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央视传播不实信息,香港记者遭受攻击,维权人士死于监禁 (Issue 138, Simplified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央视传播不实信息,香港记者遭受攻击,维权人士死于监禁 (Issue 138,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图片:被禁的「北京屠夫」首页

7月26日,中共政府官方审查者命令删除所有网路上对《北京青年报》封面的引用,以及「对李鹏之死的各种恶意评论」。该头版标题提到了91岁的李鹏之死,这位前总理以「北京屠夫」的称号著名,因其宣布戒严令,并于北京1989年6月4日协助镇压支持民主的异议人士。照片中,持花青年在照片中面对微笑,与主旨显然不相称的相片,不管是有意与否,显然被官方解释为对这位不受欢迎的领导人之死的庆祝。 (图片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本期标题


本期分析: 中共央视:北京压制民意的军火库中的长期武器

该电视台的部分任务是攻击中共指定的敌人

文 / 萨拉·库克 (Sarah Cook) 

自香港的反送中抗议于三个月前开始后,北京的官方电视 ,中共央视(CCTV) ,就竭尽全力妖魔化抗议者,并就该运动的性质误导中国和国际观众。

央视的主推新闻节目在7月做了相当于一周的专题节目指责抗议者,并指称他们与「海外势力」勾结。数周后,央视播出不实报导,说一位抗议者将一名女士的眼睛打瞎,而事实上该女士的眼睛是被警察的布袋枪所击中。最近,该台的国际频道在YouTube和脸书上播出视频和图片,将抗议者描述成伊斯兰激进份子(Islamist militants,并声称他们有美国间谍机构的支持。 9月18日,央视新闻在新浪微博发布一则视频,催促其八千九百万跟随者辨认、调查并在网上公布香港抗议者和记者的个人信息,将他们暴露于现实世界的骚扰之中。

最近,这种利用央视来针对中共政治敌人的手法既非单一事件,也已不是什么新鲜事。随着10月1日中共统治70周年的纪念日临近,我们有必要从新审视央视所扮演的角色;不仅是其协力粉饰中共的合法性和宣传中共领导者名声,也包含其为党所做的「脏活」–对党所认为的敌手进行抹黑诽谤和煽动仇恨。

央视的影响力已经真正遍布全球,这也意味者其内容有形塑中国国内外数亿人观点的潜力。其内容严重扭曲以迎合中共的政治主张,对全世界的新闻消费者、监管者、新闻记者、广告商和其他人构成了不断增加的挑战。

一个独一无二的国家电视台

中共央视始创于61年前,在当时中国公民还没有几家人有电视。今日,央视的影响力几乎进入了中国的每一个家庭,经营40个频道,每年制作超过30万小时的节目。在新闻节目之外,还有体育、电影、京剧和农乡事务方面的专门频道。作为唯一中共授权的国家电视台,央视在中国国内媒体市场中保有独特且优越的地位。央视主推的晚间新闻节目 –「新闻联播」 – 是每晚7点播出的30分钟节目。各地区和省级的电视台被要求播出该节目,巩固了其数亿的固定观众群,外加其跟贴在社交媒体上的观众。

不意外地, 中共央视与中共的政治和媒体控制集团有紧密的关系。央视的现任台长慎海雄(Shen Haixiong不仅是中共党员,也是中共中央委员;在此之前,他曾任广东省的宣传部部长。

央视的新闻节目对中共的官方观点提供了权威性诠释,但其节目单上也有各种各样的「调查」节目。这些调查节目主导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偶尔也有揭露官员恶行的节目播出。这类节目中,最值得关注的莫过于「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最近的节目中播出了许多让中国人「感觉良好」的故事,例如关于党的干部如何领导偏远的乡村,或各省科技公司的先进技术,以及宣传新土地管理法规的重要性。

动员群众反对党的敌人

央视的每日报导或许着重于政府政策的宣传、歌颂党的领导、或展示腐败官员被绳之以法,但当特定的政治威胁出现时,同样的节目就会不时被用来作为党的咬人狗,尤其诽谤被锁定的攻击对象,并洗白对该党异见者可怖的人权侵犯。

这种运用电视来进行宣传攻击最早、也最明显的范例,便是中共自1999年启动的,针对法轮功冥想和精神修行的的野蛮镇压。其它攻击也以规律的频率不断出台,包括其2009年制作的针对达赖喇嘛的系列节目;播出自2015年起被打压的人权律师的被认错画面;试图合理化自2017年起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羁押;针对今年夏季香港抗争播送假消息;就在本月,央视更发布晦暗的警告,说台湾特务在利用学术交流来吸收中国学生。

「焦点访谈」更常在中共祭出政治迫害的关键时刻特意播出问题百出的报导。 1999年,在32天内,「焦点访谈」播出了28个诽谤和煽动仇恨法轮功的节目。随后,该节目又播出了欺骗性报导,声称一群于2001年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人是被禁止的团体的拥护者。 2006年,加拿大广播电视及通讯委员会指出,这样的报导不但是明显地滥用,更可能煽动针对中国境内和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的暴力。

最近,在央视2018年的一期节目中,中国官方媒体首次承认新疆集中营的存在,但将其包装成「渡假中心」。他们声称此「渡假中心」可以刺激当地就业机会并遏止极端份子,并不是一个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派驻守卫森严看守、以来对维吾尔人进行政治教化和强迫劳动的地方。随后的节目也对党的官方说法的鹦鹉学舌,说这些中心在新疆「拯救了那些怀有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的人们」,虽然其他可信的报导揭露被羁押的人多为与暴力行为无干的普通人,并正在被强制失踪、遭受酷刑,以及被死亡。

为制作这些内容,中共央视的记者通常被给予特权,拥有进入特定相关场所、接触受访者和官员的机会。但是他们也显然接受了政府的政权管理、造谣和扭曲,报导中缺乏针贬和独立地核实程序。在一些案例中,央视记者还曾串通欺骗受访者,或协助警察来操控受访者。

在电视播出的招供中,上述的情形特别明显。 2018年4月「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调查了2013年至2018年的45例的「招供」,这些招供来自被关押的媒体人、部落格博主、律师、维权行动者和其他人士。保护卫士发现发现这些招供约有九成在中共央视播出。在许多情形下,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电视台工作人员在制作和编辑这样的节目时,明知是这些招供是在被强制或欺骗的状况中被导演的,依然扮演着会意合作的角色,继续编辑并制作节目。

全球影响

这种诈欺性的和妖魔化的报导,在现实世界造成广大的影响。它毒化了中国观众对其无辜同胞的观感,为政权进一步压迫埋下了基础。它们剥夺了国内、甚至国际观众对于受害者的支持。一位在酷刑折磨下幸存的知名法轮功学员在一次采访中回忆,在「焦点访谈」2001年自焚特别节目播出后,她自己的亲生兄弟是如何开始对她产生恐惧。 2018年关于新疆的特别节目播出后,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广传的评论如:「我们必须帮助大量的维吾尔人戒除他们的伊斯兰成瘾」、「那是相当可怕的疾病」。大量的政府宣传

风暴过后,伴随的往往是警方升级对特定群体的暴力行为,政府宣传在公众印象中所造成的污名烙印更可能会延续多年。

然而,中共央视的节目和宣传策略的影响已远超中国国界。在海外中国人社群中,中共央视是他们收看新闻和娱乐节目的主要来源,其节目内容甚至鼓励海外中国人歧视、乃至攻击中共的批评者和被迫害的少数群体。例如,最近几周,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中国学生和其他人正试图噤声与毁坏对于香港抗争的支持。

作为中共央视的国际频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更扩大了它的版图,并制作多语种节目,以接触全球的非华语观众。尽管它初始目标是以无害且吸引人的节目建立当地观众群,但在关键的政治时刻,它仍可以被调动来攻击中共的敌人。

例如,在全球有8千5百万粉丝的中国环球电视网的脸书页,其页面上的广告和贴文倾向于美化中国政府和领导人,并特别强调吸引人的中国国家象征,如大熊猫、中国美食佳肴、或某些特别省份的旅游观光机会。但是,穿插在这些相对良性内容之间的是一系列的贴文和广告,意图创造将香港抗议者与恐怖份子之间的连结,或不断重复已被证实是假造的消息,譬如一则称抗议者手持的玩具武器是美国制造的手榴弹发射器的报导

如何应对

考虑到中共央视与中共政权、中共政治宣传活动、以及持续发生的严重人权侵害事件的密切关系,中国和海外的观众应有智慧的吸收央视的报导—特别是针对那些政治敏感的话题—怀着有益健康的质疑收看,并同时寻找更多独立的资讯来源。

外国新闻媒体也应对片面地接受央视报导有所警觉,并应对该台有问题的内容做独立调查,就像部份外国媒体对最近香港的报导所采取的行动。记者们应审慎地考量与央视合作或为其工作的对道德伦理的影响,不管央视开出了怎样的好处。

尽管中共官方持有并补贴央视的运作,它也从私营广告中获利了数十亿美元。在央视购买广告的跨国公司—特别是在其新闻节目中插播广告者—应该重新考虑他们的商业决定,寻求其他接触中国消费者的管道。

外国政府和制定规范者应该密切观察中共央视和中国环球电视网在该国家用当地语言播出的节目内容。他们应该随时准备好落实有可能被违反的规范,如英国通讯传播管理局(Ofcom) 现在正在仔细考虑关于香港的报导和强制招供的节目内容。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规应该将中共央视中文节目纳入监管范围,就像在美国已将中共环球电视网和其它中共官方媒体机构纳入管理范畴,并应考虑对负责央视认错节目的主要执行者实施制裁,如同欧洲官员们对伊朗新闻电视台所做的(撤销其伦敦分台播出执照)那样。

尽管央视内容多元,其侵害性或妖魔化政治宣传的节目只占部分比例,但所有观众应该记住,中共央视不是一个「正常的」电视台。它有着明目张胆、令人震惊地违背新闻伦理,或鼓动、合法化针对无辜人们的煽动仇恨和暴力的纪录。中共央视是中共残暴威权政权的一个重要组成,也应该被这样看待。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关于中国、香港和台湾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纽约大学研究实习生程艾伦(Aaron Cheng) 协助研究。


针对「出格言论」更严苛惩罚措施出台

尽管中国政府已开发了世界上技术最精密的信息控制系统之一,当局还是继续采用低技术的手法来惩罚、恐吓批评性的报导和评论。以下节选过去数月发生的一些案例:

  • 长期监狱判刑:黄琦,人权网站「六四天网」的创办人,7月29日被以「故意泄露国家机密」罪名判处12年监禁。六月底,当局判处刘鹏飞2年监禁,刘是刘一个微信帐号管理员,该帐号因为提供中国网民境外新闻而十分受欢迎。5月,官方媒体向微信群管理员发布相关警告,称微信管理员可能为其管理群组内的讨论内容负责,刘在警报发布后不久即被捕。蒙古历史学家Lhamjab A. Borjgin,于7月3日被判处一年监禁,缓刑两年,被控以「 分裂国家」和「非法商业(活动)」罪名,只因他传播自己的书《中国的文革》。
  • 在监禁中「被死亡」和死刑的恐吓9月23日,据「中国人权卫士(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报导,,據「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報導,警察通知維權人士王美余的家屬,他在湖南被監禁期間死亡。7月,王美余於因其在公眾場合手持要求習近平下台、並呼籲舉行全國選舉的公告牌被捕。在另一案例中,法轮功学员孟红2013年因散发传单被判刑入狱。据她现居美国的女儿指称,孟红已于7月30日死于监禁之中。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在新疆,学者和前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eyip) 可能被「随时」处决。自特依拜2017年在前往德国参加一次会议途中失踪后,他的兄弟就和他失去了联系。
  • 捏造间谍指控:杨恒均(Yang Hengjun),澳大利亚作家,一月份在广州旅行期间被中国当局拘留,并于8月23日正式被指控犯了间谍罪。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Scott Morrison)否认当局对杨的指控,杨在2011年3月前就被拘留过,但是当局迫于国际压力而释放了他。杨恒均并非遭受此类指控的唯一外国人:加拿大商人麦克·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以及曾经工作于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自2018年12月被拘留,这显然是中国对加拿大逮捕华为高干孟晚舟的报复行为。五月,二人被正式指控危害国家安全罪
  • 与外界隔绝的长期拘留:维吾尔人持续地因其网络评论、其它形式的言论表达、或有对政府提出批评的海外亲戚,而继续被长期拘留,完全无法与外界联系。被拘留者包括:学生Buzainafu Abudourexiti,其于2017年从埃及留学回来后被拘留;知名行动者热妣亚(Rebiya Kadeers)的30名亲属。新疆之外,草根维权人士陈建芳(Chen Jianfang)自3月被拘留,因其网路发文悼念维权人士曹顺利之死;劳工维权人士危志立和柯成冰也自3月起被拘留;另一位劳工维权人士杨郑君自一月起被拘留(detained since January)。这些被拘者,都被禁止联系律师或他们的家属。
  • 拘留支持香港民主抗议人士:化名「自由小陆」的一名25岁的深圳居民,8月份被当局拘留10天,因他在网上「寻衅滋事」,发布贴文呼吁中国人重新思考他们对香港事件的态度。一位重庆居民在8月初被警察监视,因在网上表达对抗议的支持。
  • 抓捕绑架相关的自由言论者:一名西藏人7月份在四川被拘留10天,因其在微信分享一张达赖喇嘛的照片。两位男士于6月13日被拘留,因在网上传播散播关于中国技术公司华为的传言。 8月份,中国艺术家赵邦(Zhao Bang)因设计一款印有表情符号的T恤衫而被捕,被指控为影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前记者张贾龙(Zhang Jialong)因「寻衅滋事」于8月13日被拘留,张曾在2014年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访中期间亲自向他个人请愿,敦请促美国对中国的网络审查施压。张因此成名,但那次会见后他立即遭到腾讯公司解聘。。
  • 拒发签证:《华尔街日报》的王春翰(Chun Han Wong)8月末被中国政府拒发记者证。这位新加坡籍记者被中国驱逐,据信是对他的7月3日报导习近平表弟齐明(Ming Chai)的报复。齐明是澳洲公民,据报有洗钱之嫌。

监控近况:摄像头泛滥,边境电话检查,学校内面部识别

  • 世界排名前八名严厉监控的城市位于中国:英国维护消费者权益网站Comparitech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中国居人均摄像机数多之最。重庆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最严厉监控城市,共有260万个摄像头—或大约说是每1000个人就有168.03个摄像头进行监控。据信目前在中国使用2亿多个监控摄像头,预期到2022年,该数量会上升至6.26亿个或更多。
  • 在边境处的新间谍软件和手机检查:有几家报导指出,今年夏天,在边境处的新防间谍软件和手机检查:有几家报导指出,今年夏天,去中国的游客在出入境处手机遭受检查,这显然与在新疆和香港发生的危机有关联。一份由《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德国的《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与《北德广播公司》(NDR)、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以及网络杂志《母板》(Motherboard)联合做出的调查在7月刊登,该调查发现中国当局强迫从中亚陆地边境口岸进入新疆者该调查发现中国当局强迫从中亚陆地口岸进入新疆者在手机上安装一监控应用程式app。该app名为「蜂采」(Fengcai),它能收集短信并检测手机内图片文件,将手机内容和包含7万3000敏感词的清单进行比对,这些敏感字和图片包括关于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书籍和达赖喇嘛的照片。据《南华早报》 报导,同时,大陆的香港居民被强迫解锁他们的手机,以便当局来搜索与正在进行的抗议相关的材料。在这些七、八月期间针对从大陆往来香港和深圳的游客的检查,有些人还被询问是否曾参加过抗议活动。
  • 校园内的面部识别技术引发日益增加的担忧:在搜狐新闻8月份刊载的一则报导中,其分析一所小学使用面部识别摄像机的情形,发现该系统可以评估学生的姿态和面部表情以及其它信息。最近几月,面部识别系统在校园内的推广引发了国内的担忧,有些迹象表明政府有所回应。位于南京的中国药科大学最近宣布,他们将限制此类措施,而教育部的一位官员也有让步,称「包含学生的个人信息都要非常谨慎」,还说政府要加以限制和管理对在教室内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应用。
  • 在公共建筑内,面部识别系统越装越多:据一观察中国宗教自由的网络杂志《寒冬》的一篇报导指出,在公共建筑内安装的监控系统越来越多。该杂志9月份报导,当地公安局已在江西的一家居民小区安装了面部识别系统设备,北京的13个公共住房小区内也安装了此类设备。据信这些系统能被用来监控政治异议人士和宗教教友们在家庭礼拜堂会面。

审查近况:香港新闻操控,自由智库被关闭, 电影制作人受阻

  • 审查人员删除、操控香港消息:在中国,和政府官方口径不一致的关于香港人抗议的网络内容继续被严格审查,同时亲政府的宣传被大量散播。一份标注日期为6月16日的指示泄漏并被《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发表,该指示命令各网站「发现并删除与香港反送中抗议有关的视频内容」,并「删除任何有害评论」,指的是网民们用来谨慎地表达对香港抗议者支持的几首歌曲。 9月5日发出的更新的指令,表明了在官方撤回《引渡条例》修订后,北京的内容监管者所面临的两难局面。这些指令警告「所有的网站和新闻媒体,不得转载、跟进、报导并严格处理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国外信息」,尤其是与反送中条例撤销有关的信息。这显然是为了处理此次让步后中国网民在网上表达困惑的相关评论。该指令还命令网络媒体平台「关闭相关评论区,并严厉解决那些以爱国名义而攻击政府的帐户」。
  • 位于北京的自由派机构宣布关闭:8月底,位于北京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在历经当局长年施压之后宣布关闭。过去两年,该研究所社交媒体帐号被封,人员被逐出办公室。天则研究所的关闭,不过是最新的进展,反映出当局对自由学术讨论和经济政策批评性讨论日益无法容忍
  • 审查者对战争电影和台湾电影节开刀:中国审查者们继续向中国电影界开刀。根据制片人在其新浪微博上的一则简短的声明,观众翘盼已久的史诗电影《八佰》六月底被取消播放。。人们认为就在该电影计划首映前几天被取消放映的理由源自于该电影对国民党在1937年上海战役中的正面描述,此后国民党于1949年在中国内战中战败于中共。另外,在中国和台湾紧张局势不断升高的态势之下, 中国电影管理局于8月6日宣布禁止中国电影人参加于11月在台湾举行的台北金马电影展。中国纪录片导演朱昱(Zhu Yu)先前曾表达过她对抗该禁令的意愿,但在她成为网络霸凌的对象后正式退出金马电影展
  • 推荐内容的演算法面临严格管制: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办公室(CAC)9月10日颁布的《网络生态治理规定》草案中声明,社交媒体平台、网站和应用程式软体向用户推荐内容的演算法必须确保推荐内容与「主流价值观」和政府理念一致。该法规在8月31号中共中央委员会印发《中共宣传工作条例》后随后推出,它列出了中共委员会针对政治宣传工作的七项职责,以及各级中共宣传部门的16项工作职责。

香港:记者在抗议活动中面临升级的攻击 警察冲突 暴徒施暴

支持民主的香港抗议延续至初秋,香港的记者和摄影师日渐成为为警察、亲北京暴徒,乃至有时是抗议者们本身的施暴目标。

自7月初开始,香港记者协会就已发布了十数则声明,谴责对媒体人员的攻击,并敦促所有各方允许记者自由工作,并留意穿戴媒体头盔和黄色背心的工作人员。在香港记者协会在9月16日发表的一则声明中指出:「暴力份子及个别帮派更恶意针对及恐吓新闻工作者」,香港记协不断呼吁警察必须正视持续的滥权行为,「确保公平执法」。

最近被香港记者协会记录在案的对媒体攻击的事件包括:

  • 7月8日: 针对试图报导旺角弥敦道清场行动的记者,警察袭击和阻碍记者们的工作
  • 7月14日:在沙田示威活动中,无线电视(TVB)的一位记者和一名摄影师被抗议人群攻击。同日,一名《香港商业电台》记者在其报导警察和抗议者的冲突之时,被警察以胡椒喷雾攻击。
  • 7月21日:两名记者在元朗地铁站,被一伙身着白T恤衫的亲北京暴徒持棍殴打,暴徒们还毁坏了记者的相机。其中一名记者随后被送往医院疗伤。这群暴徒还袭击了许多在地铁站的抗议者和围观群众。
  • 7月30日:在葵涌警署的抗议活动中,发生多起攻击记者们的事件。其中包含:警察冲向一名摄影记者并故意用防暴盾牌打击该记者;一名记者在她试图离开抗议现场时被警察殴打;一名警察将霰弹枪指向一名正在进行现场报导的记者。
  • 8月5日:在黄大仙中心的一场抗议中,无线电视新闻部一辆采访车被抗议者损毁
  • 8月11日:在北角的一场无序集会中,几名记者被袭击,其中包括一位《明报》(Ming Pao)记者被一拳打中,一名《立场新闻》(Stand News)记者被一位持棍者威胁;《香港电台》(RTHK)的一名记者被人群攻击。在这些事件中,警察没有采取任何逮捕行动。
  • 8月14日:在香港国际机场的抗议活动中,一名《香港中国通讯社》(Hong Kong China News Agency)的记者被抗议者强迫删除照片。抗议者将一名《环球时报》的记者绑起来,《环球时报》(the Global Times)是由中共机关报社《人民日报社》主办与出版的新闻报刊。
  • 8月31日:警察未作解释便将记者从太子地铁站驱逐,当晚又攻击了他们认为与抗议有关联的地铁通勤者。同一日晚上,在维多利亚公园,十名记者被警察包围并暂时被禁止离开
  • 9月2日:在记者报导旺角警署外的抗议活动时,警察近距离对他们施放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一名NOW TV的记者被警察推倒在地,后来在当地医院治疗手部伤势。
  • 9月15日:在香港岛的警察清场行动中,几名显然是亲北京男子攻击了记者并毁坏了他们的相机
  • 9月17日:一名香港浸会大学的记者学生和《广播新闻网》(Broadcast News Network)的记者在报导香港岛的抗议时被捕,警察更阻挡其他记者拍摄搜捕现场。

中国之外:香港的反抗议活动,监控系统的输出, 孔子学院被关闭

  • 香港抗议在海外遭遇反抗议,压制言论: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大学校园,香港民主运动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们发生冲突,其中显著的是亲北京学生的暴力言论和对至少一名记者的攻击。组织有素的海外中国学生团体对被称为连侬墙上的呼吁自由的贴便条,撕毁那些表达支持的言论并霸凌参与的学生。在海外支持香港抗议者的集会中持续有香港人和其他人加入时,中共外交官和领事馆官员提供支持给反抗议者,并相应地默许在过程中发生的暴力行为。
  • 新的研究报告详述中国的网络控制,与输出监控系统到100多个国家: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一份九月份的研究报告中,将中国认定为「全球人工智能的主要推手」。该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公司已经向63个国家出售人工智能技术,在人面部识别技术方面走在前沿。此外,根据9月份开放科技基金会(by the Open Technology Fund,OTF)提供的另一份报告,中国公司和俄国的同行公司一道,已经向100多个国家提供了网络控制的工具或培训。
  • 华为帮助非洲政府监视反对派:8月份的《华尔街日报》报导指出,中国技术公司华为的员工帮助乌干达和赞比亚当局截获他们政治对手的加密通信,并利用手机数据对特定人士的具体位置进行跟踪。华为是为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提供网络和监控设备的主要供应商,它还给乌干达政府提供了装有人脸部识别软件的监控摄像机,增加了政治倡议人士对其自身隐私被泄漏的恐惧
  • 中国警察及其代理人恐吓、威胁美裔维吾尔人:根据8月份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的报告,居住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维吾尔人持续面临中共当局的威吓。那些发声反对中共政府言论的维族人,据报导收到中共警察微信短信或电话,威胁说如果他们不停止活动,他们在新疆的家人会面临监禁。其他人还报导了中共政府正试图招募他们作线人。在5月《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一则报导中,揭露了中共当局从集中营释放了一位女士,并强迫她给她在海外的儿子打电话,劝说他节制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在几天后,她又被重新关回了集中营。
  • 孔子学院在美国被关闭,在澳大利亚面临调查:在对中共政府干涉西方学术机构之担忧日益增加之时,孔子学院在美国和澳洲面临新一轮的审查。在美国的军费开支中,设有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可能会得不到国防部的对其中文培训的基金资助。为了继续得到五角大楼的基金,迄今已有十多所美国大学关闭了孔子学院,最近的一例是9月5日迈阿密达德学院 (Miami Dade College -FL)关闭其孔子学院。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政府8月份宣布,他们已经中止了与汉办的合伙关系,并终止了汉办–中国政府监管海外孔子学院的机构–于当地13所学校开设的中文语言项目。这项决定在7月25日悉尼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一则报导之后,一则报导之后宣布下达,该报导发现在澳洲大学的孔子学院签署了合约,给予中国政府决定在该学院教课内容的权力。全球目前共有548所孔子学院,还有设在1193个小学、中学的孔子课堂。

重点反制:主要社交媒体公司删除反香港抗议之不实信息

自八月中旬以来,至少有三家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 推特,脸书和YouTube –已公开宣布发现并删除了大量的活跃传播不实信息账户,这些账户一直活跃妖魔化或诋毁六月以来在香港发生的亲民主抗议者名誉。这三大社交媒体在中国都是被封的。

推特是第一个公开声明的公司,在8月19日的博客中,它声称已经封掉了936个来自中国的帐号。这些帐号「蓄意并特别散布在香港的政治冲突,包括破坏抗议活动的合法性和政治立场」。该声明还说,自首批帐号被关闭后,其后建立的2万个新帐号也被关闭。同一天,脸书宣布在推特采取行动后,脸书也删除了七个页面,三个群组和5个脸书帐号,因其「针对香港的….有组织性的失真行为」。脸书作此删除后公布了几个帐号的贴文作为范例,其中包含将香港抗议者们比作蟑螂和伊斯兰激进份子的贴文。其后,8月23日,谷歌声明,其视频分享平台(YouTube)已关闭了210个频道,因这些频道涉及「 有系统地上传与正在进行中的香港抗议活动相关视频 」 。

尽管谷歌没有指责中国政府,推特和脸书都明确表示,他们已发现证据,表明这些是中国政府支持的有组织的行为。为了协助在这个平台上中共和其它政治操控活动的研究,推特还公开了所有吊销的帐号名称和推文。 9月20日,推特更公布了八月份最活跃的另外4301个帐号的相关数据。推特另行声明,全球所有国家持有的新闻机构今后都将被禁止使用其广告服务

这些公司揭露这些隐蔽不实信息的举动得到了言论自由倡议者们的认可。但它们是否能抑制中共政府及其他人散播不实信息,还有待观察。

图:脸书删除散播不实信息的一个页面中的帖子,该贴中将香港抗议者比作伊斯兰激进份子(图片来源:脸书


未来关注

  • 中共周年纪念日期间加剧控制手段:随着今年多个政治敏感纪念日的到来,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共统治中国70周年纪念日10月1日前后会加强的信息控制和亲北京政治宣传,包含可能加紧的网络控制,增强在北京现实世界的监控,以及遣送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到中国偏远地区「强制度假」。
  • 香港事态升级:随着民主抗议者和警察的冲突延续,在当局设法终止抗议并避免警察暴力被问责之际,关注围绕10月1日及往后进一步的逮捕、对媒体报导的阻碍和警察暴力。更应关注香港公司和其员工因参与抗议或表达支持而面临的秋后算账,最近几周这样的情形已经在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发生。
  • 美国颁布对中国技术公司实施禁令的影响:随着美国禁用中国如海康威视(Hikvision这样提供监控设备的公司产品,以及禁止与技术大公司华为(Huawei)的合作生效,关注禁令实施后这些公司在中国和世界其它地方的运营是如何受到影响,以及其它中国公司是否因此而改变商业计划以避免类似制裁。

行动起来!

  • 订阅《中国媒体快报》:每月直送电子邮箱,获取《中国媒体快报》最新资讯,最深入分析。免费发送!点击这里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的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状况。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了解如何采取行动帮助新闻记者和言论自由维权人士,包括在往期《中国媒体快报》中特别提到的良心犯。点击这里
  • 访问《中国媒体快报》资源中心:透过自由之家网站的新资源中心,了解决策者、媒体、教育界人士和捐助人可以如何帮助推进中国和其他地方的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