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異見的倖存、監控微信、秘密錄影(Issue 136, Traditional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國媒體快報:異見的倖存、監控微信、秘密錄影(Issue 136, Traditional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被抓捕的聊天者

這個文字雲源於3月18日在騰訊的微信即時通訊應用程式上發送的一組37億條消息。顯示的敏感性詞語已經導致對話被標記為「審查」。由研究人員Victor Gevers發現的數據庫資料,主要是向中國境內發送的中文訊息,但也有向全球用戶發送的約1900萬條英文訊息。從圖像中可以看出,微信監視軟體特別關注有關中共領導人、共產黨,以及即將到來的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門廣場和周邊街道的民主抗議者30週年軍隊鎮壓的對話。圖片來源:Victor Gevers

本期標題

本期分析:倖存於中國:令人矚目的自由思想與維權行動

新聞報導:​​​

重點反制​秘密錄像

未來看點

行動起來!


本期分析:倖存於中國:令人矚目的自由思想與維權行動

中共政權的箝制手段正在增加,但也在重要方面走入敗相。

作者:薩拉·庫克 (Sarah Cook) 

三十年前的這一週,數千名學生佔領了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門廣場,參加了絕食抗議,要求中國政治和經濟改革。全國各地的其他公民 — 教授、工人,甚至是中共黨內幹部 — 慢慢加入到他們對民主和透明度的訴求中。1989年6月4日晚,該運動遭到暴力鎮壓,但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一個正在萌芽的民間社會團體開始發展和專業化,調查性新聞工作和法律倡議引發政策改變,並經歷了一個宗教信仰的復甦。

自2012年共產黨領導人習近平上台後,政治鎮壓、監控和審查都在加劇。即便如此,各種形式的抗議和維權行動仍然存在並持續出現。

以下趨勢指出中國目前的環境具有高度限制性,但比其表面上看来更複雜和具潛在不穩定性。

不寒而慄的影響是真實的

在今天的中國,經營一個非營利性的倡議組織、做為一名調查記者、實踐一個人的信仰,或者只是在社交媒體上與朋友分享一個政治玩笑,比三年前更加困難和冒險。一些長期維持的民間社會團體正在關門、著名的記者們正在改變職業,而普通中國人對他們網路上的溝通更加小心謹慎。

眾多因素促成了這一變化,但在騰訊無處不在的微信通訊軟體上所加緊的控制 — 包括過去18個月,針對通常相對較小的政治違規的幾輪大規模帳戶刪除— 已在鼓勵用戶自我審查方面發揮了獨特的作用。新浪微博平台是2013 -14年嚴厲箝制的重點,與新浪微博平台不同,一個關閉的微信賬號不僅僅讓用戶的公開評論沉默消音,還切斷其與整個網路的聯絡以及電子支付選擇,嚴重影響他或她在現代中國社會中正常生活的能力。這種強大的威懾力遠比像監禁等其他懲罰手段更普遍,雖然近年來監獄刑罰也有所增加。

網路世界的自我審查正逐漸蔓延到面對面的對話中。「這和朋友來說是個死胡同。 沒有人願意談論任何事情哪怕是和政治沾一點邊的問題,」據一位在中國生活了20多年的外籍人士稱,「今天,大多數家庭都對他們所說的話非常小心,甚至是對親人。」近年來在中國參加會議的外國學者也同樣察覺到學術討論的狹窄空間以及中國同行更加沈默,不願意坦率表達他們的觀點。

不同見解並未死亡」

儘管存在這種不寒而慄,學者伊麗莎白·易科那米(Elizabeth Economy)在上個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在重要方面,1989年民主運動所體現的集體行動的政治價值觀和精神已經堅持下来,甚至茁壯成長。」她指出,儘管在習近平治理期間允許異議的空間有所縮小,但學者們繼續撰寫廣泛流傳的文章,呼籲政治開明,也出現了廣泛的圍繞婦女權利、勞工權利和環境保護等議題的社會運動。每年在中國各地發生數以千計的公眾抗議活動,其中包括2018年1700次紀錄在冊的工人罷工

另一位中國專家特蕾莎·賴特(Teresa Wright)在她2018年出版的書《中國民眾的抗議(Popular Protest in China)》中指出,「中國民眾遠非消極、順從或自满。相反,當他們感到他們的權利受到侵犯或受到不公正對待時,中國公民經常大膽、反抗、頑強地面對強權。」

在中國的不同見解有多種形式,反映了一系列觀點。更多的知識分子評論員傾向於批評習近平的政策選擇,並呼籲回歸於與一些前國家領導人執政時期相關的更開放的經濟和社會。大膽的維權人士試圖挑戰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或直接探索其他的政治選擇。後者通常會獲得最嚴厲的懲罰,但隨著壓制擴大到尋求改善黨國治理而不挑戰制度本身的個人—包括公共利益律師和自由派經濟學家—這種溫和改革的前景是黯淡的。

同時,當箝制對正式的公民社會團體收緊時,後來的維權活動主要是在鬆散的個人網路互動來呼籲改變,經常來自傳統上保持沉默的人群。事實上,每當一些異議看起來暫時平息時,新的批評或動員的消息都會讓人知道。最近的例子包括頂尖大學的學習馬克思主義的學生為幫助罷工工人們所做的努力,包括科技公司的工程師們組織反擊難以忍受的996工作制(上午9點到晚上9點,每週六天),以及#MeToo運動,#MeToo運動在僅一個月內吸引了3000萬中國人在網上討論性騷擾問題。

宗教信仰抗爭日益增加

將異議人士的聯繫網絡分散化和對他們擴展的打壓活動,是相對有力的,但這也能催生來自新源頭的抗爭,這些源頭聯合起來形成另一種被作用低估的趨勢:當宗教迫害還在加劇時,宗教信徒的抵制卻在增強。一份2017年「自由之家報告」對中國宗教的主要發現表明,「因應官方的控制,所有信仰團體成員的回應是既有創意又具勇氣,有時還取得了顯著的勝利。」

數百萬計的信眾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違抗官方限制,有些是公開的,有些是在極度保密的情形下進行的。中國佛教徒已在抵制利用宗教聖地來斂財的做法。基督徒法輪功學員要求釋放被拘留的教友。西藏佛教徒在各集市遊行,要求達賴喇嘛歸來。新疆維吾爾人用各種辦法來記錄和揭露新疆的嚴苛形勢。

一些做法超出了一個單一的宗教社區,目的是影響更多中國公眾 - 包括黨和國家幹部 - 的信仰和行為。註冊的教會和地下教會的領袖與維權律師一道,在法庭上挑戰逮捕和財產糾紛。維權人士組織培訓來增加群眾的法律意識,並打電話給警察,根據中國的法律勸阻他們不要再做違背信仰權利的事情。

如劍橋大學出版書刊登的2015年學者研究所述,自2004年起,法輪功的學員和支持者已在鼓勵「公民發表退黨聲明,形式上斷絕他們和共產黨、共青團或少先隊的關係,以求淨化自己和良心清白。」 就其本身而言,三退運動是集中在精神與文化領域,並未一定旨在推翻共產黨,而更多是在鼓勵中國人去想像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是什麼樣,並拒絕支持中共的種種暴力行徑。這場運動是通過口耳相傳、在紙幣上寫相關短句,以及透過社交媒體和以虛擬個人網絡(VPN)登入眾多海外網站來傳播的。

技術助力的頑強抗爭

中國的宗教和民間異議人士都在對抗這個世界上最精密的資訊控制體系。他們已通過開發複雜的反封鎖方法來得到在許多國家理所當然的基本水平的溝通自由。  

由於當局對虛擬私人網絡(VPN)使用的限制加強,僅僅是得到不受審查的新聞已變得日益困難。儘管如此,從幾家開發者的部分數據顯示,在2018年,至少有兩、三千萬的中國網民翻過了所稱的 「網路長城」。那些開發和維護必要翻牆軟體的技術人員們不斷創新,以使得他們的用戶們能夠有效地、持續地、安全地突破封鎖。一些中國公民冒著坐牢的風險,幫助他們的鄰居安裝可以接收海外內容的衛星天線,或幫他們加強未註冊的上網卡的安全性。

隨著在一些通用的社交媒體平台如新浪微博和微信上的審查、監視和吃官司的增加,網民們轉到其它空間來動員和與外部世界聯絡。去年有兩起例子,一起是用戶們在進行區塊鏈(blockchain)交易的大數據平台上發布公開信;另一起是技術員工利用未被封鎖的全球程序共享網站GitHub來抗議惡劣的工作環境,都引起了他們的國際同仁顯著的支持。網路眾籌資金也在幫助支持一些特定的行動,如地鐵廣告譴責性騷擾,或是中國公民社會組織的更廣泛的運作。

不明確的未來

在中國的人們可能越來越不願表達他們對共產黨或習近平的公開批評,甚至也不願分享政治敏感資訊,但任何人都不應該低估人們對習近平的鐵腕政策的實際不滿程度。單是在政治敏感時期的審查規模和此時網民們翻過防火牆的次數劇增—如2018年取消國家主席任期期限—就暗示潛在的不滿到了引人注目的程度。事實上,習近平致力於加緊控制和他拋棄中共過去在政治上度過危機的策略,已暴露了這個政權的不安定。

三十年前,來自社會各行業的超過一百萬中國人走上街頭,呼籲有更多的自由和更好的政府。儘管還很難想像今天會有同樣的情形再現,但渴望更自由、更法治的中國,一直長存於許多中國人的內心和日常行動中。

薩拉庫克為自由之家東亞事務資深研究分析員兼其《中國媒體快報》主任、《中國靈魂爭奪戰:習近平治下的宗教復興、壓制和抵抗》作者。本文已於5月28日發表於《風傳媒》

圖片說明: 2019年3月家長們抗議在四川省成都市一所學校發現的發霉食品。圖片來源Weibo via SCMP


民族主義言論、嚴格的審查制度影響美中貿易戰的報導

在過去一個月中,中共政府審查機構仍在忙著封殺與美國不斷升級的貿易戰的公開討論。在《中國數字時代》發表於5月6日的洩密審查指令中,中共公安部和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命令當地公安部門和網路管理部門「接此通知,立刻組織人手控制和刪除有關美國加徵中國關稅的一切傳言和謠言」。同一天的另一項指令禁止所有論壇和網站「各網站禁止發布中美貿易戰有關的任何消息和評論」,這些舉動並非新鮮事。據香港大學的研究人員稱,由於去年兩國之間的緊張局勢有所上升,貿易戰成為大量公共微信帳戶中審查最嚴重的話題。由於正在進行的雙邊談判未能取得成果,審查只能增加。

除了對普通新聞讀者的影響之外,國家審查還損害了中國的零售投資者。據路透社5月8日一篇文章稱, 當美國總統川普於5月5日稱要將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時,儘管隨後中國股市基準價格暴跌5%,但川普的言論在中共官方媒體中沒有得到報導,令許多個人投資者被蒙在鼓裏,不知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下跌。更成熟的投資者們也感受到了國家審查的影響。Market Watch發表的 5月15日的報告引用量化投資者們的話,他們表示媒體的控制破壞了他們用來篩選中國社交媒體貼文算法的準確性,以期尋找零售投資者觀點的信號。

由於中國政府在5月13日威脅要以600億美元新關稅回應美國關稅上漲,中共媒體突然變得越來越強硬、民族主義和戒備,在官方的和解言論發布幾天之後變臉。在國家電視台中共中央電視台(CCTV)的晚間新聞節目隨後在網路爆傳,一新聞主播宣稱:「面對美國的軟硬兩手,中國也早已給出答案: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新華社顯著刊登5月13日社論同樣直截了當:「當美國為『貪婪和傲慢」而戰時,中國為捍衛『其合法權益」而戰。」

國家宣傳「似乎正在為公眾進行長期和昂貴的貿易戰做準備」,《華盛頓郵報》在5月15日發表的傑西卡·陳·威斯(Jessica Chen Weiss)教授文章寫道。這些準備一部分已經涉及借鑒民族主義的歷史敘事。 例如,中央電視台的電影頻道以在朝鮮戰爭期間與美國作戰的電影取代了常規節目。據《紐約時報》5月14日的一篇文章,「評論家們將目前的貿易爭端與中國在殖民時代的外國勢力手中被羞辱進行了比較。」一些網友的內容與民族主義基調相呼應,許多用戶分享關於貿易戰的私人製作的激進歌曲

儘管使用這些大膽的語言,中國可能處於比共產黨願意承認的更弱的位置。香港時事評論員和教授練乙錚(Yi-Zheng Lian)於5月7日在《紐約時報》撰文時推測,在中美關係的第一次重大考驗中,習近平主席可能因為試圖過度挑戰美國而對形勢處理失當,這或許會破壞他的合法性。


監視更新:新疆警方應用程式、新數據洩露、微信關鍵詞監控

  • 來自新疆的逆向工程警務應用程式5月2日,人權觀察發佈了一個逆向工程版本的應用程式,中國警方用它來對新疆人口進行分類和監視。該應用程式與綜合聯合操作平台相連,允許警方收集該地區少數民族穆斯林的個人數據,包括血型、政治派別,以及某人的電話是否包含安全的通信應用程式WhatsApp或Telegram等,或者有用來翻越中國「長城防火牆」的工具來接觸未經審查的網路資訊。人們被依照36種可疑的的特性進行分類,其中包括已停止使用智能手機的人、熱心收集清真寺捐款的人,甚至那些被認為「使用大量電力」的人。根據人權觀察,「基於這些廣泛而可疑的標準,該系統生成了將由官員評估拘留的人員名單」。它補充說,雖然新疆的跟蹤和數據庫系統特別具有侵入性,但其基本設計與警方計劃在全中國實施的其他設計相匹配。
  • 北京智能城市數據洩露:據Tech Crunch於5月3日報導,最新的由劣等數據安全組成的公共監控系統示例中,研究人員John Wethington發現了一個由阿里巴巴主辦的不安全的中國智能城市數據庫。該數據庫包含北京東部兩個住宅區數百人的個人數據庫資料,包括人臉識別文件,根據大致的年齡甚至種族來比對不同的人。據報導,該系統還從警察處獲取數據,通知管理人員針對感興趣的人或犯罪嫌疑人,並標有「吸毒者」等標籤。在一條5月3日推文中,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的北京記者Emily Feng指出,該數據庫也連接到會掃描社區的手機和電腦的傳感器。
  • 關鍵詞觸發中國境內和境外的微信監控:4月22日,GDI基金會研究員Victor Gevers透露,微信正在根據關鍵詞觸發器過濾數十億條該被「審核」的訊息。 他指出,「並非所有的對話都是中文的,也並非只有GPS定位在中國[的訊息會被過濾]。」例如,僅在3月18日,就有36億條中文訊息、5900萬條英文訊息和2600萬條其他語言訊息被捕獲並發送至運營者。促使整個對話被擷取的關鍵詞包括「習近平」、「中共」、「1989」和「西藏」。雖然大部分訊息是在中國發送出的,但是大約有1900萬條被捕獲的英文訊息來自全球用戶,包括在北美、歐洲、南美、台灣和澳洲的人。​

審查更新:天安門週年紀念、勞工維權活動、四川地震

  • 網路審查和「糾正」在6月4日週年前增加:中共當局正在擴大對網路和社交媒體平台的監管,因為他們試圖封殺被禁的和政治上敏感的內容,在即將到來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事件30週年,也就是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向和平的北京請願者們開槍。圖片和媒體機構「視覺中國」(Visual China Group)於 5月12日結束整改,重新啟動網站運營,並與中共報紙《人民日報》簽署一內容審查協議。作為協議的一部分,用戶將能夠向該機構報告「有害的」資料,包括含政治內容的材料。這是繼5月11日的報導,在中國的約會應用程式陌陌和探探,根據政府的命令暫停了用戶在其平台上發送社交新聞的功能一個月。在審查嚴密的中國「長城防火牆」之外訪問不受審查的資料也受到了限制。據5月6日 Blokt上的報導,中共政府已經在上個月關閉了數百個虛擬私人網絡(VPN)服務器,儘管許多免費翻牆工具仍在繼續開通。英國廣播公司(BBC)於5月14日報導,自4月下旬以來,維基百科所有語言的版本在中國都被封鎖。此前,只有中文版和像達賴喇嘛等敏感話題有關的非中文文章在中國無法訪問。
  • 審查者、警察瞄準線上勞工維權活動:在習近平主席治理之下,對勞工維權活動家的審查和鎮壓在加劇。中國勞工維權網站(ilabour.net)的編輯危志立於3月19日在廣州因「涉嫌擾亂公共秩序」被捕。他的同事柯成冰已經失蹤,據信被警察拘留。而楊鄭君,勞工維權網站《新生代》的編輯自1月8日起已被拘捕。其他維權人士也已被失蹤。吳瓊文倩,女權網站 《破土網》前主编,其工作重點關注工人權利,自5月8日被北京警方拘留後已被失蹤。 5月12日,《南華早報》報導,北京、廣州和深圳的警方突擊搜捕了以工人和移民權利為重點的民間團體辦公室,並逮捕了每個成員。中共當局於4月21日指示媒體不要報導或評論被警方拘留的馬克思主義學生維權人士對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的支持。審查員甚至封堵了諷刺阿里巴巴創辦人和共產黨員馬雲支持「996」工作制的訊息;封堵了一個更廣泛的反對996工作制運動,此工作制為從上午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週六天。同學生一起,工人在1989年的民主抗議活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1989年周年紀念活動可能助長官方對勞工維權的新一輪防範。
  • 四川地震在11年後仍然敏感:官方媒體已經刻意淡化了2008年四川發生的致命性地震11週年。5月11日,地震中遇難的學生家長們試圖公開去現場紀念發生在四川省首府成都市的縣級城市,都江堰市,的悲劇,但他們被當地官方人士圍堵和毆打,其中許多人在之後住院治療。過去同意接受媒體採訪的家長們在周年紀念日前已被警方全天候監視。儘管政府努力以積極的態度展現地震,開始中國新時代「志願服務」,但關於這場災難的網路討論的審查仍然無所不在

香港:《逃犯條例》修正案引起緊張局勢升級

將協助引渡至中國內地的香港《逃犯條例》修正案引起香港公民社會的強烈抵制。4月28日,多達13万抗議者走上街頭抗議這些修正條例,如果通過修正案,將允許香港人和在該地區工作或生活的外國人在中國臭名昭著的有缺陷的司法系統中受審。當地藝術社團成員也表示憂慮,該協議可能破壞香港的創作自由。 5月11日,香港立法會的反對者和支持者之間爆發衝突,民主陣營的一名成員摔倒並被擔架抬走。儘管遭到反對,《南華早報》於5月14日報導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加倍支持」該法案,據信如果未能通過該法案將破壞她的職權和仕途。就此方面,中共政府已袒護這項法案,中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在5月15日會晤香港智庫人士時將其描述為「必要的、適當的、合理合法的」。

美國政府也對該法案表示擔憂。5月7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發表了一份批評《逃犯條例》修正案的簡報,指出這些修正案可能對美國構成極大風險。該法案的當地反對者也向華盛頓傳達了他們的信息。在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作證時,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兼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李柱銘(Martin Lee)警告說,該法案可能允許將居住在香港的美國公民綁架和引渡到中國。在5月15日的《華盛頓郵報》專欄文章中,李柱銘呼籲「世界採取行動保護香港的自由社會和法律體系」。

罔顧此國際趨勢,香港2014年雨傘運動成員繼續被判入獄,加劇了人們的恐懼,即如果《逃犯條例》修正案生效,政治動機的指控可能會增加。據估計,有100名此類維權人士被香港法院定罪,其中一名前抗議領袖黃之峰(Joshua Wong)在最近上訴被拒絕後,被判即時重返監獄兩個月。由於香港司法系統國際聲譽日益惡化,5月21日有消息稱,德國已批准兩名被香港警方通緝的政治維權活動人士的庇護。


中國之外:美國電視劇、非政府組織地房東、台灣和荷蘭媒體、厄瓜多爾相機、尼泊爾記者

  • CBS審查《傲骨之戰The Good Fight》片段:據《紐約時報》5月8日報導,美國電視公司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決定審查一律政題材的電視劇《傲骨之戰(The Good Fight)》中的一集,原因是擔心冒犯中共當權者。在電視中有一段動漫 — 其中談到了中共政府對敏感話題如天安門大屠殺和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 該動漫被刪除,用黑屏來取代,屏幕上打出字幕:「CBS已審查了這段內容」。儘管CBS做了自我審查,據報導該劇目(有些時候甚至是整個季的系列)依然從中國的流媒體網站被刪除,如「豆瓣」和「天天美劇」,因為該劇還談到了在新疆的維吾爾族人被大範圍關押。《傲骨賢妻(The Good Wife)》是 CBS 從《傲骨之戰》中分離出去的另一部電視劇,2014年也在中國的網路流媒體平台被禁止播出
  • 中國公司否決國際特赦組織在紐約的辦公室租約:根據5月13日《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中國國企中國遠洋運輸(集團)公司(China Ocean Shipping (Group) Company,COSCO)拒絕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部在其擁有的位於紐約市的一座大樓租用辦公室。國際特赦組織定期發表關於中國人權受迫害的研究報告。一位Cosco下屬機構的代表告知國際特赦組織,稱他們「對中國國營企業擁有的大樓來說,不是最好的房客」。
  • 台灣媒體高管出席中共媒體峰會:數十位台灣媒體機構代表出席了中國政府5月10日在北京召開的「第四屆海峽兩岸媒體人峰會」。峰會旨在討論中國大陸和台灣的媒體如何促進「和平統一」和「九二共識」。與會者來自各電視、廣播、報刊雜誌和網絡媒體平台,包括主要的親中媒體如《聯合報》、《中國時報》、《東森電視台》、TVBS、《中天電視》以及各級地方和全國範圍的出版與廣播公司協會成員。作為回應,台灣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副局長柯承亨表示,中共政府沒有權利指導台灣媒體的活動。
  • 荷蘭出版商審查有關新疆的評論:研究中國的教授提姆·葛羅斯(Timothy Grose)聲稱,在5月13日《洛杉磯書評》(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中國頻道的一篇文章中,他的一本關於新疆的評論,在荷蘭一家受人尊敬的出版社(Brill)旗下的一學術期刊被編輯們審查了。儘管這篇關於湯姆·克利夫(Tom Cliff)所著的《油與水》 (Oil and Water的書評最初得到該期刊早在2018年初的邀約,最終還是因葛羅斯在其中明顯討論在新疆的再教育營而被拒絕。該期刊的名字是《中國和亞洲:在歷史研究方面之學刊》(China & Asia: A Journal in Historical Studies)。該期刊的編輯韓孝榮(Han Xiaorong)是香港理工大學的一名教授,他多年來維護中共在新疆的政策。
  • 厄瓜多採用中國的監控技術:據《紐約時報》4月24日報導,中國為厄瓜多提供了一套擁有4,200安全攝像頭的龐大系統來監控其國民。該系統是由中共國家扶植的公司如中國電子進出口有限公司(CEIEC)和華為研製的,與其已在中國投入的監控系統類似。維權人士已表達了擔憂,害怕此類監控網絡允許有專制傾向的政府進行更多國內打壓行動。據報導,在厄瓜多安裝的這些攝像頭在所聲稱的降低犯罪的功能方面沒有效果,部分原因是此舉要求太多的警力來監控影像內容。然而,證據表明在厄國前總統拉菲爾·柯羅亞(Rafael Correa)統治時期,以迫害政府反對者著稱的該國國家情報部門獲得了中共製造的這套系統。據報導,類似監控網絡也被出售到了其他國家政府如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和安哥拉。
  • 尼泊爾國家媒體調查參與達賴喇嘛報導的記者們:據5月14日《香港自由新聞》( Hong Kong Free Press)的報告,尼泊爾國家新聞機構RSS正在調查三位記者,原因是他們傳播了一則關於達賴喇嘛4月出院的消息。該調查是在尼泊爾與中國的外交與經濟關係增強的背景下出現的。《香港自由新聞》援引RSS主席哈里·阿迪卡裡(Hari Adhikari)的話說:「我們不報導違反我們國家外交政策和影響我們與鄰國關係的新聞。」尼泊爾國家新聞機構長期以來一直和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有內容交換協約。

重點反制:秘密錄像

5月20日,福克斯新聞(Fox News)播出了一個電視片段,關於一個中國家庭試圖找回他們一名在中國被警察拘捕而被殺害的親人的屍體,該親人因修煉被禁的法輪功精神信仰被拘捕。該影像片段包括秘密錄製的這位已故女性的姐夫與官員對證的影片,並被告知,如果家人承認她「自然死亡」,屍體就能被領取。該報導還包括2018年11月最近的影片片段,顯示一名妻子在一家醫院裡為她虛弱的丈夫哭泣,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裡被迫害致死。 于瞑(Yu Ming),這位最近逃到美國的中國企業家,錄製了這些影像片段以及其他來自器官移植醫院內部和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的片段。他向記者展示了一個隱藏起針孔攝像機的手錶和車鑰匙。

于瞑的影片是中國維權人士和外國記者為從中國境內獲取敏感鏡頭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尤其是關於看守所和監獄裡的良心犯的畫面鏡頭,並將這些傳播到海外。 5月7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播出了中國記者馬特·里弗斯(Matt Rivers)的一段片段,展示了新疆各種集中營的高牆和鐵絲網,那裏估計有100萬穆斯林少數民族正在接受「再教育」。該片還描繪了警方阻撓記者們的各種努力,包括強迫他們在充滿民族音樂中與官員們共進晚餐。很明顯,有些影片是用一種設備秘密拍攝的,而不是可見的專業電視攝影機。最近的其他例子可以在《寒冬》(Bitter Winter)的YouTube頻道上找到,這是一個宗教自由網站,在中國有一個聯繫網絡。這些包括本月早些時候公佈的在河南省一系列教堂被拆毀的影片,影片可看到信眾們在哭泣、祈禱和對抗官方人員;還有佛教雕像被塗抹,以防止信眾們敬奉;還有甘肅省清真寺被拆毀

秘密錄像的外國記者面臨著危險、被短暫拘留、工作被破壞,並被拒絕得到報導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國家的簽證。參與這項活動的中國公民面臨更大的危險,包括可能的監禁和酷刑。然而,儘管冒著危險,中國維權人士繼續秘密拍攝現場受迫害影片,部分原因在於這些可能有助於提高國際上的認知,甚至如果能給中國政府壓力,也可能制止迫害 。


未來看點

與王全璋獄中狀況有關的審查:5月20日,被監禁的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在臨沂監獄會見官方人士要求面見她的丈夫。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拘捕,並無法與外界接觸三年多,之後因為他為持不同政見者辯護而在1月份被判處4.5年徒刑。李文足被拒絕與王全璋面見,但告訴記者,官員向她展示了一個令人不安的三分鐘影片,其中看起來王全璋更瘦,頭髮灰白,手勢緊張,講話遲鈍。關注中共當局面臨允許李文足能和王全璋見面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以及任何對他的獄中狀況新資訊的審查。    

華為獲得美國技術:在對中國電信大廠華為公司的聲譽和運營的最新重擊中,美國川普政府於5月16日將華為列入了限制得到美國技術的公司的黑名單。幾天之內,谷歌宣布將暫停與華為任何與需要轉讓硬件、軟件和技術服務,還有那些涉及開放源代碼許可相關的業務。此舉可能綑綁住華為全球手機生意。 5月21日,美國商務部發佈通吿,對華為提供90天的「寬限」。 關注華為在黑名單中的最終狀況以及美國業務交易受到限制的實際後果。

英國調查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5月8日,英國廣播監管機構開始調查英國男子在中國和海外播出的中國國家電視台上的被迫認罪是否違反英國廣播法。接著,根據瑞典公民桂民海的女兒Angela Gui提交的訴訟啟動了第二次調查,桂民海在2015年香港書商遭到大規模打擊而在被泰國綁架後,出現在中國國家電視台做了幾次被認罪;他仍在中國被拘留。在習近平的治理下,記者、律師、商人和其他人的這種電視被迫認罪已成為一種普遍現象。英國調查中心注意力集中在中國環球電視網(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CGTN),即中共國營電視台中央電視台的國際部門。關注英國對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調查結果和其可能得到的處罰,可能包括撤銷其廣播執照和巨額罰款。


行動起來!

  • 訂閱《中國媒體快報》:每月直送電子郵箱,獲取《中國媒體快報》最新資訊,最深入分析。免費發送!點擊這裡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國媒體快報》:幫助朋友和同事更好的理解中國不斷變化的媒體和言論審查狀況。
  • 獲取未經審查的消息內容:請點擊這裡這裡,找到比較流行翻牆工具的綜合測評以及如何通過GreatFire.org獲取翻牆工具。
  • 支持良心犯:瞭解如何採取行動幫助新聞記者和言論自由維權人士,包括在往期《中國媒體快報》中特別提到的良心犯。點擊這裡
  • 訪問《中國媒體快報》資源中心:透過自由之家網站的新資源中心,了解決策者、媒體、教育界人士和捐助人可以如何幫助推進中國和其他地方的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