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央視傳播不實信息,香港記者遭受攻擊,維權人士死於監禁 (Issue 138, Traditional Chinese) | Freedom House

中國媒體快報:央視傳播不實信息,香港記者遭受攻擊,維權人士死於監禁 (Issue 138, Traditional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圖片:被禁的「北京屠夫」首頁
7月26日,中共政府官方審查者命令刪除所有網路上對《北京青年報》封面的引用,以及「對李鵬之死的各種惡意評論」。該頭版標題提到了91歲的李鵬之死,這位前總理以「北京屠夫」的稱號著名,因其宣布戒嚴令,並於北京1989年6月4日協助鎮壓支持民主的異議人士。照片中,持花青年在照片中面對微笑,與主旨顯然不相稱的相片,不管是有意與否,顯然被官方解釋為對這位不受歡迎的領導人之死的慶祝。(圖片來源:中國數字時代

本期標題

本期分析:中共央視:北京壓制民意的軍火庫中的長期武器

新聞報導:​​​

重點反制:主要社交媒體公司刪除反香港抗議之假資訊

未來看點

起來


本期分析:中共央視:北京壓制民意的軍火庫中的長期武器

該電視台的部分任務是攻擊中共指定的敵人

/ 薩拉·庫克 (Sarah Cook) 

自香港的反送中抗議於三個月前開始後,北京的官方電視 ,中共央視(CCTV) ,就竭盡全力妖魔化抗議者,並就該運動的性質誤導中國和國際觀眾。

央視的主推新聞節目在7月做了相當於一週的專題節目指責抗議者,並指稱他們與「海外勢力」勾結。數週後,央視播出不實報導,說一位抗議者將一名女士的眼睛打瞎,而事實上該女士的眼睛是被警察的布袋槍所擊中。最近,該台的國際頻道在YouTube和臉書上播出視頻和圖片,將抗議者描述成伊斯蘭激進份子,並聲稱他們有美國間諜機構的支持。9月18日,央視新聞在新浪微博發布一則視頻,催促其八千九百萬跟隨者辨認、調查並在網上公佈香港抗議者和記者的個人信息,將他們暴露於現實世界的騷擾之中。

最近,這種利用央視來針對中共政治敵人的手法既非單一事件,也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隨著10月1日中共統治70週年的紀念日臨近,我們有必要從新審視央視所扮演的角色;不僅是其協力粉飾中共的合法性和宣傳中共領導者名聲,也包含其為黨所做的「髒活」–對黨所認為的敵手進行抹黑誹謗和煽動仇恨。

央視的影響力已經真正遍布全球,這也意味者其內容有形塑中國國內外數億人觀點的潛力。其內容嚴重扭曲以迎合中共的政治主張,對全世界的新聞消費者、監管者、新聞記者、廣告商和其他人構成了不斷增加的挑戰

一個獨一無二的國家電視台 

中共央視始創於61年前,在當時中國公民還沒有幾家人有電視。今日,央視的影響力幾乎進入了中國的每一個家庭,經營40個頻道,每年製作超過30萬小時的節目。在新聞節目之外,還有體育、電影、京劇和農鄉事務方面的專門頻道。作為唯一中共授權的國家電視台,央視在中國國內媒體市場中保有獨特且優越的地位。央視主推的晚間新聞節目 –「新聞聯播」 – 是每晚7點播出的30分鐘節目。 各地區和省級的電視台被要求播出該節目,鞏固了其數億的固定觀眾群,外加其跟貼在社交媒體上的觀眾。

不意外地, 中共央視與中共的政治和媒體控制集團有緊密的關係。央視的現任台長慎海雄(Shen Haixiong不僅是中共黨員,也是中共中央委員;在此之前,他曾任廣東省的宣傳部部長。

央視的新聞節目對中共的官方觀點提供了權威性詮釋,但其節目單上也有各種各樣的「調查」節目。這些調查節目主導了公眾關注的焦點,偶爾也有揭露官員惡行的節目播出。這類節目中,最值得關注的莫過於「焦點訪談」。「焦點訪談」最近的節目中播出了許多讓中國人「感覺良好」的故事,例如關於黨的幹部如何領導偏遠的鄉村,或各省科技公司的先進技術,以及宣傳新土地管理法規的重要性。

動員群眾反對黨的敵人

央視的每日報導或許著重於政府政策的宣傳、歌頌黨的領導、或展示腐敗官員被繩之以法,但當特定的政治威脅出現時,同樣的節目就會不時被用來作為黨的咬人狗,尤其誹謗被鎖定的攻擊對象,並洗白對該黨異見者可怖的人權侵犯。

這種運用電視來進行宣傳攻擊最早、也最明顯的範例,便是中共自1999年啟動的,針對法輪功冥想和精神修行的的野蠻鎮壓。其它攻擊也以規律的頻率不斷出台,包括其2009年製作的針對達賴喇嘛的系列節目;播出自2015年起被打壓的人權律師的「被認錯」畫面;試圖合理化自2017年起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大規模羈押;針對今年夏季香港抗爭播送假消息;就在本月,央視更發佈晦暗的警告,說台灣特務在利用學術交流來吸收中國學生。

「焦點訪談」更常在中共祭出政治迫害的關鍵時刻特意播出問題百出的報導。1999年,在32天內,「焦點訪談」播出了28個誹謗和煽動仇恨法輪功的節目。隨後,該節目又播出了欺騙性的報導,聲稱一群於2001年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的人是被禁止的團體的擁護者。2006年,加拿大廣播電視及通訊委員會指出,這樣的報導不但是明顯地濫用,更可能煽動針對中國境內和全世界法輪功學員的暴力。

近期,在央視2018年的一期節目中,中國官方媒體首次承認新疆集中營的存在,但將其包裝成「渡假中心」。他們聲稱此「渡假中心」可以刺激當地就業機會並遏止極端份子,並不是一個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派駐守衛森嚴看守、以來對維吾爾人進行政治教化和強迫勞動的地方。隨後的節目也對黨的官方說法的鸚鵡學舌,說這些中心在新疆「拯救了那些懷有恐怖主義和極端思想的人們」,雖然其他可信的報導揭露被羈押的人多為與暴力行為無干的普通人,並正在被強制失蹤、遭受酷刑,以及被死亡。

為製作這些內容,中共央視的記者通常被給予特權,擁有進入特定相關場所、接觸受訪者和官員的機會。但是他們也顯然接受了政府的政權管理、造謠和扭曲,報導中缺乏針貶和獨立地核實程序。在一些案例中,央視記者還曾串通欺騙受訪者,或協助警察來操控受訪者。

在電視播出的招供中,上述的情形特別明顯。2018年4月「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調查了2013年至2018年的45例的「招供」,這些招供來自被關押的媒體人、部落格博主、律師、維權行動者和其他人士。保護衛士發現發現這些招供約有九成在中共央視播出。在許多情形下,有確鑿的證據表明,電視台工作人員在製作和編輯這樣的節目時,明知是這些招供是在被強制或欺騙的狀況中被導演的,依然扮演著會意合作的角色,繼續編輯並製作節目。

全球影響

這種詐欺性的和妖魔化的報導,在現實世界造成廣大的影響。它毒化了中國觀眾對其無辜同胞的觀感,為政權的進一步壓迫埋下了基礎。它們剝奪了國內、甚至國際觀眾對於受害者的支持。一位在酷刑折磨下倖存的知名法輪功學員在一次採訪中回憶,在「焦點訪談」2001年自焚特別節目播出後,她自己的親生兄弟是如何開始對她產生恐懼。2018年關於新疆的特別節目播出後,在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廣傳的評論如:「我們必須幫助大量的維吾爾人戒除他們的伊斯蘭成癮」、「那是相當可怕的疾病」。大量的政府宣傳

風暴過後,伴隨的往往是警方升級對特定群體的暴力行為,政府宣傳在公眾印象中所造成的污名烙印更可能會延續多年。

然而,中共央視的節目和宣傳策略的影響已遠超中國國界。在海外中國人社群中,中共央視是他們收看新聞和娛樂節目的主要來源,其節目內容甚至鼓勵海外中國人歧視、乃至攻擊中共的批評者和被迫害的少數群體。例如,最近幾周,在加拿大、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中國學生和其他人正試圖噤聲與毀壞對於香港抗爭的支持。

作為中共央視的國際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更擴大了它的版圖,並製作多語種節目,以接觸全球的非華語觀眾。儘管它初始目標是以無害且吸引人的節目建立當地觀眾群,但在關鍵的政治時刻,它仍可以被調動來攻擊中共的敵人。

例如,在全球有8千5百萬粉絲的中國環球電視網的臉書頁,其頁面上的廣告和貼文傾向於美化中國政府和領導人,並特別強調吸引人的中國國家象徵,如大熊貓、中國美食佳餚、或某些特別省份的旅遊觀光機會。但是,穿插在這些相對良性內容之間的是一系列的貼文和廣告,意圖創造將香港抗議者與恐怖份子之間的連結,或不斷重複已被證實是假造的消息,譬如一則稱抗議者手持的玩具武器是美國製造的手榴彈發射器的報導。

如何應對

考慮到中共央視與中共政權、中共政治宣傳活動、以及持續發生的嚴重人權侵害事件的密切關係,中國和海外的觀眾應有智慧的吸收央視的報導—特別是針對那些政治敏感的話題—懷著有益健康的質疑收看,並同時尋找更多獨立的資訊來源。

外國新聞媒體也應對片面地接受央視報導有所警覺,並應對該台有問題的內容做獨立調查,就像部份外國媒體對最近香港的報導所採取的行動。記者們應審慎地考量與央視合作或為其工作的對道德倫理的影響,不管央視開出了怎樣的好處。

儘管中共官方持有並補貼央視的運作,它也從私營廣告中獲利了數十億美元。在央視購買廣告的跨國公司—特別是在其新聞節目中插播廣告者—應該重新考慮他們的商業決定,尋求其他接觸中國消費者的管道。

外國政府和制定規範者應該密切觀察中共央視和中國環球電視網在該國家用當地語言播出的節目內容。他們應該隨時準備好落實有可能被違反的規範,如英國通訊傳播管理局(Ofcom) 現在正在仔細考慮關於香港的報導和強制招供的節目內容。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規應該將中共央視中文節目納入監管範圍,就像在美國已將中共環球電視網和其它中共官方媒體機構納入管理範疇,並應考慮對負責央視認錯節目的主要執行者實施制裁,如同歐洲官員們對伊朗新聞電視台所做的(撤銷其倫敦分台播出執照)那樣。

儘管央視內容多元,其侵害性或妖魔化政治宣傳的節目只佔部分比例,但所有觀眾應該記住,中共央視不是一個「正常的」電視台。它有著明目張膽、令人震驚地違背新聞倫理,或鼓動、合法化針對無辜人們的煽動仇恨和暴力的紀錄。中共央視是中共殘暴威權政權的一個重要組成,也應該被這樣看待。

薩拉庫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中国、香港和台灣的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紐約大學研究實習生程艾倫(Aaron Cheng) 提供研究協助。


針對「出格言論」更嚴苛懲罰措施出台

儘管中國政府已開發了世界上技術最精密的信息控制系統之一,當局還是繼續採用低技術的手法來懲罰、恐嚇批評性的報導和評論。以下節選過去數月發生的一些案例:

  • 長期監獄判刑:黃琦,人權網站「六四天網」的創辦人,7月29日被以「故意洩露國家機密」罪名判處12年監禁。六月底,當局判處劉鵬飛2年監禁,劉一個微信帳號管理员,該帳號因為提供中國網民境外新聞而十分受歡迎;五月,官方媒體向微信群管理員發佈相警告,稱微信管理員可能為其管理群組內的討論內容負責,劉在警報發佈後不久即被捕。蒙古歷史學家Lhamjab A. Borjgin,於7月3日被判處一年監禁,緩刑兩年,被控以「 分裂國家」和「非法商業(活動)」罪名,因他散播自己的著作《中國的文革》。
  • 監禁中「被死亡和死刑恐嚇:9月23日,據「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報導,警察通知維權人士王美余的家屬,他在湖南被監禁期間死亡。7月,王美余於因其在公眾場合手持要求習近平下台、並呼籲舉行全國選舉的公告牌而被捕。在另一案例中,法輪功學員孟紅2013年因散發傳單被判刑入獄。據她現居美國的女兒指稱,孟紅已於7月30日死於監禁之中。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在新疆,學者和前新疆大學校長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eyip) 可能被「隨時」處決。自特依拜2017年在前往德國參加一次會議途中失蹤後,他的兄弟就和他失去了聯繫。
  • 捏造間諜指控:楊恆均(Yang Hengjun),一位澳洲作家,一月份在廣州旅行期間被中國當局拘留,並於8月23日正式被指控犯了間諜罪。澳洲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否認當局對楊的指控,楊在2011年3月前就曾被拘留過,但是當局迫於國際壓力而釋放了他。楊恆均並非遭受此類指控的唯一外國人:加拿大商人麥克·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以及曾經工作於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自2018年12月被拘留,這顯然是中國對加拿大逮捕華為高幹孟晚舟的報復行為。五月,二人被正式指控危害國家安全罪
  • 與外界隔絕的長期拘留:維吾爾人持續地因其網絡評論、其它形式的言論表達、或有對政府提出批評的海外親戚,而繼續被長期拘留,完全無法與外界聯繫。被拘留者包括:學生Buzainafu Abudourexiti,其於2017年從埃及留學回來後被拘留;知名行動者熱妣亞(Rebiya Kadeers)的30名親屬。新疆之外,草根維權人士陳建芳(Chen Jianfang)自3月被拘留,因其餘網路發文悼念維權人士曹順利之死;勞工維權人士危志立和柯成冰也自3月起被拘留;另一位勞工維權人士楊鄭君自一月起被拘留。這些被拘者,都被禁止聯繫律師或他們的家屬。
  • 拘留支持香港民主抗議人士:化名「自由小陸」的一名25歲的深圳居民,8月份被當局拘留10天,因他在網上「尋釁滋事」,發佈貼文呼籲中國人重新思考他們對香港事件的態度。一位重慶居民在8月初被警察監視,只因在網上表達對抗議的支持。
  • 其他因言論自由被拘留者一名西藏人7月份在四川被拘留10天,因其在微信分享一張達賴喇嘛的照片。兩位男士於6月13日被拘留,因在網上散播關於中國技術公司華為的傳言。8月份,中國藝術家趙邦(Zhao Bang)因設計一款印有表情符號的T恤衫而被捕,被指控為影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前記者張賈龍(Zhang Jialong)因「尋釁滋事」於8月13日被拘留,張曾在2014年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訪中期間親自向他請願,敦促美國對中國的網絡審查施壓。張因此成名,但那次會見後他立即遭到騰訊公司解聘。
  • 拒發簽證:《華爾街日報》的王春翰(Chun Han Wong)8月末被中國政府拒發記者證。這位新加坡籍記者被中國驅逐,據信是對他的7月3日報導習近平表弟齊明(Ming Chai)的報復。齊明是澳洲公民,據報有洗錢之嫌。

監控近況:攝像頭氾濫,邊境電話檢查,學校內面部識別

  • 世界排名前八名嚴厲監控的城市位於中國:英國維護消費者權益網站Comparitech的研究人員最近發現中國居人均攝像機數之最。重慶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最嚴厲監控城市,共有260萬個攝像頭—或大約說是每1000個人就有168.03個攝像頭進行監控。據信目前在中國使用2億多個監控攝像頭,預期到2022年,該數量會上升至6.26億個或更多。  
  • 在邊境處的新間諜軟件和手機檢查:有幾家報導指出,今年夏天,去中國的遊客在出入境處手機遭受檢查,這顯然與在新疆和香港發生的危機有關聯。一份由《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德國的《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與《北德廣播公司》(NDR)、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以及網絡雜誌《母板》(Motherboard)聯合做出的調查在7月刊登,該調查發現中國當局強迫從中亞陸地口岸進入新疆者在手機上安裝一監控應用程式app。该app名為「蜂采」(Fengcai),它能收集短信並檢測手機內圖片文件,將手機內容和包含7萬3000敏感詞的清單進行比對,這些敏感字和圖片包括關於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書籍和達賴喇嘛的照片。同時,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大陸的香港居民被強迫解鎖他們的手機,以便當局來搜索與正在進行的抗議相關的材料。在這些七、八月期間針對從大陸往來香港和深圳的遊客的檢查,有些人還被詢問是否曾參加過抗議活動。
  • 校園內的面部識別技術引發日益增加的擔憂:在搜狐新聞8月份刊載的一則報導中,其分析一所小學使用面部識別攝像機的情形,發現該系統可以評估學生的姿態和面部表情以及其它信息。最近幾月,面部識別系統在校園內的推廣引發了國內的擔憂,有些跡象表明政府有所回應。位於南京的中國藥科大學最近宣佈,他們將限制此類措施,而教育部的一位官員也有所讓步,稱「包含學生的個人信息都要非常謹慎」,還說政府要加以限制和管理對在教室內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應用。
  • 在公共建築內,面部識別系統越裝越多:據一觀察中國宗教自由的網絡雜誌《寒冬》的一篇報導指出,在公共建築內安裝的監控系統越來越多。該雜誌9月份報導,當地公安局已在江西的一家居民小區安裝了面部識別系統設備,北京的13個公共住房小區內也安裝了此類設備。據信這些系統能被用來監控政治異議人士和宗教教友們在家庭禮拜堂會面。

審查近況:香港新聞操控,自由智庫被關閉, 電影製作人受阻

  • 審查人員刪除、操控香港消息:在中國,和政府官方口徑不一致的關於香港人抗議的網絡內容繼續被嚴格審查,同時親政府的宣傳被大量散播。一份標註日期為6月16日的指示洩漏並被《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發表,該指示命令各網站「發現並刪除與香港反送中抗議有關的視頻內容」,並「刪除任何有害評論」,指的是網民們用來謹慎地表達對香港抗議者支持的幾首歌曲。9月5日發出的更新的指令,表明了在官方撤回《引渡條例》修訂後,北京的內容監管者所面臨的兩難局面。這些指令警告「所有的網站和新聞媒體,不得轉載、跟進、報導並嚴格處理在社交平台上發佈的國外信息」,尤其是與反送中條例撤銷有關的信息。這顯然是為了處理此次讓步後中國網民在網上表達困惑的相關評論。該指令還命令網絡媒體平台「關閉相關評論區,並嚴厲解決那些以愛國名義而攻擊政府的帳戶」。
  • 位於北京的自由派機構宣佈關閉:8月底,位於北京的「天則經濟研究所」在歷經當局長年施壓之後宣佈關閉。過去兩年,該研究所社交媒體帳號被封,人員被逐出辦公室。天則研究所的關閉,不過是最新的進展,反映出當局對自由學術討論和經濟政策批評性討論日益無法容忍。
  • 審查者戰爭電影台灣電影節開刀:中國審查者們繼續向中國電影界開刀。根據製片人在其新浪微博上的一則簡短的聲明,觀眾翹盼已久的史詩電影《八佰》六月底被取消播放。人們認為就在該電影計劃首映前幾天被取消放映的理由源自於該電影對國民黨在1937年上海戰役中的正面描述,此後國民黨於1949年在中國內戰中戰敗於中共。另外,在中國和台灣緊張局勢不斷升高的態勢之下, 中國電影管理局於8月6日宣佈禁止中國電影人參加於11月在台灣舉行的台北金馬電影展。中國紀錄片導演朱昱(Zhu Yu)先前曾表達過她對抗該禁令的意願,但在她成為網絡霸凌的對象後正式退出金馬電影展
  • 推薦內容的演算法面臨嚴格管制: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辦公室(CAC)9月10日頒布的《網絡生態治理規定》草案中聲明,社交媒體平台、網站和應用程式軟體向用戶推薦內容的演算法必須確保推薦內容與「主流價值觀」和政府理念一致。該法規在8月31號中共中央委員會印發《中共宣傳工作條例》後隨後推出,它列出了中共委員會針對政治宣傳工作的七項職責,以及各級中共宣傳部門的16項工作職責。

香港:記者在抗議活動中面臨升級的攻擊  警察衝突 暴徒施暴

支持民主的香港抗議延續至初秋,香港的記者和攝影師日漸成為為警察、親北京暴徒,乃至有時是抗議者們本身的施暴目標。

自7月初開始,香港記者協會就已發佈了十數則聲明,譴責對媒體人員的攻擊,並敦促所有各方允許記者自由工作,並留意穿戴媒體頭盔和黃色背心的工作人員。在香港記者協會在9月16日發表的一則聲明中指出:「暴力份子及個別幫派更惡意針對及恐嚇新聞工作者」,香港記協不斷呼籲警察必須正視持續的濫權行為,「確保公平執法」。

最近被香港記者協會記錄在案的對媒體攻擊的事件包括:

  • 7月8日: 針對試圖報導旺角彌敦道清場行動的記者,警察襲擊和阻礙記者們的工作
  • 7月14日:在沙田示威活動中,無綫電視(TVB)的一位記者和一名攝影師被抗議人群攻擊。同日,一名《香港商業電台》記者在其報導警察和抗議者的衝突之時,被警察以胡椒噴霧攻擊
  • 7月21日:兩名記者在元朗地鐵站,被一夥身著白T恤衫的親北京暴徒持棍毆打,暴徒們還毀壞了記者的相機。其中一名記者隨後被送往醫院療傷。這群暴徒還襲擊了許多在地鐵站的抗議者和圍觀群眾。
  • 7月30日:在葵湧警署的抗議活動中,發生多起攻擊記者們的事件。其中包含:警察衝向一名攝影記者並故意用防暴盾牌打擊該記者;一名記者在她試圖離開抗議現場時被警察毆打;一名警察將霰彈槍指向一名正在進行現場報導的記者。
  • 8月5日:在黃大仙中心的一場抗議中,無綫電視新聞部一輛採訪車被抗議者損毀
  • 8月11日:在北角的一場無序集會中,幾名記者被襲擊,其中包括一位《明報》(Ming Pao)記者被一拳打中,一名《立場新聞》(Stand News)記者被一位持棍者威脅;《香港電台》(RTHK)的一名記者被人群攻擊。在這些事件中,警察沒有採取任何逮捕行動。
  • 8月14日:在香港國際機場的抗議活動中,一名《香港中國通訊社》(Hong Kong China News Agency)的記者被抗議者強迫刪除照片。抗議者將一名《環球時報》的記者綁起來,《環球時報》(the Global Times是由中共機關報社《人民日報社》主辦與出版的新聞報刊。
  • 8月31日:警察未作解釋便將記者從太子地鐵站驅逐,當晚又攻擊了他們認為與抗議有關聯的地鐵通勤者。同一日晚上,在維多利亞公園,十名記者被警察包圍並暫時被禁止離開
  • 9月2日:在記者報導旺角警署外的抗議活動時,警察近距離對他們施放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一名NOW TV的記者被警察推倒在地,後來在當地醫院治療手部傷勢。
  • 9月15日:在香港島的警察清場行動中,幾名顯然是親北京的男子攻擊了記者並毀壞了他們的相機
  • 9月17日:一名香港浸會大學的記者學生和《廣播新聞網》(Broadcast News Network)的記者在報導香港島的抗議時被捕,警察更阻擋其他記者拍攝搜捕現場。

中國之外:香港反抗議活動監控系統的輸出, 孔子學院被關閉

  • 香港抗議在海外遭遇反抗議,扼殺言論:在澳洲和紐西蘭的大學校園,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者和反對者們發生衝突。其中最顯著的事件包含親北京學生的暴力言論和對至少一名記者的攻擊。組織有素的海外中國學生團體對貼有呼籲自由便條紙的「連儂牆」強烈反應,撕毀表達支持的言論並霸凌參與活動的學生。當海外支持香港抗議的集會中持續有香港人和其他人加入時,中共外交官和領事館官員便會對反抗議者提供支持給反抗議者,並相應地默許其祭出的暴力行為。
  • 研究報告詳述中國網絡控制,與輸出監控系統到100多個國家: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一份九月份的研究報告中,將中國認定為「全球人工智能的主要推手」。該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公司已經向63個國家出售人工智能技術,並在人面部識別技術方面走在技術尖端。此外,根據9月份開放科技基金會(Open Technology Fund,OTF)提供的另一份報告,中國公司和與俄國的同行公司已經向100多個國家提供了網絡控制的工具或培訓。
  • 華為幫助非洲政府監視反對派:8月份的《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中國技術公司華為的員工幫助烏干達和贊比亞當局截獲他們政治對手的加密通信,並利用手機數據對特定人士的具體位置進行跟蹤。華為是為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提供網絡和監控設備的主要供應商,它還給烏干達政府提供了裝有人臉部識別軟件的監控攝像機,增加了政治倡議人士對其自身隱私被洩漏的恐懼。
  • 中國警察及其代理人恐嚇、威脅美裔維吾爾人:根據8月份維吾爾人權計畫(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的報告,居住在美國和加拿大的維吾爾人持續面臨中共當局的威嚇。據報導,發聲反對中共政府言論的維族人收到中共警察微信短信或電話,威脅說如果他們不停止倡議行動,他們在新疆的家人將會面臨監禁,其他人還報導了中共政府正試圖招募他們作線人。在五月《新聞週刊》(Newsweek)的一則報導中,揭露了中共當局從集中營釋放了一位女士,並強迫她給她在海外的兒子打電話,勸說他節制對中國政府的批評。在幾天後,她又被重新關回了集中營。
  • 孔子學院在美國被關閉,在澳面臨調查:在世界對中共政府干涉西方學術機構的擔憂日益增加之時,孔子學院在美國和澳洲更新合約時面臨更嚴格的審查。在美國的軍費開支中,設有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可能會得不到國防部的對其中文能力培訓的資金資助。為了繼續得到五角大樓的資金,迄今已有十多所美國大學關閉了孔子學院,最近的例子是9月5日邁阿密達德學院(Miami Dade College-FL)關閉了其校園的孔子學院。在澳洲,新南威爾士政府8月份宣佈,他們已經中止了與漢辦的合夥關係,並終止了漢辦–中國政府監管海外孔子學院的機構–於當地13所學校開設的中文語言項目。這項決定在7月25日悉尼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一則報導之後宣布下達,該報導發現在澳洲大學的孔子學院簽署了合約,給予中國政府決定在該學院教課內容的權力。全球目前共有548所孔子學院,還有設在1193個小學、中學的孔子課堂。

成功的反制:主要社交媒體公司刪除反香港抗議之不實信息

自八月中旬以來,至少有三家美國的社交媒體平台 – 推特,臉書和YouTube –已公開宣佈發現並刪除了大量的活躍傳播不實信息賬戶,這些賬戶一直活躍妖魔化或詆毀六月以來在香港發生的親民主抗議者名譽。這三大社交媒體在中國都是被封的。

推特是第一個公開聲明的公司,在8月19日的博客中,它聲稱已經封掉了936個來自中國的帳號。這些帳號「蓄意並特別散佈在香港的政治衝突,包括破壞抗議活動的合法性和政治立場」。該聲明還說,自首批帳號被關閉後,其後建立的2萬個新帳號也被關閉。同一天,臉書宣佈在推特採取行動後,臉書也刪除了七個頁面,三個群組和5個臉書帳號,因其「針對香港的….有組織性的失真行為」。臉書作此刪除後公布了幾個帳號的貼文作為範例,其中包含將香港抗議者們比作蟑螂和伊斯蘭激進份子的貼文。其後,8月23日,谷歌聲明,其視頻分享平台(YouTube已關閉了210個頻道,因這些頻道涉及「 有系統地上傳與正在進行中的香港抗議活動相關視頻 」 。

儘管谷歌沒有指責中國政府,推特和臉書都明確表示,他們已發現證據,表明這些是中國政府支持的有組織的行為。為了協助在這個平台上中共和其它政治操控活動的研究,推特還公開了所有吊銷的帳號名稱和推文。9月20日,推特更公布了八月份最活躍的另外4301個帳號的相關數據。推特另行聲明,全球所有國家持有的新聞機構今後都將被禁止使用其廣告服務。

這些公司揭露這些隱蔽不實信息的舉動得到了言論自由倡議者們的認可。但它們是否能抑制中共政府及其他人散播不實信息,還有待觀察。

圖:臉書刪除散播不實信息的頁面中的貼文,該貼中將香港抗議者比作伊斯蘭激進份子(圖片來源:臉書


未來關注

  • 中共周年紀念日期間控制手段隨著今年多個政治敏感紀念日的到來,值得關注的是在中共統治中國70週年紀念日10月1日前後會加強的信息控制和親北京政治宣傳,包含可能加緊的網絡控制,增強在北京現實世界的監控,以及遣送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到中國偏遠地區「強制度假」。
  • 香港事態升級:隨著民主抗議者和警察的衝突延續,在當局設法終止抗議並避免警察暴力被問責之際,關注圍繞10月1日及往後進一步的逮捕、對媒體報導的阻礙和警察暴力。更應關注香港公司和其員工因參與抗議或表達支持而面臨的秋後算賬,最近幾週這樣的情形已經在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發生。
  • 美國頒布對中國技術公司實施禁令的影響:隨著美國禁用中國如海康威視(Hikvision提供監控設備的公司產品,以及與技術大公司華為(Huawei合作的禁令生效之後,關注禁令實施後這些公司在中國和世界其它地方的運營是如何受到影響,以及其它中國公司是否因此而改變商業計劃以避免類似制裁。

行動起來!

  • 訂閱《中國媒體快報》:每月直送電子郵箱,獲取《中國媒體快報》最新資訊,最深入分析。免費發送!點擊這裡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國媒體快報》:幫助朋友和同事更好的理解中國不斷變化的媒體和言論審查狀況。
  • 獲取未經審查的消息內容:請點擊這裡這裡,找到比較流行翻牆工具的綜合測評以及如何通過GreatFire.org獲取翻牆工具。
  • 支持良心犯:瞭解如何採取行動幫助新聞記者和言論自由維權人士,包括在往期《中國媒體快報》中特別提到的良心犯。點擊這裡
  • 訪問《中國媒體快報》資源中心:透過自由之家網站的新資源中心,了解決策者、媒體、教育界人士和捐助人可以如何幫助推進中國和其他地方的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