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抵抗北京的影響力、春晚、#MeToo在中國(Issue 126, Traditional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維尼國王

2月25日傳出消息,中共建議從《憲法》中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長久以來把習近平主席比作小熊維尼的梗迅速重新出現在新浪微博和騰訊微信等社交媒體,包括這幅身著王袍的維尼圖片。網上很多對這則新聞的反響都遭到刪除,官媒中央電視臺的一則消息在幾個小時內被轉發了將近1萬次,但是這則消息的評論功能被關閉了。圖片來源:What’s on Weibo

本期標題

本期分析:如何回應北京在海外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新聞報導:

本期良心犯:蔡貢加

未來看點

行動起來!


本期分析:如何回應北京日益增長的海外影響力?

上個月發生的數起事件顯示了對抗中國政府反民主壓力的若干途徑

作者:薩拉·庫克 (Sarah Cook)

由於中共越來越積極地將其威權體制下的言論審查、政治宣傳和其他手段傳播到國外,人們很容易感到灰心——尤其是在這麼多的公司和政治領袖屈服於來自北京的壓力的情況下。

不過如果進一步關注各種新聞標題就會發現,個人和組織正在探尋更有原則的應對措施,以反制這一對全球自由和民主的真正威脅。事實上,僅在過去的一個月裡,就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包括美國國會採取的一些措施——這些措施在未來有望取得成功。

最近的這些反制措施可以分為以下四種類型:                      

1. 調查與揭露:中國在海外施展影響力的一個關鍵因素是其微妙而又常常隱密的特性。因此,學者、記者和民間社會進行的嚴謹而詳盡的調查有助於揭露這些活動和反擊中共的虛假論調。

1月30日,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發表了一份報告,分析了中共針對海外批評人士的網路釣魚活動,特別是針對西藏流亡社區,但是也包括維吾爾人、法輪功修煉者和中國維權人士。這份報告明確了基本的數位安全防範措施,將有助於阻擾這種惡意欺詐手段。

2月8日,資深漢學家馬丁·哈拉(Martin Hala)發表了一份詳細的報告,闡述了與中共結盟的能源和金融巨頭香港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CEFC)如何在捷克共和國從事菁英招募、媒體威脅和新聞媒體收購。近年來,這些行為和其他各種擴張影響力的措施已經導致捷克制定了對北京更加有利的外交政策。

2月13日,詹姆士城基金會的《中國簡報》(China Brief)發表了一篇由分析人士約翰•多森(John Dotson)撰寫的關於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CPPRC)的文章,該會以民間組織的面貌示人。多森說,「對該組織領導結構的粗略審查顯示,它直接隸屬於中共中央統戰部。」這篇文章還提到了該促進會的美國分會「全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並提出了若干相關問題,包括為何這個組織至今還沒有根據美國《外國代理人法》進行註冊登記。

最後,在2月14日,《外交政策》的一篇文章概述了中國駐美大使館資助喬治城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的有關證據,引發了有關中國政府與美國大學裡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之間關係的廣泛討論和社交媒體曝光。一些中國問題專家在推特上分享了連結和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章程》的摘錄以及有關網頁。這些資訊揭示了中國外交使團如何對學生社團進行直接的監控、提供其他外國政府通常不會提供的不同程度的資助,並且規定具有潛在歧視性的會員資格要求,從而將那些不支援北京所有領土要求的學生拒之門外。在很多情況下,這些有爭議的措辭在學生學者聯誼會的中文版《章程》或網站上是顯而易見的,而在通常會受到大學管理部門審閱的英文版中卻不會出現。這一現象也凸顯了在這一領域進行雙語研究的重要性。

2. 越來越多的公眾和政策討論:在過去的一個月,另一系列的行動和文章聚焦於如何開展相應的公開討論和政府決策。2月5日,兩家頗具聲望的歐洲智庫發表了一份聯合報告,論述中國政府在歐洲的政治影響。這份報告包含了圖解、地圖和圖表,有助於人們理解在數十個歐洲國家發生的大量事件和動態。最重要的是,該報告提供了若干深思熟慮的建議,比如建議歐洲各國政府如何以一種協助而不是妖魔化當地華人社區的方式來應對中共的巨大影響。

在大西洋的另一邊,中國政府設立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舉動受到了新一輪的公眾審查。此前,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 Marco Rubio) 在他的家鄉州給幾所大學和一所高中寫信,概述了有關這些專案存在歧視和限制學術自由的擔憂。至少有一所大學回應說,它已經決定不再續簽合約。2月13日,魯比奧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提出了這個問題,引發了有關這些機構對於情報和國家安全方面潛在影響的討論。

此外,國會還在等待幾項立法,包括改革外國投資審查制度,以及限制美國政府與某些中國科技公司簽訂的合約。

3. 堅守自己的法律標準:民主國家應對中國政府壓力侵蝕,能夠採取的最重要措施之一是堅守他們自己的法律標準和行政程式。

2月初,南非政府遵循通常針對持有美國護照遊客的旅行管理規定,允許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森格入境。儘管中國政府對司政的訪問感到憤怒,儘管過去曾經有過達賴喇嘛持難民旅行檔案而因不同的管理規定被拒絕入境的先例,南非政府依然照章辦理。

在紐西蘭,據報導,中國問題學者安妮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的家中和辦公室發生了幾起可疑的闖入事件,她一直在敦促人們加強對中共在紐西蘭的影響力的警覺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紐西蘭政府已經對此展開調查。此外,紐西蘭總理也對這些可能是「針對她所從事的工作」的犯罪行為表示了關切。

4. 有影響力的私人和民間機構採取行動:在馬來西亞,政府迫於壓力決定將11名維吾爾族難民遣返中國,當地律師協會在2月15日發表聲明,敦促當局不要這樣做。該協會還提供了一份詳細的法律分析,概述了為什麼這些行動違反了馬來西亞自己的法律和國際承諾。數小時之後,美國國務院一名發言人,可能是受到當地強烈呼籲和堅實法律基礎的鼓舞,再次敦促馬來西亞政府不要將被拘留者遣返中國。2月20日,馬來西亞當局表示他們已經就這些維吾爾人的命運與泰國政府進行了談判。

在澳洲,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的一本有關中國在該國影響力的作品一直被幾家出版社拒絕出版,有報導稱,這些出版社擔心遭遇法律上的麻煩。不過,2月6日傳來消息,哈迪格蘭特出版公司將在下個月出版這本書,前提是作者對一些可能導致法律糾紛的地方進行一些修改。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說,「根據我的經驗,政府會試圖防止那些可能傷害他們預期利益的事情進入公眾視野。但我們珍視言論自由的價值勝過其他利益。」

針對中共有害活動的任何有組織的反制行動的成功都取決於這種行動是否精準和恰當。有效的補救措施必須避免以偏概全的成見和錯誤的等量齊觀,同時還要滿足所有相關人群的合法需求——其中包括中國學生、所涉及的少數群體、中共批評者和希望學習中文的外國人等等。這將要求廣大的政府、非政府組織和個人參與行動時必須深思熟慮。上文中列舉的事例代表了一個強有力的開端。

薩拉庫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本文已於2018年2月27日發表於《外交家》


新年春晚又遭貶

自1983年以來,一年一度的春晚大戲都會在農曆除夕夜上演。這台冗長而眼花繚亂的節目由官方媒體中央電視臺製作。雖然春晚依然是一個全國性的傳統並且是全世界收視人數最多的節目,但在過去幾年它的收視率一直在下滑。這台晚會現在面臨中國其他娛樂節目的競爭,有的來自其他電視頻道,有的來自網路,尤其是來自手機的競爭。最重要的是,最近的一些小品,包括去年一個惡評如潮的性別歧視的小品,在全國引來噓聲一片。而春晚導演似乎對這些批評視而不見,他告訴網路媒體SupChina記者馮佳雲(音譯),他去年在網上「沒有見到太多批評」,而今年他「也不會把那些吐槽太當回事」。

 2018年的春晚是迄今最為「國際化」的演出,有來自超過10個國家的演員參與演出。參加客串或發來問候的包括美國籃球明星斯蒂芬·馬布裡(Stephon Marbury)、國際奧會主席湯瑪斯·巴赫(Thomas Bach)、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莉絲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以及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

很可惜,一則有關中非友誼的小品卻暴露出中國官方媒體的全球視野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在小品《同喜同樂》中,幾名在中國出資新建的奈洛比—蒙巴薩鐵路上當乘客服乘務員的肯亞婦女與中國演員婁乃鳴同台亮相,後者扮成黑臉和戴著碩大的義臀登臺表演。網民們毫不掩飾他們的厭惡。一位網名@-OnlySoymilk的網友在新浪微博上氣憤地說,「用chink來說亞洲人是對亞洲人的種族歧視,但是春晚上把黃種人大媽塗成黑人還高呼我愛中國就被多家媒體當啥光榮事兒一樣報導,雙標得厲害啊 ​​​​。」數百名網友在婁乃鳴的個人微博帳號上大聲譴責,同時也有很多外國觀察人士包括非洲人指責這個小品是種族歧視。

網上對這個小品的種種責難聲猶在耳,但那些對春晚的惡搞評論已經遭到微博的封鎖。在這個長達四個多小時的節目進行不到一半的時候,「春晚吐槽」這個主題標籤就已經被封鎖。中國數字時代說,含有「春晚」和「可笑」、「垃圾」等的詞語在微博上既不能搜索也不能發佈。另外,河南電視臺在省內電視網路轉播春晚的時候,一名新聞主播讀習近平名字是發音有誤。雖然他很快糾正了自己,但是這段口誤的視頻還是被中國的社交媒體清除。谷歌旗下的美國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也按照河南電視臺的要求刪除了這段視頻。作為回應,中國數字時代在YouTube上重新發佈了這段視頻,結果是同樣遭到刪除。

雖然春晚演出已經儼然淪為雞肋,其中依然有些亮點。著名歌星王菲和那英的二重唱《歲月》成為晚會的高潮,她們二人曾經在1998年的春晚連袂演唱。


#MeToo 在中國:性騷擾、言論審查和「米兔」

受開始於美國的反對性騷擾和性侵的#MeToo運動的激勵,中國婦女也開始利用社交媒體講述她們自己遭受侵害的故事。2017年10月,一名匿名使用者在問答網站知乎發佈了一篇她13年前在北京航空航太大學遭受她的博士指導教授騷擾的帖子。今年1月1日,她又在微博上發佈了自己的故事,而這次她使用了真名。羅茜茜的指控迅速流傳,她當時的指導教授陳曉武在1月14日被北航解職。隨即有更多其他婦女跟隨羅茜茜,發佈了她們受騷擾和侵害的故事,其中很多涉及她們的教授。呼籲各個大學解決性騷擾問題的公開信也開始在網上流傳,並且得到了數百名學生、校友和教授的簽名。

一些藝術家們最近的作品也明顯地吸引了人們對這個話題的關注。文晏(Vivian Qu)因她的影片《嘉年華》(Angels Wear White)而榮膺金馬獎最佳導演。這部電影講述了兩名女生在受到性侵之後的生活境遇。去年12月,據報導,在觀看了寶拉·沃格爾(Paula Vogel)有關性虐待的舞臺劇《未成年少女的駕駛課程》(How I Learned to Drive)北京首演之後,家長和年輕女孩們也為他們的孩子和自己挺身而出。

1月7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刊文表示支持婦女挺身舉報虐待事件,但是有關當局在不久之後就遏止了這個剛剛萌芽的運動。1月的第三個星期,組織者取消了原計劃從北航到對外經貿大學的一次遊行。路透社報導說,至少有三名學生被學校告知不得參與遊行。其他學生也受到警告不要過於涉入#MeToo運動,以免被誤認為「境外敵對勢力」。

社交媒體也受到了言論審查。婦女們報告說,她們的帖子和公開信已經被刪除,而像「性騷擾」這樣的關鍵字也在搜索結果中被過濾。但是中國線民們有一個優良傳統,那就是用富有創意的同音字來規避言論審查。2月初,用戶們開始談論「米兔」,這兩個在中文裡非常普通的字眼很難受到審查,有的甚至直接用「米」和「兔」的表情來讓對話得以繼續。女權活動人士李麥子說,年輕女性的語言創造力將會支撐這一運動在中國的存在,不過也警告說,「社交媒體和主流媒體上沒有(政治)空間」。很可能或早或晚就連「米兔」也會消失。

#MeToo運動在中國步履維艱有政治和文化兩方面的因素。在美國,這項運動由一些演藝明星開始,並且得到了調查性新聞媒體的支持和推動。與此相反,在中國,這些行動主要是由一些年輕女性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言論。缺少主流國家或國家認可的媒體的報導,這場運動在中國難以為繼。黨國也一直對任何形式的草根集體行動保持警惕,所以在中國無論#MeToo運動獲得何種形式的支援都會很快被切斷。羅茜茜本人說,身處國外——她住在加利福尼亞——才讓她有膽量用真名講述自己的故事。


技術新訊:移動支付服務、微博遭訓斥、雲端資料本土化

  • 移動支付增長:根據中國互聯網資訊中心(CNNIC)2017年度報告,在中國有97.2%的網路使用者通過手機上網,而有65.5%的網路使用者使用移動支付服務進行非金融類產品的付款。移動支付的增長或許在春節期間顯得尤為顯著。人們在此期間發送比平時(移動支付已經讓發紅包變成一種常年活動)更多的虛擬紅包和參與新春搖搖樂抽獎活動。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過去幾年一直在紅包大戰中殺得難解難分,但是微信似乎已經在狗年贏得了戰爭。在新年除夕之夜,有大約6.68億人次通過微信支付發送紅包。近年來移動互聯網連接的增加,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何在過去一年當局對VPN移動應用程式進行緊急和徹底的打壓——人們一直使用VPN規避言論審查。​
  • 監管當局譴責微博:1月27日,網信辦譴責新浪微博(Sina Weibo)運營的廣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平臺——新浪微博(Weibo),傳播「誤導輿論、淫穢、低俗、種族歧視的內容」,並隨後下令暫停幾項微博服務一周。此前,有報導稱一些社會名人出錢讓自己的進入微博「十大熱門話題」的排行榜。網信辦還要求新浪微博採取更多措施刪除「虛假資訊」,並在發佈後的6個月內保留使用者內容的副本。​
  • 打壓視頻無遠弗屆:由於國家新聞廣電總局(SAPPRFT)的審查,許多廣受歡迎的動畫人物,包括粉紅豬小妹(Peppa Pig)和艾莎公主(Princess Elsa),現在已部分或完全地從中國主要的視頻網站上消失。媒體監管機構之前就對幾家互聯網公司展開了調查,針對一些有兒童卡通明星的視頻出現的暴力、色情內容或其他不合適的場景,但視頻網站顯然決定遵循「小心無大錯」的原則,限制用戶訪問任何有問題卡通人物的視頻。​
  • Evernote聽話,華碩電腦出逃:2月8日,總部在美國的筆記應用程式公司Evernote宣佈它的中國使用者的資料將在2018年年中之前轉移至騰訊雲,以遵守《網路安全法》要求中國使用者的資訊存貯在中國國內的一項規定。這可能將使中國使用者的資訊受到侵入式監控。這一轉移將切斷中國與建立在國外的公共筆記簿之間的聯繫。幾乎就在同時,生產電腦硬體的台資華碩公司(Asus)則作出了截然相反的決定:華碩公司將於5月1日關閉他在上海的資料中心,而不是與當地的雲計算提供商合作或是遵從繁雜的新法規。​
  • 蘋果或許正在把壞空氣藏起來:紅迪網(Reddit)用戶@-IntoTheVoid 報告說,他在中國的iPhone上,天氣預報應用程式中的糟糕的空氣品質評分似乎正在消失。有些評論者回應說,他們載入空氣質量數據沒有問題,雖然他們引用的都是一些良好的空氣質量數據,或許審查機構認為這些資料還不夠敏感。2017年,北京禁止非政府來源公佈空氣質量數據。

香港:雨傘運動活動人士獲釋、候選人參選遭禁、被拘書商接受採訪

過去一個月發生的三件事凸顯了香港言論自由空間的萎縮,而繼續有效運作的法院則成為了對抗政府武斷決策的壁壘。

  • 雨傘運動活動人士獲釋:2月6日,香港終審法院釋放了在2014年呼籲香港實行全面民主的抗議活動中扮演主要角色的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終審法院駁回了香港政府對這三人進行重判的要求,也推翻了一個下級法院判處他們入獄的判決。於此同時,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王松蓮對《時代週刊》說,法官也確認了按照「新準則」,非法集會和公民不服從行動可能導致被判入獄,而這將「為將來舉行抗議活動的人送進監獄開創一個危險的先例」。 Hong Kong Free Press網站的孔文添(Tim Hamlett)認為,這個判決結果還算令人可以接受,因為判決主要是針對潛在的暴力行為。他寫道,「那些堅持抗議的人也需要記住,非暴力反抗的本質是接受懲罰,而不是逃避懲罰。」
  •  周庭(Agnes Chow)參選遭禁:香港選舉官員取消了周庭代表她的政黨香港眾志(Demosistō)參加3月11日立法委補選的資格,認為香港眾志推動香港自決,而她不會維護香港《基本法》。周庭對英國《衛報》說,「這個禁令並非針對我個人,它是針對對政府持有不同觀點的整個年輕世代」,北京認為這些年輕人是一種威脅。香港律師協會譴責政府的決定實際上是一種「政治篩選」,其理由是「含糊不清」的。史丹佛大學教授戴雅門(Larry Diamond)說,港府此舉並非捍衛了保障香港自治地位的「一國兩制」原則,相反實際上是「朝著廢除這一原則又邁進了一步」。香港眾志由周庭、黃之鋒和其他雨傘運動參與者共同創立,旨在實現香港的「民主自決」而不是徹底獨立。
  • 桂敏海採訪破綻百出:桂敏海,2015年遭到綁架和拘禁的五名香港書商之一,在2月9日向《南華早報》和《東方日報》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他說,「非常後悔這件事……我可能成了瑞典人的棋子。」桂敏海是瑞典公民,三周前他在開往北京的列車上被中國當局逮捕,當時有兩名瑞典領事官員陪伴他。他當時正在前往瑞典駐華使館接受醫療檢查,而他的聲明似乎是為了破壞瑞典政府為他進行的外交努力。自從他和其他四名「巨流傳媒」的同事在2015年末被拘留後,桂敏海就一直在中國大陸。巨流傳媒專門出版各種有關中共政治內幕的圖書。桂敏海早先於2016年1月已經在中央電視臺進行過一次認罪。他最近的這次採訪遵循了一個令人不安的模式,若干中國維權人士和新聞記者都曾以這種方式在香港媒體上「認罪」,其中包括了《東方日報》、《香港郵報》和鳳凰電視臺。這些現象都是發生在香港各個書店的出版物減少而政治宣傳品——包括習近平的書籍——增加的情況下。

中國之外:非洲聯盟總部遭竊聽、外國公司自我審查、活動人士電郵遭假冒

  • 非洲聯盟遭竊聽:非洲聯盟總部大樓位於阿迪斯阿貝巴,是一份中國送給「非洲朋友」的「禮物」。法國《世界報》1月26日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稱,自2012年1月至2017年1月,非盟總部大樓每天夜間都發生資料外流。2017年1月,非盟的技術人員注意到這座大樓的資料用量在午夜至淩晨2點會達到峰值。他們很快發現機密資訊通過數位後門外泄,並傳輸到上海的一個伺服器。技術人員還在牆壁和辦公桌裡發現了隱藏的麥克風。在去年發現這一切之後,這座大樓的整個資訊技術系統被徹底更換,國營的埃塞電信(Ethio Telecom)不再處理有關通訊業務。中國和非盟都否認了《世界報》的報導。非盟輪值主席,1994年以來的盧旺達總統保羅·卡加梅(Paul Kagame)同時否認了這座大樓被竊聽和這個組織有任何隱瞞。非洲聯盟有73%的非維和類預算來自外國捐贈。
  • 萬豪酒店、賓士公司自我審查:1月11日,北京斥責萬豪酒店集團在網路客戶調查中將西藏、臺灣、香港和澳門單列於中國之外。中國監管部門勒令這個酒店的網站和有關手機應用暫停運行一周,萬豪還暫停了自己的推特帳戶(這個帳戶在中國無法登錄),發表了一份言辭懇切的道歉信,並且派遣兩名高級行政人員在中國官媒承認錯誤。還有很多公司,包括ZaraMUJI(無印良品)、MedTronic(美敦力),以及數家航空公司最近都發表了道歉聲明,擔心因他們的地圖或國家列表不符合北京的領土定義而冒犯中國民眾。2月7日,梅賽德斯-賓士公司為在它的Instagram帳戶上的一則廣告中引用了一句達賴喇嘛的語錄發表道歉聲明,鑒於該廣告是針對非中國受眾的英文廣告,而且是在中國被封鎖的平臺,這一道歉顯得尤為引人注目。
  • 投資媒體變「敏感」:中國國家發改委2月11日透露,電影製作、新聞媒體、體育俱樂部、房地產、武器製造以及其他一些行業將在3月1日起被列為對外投資「敏感」領域。在海外投資超過3億美元的中國公司企業也必須獲得發改委的批准。強化審查意味著,中國個人和企業對海外媒體和電影公司的投資,將需要與中國政府進行更明確的協調。由於北京尋求將資產和富裕官員們留在國內,非金融類海外投資2017年有所下降。
  • 利用假冒郵件混淆視聽、獲取資訊:近年來,中國政府的特務們涉嫌使用仿冒電子郵件,作為一種戰術來誤導政客、汙名化中共批評者和獲取敏感資訊。1月,有關中國在加拿大騷擾維權人士的一份報告被提交給加拿大政府。報告表示,就在一個月之前,一些自稱是來自法輪功修煉者的電子郵件被發送給若干國會議員,這些郵件做出了一些狂妄不羈的聲明。發送這些郵件的目的是減少這個在中國遭受迫害的團體所得到的支援。2月初,澳洲伊普斯威奇市的議員們收到來自一名自稱是法輪功修煉者的恐嚇郵件。但是法輪大法資訊中心主管列維·布勞德(Levi Browde)說,這名婦女的IP地址位於紐約州水牛城,而當地的法輪功協調人們都不認識此人。布勞德說,此類假冒郵件的IP地址過去一直是追蹤到中國,而現在則更多發現是在西方國家。同樣的冒名頂替手段也用來試圖獲取海外活動人士的資訊。去年10月,一份自稱是來自自由之家研究員薩拉·庫克的Gmail電子郵件——通過一個美國的IP位址——發送到了世界維吾爾人大會。在這個團體召開大會之前,毫不掩飾地要求獲得「你們宣傳人員(propaganda staff)的聯繫方法」。

本期良心犯:蔡貢加

1月10日,55歲的前青海省藏族記者蔡貢加(Tsegon Gyal)被判入獄三年,顯然是為了報復他在微信上發帖批評中國政府未能真正促進其所謂的「民族團結」政策。

蔡貢加被判決之前,已經自2016年12月起被關押了一年多,並且是遭到單獨監禁。在被捕兩周之後,他被控「煽動分裂罪」,這項罪名經常用來懲罰這個地區批評政府政策的藏人。據報導,在被關押期間他進行了靜默抗議,拒絕回答審訊者的問題。2017年4月,聯合國反任意關押工作組裁定對蔡貢加的拘捕純屬武斷,並敦促立即將他釋放。儘管如此,當局在隨後的一個月對他進行了審判,同時還剝奪了他聘請律師的權力,並且阻止他的父母觀察訴訟過程。

在1980和1990年代,蔡貢加曾經是一名員警,後來擔任《青海藏文報》和《青海法治日報》記者。1994年7月至1999年5月期間,他作為政治犯被關進監獄,之後他在藏人社區和海外聲名鵲起。被釋放之後,他一直從事各種不同的社會活動,包括救助殘疾人的工作。他目前被關押在青海省會西寧市的東川監獄


未來看點

進入西藏受限:3月14日將迎來2008年「3.14事件」十周年,這次反抗中共統治的抗議事件開始於拉薩,後來擴展到西藏高原周邊其他各省藏區。每年,當局都會在周年紀念前後限制外國人進入藏區並加強安保措施。但由於今年將是十周年紀念,還由於2月17日發生在神聖的大昭寺的火災——有關詳情鮮為人知,社交媒體上的貼文也遭到封鎖——限制措施在下個月或將更加嚴格。

圍繞「兩會」的言論審查:3月5日,全國人大及其附屬的顧問機構全國政協將在北京召開一年一度為期兩周的會議,其間將確定新一屆的國家領導人。「兩會」的召開通常會伴有相關的言論審查指示,以避免出現偏離官方政治立場的報導。近年來,一些與會者表達了對加強互聯網審查的擔憂。關注對新聞報導的強化限制,關注在當前的政治氣候下,是否有人提出對言論審查的批評。

澳門《網路安全法》:2月8日,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報導,曾經是葡萄牙殖民地、現在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的澳門,已經開始對去年12公佈的《網路安全法》提議進行公開磋商。儘管當地政府聲稱這部法律的目的在於防範網路攻擊,批評者和一些專家則擔心這些措施是不必要的,而且某些條款——比如要求實名註冊和監控資料流程——將有助於加強監控和審查,包括網站過濾。關注立法進展的新消息,以及這部法律是否有可能成為鄰近的香港未來類似立法的榜樣。


行動起來!

  • 訂閱《中國媒體快報》:每月直送電子郵箱,獲取《中國媒體快報》最新資訊,最深入分析。免費發送!點擊這裡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國媒體快報》:幫助朋友和同事更好的理解中國不斷變化的媒體和言論審查全景。
  • 獲取未經審查的消息內容:請點擊這裡這裡,找到比較流行翻牆工具的綜合測評以及如何通過GreatFire.org獲取翻牆工具。
  • 支持良心犯:一名維權律師、一名網路維權人士和一名瑞典籍書商都正中國受到關押,他們因行使基本人權,包括言論自由權,而面臨遭受酷刑的危險他們是本期「國際給良心犯寫信」活動的焦點人物。點擊相關連結,為余文生甄江華桂敏海發出你們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