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抵抗北京的影响力、春晚、#MeToo在中国(Issue 126,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Photo of the Month: 

维尼国王

2月25日传出消息,中共建议从《宪法》中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长久以来把习近平主席比作小熊维尼的梗迅速重新出现在新浪微博和腾讯微信等社交媒体,包括这幅身着王袍的维尼图片。网上很多对这则新闻的反响都遭到删除,官媒中央电视台的一则消息在几个小时内被转发了将近1万次,但是这则消息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图片来源:What’s on Weibo

本期标题

本期分析​:如何回应北京在海外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新闻报道

本期良心犯:蔡贡加

未来看点

行动起来!


本期分析:如何回应北京日益增长的海外影响力?

上个月发生的数起事件显示了对抗中国政府反民主压力的若干途径

作者:萨拉·库克 (Sarah Cook)

由于中共越来越积极地将其威权体制下的言论审查、政治宣传和其他手段传播到国外,人们很容易感到灰心——尤其是在如此多的公司和政治领导人屈服于来自北京的压力的情况下。

不过如果进一步关注各种新闻标题就会发现,个人和组织正在探寻更有原则的应对措施,以反制这一对全球自由和民主的真正威胁。事实上,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就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包括美国国会采取的一些措施——这些措施在未来有望取得成功。

最近的这些反制措施可以分为以下四种类型:

1. 调查与揭露:中国在海外施展影响力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其微妙而又常常隐密的特性。因此,学者、记者和民间社会进行的严谨而详尽的调查有助于揭露这些活动和反击中共的虚假论调。

1月30日,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发表了一份报告,分析了中共针对海外批评人士的网络钓鱼活动,特别针对西藏流亡社区,但是也包括维吾尔人、法轮功修炼者和中国维权人士。这份报告明确了基本的数字安全防范措施,将有助于阻扰这种恶意欺诈手段。

2月8日,资深汉学家马丁·哈拉(Martin Hala)发表了一份详细的报告,阐述了与中共结盟的能源和金融巨头香港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如何在捷克共和国从事菁英招募、媒体威胁和新闻媒体收购。近年来,这些行为和其他各种扩张影响力的措施已经导致捷克制定了对北京更加有利的外交政策。

2月13日,詹姆斯敦基金会的《中国简报》(China Brief)发表了一篇由分析人士约翰•多森(John Dotson)撰写的关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CPPRC)的文章,该会以民间组织的面貌示人。多森说,“对该组织领导结构的粗略审查显示,它直接隶属于中共中央统战部。”这篇文章还提到了该促进会的美国分会“全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并提出了若干相关问题,包括为何这个组织至今还没有根据美国《外国代理人法》进行注册登记。

最后,在2月14日,《外交政策》的一篇文章概述了中国驻美大使馆资助乔治城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的有关证据,引发了有关中国政府与美国大学里“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之间关系的广泛讨论和社交媒体曝光。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在推特上分享了链接和“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章程》的摘录以及有关网页。这些信息揭示了中国外交使团如何对学生社团进行直接的监控、提供其他外国政府通常不会提供的不同程度的资助,并且规定具有潜在歧视性的会员资格要求,从而将那些不支持北京所有领土要求的学生拒之门外。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有争议的措辞在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中文版《章程》或网站上是显而易见的,而在通常会受到大学管理部门审阅的英文版中却不会出现。这一现象也凸显了在这一领域进行双语研究的重要性。

2. 越来越多的公众和政策讨论:在过去的一个月,另一系列的行动和著述聚焦于如何开展相应的公开讨论和政府决策。2月5日,两家颇具声望的欧洲智库发表了一份联合报告,论述中国政府在欧洲的政治影响。这份报告包含了图解、地图和图表,有助于人们理解在数十个欧洲国家发生的大量事件和动态。最重要的是,该报告提供了若干深思熟虑的建议,比如建议欧洲各国政府如何以一种协助而不是妖魔化当地华人社区的方式来应对中共的巨大影响。

在大西洋的另一边,中国政府设立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举措受到了新一轮的公众审查。此前,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鲁比奥( Marco Rubio) 在他的家乡州给几所大学和一所高中写信,概述了有关这些项目存在歧视和限制学术自由的担忧。至少有一所大学回应说,它已经决定不再续签合同。2月13日,鲁比奥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提出了这个问题,引发了有关这些机构对于情报和国家安全方面潜在影响的讨论。

此外,国会还在等待几项立法,包括改革外国投资审查制度,以及限制美国政府与某些中国科技公司签订的合同。

3. 坚守自己的法律标准:民主国家应对中国政府压力侵蚀,能够采取的最重要措施之一是坚守他们自己的法律标准和行政程序。

2月初,南非政府遵循通常针对持有美国护照游客的旅行管理规定,允许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森格入境。尽管中国政府对司政的访问感到愤怒,尽管过去曾经有过达赖喇嘛持难民旅行文件而因不同的管理规定被拒绝入境的先例,南非政府依然照章办理。

在新西兰,据报道,中国问题学者安妮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的家中和办公室发生了几起可疑的闯入事件,她一直在敦促人们加强对中共在新西兰的影响力的警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新西兰政府已经对此展开调查。此外,新西兰总理也对这些可能是“针对她所从事的工作”的犯罪行为表示了关切。

4. 有影响力的私人和民间机构采取行动:在马来西亚,政府迫于压力决定将11名维吾尔族难民遣返中国,当地律师协会在2月15日发表声明,敦促当局不要这样做。该协会还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法律分析,概述了为什么这些行动违反了马来西亚自己的法律和国际承诺。数小时之后,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可能是受到当地强烈呼吁和坚实法律基础的鼓舞,再次敦促马来西亚政府不要将被拘留者遣返中国。2月20日,马来西亚当局表示他们已经就这些维吾尔人的命运与泰国政府进行了磋商。

在澳大利亚,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的一本有关中国在该国影响力的作品一直被几家出版社拒绝出版,有报道称,这些出版社担心遭遇法律上的麻烦。不过,2月6日传来消息,哈迪格兰特出版公司将在下个月出版这本书,前提是作者对一些可能导致法律纠纷的地方进行一些修改。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说,“根据我的经验,政府会试图防止那些可能伤害他们预期利益的事情进入公众视野。但我们珍视言论自由的价值胜过其他利益。”

针对中共有害活动的任何有组织的反制行动的成功都取决于这种行动是否精准和恰当。有效的补救措施必须避免以偏概全的成见和错误的等量齐观,同时还要满足所有相关人群的合法需求——其中包括中国学生、所涉及的少数群体、中共批评者和希望学习中文的外国人等等。这将要求广大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参与行动时必须深思熟虑。上文中列举的事例代表了一个强有力的开端。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本文已于2018年2月27日发表于《外交家》


新年春晚又遭贬

自1983年以来,一年一度的“春晚”大戏都会在农历除夕夜上演,这台冗长而眼花缭乱的节目由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制作。虽然“春晚”依然是一个全国性的传统并且是全世界收视人数最多的节目,但在过去几年它的收视率一直在下滑。这台晚会现在面临中国其他娱乐节目的竞争,有的来自其他电视频道,有的来自网络,尤其是来自手机的竞争。最重要的是,最近的一些小品,包括去年一个恶评如潮的性别歧视的小品,在全国引来嘘声一片。而“春晚”导演似乎对这些批评视而不见,他告诉网络媒体SupChina记者冯佳云(音译),他去年在网上“没有见到太多批评”,而今年他“也不会把那些吐槽太当回事”。

2018年的“春晚”是迄今最为“国际化”的,有来自超过10个国家的演员参与演出。参加客串或发来问候的包括美国篮球明星斯蒂芬·马布里(Stephon Marbury)、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以及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

很可惜,一则有关中非友谊的小品却暴露出中国官方媒体的全球视野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在小品《同喜同乐》中,几名在中国出资新建的内罗毕—蒙巴萨铁路上当乘务员的肯尼亚妇女与中国演员娄乃鸣同台亮相,后者扮成黑脸和戴着硕大的义臀登台表演。网民们毫不掩饰他们的厌恶。一位网名@-OnlySoymilk的网友在新浪微博上气愤地说,“用chink来说亚洲人是对亚洲人的种族歧视,但是春晚上把黄种人大妈涂成黑人还高呼我爱中国就被多家媒体当啥光荣事儿一样报道,双标得厉害啊 ​​​​。”数百名网友在娄乃鸣的个人微博账号上大声谴责,同时也有很多外国观察人士包括非洲人指责这个小品是种族歧视。

网上对这个小品的种种责难声犹在耳,但那些对“春晚”的恶搞评论已经遭到微博的屏蔽。在这个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节目进行不到一半的时候,“春晚吐槽”这个主题标签就已经被屏蔽。“中国数字时代”说,含有“春晚”和“可笑”、“垃圾”等的词语在微博上既不能搜索也不能发布。另外,河南电视台在省内电视网络转播“春晚”的时候,一名新闻主播读习近平名字是发音有误。虽然他很快纠正了自己,但是这段口误的视频还是被中国的社交媒体清除。谷歌旗下的美国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也按照河南电视台的要求删除了这段视频。作为回应,“中国数字时代”在YouTube上重新发布了这段视频,结果是同样遭到删除。

虽然“春晚”演出已经俨然沦为鸡肋,其中依然有些亮点。著名歌星王菲和那英的二重唱《岁月》成为晚会的高潮,她们二人曾经在1998年的“春晚”联袂演唱。


#MeToo 在中国:性骚扰、言论审查和米兔

受开始于美国的反对性骚扰和性侵的#MeToo运动的激励,中国妇女也开始利用社交媒体讲述她们自己遭受侵害的故事。2017年10月,一名匿名用户在问答网站“知乎”发布了一篇她13年前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遭受她的博导骚扰的帖子。今年1月1日,她又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的故事,而这次她使用了真名。罗茜茜的指控迅速流传,她当时的博导陈晓武在1月14日被北航解职。随即有更多其他妇女跟随罗茜茜,发布了她们受骚扰和侵害的故事,其中很多涉及她们的教授。呼吁各个大学解决性骚扰问题的公开信也开始在网上流传,并且得到了数百名学生、校友和教授的签名。

一些艺术家们最近的作品也明显地吸引了人们对这个话题的关注。文晏(Vivian Qu)因她的影片《嘉年华》(Angels Wear White)而荣膺金马奖最佳导演。这部电影讲述了两名女生在受到性侵之后的生活境遇。去年12月,据报道,在观看了宝拉·沃格尔(Paula Vogel)有关性虐待的舞台剧《未成年少女的驾驶课程》(How I Learned to Drive)北京首演之后,家长和年轻女孩们也为他们的孩子和自己挺身而出。

1月7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刊文表示支持妇女挺身举报虐待事件,但是有关当局在不久之后就遏止了这个刚刚萌芽的运动。1月的第三个星期,组织者取消了原计划从北航到对外经贸大学的一次游行。路透社报道说,至少有三名学生被学校告知不得参与游行。其他学生也受到警告不要过于涉入#MeToo运动,以免被误认为“境外敌对势力”。

社交媒体也受到了言论审查。妇女们报告说,她们的帖子和公开信已经被删除,而像“性骚扰”这样的关键词也在搜索结果中被过滤。但是中国网民们有一个优良传统,那就是用富有创意的同音字来规避言论审查。2月初,用户们开始谈论“米兔”,这两个在中文里非常普通的字眼很难受到审查,有的甚至直接用“米”和“兔”的表情来让对话得以继续。女权活动人士李麦子说,年轻女性的语言创造力将会支撑这一运动在中国的存在,不过也警告说“社交媒体和主流媒体上没有(政治)空间"。很可能或早或晚就连“米兔”也会消失。

#MeToo运动在中国步履维艰有政治和文化两方面的因素。在美国,这项运动由一些演艺明星开始,并且得到了调查性新闻媒体的支持和推动。与此相反,在中国,这些行动主要是由一些年轻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言论。缺少主流国家或国家认可的媒体的报道,这场运动在中国难以为继。党国也一直对任何形式的草根集体行动保持警惕,所以在中国无论#MeToo运动获得何种形式的支持都会很快被切断。罗茜茜本人说,身处国外——她住在加利福尼亚——才让她有胆量用真名讲述自己的故事。


技术新讯:移动支付服务、微博遭训斥、云数据本土化

  • 移动支付增长: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2017年度报告,在中国有97.2%的网络用户通过手机上网,而有65.5%的网络用户使用移动支付服务进行非金融类产品的付款。移动支付的增长或许在春节期间显得尤为显著。人们在此期间发送比平时(移动支付已经让发红包变成一种常年活动)更多的虚拟“红包”和参与“新春摇摇乐”抽奖活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过去几年一直在红包大战中杀得难解难分,但是微信似乎已经在狗年赢得了战争。在新年除夕之夜,有大约6.68亿人次通过微信支付发送红包。近年来移动互联网连接的增加,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何在过去一年当局对VPN移动应用进行紧急和彻底的打压——人们一直使用VPN规避言论审查。
  • 监管当局谴责微博:1月27日,“网信办”谴责新浪微博(Sina Weibo)运营的广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Weibo),传播“误导舆论、淫秽、低俗、种族歧视的内容”,并随后下令暂停几项微博服务一周。此前,有报道称一些社会名人出钱让自己的进入微博“十大热门话题”的排行榜。“网信办”还要求新浪微博采取更多措施删除“虚假信息”,并在发布后的6个月内保留用户内容的副本。​
  • 打压视频无远弗届:由于国家新闻广电总局(SAPPRFT)的审查,许多广受欢迎的动画人物,包括粉红猪小妹(Peppa Pig)和艾莎公主(Princess Elsa),现在已部分或完全地从中国主要的视频网站上消失。媒体监管机构之前就对几家互联网公司展开了调查,针对一些有儿童卡通明星的视频出现的暴力、色情内容或其他不合适的场景,但视频网站显然决定遵循“小心无大错”的原则,限制用户访问任何有问题卡通人物的视频。​
  • 印象笔记听话,华硕电脑出逃:2月8日,总部在美国的笔记应用公司“印象笔记”( Evernote)宣布它的中国用户的数据将在2018年年中之前转移至腾讯云,以遵守《网络安全法》要求中国用户的信息存贮在中国国内的一项规定,这可能将使中国用户的信息受到侵入式监控。这一转移将切断中国与建立在国外的公共笔记簿之间的联系。几乎就在同时,生产电脑硬件的台资华硕公司(Asus)则作出了截然相反的决定:华硕公司将于5月1日关闭他在上海的数据中心,而不是与当地的云计算提供商合作或是遵从繁杂的新法规。​
  • 苹果或许正在把坏空气藏起来:红迪网(Reddit)用户@-IntoTheVoid 报告说,他在中国的iPhone上,天气预报应用中的糟糕的空气质量评分似乎正在消失。有些评论者回应说,他们载入空气质量数据没有问题,虽然他们引用的都是一些良好的空气质量数据,或许审查机构认为这些数据还不够敏感。2017年,北京禁止非政府来源公布空气质量数据。

香港:“雨伞运动”活动人士获释、候选人参选遭禁、被拘书商接受采访

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三件事凸显了香港言论自由空间的萎缩,而继续有效运作的法院则成为了对抗政府武断决策的壁垒。

  •  “雨伞运动活动人士获释:2月6日,香港终审法院释放了在2014年呼吁香港实行全面民主的抗议活动中扮演主要角色的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终审法院驳回了香港政府对这三人进行重判的要求,也推翻了一个下级法院判处他们入狱的判决。与此同时,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王松莲对《时代周刊》说,法官也确认了按照“新准则”,非法集会和公民不服从行动可能导致被判入狱,而这将“为将来举行抗议活动的人送进监狱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 Hong Kong Free Press网站的孔文添(Tim Hamlett)认为,这个判决结果还算令人可以接受,因为判决主要是针对潜在的暴力行为。他写道,“那些坚持抗议的人也需要记住,非暴力反抗的本质是接受惩罚,而不是逃避惩罚。”​
  • 周庭(Agnes Chow)参选遭禁:香港选举官员取消了周庭代表她的政党“香港众志”(Demosistō)参加3月11日立法委补选的资格,认为“香港众志”推动香港自决,而她不会维护香港《基本法》。周庭对英国《卫报》说,“这个禁令并非针对我个人,它是针对对政府持有不同观点的整个年轻世代,”北京认为这些年轻人是一种威胁。香港律师协会谴责政府的决定实际上是一种“政治筛选”,其理由是“含糊不清”的。斯坦福大学教授戴雅门(Larry Diamond)说,港府此举并非捍卫了保障香港自治地位的“一国两制”原则,相反实际上是“朝着废除这一原则又迈进了一步”。“香港众志”由周庭、黄之锋和其他雨伞运动参与者共同创立,旨在实现香港的“民主自决”而不是彻底独立。​
  • 桂敏海采访破绽百出:桂敏海,2015年遭到绑架和拘禁的五名香港书商之一,在2月9日向《南华早报》和《东方日报》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他说,“非常后悔这件事……我可能成了瑞典人的棋子。”桂敏海是瑞典公民,三周前他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被中国当局逮捕,当时有两名瑞典领事官员陪伴他。他当时正在前往瑞典驻华使馆接受医疗检查,而他的声明似乎是为了破坏瑞典政府为他进行的外交努力。自从他和其他四名“巨流传媒”的同事在2015年末被拘留后,桂敏海就一直在中国大陆。巨流传媒专门出版各种有关中共政治内幕的图书。桂敏海早先于2016年1月已经在中央电视台进行过一次认罪。他最近的这次采访遵循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模式,若干中国维权人士和新闻记者都曾以这种方式在香港媒体上“认罪”,其中包括了《东方日报》、《香港邮报》和凤凰电视台。这些现象都是发生在香港各个书店的出版物减少而政治宣传品——包括习近平的书籍——增加的情况下。

中国之外:非洲联盟总部遭窃听、外国公司自我审查、活动人士电邮遭假冒

  • 非洲联盟遭窃听:非洲联盟总部大楼位于亚的斯亚贝巴,是一份中国送给“非洲朋友”的“礼物”。法国《世界报》1月26日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称,自2012年1月至2017年1月,非盟总部大楼每天夜间都发生数据外流。2017年1月,非盟的技术人员注意到这座大楼的数据用量在午夜至凌晨2点会达到峰值。他们很快发现机密信息通过数字后门外泄,并传输到上海的一个服务器。技术人员还在墙壁和办公桌里发现了隐藏的麦克风。在去年发现这一切之后,这座大楼的整个信息技术系统被彻底更换,国营的埃塞电信(Ethio Telecom)不再处理有关通讯业务。中国和非盟都否认了《世界报》的报道。非盟轮值主席,1994年以来的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同时否认了这座大楼被窃听和这个组织有任何隐瞒。非洲联盟有73%的非维和类预算来自外国捐赠。​
  • 万豪酒店、奔驰公司自我审查:1月11日,北京斥责万豪酒店集团在网络客户调查中将西藏、台湾、香港和澳门单列于中国之外。中国监管部门勒令这个酒店的网站和有关手机应用暂停运行一周,万豪还暂停了自己的推特账户(这个账户在中国无法登录),发表了一份言辞恳切的道歉信,并且派遣两名高级行政人员在中国官媒承认错误。还有很多公司,包括ZaraMUJI(无印良品)、MedTronic(美敦力),以及数家航空公司最近都发表了道歉声明,担心因他们的地图或国家列表不符合北京的领土定义而冒犯中国民众。2月7日,梅赛德斯-奔驰公司为在它的Instagram账户上的一则广告中引用了一句达赖喇嘛的语录发表道歉声明,鉴于该广告是针对非中国受众的英文广告,而且是在中国被屏蔽的平台,这一道歉显得尤为引人注目。
  • 投资媒体变“敏感”:中国国家发改委2月11日透露,电影制作、新闻媒体、体育俱乐部、房地产、武器制造以及其他一些行业将在3月1日起被列为对外投资“敏感”领域。在海外投资超过3亿美元的中国公司企业也必须获得发改委的批准。强化审查意味着,中国个人和企业对海外媒体和电影公司的投资,将需要与中国政府进行更明确的协调。由于北京寻求将资产和富裕官员们留在国内,非金融类海外投资2017年有所下降。​
  • 利用假冒邮件混淆视听、获取信息:近年来,中国政府的特工们涉嫌使用仿冒电子邮件,作为一种战术来误导政客、污名化中共批评者和获取敏感信息。1月,有关中国在加拿大骚扰维权人士的一份报告被提交给加拿大政府。报告表示,就在一个月之前,一些自称是来自法轮功修炼者的电子邮件被发送给若干国会议员,这些邮件做出了一些狂妄不羁的声明。发送这些邮件的目的是减少这个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团体所得到的支持。2月初,澳大利亚伊普斯威奇市的议员们收到来自一名自称是法轮功修炼者的恐吓邮件。但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主管列维·布劳德(Levi Browde)说,这名妇女的IP地址位于纽约州布法罗市,而当地的法轮功协调人们都不认识此人。布劳德说,此类假冒邮件的IP地址过去一直是追踪到中国,而现在则更多发现是在西方国家。同样的冒名顶替手段也用来试图获取海外活动人士的信息。去年10月,一份自称是来自自由之家研究员萨拉·库克的Gmail电子邮件——通过一个美国的IP地址——发送到了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在这个团体召开大会之前,毫不掩饰地要求获得“你们宣传人员(propaganda staff)的联系方法"。

本期良心犯:蔡贡加

1月10日,55岁的前青海省藏族记者蔡贡加(Tsegon Gyal)被判入狱三年,显然是为了报复他在微信上发帖批评中国政府未能真正促进其所谓的“民族团结”政策。

蔡贡加被判决之前,已经自2016年12月起被关押了一年多,并且是遭到单独监禁。在被捕两周之后,他被控“煽动分裂罪”,这项罪名经常用来惩罚这个地区批评政府政策的藏人。据报道,在被关押期间他进行了静默抗议,拒绝回答审讯者的问题。2017年4月,联合国反任意关押工作组裁定对蔡贡加的拘捕纯属武断,并敦促立即将他释放。尽管如此,当局在随后的一个月对他进行了审判,同时还剥夺了他聘请律师的权力,并且阻止他的父母观察诉讼过程。

在1980和1990年代,蔡贡加曾经是一名警察,后来担任《青海藏文报》和《青海法治日报》记者。1994年7月至1999年5月期间,他作为政治犯被关进监狱,之后他在藏人社区和海外声名鹊起。被释放之后,他一直从事各种不同的社会活动,包括救助残疾人的工作。他目前被关押在青海省会西宁市的东川监狱


未来看点

进入西藏受限:3月14日将迎来2008年“3.14事件”十周年,这次反抗中共统治的抗议事件开始于拉萨,后来扩展到西藏高原周边其他各省藏区。每年,当局都会在周年纪念前后限制外国人进入藏区并加强安保措施。但由于今年将是十周年纪念,还由于2月17日发生在神圣的大昭寺的火灾——有关详情鲜为人知,社交媒体上的帖子也遭到屏蔽——限制措施在下个月或将更加严格。

围绕两会的言论审查:3月5日,全国人大及其附属的顾问机构全国政协将在北京召开一年一度为期两周的会议,其间将确定新一届的国家领导人。“两会”的召开通常会伴有相关的言论审查指示,以避免出现偏离官方政治立场的报道。近年来,一些与会者表达了对加强互联网审查的担忧。关注对新闻报道的强化限制,关注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是否有人提出对言论审查的批评。

澳门《网络安全法》:2月8日,“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报道,曾经是葡萄牙殖民地现在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的澳门,已经开始对去年12公布的《网络安全法》提议进行公开磋商。尽管当地政府声称这部法律的目的在于防范网络攻击,批评者和一些专家则担心这些措施是不必要的,而且某些条款——比如要求实名注册和监控数据流——将有助于加强监控和审查,包括网站过滤。关注立法进展的新消息,以及这部法律是否有可能成为邻近的香港未来类似立法的榜样。


行动起来

  • 订阅《中国媒体快报》:每月直送电子邮箱,获取《中国媒体快报》最新信息,最深入分析。免费发送!点击这里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全景。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一名维权律师、一名网络维权人士和一名瑞典籍书商都正中国受到关押,他们因行使基本人权,包括言论自由权,而面临遭受酷刑的危险。他们是本期“国际给良心犯写信”活动的焦点人物。点击相关链接,为余文生甄江华桂敏海发出你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