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夏季越来越糟的审查、香港抗议、华为在赛尔维亚的间谍活动(Issue 137,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夏季越来越糟的审查、香港抗议、华为在赛尔维亚的间谍活动(Issue 137,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素描异议人士
这幅漫画 - 描绘了被警察防暴盾牌包围的一个和平的香港抗议者 - 一位流亡的中国艺术家巴丢草(Badiucao)创作了关于在本月香港人举行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反对一项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的法案。这些图案在社交媒体平台如微博和香港新闻媒体上广泛流传。这位敢言的艺术家,之前出于安全考量一直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直到最近。在警察骚扰他在大陆的家人而取消一项香港活动之后,他已从公众视野中消失近一年6月初,他在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在澳大利亚播出之前,他以这一系列漫画打破沉默。Credit: Hong Kong Free Press/Badiucao

本期标题

本期分析​: 中国漫长而躁熱的夏季审查

新闻报道:​​​

重点反制:歌曲、文字游戏帮助香港抗议者和中国网民

未來看点

行动起来!


本期分析:中国漫长而躁熱的夏季审查

六月对中国的网路自由是很糟的月份。七月或许更糟。

作者:萨拉·库克 (Sarah Cook)

每年六月,中国的审查机构都加速审防,以阻止公民讨论,纪念或了解1989年中国各地发生的民主抗议活动以及使他们终止的残暴军事行动。

但今年,种种活动,譬如(1989年民主活动)30周年纪念日,与美国的贸易战升级,香港发生的大规模反送中抗议,以及拥有技术更先进的资讯控制系统,已驱使中国共产党的审查手段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随着7月份更加敏感的各种纪念日来临,审查的升级可能还会继续。

对现有审查制度的新升级

毫不意外的,全中国网路过滤系统「长城防火墙」本月扩大了其范围。在6月的第一周内,来自五个不同国家的12个主要国际新闻媒体的网站都被封锁,包括CNN、《华盛顿邮报》、《卫报》、the Intercept、《多伦多星报》、澳洲的《世纪报》和新西兰的Newsroom。这些媒体加入了诸如《纽约时报》、《路透社》 和《华尔街日报》等在中国长期无法登陆的媒体行列。

同时,中国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式 - 新浪微博和腾讯微信 - 部署了新技术和处罚措施,以防止有关天安门广场大屠杀6月4日周年纪念日的资讯流传。中国最好的科技公司的监管机构告诉路透社,用于探测和删除被禁内容的人工智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准确度」。那些被发现交流有关1989年那些事件的人冒着微信帐号被拒之门外的风险;当重新登录时,他们将不得不承认他们「传播恶意谣言」并接受人脸识别扫描,如BBC记者斯蒂芬·麦克唐纳(Stephen McDonell)亲身经历的那样。玛雅·寇茨(Manya Koetse)注意到,在微博上,围绕「天安门」一词,今年的审查可谓滴水不漏,并且不仅限于会联系到1989的日期和词语的组合。另一个先例是,据报道苹果公司从其网络商店删除了几个中文播客,影响到一项苹果在中国少有的服务,过去这项服务一直是避免受审查的。

扩展到非政治空间

有些过时的娱乐内容也没有逃过审查机构的注意。最突出的例子是,自4月以来,中国主要的影音串流平台已经把摇滚明星李志的音乐删除,还有这位音乐人的微博帐号、微信公众号和豆瓣音乐人页面都已被删除。虽然李志的近期音乐已是非政治性的甚至是亲政府的,但是一些较旧的曲目暗示了1989年的抗议活动。在六月纪念日之前,监管机构下令删除与这些歌曲相关的任何影音内容。

一个更意想不到的举动是,以「系统升级」或「维护」为名,全部或部分暂停直播、约会和名人八卦节目的服务。这些「系统升级」或「维护」都是从5月开始,并预定6月结束。至少9个这样的案例被记录在案,包括莫莫(一个有1.13亿用户的沟通和直播的应用程式)、影片共享网站哔哩哔哩(1亿用户)、中国最大的约会应用程式探探(9000万用户)、同志社交媒体应用程式Blued(2700万用户)和Dingtalk,一个商业通信应用程式。在大多数情况下,社交媒体服务并没有完全关闭,而是暂停并着重在有即时通信功能,且可能使审查人员难以追踪的特性上 - 例如随影片播出的即时评论。YY,一个受欢迎的直播平台,在将6月4日和香港的300多个新关键词添加到黑名单中不久之后,于5月下旬宣布了这种类型的限制。

这些公司的声明解释说,他们的办法是在「相关政府机构」的命令下开始的,这显然是指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信办)。他们几乎别无选择,只能遵守该机构的要求。据报导,网信办官员警告财经新闻服务Refinitiv说,如果它拒绝删除与天安门周年纪念相关的文章,将会失去新闻传播许可证。Refinitiv经由的Eikon终端来传播路透社内容标志着。该政权对经济和相关话题的更为广泛的焦虑,6月10日,网信办报导称,该公司已经下令暂停使用Wallstreet.cn网站和手机应用程式,该金融新闻信息系统已吸引了大约1.8亿全球用户。

事实上,上一个月的审查激增,单从所涉及媒体种类和用户层面的规模来说,也许是最引人瞩目的一次。数亿的用户感觉到了他们突然间能获取的或分享资讯减少了,即便在一些情形下他们并没有觉察到限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临时的,还是永久的?

考虑到审查升级似乎主要是由于天安门大屠杀纪念日所触发的,人们可能会认为许多新的审查措施只是临时的。但是,证据表明这样的假设是个错误。

自由之家测试了六月份被封的12家外国新闻网站 - 利用GreatFire.org的网址分析器 - 结果表明除了CNN,其它网站截至6月18日依然被封。其它上个月推出的新发明的封网手段,譬如在人工智慧辅助下的社交媒体过滤,可以预期在未来数年只有扩张而不会缩减。在这次敏感时段收集到的任何有问题的微信用户的资料会被保留成为未来参考。

如果说中国的审查员们六月份很忙,那七月份他们也不会闲着。7月1日是香港主权从英国移交中国周年,届时可能很容易就促发另一轮大规模抗议。然后就是7月5日,是新疆种族抗议暴力10周年纪念日,那次事件导致了严酷和持续的对该地区大批穆斯林的镇压。接着第二天,7月6日,是达赖喇嘛的生日,而7月13日是民主人士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两周年忌日。最后是7月20日,是中共取缔法轮功精神信仰并开始大范围的,旷日持久暴力灭绝性迫害20周年。

不像「六四」纪念日重在回顾历史,7月的一些敏感日都与当今事件密切相关,其中包括最过份的人权迫害和最重要的异见之声,都在今天的中国发生着。仅在过去一周多,就有新闻报导说一位着名的维族作家在被拘留新疆的「再教育营」期间死亡;在伦敦的一项独立调查得出结论:中国的良心犯 - 包括法轮功学员和可能包括被关押的维族人士 - 被杀害以便他们的器官可用于移植手术;在大规模的群众抗议后,香港政府搁置了其备受争议的送中法案。

在中国的大多数人可能完全不知道这些事件进展,即便这些事件是国际媒体的头条,而且在中国可以产生真实反响。然而,虽然有这样的资讯隔离,希望并未消失。本月中国的年轻人发了无数的文,说他们如何了解了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真相,也强调了中共政权审查系统的种种漏洞。从至少两个翻墙软件得到的数据表明,在「六四」纪念日前后以及香港大规模民众抗议期间,与前一月相比,六月份来自中国的用户增加。

中国人民明确想知道政府不告诉他们的事情。随着下个月到来,北京的资讯控制措施将会被推向更极端。国际社会应该准备好支持普通中国民众得到不受过滤的真实新闻的渴求。

萨拉库克为自由之家东亚事务资深研究分析员兼其《中国媒体快报》主任。本文已于6月28日发表于《风传媒》


美国和中国公司感觉到「技术冷战」的寒意

由于国家安全问题,美国政府于5月16日宣布禁止向中国电信大厂华为出售美国硬件和软件,这已经对该公司造成损失。华为智能手机的海外销售额下降了40%,因为美国商务部上月表示,计画将华为列入被认为对美国国家利益构成威胁的公司名单。华为已警告称,该禁令可能会使其收入损失300亿美元,尽管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获得美国政府特别许可购买美国组件和技术。美国供应商也面临巨额财务损失。美国芯片制造商Broadcom在2018年向华为直接销售了9亿美元,据报已经感受到禁令的影响。

使这些损失更为加重的是美国科技公司决定与华为断绝关系,出于他们害怕违反提出的限制。 6月7日,路透社报导称,Facebook将不再允许在华为手机上预装其移动应用程式,而谷歌将在8月停止向华为提供安卓(Android)操作软件。

然而,中国似乎准备有所回应。中国商务部于5月底宣布,它正在编制自己的「不可靠实体清单」。目前尚不清楚将定义哪些公司,但商务部发言人提到「因非商业原因阻止或削减对中国公司供应的公司」 ,使人联想到美国科技公司将成为首批目标。 6月8日,《纽约时报》报导称,中国官员已经召集了微软、戴尔(Dell)和韩国三星的代表,警告他们不要与美国的禁令合作。

并非所有国家都相信美国声称的华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如利用其在建立第五代(5G)移动基础设施的角色来代表中国国家进行间谍活动。智利和巴西表示,他们不会排除华为在他们的领土上推出5G技术的计划,俄罗斯最大的电信商于6月5日与华为签署协议,建设该国的5G网络。


中国官方媒体、审查机构回应香港抗议活动

过去一个多月,香港一直以大规模抗议活动扣人心弦,港人抗议将被控罪犯引渡到中国大陆的修订草案。这些集会涉及了警方暴力事件,包括6月12日警察袭击抗议者和大规模和平游行,如6月16日700万人的香港居民中,有200万人走上街头请愿。中国大陆媒体已避免广泛报导抗议活动,中央电视台(CCTV)的最大晚间新闻节目于6月17日没有报导前一天香港民众抗议的历史性参加人数。

但对香港民众的不同意见,中共官方媒体和香港政府支持者并没有完全缄默。有关抗议活动的假消息已在网络上传播,其中大部分都是由中共官方媒体宣传的。在这些虚假报导中,6月10日《中国日报》的一篇文章称,有80万人参加了网络签名活动表达对引渡法案的支持。以及6月17日假报导宣称,香港的父母们游行反对「美国插手」。这些内容通过中文媒体传播到中国境外。在新西兰出现的一个例子中,《 新西兰中文先驱报》 受到了批评,因为它重印了共产党喉舌《人民日报》中的歪曲信息,导致其撤回该文章。

如《中国日报》一篇6月9日 社论所说,中共官方媒体也试图驳回对该法案的反对,因为「一些香港居民被反对派及其外国支持力量蒙骗」。同一篇社论警告称,抗议活动可能会破坏香港的「信誉和声誉」。 6月13日《环球时报》评论发表了一篇更为好战的言论,谴责美国议员如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对抗议者表示支持是「一种明显的挑衅行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试图通过6月13日声明来证明警察野蛮暴力对待抗议者的行为是正当的,试图证明示威活动有问题,「不是和平集会,而是公然、有组织地发动暴动。 」

与此同时,中国审查机构一直在努力阻止大陆新闻消费者和网民了解香港的政治危机和请愿游行。《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发布了6月16日泄露的政府指令,指示「各网站:查删香港反送中相关游行视频,查删《海阔天空》《真的爱你》《皇后大道东》等香港歌曲下面的不良评论。」腾讯和其他中国社交媒体公司的审查机构已经努力遵守这些命令,例如从流行的中国音乐流媒体平台中删除音乐剧《悲惨世界》中的一首歌。 《经济学人》(Economist )报导称,雨果《悲惨世界》歌曲《你听到人民在唱歌吗? 》— 改编成香港抗议活动主题歌之一 — 在QQ音乐上已经不再出现了。然而,基督教流行歌曲《唱哈利路亚赞美主》,另一首非正式的圣歌,仍然在传唱。新浪微博平台的审查机构也努力删除对香港抗议活动的讨论。微博已经删除了对该运动表示支持的帖子或评论。


天安门事件纪念日:监视、骚扰和了解真相的追忆

除了审查新闻媒体和其他通讯工具外, 在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纪念日之前,中共政府加强了对主要批评者的直接镇压。《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警方已将天安门母亲亲属成员 — 1989年遇害人的亲属 — 置于更严格的技术和身体监视之下,主要是为了阻止她们与外国记者交谈。丁子霖,最敢言的母亲之一,和著名的维权活动家胡佳被带到北京以外的地方强制「度假」。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报导,至少有37名维权活动家和艺术家被关押、被迫旅行或被软禁,都与敏感的周年纪念日有关。其中包括四川的独立电影拍摄者邓传彬,他在推文发表了一张带有标记大屠杀的「铭记八酒六四」的酒瓶照片后,被警方拘留。现旅居国外的前学生领袖封从德于6月2日被拒绝入境香港

另外,1989年以后在中国长大的许多作者们都经由海外媒体来反思他们第一次了解一个已经从他们国家的历史书中消失的事件。在一份由网站「中参馆」(ChinaFile)出版的此类账户汇编中,作者们描述回家后看到家人秘密观看关于天安门大屠杀的被禁纪录片,在使用翻墙工具接触到未经审查的网络,偶然看到维基百科条目,得知一位喜欢的老师被拒晋升是由于过去参与了「天安门事件」,或者在5月下旬遭遇网络审查一个无意冒犯之词,并被告知这与即将到来的六四(6/4)周年纪念日有关。在大多数情况下,作者们随后找到机会了解更多发生的事情,比如在离开中国出国留学之后,透过询问他们的父母,或者经由网络持续探索被封禁的内容。

为了证明电影的力量,很多人都在重述这些经历,他们强调观看有关1989年事件的录像或纪录片,包括抗议和绝食抗议的学生的真人照片,随后是开往北京的坦克和血腥的平民。正如一位匿名撰稿人写的关于观看2006年电影《颐和园》的文章,「我出生于1990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中国面孔的抗议者。 这部电影让我无语。」


香港:伴随反送中抗议活动的袭击记者、网络攻击、监视恐吓

最近几周,由于数百万香港居民因香港政府提出的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的法律修正案,因此出现了一系列与言论自由和隐私权有关的限制或担忧:

  • 警方袭击报导抗议活动的记者:香港记者协会(HKJA)抗议警方在6月10日及之后对报导示威活动的记者进行骚扰。据香港记者协会所说,警察侵犯记者们以语言暴力和对身体上的暴力,其中一些人受到胡椒喷雾的灼伤,甚至当他们出示记者证时仍阻止他们安全报导事件。据香港记者协会向警方提交的详细报告所述,6月份至少有27起案件 报导抗议活动的媒体成员遭到警方暴力或骚扰。
  • 监视恐吓:据报导,香港抗议者正在使用加密的短信应用程式电报、关闭手机上的位置跟踪、删除聊天记录以避免潜在的政府监视和未来因参与抗议而遭受的惩罚。据网站《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报导,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警方于6月11日逮捕了一名电报聊天小组的管理员,罪名是「阴谋妨害公众」。警察搜查了Ivan Ip的公寓,并从他的手机上下载了一组超过20,000名成员的聊天记录。据《纽约时报》报导,在Ip被捕后,许多抗议者开始使用现收现付的SIM卡或外国号码,以免被警方因他们的电话号码而发现。
  • 对电报中的网络攻击:中共政府涉嫌在最近的抗议活动高潮期间对电报发起大规模的分散式阻断服务攻击(DDoS)。据Engadget报导,6月12日,大量「垃圾申请」淹没了电报服务器并暂时关闭该应用程式。电报首席执行官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在其个人推特账户中证实,与此次袭击相关的大多数网络地址都在中国。这种策略并非新见。杜罗夫说,过去类似规模的网络攻击事件也都恰逢香港的抗议活动。

中國之外:支持香港、Twitter暂停、维吾尔族难民、华为在塞尔维亚从事间谍活动

  • 外国领导人就香港法案发表讲话抗议:世界各地民主政府的民选官员对香港的引渡法案表达深切关注,并支持抗议者。那些发言者包括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台湾、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内阁部长和立法议员们。如果该法案通过,香港居民以及外籍人士和旅客将可能会遭到拘捕,被带到中国接受声名狼藉的有缺陷的中共司法系统的审判。在迄今为止采取的最强有力的措施中,一个由两党组成的美国议员组织于6月13日重新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该法律草案将要求美国政府每年从北京重新评估该领土的自治权, 及其相关的特殊贸易状况。该法律草案还将对被发现「同谋压制香港基本自由,包括......强迫谋害遵循国际公认权利的人,送去中国大陆被拘或受审......」的官员实施个人制裁。
  • 在中国的压力下,澳大利亚议员撤回纪念6月4日的议案:墨尔本市议员在最后一分钟撤回了纪念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0周年的动议,显然是回应于中国领事馆的压力。市议员杰姬·沃茨(Jackie Watts)后来对她决定屈服于「政治影响」表示遗憾,并告诉媒体,对(六四)周年纪念日保持沉默是「与我们所珍视的非常民主相悖」。
  • Twitter在天安门周年纪念日之前暂停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的账户:据估计在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0周年前数千天,Twitter暂停了至少100名中国政治评论员的账户。中国的维权律师、人权活动家和大学生以及国外的知识分子都受到了影响。针对被称为#TwitterMassacre的内容,包括美国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在内的许多观察人士指责该公司成为中共政府审查员或回应涉嫌虚假投诉的账户。 Twitter很快就道歉,声称暂停是定期「打击」垃圾邮件的「常规行动」的无意结果,而不是对中共政府要求的回应。许多帐户很快再次开通,但用户和维权活动家仍对Twitter的解释不满意,并敦促其提高透明度。Kalev Leetaru 在《福布斯》杂志上撰文 指出,社交媒体公司不愿允许对其执法行动进行外部监控,这引发了「对Twitter关于对言论自由承诺的严重质疑」。
  • 外国帮助镇压维吾尔族人受批评:比利时政府因5月下旬发生的事件而受到抨击,该事件允许中国警方在该国驻北京大使馆拘留寻求帮助的维吾尔族家庭Wureyetiguli Abula为自己和她的四个5至17岁的孩子寻求签证,以便与她的丈夫一起在布鲁塞尔获得庇护。在否决了旅行证件后,领事允许中共警察进入大使馆,并带走曾在新疆遭软禁的这个家庭。在美国学术刊物《外交政策》报告中,这个家庭的熟人提到了德国2018年的一起案件,其中因一个官僚错误导致一名22岁的维吾尔族男子被驱逐出境,此后他杳无音讯,生死不明。在那次事件之后,德国和瑞典下令停止将维吾尔人驱逐到中国。另外,联合国反恐部长,俄罗斯外交官弗拉基米尔·沃罗恩科夫(Vladimir Voronkov)因六月中旬到新疆旅行,而没有提到在「再教育营」大规模拘留新疆维吾尔人而遭受批评。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谴责这次访问成为对中共政府的各种企图的认可,中共试图描绘「其对维吾尔族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镇压行动是合法的反恐努力,而事实并非如此」 。
  • 中国部署在塞尔维亚、塔吉克斯坦的面部识别技术:据《外交政策》报导,塞尔维亚政府已宣布将在首都贝尔格莱德(Belgrade)安装数百台华为制造的配备有面部识别技术的摄像机。这篇文章引用了一项现已被删除的华为研究报告,其中「该公司宣称它已经在全球230个城市部署了安全城市系统,为90多个国家或地区政府提供了支持。」事实上,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RFE/RL)6月17日的一份报告,塔吉克斯坦各城市正在安装类似技术,作为其安全城市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部分资金来自中国贷款。此举引起了人权界的关注,回顾厄瓜多尔当局在该国不断扩大的国内监督系统中使用中国制造的技术。塞尔维亚被评为部分自由,塔吉克斯坦在自由之家的《2019年世界自由报告》中被评为不自由。这些华为技术的出口只是中共技术和媒体加强独裁者并挑战全球民主和新闻自由的一个例子 — 这一主题曾在6月初出版的自由之家 新报告《自由与媒体》中进行了探讨。

重点反制:歌曲、文字游戏帮助香港抗议者和中国网民

大规模爆发的歌曲和粤语文字游戏已成为反复回荡的特征,出现在抗议香港引渡法案运动中,引渡法案将使犯罪嫌疑人被送往中国大陆。或许最突出的例子是基督教赞美诗《唱哈利路亞歌赞美主》,成为运动的主题曲,即使大多数香港人不是基督徒。当一群基督徒学生唱响宗教歌曲为抗议活动提供合法掩护时,这首赞美诗歌最先获得瞩目,依据事实宗教聚会可以在无许可证的情况下在香港举行。这首歌流行起来,经常可以在抗议地点听到,一些参加者注意到这有助于减轻警察的紧张情绪,传达一种平静的气氛,并传递旨在和平抗议讯息。

各种类型的粤语讽刺文字游戏,大多数香港人所使用的汉语方言,作为一种显示区别于中国大陆身份的方式也已经出现。一些网红们播放所拍摄下来的警察向抗议者和记者投掷侮辱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同样,看到抗议者携带神奇玩偶皮卡丘(Pikachu),讽刺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Lee Ka-chiu)的粤语名字,他是引渡法案中最凶悍的支持者之一,也是抗议者们的主要目标。

在中国大陆的边境地区,凶猛的审查制度使得香港抗议活动和相关警察暴力事件的照片和讨论无法广泛传播,尽管据报导搜索香港信息的用户数量激增。 (例如,6月12日腾讯微信对「香港」的搜索量达到3200万,而前一周则为1200万。)中国网民也转向歌曲和暗讽引用来表达他们的意见。尤其是,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两首关于香港的歌曲 — 《东方之珠》和《皇后大道东》 — 已被用作有关香港的暗讽 。用户们发表了歌曲中的歌词以及对抗议者的支持,例如「加油!」,常见的在抗议现场上已听到的中文鼓励专词。​


未來看点

7月增加的审查和监督:随着下一个月的敏感宗教和政治纪念日开始,请关注审查的新情况或加剧的限制,特别是针对那些重点人群,如维吾尔族人、西藏人和法轮功学员等,或知名的民主倡导者和刘晓波的朋友们。

香港抗议事件的余波:随着香港抗议活动的继续,以及在过去的抗议活动中证实警察暴行的新证据,请关注备受争议的引渡法案是否得到全部撤回,是否林郑月娥(Carrie Lam)辞去香港特首的职务,是否警方对袭击记者承担责任, 抗议发起人或参与者是否面临秋后算账,包括来自数字监控的迫害。

助钳制全球为虐的「平安城市」项目:随着中共面部识别技术和视频监控设备向全球数十个国家扩散,包括塔吉克斯坦等极端专制国家和塞尔维亚等民主倒退的国家,请关注新的关于这些安全设备的接受们是否以及如何使用新的政治压制工具,包括控制犯罪。


行动起来

  • 订阅《中国媒体快报》:每月直送电子邮箱,获取《中国媒体快报》最新信息,最深入分析。免费发送!点击这里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状况。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了解如何采取行动帮助新闻记者和言论自由维权人士,包括在往期《中国媒体快报》中特别提到的良心犯。点击这里
  • 访问《中国媒体快报》资源中心:透过自由之家网站的新资源中心,了解了解更多决策者、媒体、教育界人士和捐助人可以如何帮助推进中国和其他地方的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