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 第107号:2015年8月 (Simplified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chinese lawyers on simplified chinese page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图片:释放律师

以7月9日以来被中国政府抓捕的律师画像做成的明信片。画像由艺术家巴丢草绘制,也出现在香港、台湾、和其它地方的支持者要求释放被捕律师的抗议标牌和新闻报道中。

来源:《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自由之家关于中国新闻自由的报道与分析月报

头条新闻

  • 特写: 北京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如何影响媒体自由
  • 官方媒体催大股市泡沫,网民幽默回应股市暴跌
  • 对中国领导人北戴河秘密会议的报道暗示党内斗争
  • 拟议中的网络安全法旨在钳紧互联网控制
  • 公安人员将进驻主要互联网公司
  • 中国之外:好莱坞、流行歌星、和热气球
  • 未来看点
  • 本月图片:释放律师

 

特写     北京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如何影响媒体自由

莎拉∙库克
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


本文2015年8月11日也在《外交家》网站发表。


过去一个月来,中国过当局对维权律师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更广泛的“维权运动”进行了大规模打压。根据最新统计,从7月9日至今,中国多省市250名以上律师、律所工作人员、家庭成员、和活跃人士遭到抓捕或传唤。目前至少20人仍然在押或下落不明。其中几人可能面临严重的、出于政治动机的检控以及长刑。

可以理解,中国国内和外国评论大多集中在抓捕律师对法治的负面影响。但是对维权律师群体的攻击以及攻击的方式对新闻自由和互联网自由也有重要的影响。

中国官方媒体对抓捕维权律师的特写报道不出喉舌媒体的套路,与共产党迫害公民社会活跃人士如出一辙。首先是所谓的“网络失踪”,几个被抓捕的律师的名字很快变成了“敏感词”。这意味着现在去查找他们的名字,不是查不到,就是只能查到经过审查的链接。其次,7月14日,审查官员指示所有网站在报道抓捕律师的时候必须使用官方通稿,不可转载“非标准”来源的新闻。第三,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播放了至少两位被抓律师被迫认罪的录像。这是习近平上台以来重新启用的毛泽东时代惯用的做法。

这次抓捕的另外三个方面显示共产党压制和操控信息升级,令人忧虑。

1. 在官方媒体上进行更大力度的抹黑: 如同在其它威权国家的情况一样,在中国,公民社会活跃人士在被捕后,官方常常会在国家媒体上对他们进行抹黑和歪曲。但是共产党控制的媒体这次攻击维权运动的力度超乎寻常。这次发表的文章一是数量更多、更频繁,不仅包括报道,还包括匿名社论和装模作样的“专家意见”文章。攻击律师时所用的语言更加极端,包括诸如“重大犯罪团伙”、“勾连,”  “黑幕,” 以及 “不可告人”。

官方报道还使用剪裁过的录像、看似专业的信息图表、以及卡通来污蔑被抓捕的律师。这种全方位出动媒体进行妖魔化的做法非常类似毛泽东时代的政治运动的做法,与更近一些的全民打压运动、如1999年取缔法轮功时的做法也十分类似。这也许并不是偶然的类似,许多被拘禁的律师都曾经代理过法轮功当事人。

2. 首批微信逮捕:  中国维权律师非常喜欢使用腾讯社交平台微信以及类似的社交平台,包括腾讯的另一个社交服务平台QQ群以及由俄罗斯企业家开发的社交平台“电报”。这些工具使得一个封闭的朋友圈可以快速分享信息,与诸如新浪微博这种更加公众化的平台相比,受到的审查相对宽松一些。这些工具使得维权律师可以与需要辩护人的受害者相互取得联系、在敏感案件上分享建议、为遭受官方骚扰的普通公民以及律师同仁进行呼吁等。

尽管官方抓捕律师的凭据仍然不清楚,但是诸如《人民日报》这样的共产党报纸和电视的报道在描述维权律师如何在微信以及类似平台上进行协调时,使用了兴师问罪的口气。如果社交媒体的活动构成未来定罪的依据,这将会成为个人因为在微信上分享政治或社会内容而被监禁的首批案例。另一方面,在抓捕维权律师的最初几天,“电报”遭受了一次重大的阻断服务攻击,其亚太服务遭遇障碍,后在中国遭到封锁。“电报”的“秘密聊天”功能使得用户可以交换加密信息。

3. 对互联网倡导活动本身的攻击:  在中国,因网上言论而获罪并非新事,但是对使用互联网进行社会倡导活动进行这样的大规模污名化还是例外。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指控之一是他们使用社交媒体和其它网络工具挑战官方对事件的报道,分享小型抗议的图片,引起更大范围的关注,向公众募捐,或为他们的当事人动员公众支持,以便获得司法同情。 

考虑到共产党对司法的政治影响,律师们要为他们的当事人获得更多保护、有时是获得自由,必须使用这样的策略。事实上,这次被抓捕的律师与活跃人士中有好几位过去几年里都曾在许多网络声援中起了关键作用,获得了国内以及国际媒体的报道,就权利问题引发了公共辩论,议题包括性骚扰、宗教自由、警察施暴等。在有些情况下还赢得了政府的让步。 

习近平上台以来关闭了公民社会原有的狭窄空间,在线上和线下都更强势地贯彻党的表述和官媒话语,维权运动打压升级则是这个更广泛的做法的一部分。 

抓捕维权律师的影响与后果远远不止于法律界。对活跃人士的微信言论进行可能的检控会对成千上万的中国用户当中造成寒蝉效应。同时,大量从这些被打压的维权律师那里获得帮助的公民将发现,维持他们的自由表达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即使有胜任的律师勇敢地站出来取代那些被抓律师的位置(考虑到这个运动以往表现出的韧性这是很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他们在如何为当事人辩护、如何为他们的释放或免受一面倒司法系统的虐待而发动声援时,会面临新的限制。

镇压维权律师对媒体自由来说、对中国公民发布和获得信息的能力来说也是一次倒退,而这样的能力对他们的良好状态和生活决定、对国家治理以及社会的长期活力都具有关键意义。

详细链接

照片: 中国人权


纸媒/广播    官方媒体催大股市泡沫,网民幽默回应股市暴跌 

中国股市6月12日开始暴跌,失去了相当于大约3.5万亿美元的价值。对中国股市泡沫破裂的回溯分析指出官方媒体在鼓吹股市中起的作用,而公众则通过官方媒体的话语和口气判断领导人的意图。共产党喉舌媒体在过去一年里发表多篇社论和文章,预测一个牛市,鼓动人们相信政府会确保这样一个牛市结果。

除了使用政府财政干预措施进行损害控制外,7月初,《人民日报》、《新京报》以及其它官方媒体都发表文章,敦促“理性与冷静”,并宣称对中国经济有信心。然后,7月23日,管制机构指示媒体“大幅减少关于股市的报道”,不再组织专家访谈以及深度解读,避免使用“暴涨”“暴跌”等词语,严格以监管部门正式发布的信息为依据等。 

尽管股市暴跌只对一小部分人口造成直接影响,对中国经济也没有太大影响,但是它却可能具有非常严重的政治影响。观察者们指出股市下跌对共产党合法性以及对习近平主席本人的损害。许多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官员是出于这样的政治动机、而不是良好的经济理由,采取强势干预措施,以制止股市进一步下滑。一些分析人士,如博客作者温云超,认为政权的不安全感与股市下跌,催化了七月对维权律师的抓博(见上)。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新浪微博似乎未对两类网民反应进行审查和删除:对证监会主席肖钢的愤怒评论(他也许会成为这次股灾的替罪羊),以及与股市相关的黑色幽默。股市下跌后第三个星期里,网上传得很广的一个段子说,“上个月,我吃什么狗吃什么。上星期狗吃什么我吃什么。这个星期我把狗吃了。” 

详细链接


新媒体    拟议中的网络安全法旨在钳紧互联网控制 


全国人大7月6日公布了《网络安全法》草案,截止8月5日前,征求公众意见。拟议中的法律看来要巩固新成立的国家网信办的协调作用,同时将中国当局已经在实施的互联网审查和监控措施通过法律化、制度化而得到进一步强化。比如说,该草案第53条和第57条要求互联网公司加强审查,更加强化实名制登记,不然将会受到惩罚,包括上至50万人民币(约$80,400美元)的罚款、关闭网站、或吊销执照。第50条允许当局在公共安全紧急状态下关闭互联网。这种做法过去六年来在新疆、西藏以及其它一些出现公众抗议的地方已经实施过。不过,这项法律还引进了新的措施,最引人注意的是要求公司将用户信息存储在中国境内;违反该法律的公司主管会受到个人罚款 。

中国境内的专家、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商界对此法律表示关注,尽管香港的一个研究者表示,这项法律为民营互联网公司“制订了相对比较全面的个人数据保护机制”。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当局一直在试图关闭漏洞,在他们看来,这些漏洞允许网民分享未经审查的信息以及来自美国的可能的监视。这个法律如果以目前的形式通过、并得到强力实施的话,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付出很大成本来实施即时审查和删贴义务以及实名制登记规定。这个法律也会限制外国公司提供某些网络设备,导致更多中国公民因为分享被中国共产党排斥的政治、社会、或宗教内容而被拘禁关押。

详细链接


新媒体    公安人员将进驻主要互联网公司 

8月4日,中国公安部宣布将开始在主要互联网公司设置“网安警务室”,派驻公安人员,以便及时打击网络犯罪。公安部指出的网络威胁包括黑客攻击、互联网诈骗、黄色内容、以及个人资料偷窃等,但也提到了网络谣言 – 这种说法常常宽指任何非官方的信息。人们担心网警的进驻将会被用来确定和惩罚政治与宗教异见者。公安部没有具体指出会向哪些公司派驻网警,但可能会包括行业之首如新浪、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一家网络安全咨询公司的创立人张百川告诉《金融时报》说,尽管大型部署对政府来说可能有后勤上的困难,但在一个月内向几个关键公司派驻公安人员是做得到的。2012年2月,报道说共产党在新浪、搜狐、腾讯和网易等微博服务公司建立了党的代表机构(《中国媒体快报》第47号)。

详细链接


户的控制    好莱坞、流行歌星、和热气球

中国共产党的信息控制和政治敏感常常影响到中国境外。以下是过去一个月报道的几件事,显示这一现象的复杂性和范围: 

  • 好莱坞修改电影《像素大战》:路透社7月24日报道说,根据泄露的索尼电影公司高管的电子邮件,因为担心电影《像素大战》引起中国审查人员不满、从而影响这部电影进入快速增长的中国电影市场,索尼公司删除了这部影片中的一些场景。比如说,被删除的包括这部影片中中国长城成为外星人攻击目标的场景。过去几年来,许多好莱坞制片厂都出于同样目的对他们在中国市场上映的影片进行了修改(见《中国媒体快报》第87号)。在这一例中,全球其他地方观众看到的版本也做了修改。索尼国际电影发行公司总裁Steven O’Dell在一个电子邮件中解释了这一决定后面可能的逻辑:“我们得到的建议是改变所有版本,如果我们只改变中国版本,媒体就会指责我们,博客作者们就会比较不同版本,看到我们只改变了在中国发行的版本以取悦那里的市场。”
  • 泰勒·斯威夫特与天安门:英国《卫报》7月22日报道说,与流行歌星泰勒·斯威夫特新专辑《1989》相配套的商品在中国遇到了发行问题,因为专辑的名称正好也是共产党在北京武力镇压民主抗议者的年份,斯威夫特的名字缩写则正好是1989年抗议现场天安门广场的字首缩写。配合她即将在中国进行的专辑《1989》巡回演出,斯威夫特与网购公司合伙出售她的个人品牌时装。到目前为止,她的专辑本身还可以买到。一些网民担心说,穿着斯威夫特品牌衣服的中国人有可能面临逮捕,中央电视台在脸书上报道了斯威夫特品牌时装的登场,但是除去了斯威夫特穿的T恤衫上“1989”的字样。
  •  ‘大爆炸’理论又回来了:7月22日,很受中国观众欢迎的美国电视节目“大爆炸理论”在搜狐网站恢复播放,管制机构审阅并批准播放最新一季节目。2014年4月,这个节目和另外其它几个节目被突然从搜狐和其它几个放录像网站清除,尽管这个节目非常受欢迎,并且有法律协议允许播出(《中国媒体快报》第105号)。这个节目恢复播出又为制作这个节目的美国广播电视公司CBS重新打开了一个高盈利市场。
  • 艾未未的英国签证:7月31日,英国报纸报道说,英国批准向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签发六个月的签证。艾未未计划前往英国监督他在伦敦的一个展览。这个决定是由英国内政大臣做出的。之前一个低级别官员只签发给艾未未20天的签证,理由是艾未未在他的签证申请中没有真实说明他过去的犯罪记录。事实上,艾未未从未被判过任何罪行。2011年他曾被法外拘留,他的工作室曾被迫支付一笔巨额税款,两者显然都是对他批评政府的惩罚。最初的签证决定在中国和海外引发了对英国的批评,很可能导致了后来的改正以及书面致歉。中国当局四年前没收了艾未未的护照,但在他出国旅行前一个月向他归还了护照,使得他可以成行(见《中国媒体快报》第96号)。
  • 藏人“雪山狮子”气球:最近几周里,一个100英尺高、飘扬着藏人雪山狮子旗、由两名英国公民驾驶的热气球参加了欧洲的热气球活动。据报道,中国驻法国、西班牙和英国的大使馆都曾经与活动举办方联系,试图禁止这个热气球参加。8月4日,英国《卫报》报道说,布里斯托尔热气球节的组织者拒绝了中国的要求。据说一封来自中国驻伦敦大使馆政治处三秘的电子邮件以中英关系为理由,要求组织者取消这个热气球参与活动。

详细链接 


未来看点
 

  • 维权律师打压:看哪些律师(如果有任何一人的话)会被定罪和判刑,因哪些行动被判刑,受到的指控是什么,微信言论是否会用作将律师或活跃人士定罪的证据。
  • 互联网安全法: 观察这个新法律的通过,是否会对其做任何修改以接近于有关隐私和自由表达的国际标准。如果通过的话,注意审查是否更加严厉,对实名制的实施是否更加严格。
  • 美中人权对话:一年一度的美中人权于8月13日召开,观察者应该注意在言论自由的问题上公开了什么样的讨论内容,包括这个有待通过、很有问题的立法草案。同时也注意美国官员是否公开评论不久前开始的对人权律师的抓捕。这次抓捕发生在六月底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后不久。注意中国是否会因为习近平九月访美而满足美国提出的要求,如释放政治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