得到美国技术的公司的黑名单。几天之内,谷歌宣布将暂停与华为的任何与需要转让硬件、软件和技术服务,还有那些涉及开放源代码许可相关的业务。此举可能捆绑住华为全球手机生意。5月21日,美国商务部发布通吿,对华为提供90天的「宽限」。关注华为在黑名单中的最终状况以及美国业务交易受到限制的实际后果。

英国调查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5月8日,英国广播监管机构开始调查英国男子在中国和海外播出的中国国家电视台上的被迫认罪是否违反英国广播法。接着,根据瑞典公民桂民海的女儿Angela Gui提交的诉讼启动了第二次调查,桂民海在2015年香港书商遭到大规模打击而在被泰国绑架后,出现在中国国家电视台做了几次被认罪;他仍在中国被拘留。在习近平的治理下,记者、律师、商人和其他人的这种电视被迫认罪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英国调查中心注意力集中在中国环球电视网(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CGTN),即中共国营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的国际部门。关注英国对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调查结果和其可能得到的处罚,可能包括撤销其广播执照和巨额罚款。


行动起来

  • 订阅《中国媒体快报》:每月直送电子邮箱,获取《中国媒体快报》最新信息,最深入分析。免费发送!点击这里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状况。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了解如何采取行动帮助新闻记者和言论自由维权人士,包括在往期《中国媒体快报》中特别提到的良心犯。点击这里
  • 访问《中国媒体快报》资源中心:透过自由之家网站的新资源中心,了解了解更多决策者、媒体、教育界人士和捐助人可以如何帮助推进中国和其他地方的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