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敏感周年纪念日、习近平访港、澳大利亚干预中国“软实力”(Issue 120, Simplified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xi jingping meeting russian delegation vladimir putin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图片独孤武士习近平

俄罗斯的RT电视台捕捉到了这幅画面,在6月的一次高峰会议上,习近平孤身一人面对整个俄罗斯代表团。在习近平等待他的团队到来之际,俄罗斯总统普金开玩笑说中国领导人是一名“独孤武士”。这段视频没有在中国电视台播放但是在网上迅速流传,受到中国网民的嘲笑。审查部门后来介入,删除了微博和微信的有关这个尴尬场面和普金评论的帖子。来源:Eddie Du via Twitter

本期标题


本期特写

闻审查新政七月亮相中国

适逢诸多敏感周年纪念日,7月将成为检视中国互联网管控新政的窗口

作者:萨拉·库克 (Sarah Cook)

7月比其它绝大多数月份有更多的政治敏感纪念日,这使得中共的言论审查机构和安全部门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

首先是“7·1”英国向中国移交香港主权纪念日。然后是2009年新疆地区民族暴力冲突“7·5事件”纪念日,这一事件引发了对这个穆斯林聚居区史无前例的镇压。紧接着7月6日是达赖喇嘛的生日,而7月9日则是政府扫荡清洗中国维权律师行动的两周年。最后是7月20日,在1999年的这一天,中共开始查禁信徒众多的信仰团体法轮功,并且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也经常是暴力的清除运动。

今年,这些纪念日又遭遇到一些北京当局试图掩盖的新闻事件,其中包括围绕民主活动人士刘晓波因晚期肝癌被保外就医而掀起的国际声援浪潮,还有流亡大亨郭文贵涉及一些中国最高领导人腐败行为的“爆料”活动。

中共在此种情形下强化信息管控毫不令人吃惊。不过,中共并非仅仅强化了一些短期措施。它还逐步调整管控手段来应对一个不断变化的技术环境——手机、社交媒体软件和数字化监控是其中的关键特征。

结果是,审查和管控措施的无孔不入和面面俱到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而那些业已身处在严重「违反人权」风险中的维权人士更是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

切断各种“翻墙工具

在各种变本加厉的限制措施中影响最为广泛的当属禁用VPN,很多网络用户用VPN规避官方的言论审查。自7月1日起,若干VPN应用已经被禁用或是在各种网上商店下架。在6月22日向用户发布的一则消息中,著名的GreenVPN说在接到“上级监管部门通知”后,计划将于2017年7月1日起停止服务。这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种种议论,人们担心再无“翻墙”工具可用。官方日益强化管控的最新举措是阻止这些“翻墙”工具的传播,其中包括一些当局曾长期允许存在的软件。

这些应用程式被清除,切断了用户的软件更新渠道,将会起到另外一个次生效果——用户的设备会更加容易遭受攻击。虽然很多用户使用VPN来获取未经审查的新闻或是登录被屏蔽的社交媒体,如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但这些工具也同时有安全方面的作用,可以保护企业和维权人士免遭政府无处不在的监控。

监测少数族裔的个人通讯

最近另外的一些管控措施是针对少数族裔和宗教团体。在新疆,有关当局于6月27日在首府乌鲁木齐的一个区发布了一则通告,指示辖区所有居民和商户负责人在8月1日前向当地公安部门上交他们的“个人身份证、手机、移动硬盘、U盘、笔记本电脑和储存卡”,以供“登记和查缉”。这个区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这项运动正在全市范围开展。其目的从表面上看是为了鉴别和清除所有“暴恐音视频”,但是这一行为侵犯了乌鲁木齐300万居民的隐私权并且使得他们容易因众多其他“违法行为”受到处罚,包括那些和平表达宗教和政治意见的行为。

即时通讯软件微信在西藏和中国其他地区一样,最近几年越来越受欢迎。但是用微信交流有关达赖喇嘛或是他生日的消息是困难和危险的。由加拿大的公民实验室在今年一月进行的一项测试发现,在微信信息中用藏文拼写的“达赖喇嘛”一词被自动删除。同时,据悉至少有两名藏人在2015年因为参与一个纪念这位精神领袖80岁寿辰的微信群而被捕入狱。在2017年初新的一波自焚抗议之后,四川省的藏人表示,警方在微信平台上更加严密地监控通讯,并拘捕那些被怀疑向海外联系人传播有关自焚信息的人。

新战术标靶

这些最新的发展反映了一个更为广泛的趋势。最近自由之家所做的有关中国宗教形势的研究报告也认定了这一趋势。这份研究报告发现中国政府进行的宗教管控和迫害的策略,已经转变为结合新的技术并适应变化中的公众通讯习惯。即便没有敏感的周年纪念日,各种电子监控手段也已经大量延伸到那些宗教网站和宗教信徒出入的公共场所。

中共的信息管控也似乎正在向以前不太受打压的团体扩散,比如国家认可的教会和新疆地区的非维吾尔居民。据报道,自3月以来浙江省当局正在开展一项运动,在教会,并可能也在佛教寺庙,安装监控摄像头。这一行动时或导致警民冲突和针对宗教信徒的暴力行为。在乌鲁木齐,上交数码设备以供查验的命令同时针对汉人、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而当地的哈萨克人最近也表示,在最近几个月与他们的伊斯兰信仰相关的监控和迫害事件在日益加强。

信息军备竞赛

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有部分原因,是为了应付少数活动人士为了在严酷的信息环境中分享他们的故事和观点而采取的各种创造性手段。

“这是一场没有休止的猫鼠游戏,”记者尼辛·科卡(Nithin Coca)在6月27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这篇文章讨论了中国对付藏人通讯的高科技战争。“由于西藏运动中数码安全技术和训练水平的提高,中国政府采取了更加完备的黑客技术。”

类似地,由于法轮功练习者们开发了新的传播信息的手段来戳穿政府的诽谤宣传,并曝光他们所遭受的迫害,安全部门已经相应地加强了电子监控并采用了地理定位技术来发现和抓捕他们。有些地方当局,比如江苏省在上个月还更新了反法轮功的宣传措施,采用LED滚动屏幕、动画、微博、QQ短信等手段——在包括学校等公共场所——来妖魔化法轮功和其他遭查禁的宗教团体。

恶性循环

管控越发严厉的结果是那些受迫害的团体和个人赖以保障自己权益的渠道越来越少,中共的政策选项越来越少,曝光官方暴力行为的途径越来越少。同时,其他那些有兴趣了解有关情况和遭到审查话题的中国人发现,获取信息越发艰难和危险。

中共自己也为此付出代价。如此气势汹汹的“维稳”措施最终会加剧中共与那些关键人群之间的紧张关系,激化人们,包括那些通常不关心政治的人们,对中共强硬政策的反感,引发反政府活动并甚至可能导致暴力行为。

从这个角度看,即便中共的措施在今年或许能够成功地压制各种批评声音,明年的7月中共领导人也将会面临更加棘手的挑战。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亦为自由之家最近研究报告《中国灵魂之战》的作者。本文已于201777日发表于《外交官杂志》the Diplotmat)。

图片说明:该截图是用户众多的VPN提供商Green发给客户的一则信息,宣布由于有关手机应用提供VPN服务的新禁令,Green公司将于7月1日停止服务。来源:Comparitech


网络安全法实施增加担忧与不确定

上个月,中国政府的两个部门开始执行新的法律和管理规定,将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AC)在6月1日开始部分实施在当日生效的《网络安全法》,执行限制互联网新闻传播的新规则。在6月底,中国最主要的媒体管制机构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SAPPRFT)对若干主要网站实施限令。

在新法律生效的第一个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管制措施范围扩张且咄咄逼人,证实了一些最令人担心的对他们的评论。在上一期的《中国媒体快报》中设想的几种可能场景已经变为现实:关闭大量非政治性的社交媒体账户;向私营互联网公司施压,从而使其更加严格地执行党的政策。(迄今,还没有新的有关大规模抓捕用户的报道。)

6月1日起,社交媒体公众号未经许可不得转发新闻。6月7日,由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压力,估计有大约80个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因转发明星绯闻和八卦新闻遭到关闭,其中有些账号的粉丝高达数百万。这一动向代表了言论审查扩张到了以往被认为相对自由的新闻门类。

6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下令包括新浪微博在内的三个主要网站,停止流媒体播放那些被视为违反国家规定的含有政治和社会内容的音频和视频。正如一项分析所提出的,目前还不清楚国家互联网办公室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是进行了协同作业还是相互竞争。

这个突如其来的训令使得网络公司前景难料,导致新浪股票价格应声下跌,还导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浪微博在美国受到投资者的法律诉讼。不过根据《金融时报》报道,绝大多数中国最主要的互联网公司都迅速服从了这些要求,“关闭了数百个手机视频平台,开除了数千名记者,并保证只推广转发国家媒体的观点。”

外国公司还在努力试图理解新法律到底会对他们产生何种影响——一方面是他们与用户之间的关系,一方面是他们可能会被迫进行的一些基础设施改动。一名来自芬兰科技公司诺基亚的行政主管告诉《纽约时报》,对于新法律的具体细节,外国公司感到一头雾水,包括要求他们将搜集到的数据存贮在中国境内。

尽管如此,来自国际商务团体和私人公司的阻力似乎至少是推迟了这个势在必行的法律的实施:国家互联网办公室宣布,明年年底之前才会要求执行有关跨境数据流的规定。


刘晓波保外就医引发言论审查和批评声浪

中国仅有的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民主倡导者刘晓波,由于被诊断出晚期肝癌而在6月26日获准保外就医。他在2009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11年。第二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他的一名律师说,他在5月份就被诊断出肝癌,说明当局故意隐瞒消息。

有关刘晓波患病和保外就医的消息在境外观察人士和支持者中间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各种媒体发表文章、人权组织发表声明外国政府敦促中国允许刘晓波去国外接受治疗,并同意接待他和他的妻子。他的妻子自2010年起一直受到软禁。

6月29日,154名诺贝尔奖得主——其中有很多从事医疗工作——签署联名信要求允许刘晓波离开中国。在纪念英国向中国移交香港主权二十周年的示威集会中,香港支持民主的活动人士集体要求释放刘晓波。

在中国,有关刘晓波以及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长期以来遭到严格封锁。有报道说中国游客问香港抗议者“谁是刘晓波?”,由此可以看出消息封锁的影响。根据中国数字时代报道,中国大陆的新闻管制自6月28起有所加强,一项新闻审查指令要求“各网站,关于刘晓波保外就医相关事项,不报道,不评论,不转发”。尽管如此,维权团体还是以他的名义召集了超过500名中国知识分子签署公开信,要求释放刘晓波。

中国政府对于国内和国际压力做出了种种不同的反应。政府发言人声称刘晓波的病情严重不适宜旅行,并限制他和家人对外界发声,尽管他们解除了对他妻子刘霞在北京的软禁并允许她前往探视,还邀请外国医疗专家协助治疗。6月28日,设在美国的异见网站博讯发布了一个三分钟的YouTube视频,展示了刘晓波在狱中受到的待遇。博讯网站表示,这段视频“可能是官方渠道故意流传出来的”,显然是为了消除有关刘晓波没有受到适当医疗照顾的批评。官方的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发表了两篇污蔑刘晓波的文章(只有英文版)。同时,那份中国活动人士公开信的签署人中至少有一名——一位来自广州的诗人——据悉被警方带走,另有一名签署人的电话被切断。

截至7月6日,刘晓波的病情似乎一直在恶化。根据路透社报道,他的一名家人说,他的时间不多了。确实,7月13日,刘晓波在中国沈阳的一间医院过世。

尽管刘晓波是在死亡边缘获准保外就医的最著名的异见人士,但是他的待遇符合监狱当局一种更广泛的行为模式——回避让政治犯死于监禁的责任。2010年维权人士曹顺利之死也与此类似,还有大量见诸报道的死亡事件,其中包括藏人和法轮功练习者。


新闻审查看点山体滑坡报道乒乓球抗议、阿尔法围棋比赛

  • 山体滑坡生民怨:6月26日,新闻审查部门下令删除商业新闻网站财新网一篇文章,该文有关在四川省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山体滑坡灾害发生后,当地居民要求追究有关责任人。在此次灾害中,至少有10人丧生,有超过90人失踪。村民们指责政府在危险不断增加的8年里没有任何作为。数日之后,路透社报道,有五六名报道山体滑坡的中国记者在6月25日被召回,因为他们的编辑说他们收到了中共宣传部停止报道此事的命令。
  • 乒乓球抗议:6月23日,由于一些顶尖的乒乓球选手在成都举行的一项重要比赛中罢赛,以抗议他们的主教练被迫调动工作,他们在新浪微博上表达了他们的失望。这些帖子后来被删除,罢赛选手们也发表了道歉信,说“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同一天,据悉“所有网站”都得到指令不得报道此次事件。
  • 人机围棋赛围棋是中国一项用黑白两种棋子在方格中进行战略布局的桌面游戏。5月底,中国新闻审查当局严令禁止网络直播一次围棋比赛。这个成问题的赛事是由中国围棋奇才柯洁对战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这个程序已经证明自己在这项复杂的游戏中强于任何人类选手。这一事件具有多重讽刺意味,包括赛事举办地是浙江乌镇,此地每年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同时中国也在力图建立自己的人工智能产业。有人推测,此次禁令是降低谷歌公司在中国声望的长期努力的一部分。不少网络直播网站用棋盘再现了两位选手对弈,但是没有赛事的直播画面。

香港

习近平主权移交纪念日访港,抓捕抗议人士,限制抗议活动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于7月1日对香港进行了罕见的访问,以纪念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移交中国20周年。6月29日,在习近平抵达香港之前,民主派和本土派人士组织了抗议活动,呼吁实行彻底的民主选举和释放大陆民主倡导者刘晓波去海外就医。

在“7·1”纪念日的准备阶段,大量报道显示那些试图对中国表达批评意见,或是希望习近平关注他们问题的人受到了种种限制。其中包括:

7月1日,习近平首先检阅了数千名中国驻港部队,然后参加了香港新特首林郑月娥的宣誓就职典礼。在讲话中,习近平对那些希望香港远离中国或支持大陆维权人士的香港人表达了强硬态度。习近平警告,“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的企图或是“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在这些问题上使用“底线”一词,预示着在将来,本土派活动人士可能面临更加严厉的惩处。

习近平还声称,“香港居民享有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广泛的民主权利和自由,”尽管人们认为近年来香港的新闻自由和公民自由普遍恶化。令人瞩目的是,林郑月娥使用大陆官方语言普通话发表了自己的演说,而不是绝大多数香港人使用的粤语。

在另外一份令人担忧的官方声明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6月30日说,《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历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在这份联合声明中,中国保证在主权移交之后不干涉香港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习近平在就职仪式举行后不久离开香港,避开了民主派和中国维权团体举行的抗议游行,不过成为习近平访问特色的紧张气氛和森严戒备依然存在。据悉,警察未能保护民主派活动人士免遭支持中国的暴徒的袭击,还抓捕了数名抗议领袖,这些人据称在警车中遭到殴打。香港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告诉媒体,在习近平访港前后,活动人士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恐吓和直接暴力”。

尽管存在上述的紧张气氛、抗议限制和抓捕,这次周年纪念依然显示出香港相对大陆有更大的言论自由:人们看到抗议者打出习近平举着黄雨伞的剪贴看板,还有大量游行者猛击有前特首梁振英形象的充气人偶,一个法轮功游行乐队也出现在游行队伍中,一名距离够近的香港记者问习近平是否会释放刘晓波。


中国之外

中国软实力在澳大利亚 、达赖喇嘛在美国大学演讲、《马男波杰克》遭禁播

  • 中国在澳大利亚施展影响力:中国在澳大利亚不遗余力但又时常偷偷摸摸地推进“软实力”,这成为6月份出版的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报道的主题。澳大利亚媒体,包括《费尔法克斯报》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曝光了背景暧昧的中国亿万富豪给澳大利亚政客们的可疑捐款,揭露了那些引导和影响政府政策偏向中国的企图,还揭示了中国外交机构如何使用学生社团作为代理人来控制澳大利亚大学里的中国学生。6月初播出了一部纪录片,题为《实力与影响:中国软实力的硬边缘》。片中重点采访了一位中国学生会领袖陆丽萍(音译),她说,如果有异议学生想组织抗议活动,她“肯定”会通知大使馆,“只是为了确保所有学生的安全,这样做也是为了中国。”中共当局还对澳大利亚中文出版机构施加了巨大影响力;绝大多数的中文出版物——除去少数几家由异见团体经营的——都是亲北京的。中国国营媒体也日益寻求与澳大利亚当地主流英文媒体合作。
  • 中国电影撤出法国电影节:由中国导演刘健拍摄的电影《好极了》(Have a Nice Day) ,在5月30日迫于中国当局的压力而被撤出法国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这个电影节的主管人员最初拒绝顺从,但是这部电影的制作人自己提出了请求,电影节组织者觉得他们只能同意,以免这个争议给这部电影在中国的团队带来危害。“我们对于来自中国官方的压力感到失望,这使得我们无法在今年播放这部出色的电影,我们希望国际观众不久能有机会看到这部电影,”电影节负责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这部电影描述了在一个中国小镇各色人等追逐一包现金,或许因为电影展示了中国社会阴暗面而被认为具有政治敏感性。
  • 达赖喇嘛在美国大学发表演讲:7月17日,达赖喇嘛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发表了毕业典礼演讲,告诉学生们把他们学到的知识用作“和平之源”。尽管这次演讲得以顺利进行,这所分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在之前曾经举行抗议,反对这位西藏精神领袖计划出席毕业典礼。分析人士相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经常受到中国使领馆官员的遥控。中国官方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攻击这个学校的印度裔校长选择达赖喇嘛作为演讲人,并敦促中国政府“不要给这位校长颁发签证并且在中国不承认这所大学的文凭”。加州美国参议员丹尼·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对此进行了不留情面的反驳:“我认为一名来自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的记者,因邀请达赖喇嘛演讲,而威胁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以及它校长和学生,是狂妄无理的。”
  • Netflix动画连续剧从中国平台下架:中国视频播放平台爱奇艺撤下了Netflix的动画节目《马男波杰克》。在独立进入中国市场的努力失败之后,爱奇艺成为Netflix在中国市场播出其节目内容的独家合作方。准确地说,无人明了《马男波杰克》这部动画片如何惹恼了中国的审查部门——这部动画重点讲述一匹拟人化的马寻找生命意义。不过,这部连续剧在网上已经获得了一大批疯狂拥趸,并且用他们喜欢的台词制作了各种表情包。

本期政治犯

姚国和梁

姚国付和他的妻子梁欣于2015年12月5日遭到拘捕,当时有至少30名便衣警察冲进他们在河南南阳的公寓。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报道,那些警察没收了电脑、打印机和装满法轮功材料的箱子。这对夫妇都是法轮功练习者。2016年12月12日,他们分别被判处入狱4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他们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轮功练习者常因这个罪名被捕入狱。在判决书中的具体指控是,梁欣和姚国付曾经在他们家中的电脑上使用VPN搜索与法轮功有关的网站,并向公众传播法轮功的印刷和电子材料,其中包括162本图书、47张CD、3200份传单,以及214本台历。判决书还指出在他们的电脑中发现了380份音讯档,235份视频,以及其他817份有关法轮功的文件。

这对夫妇的案件和一个更广泛的趋势关系紧密,一份学术性的论述将其称作“中国地下出版物”运动。自由之家已经确认,自2016年1月以来有超过50起法轮功练习者因传播此类违禁材料而被判入狱的案件——他们只是和平地行使言论自由权和获取信息的权利。

姚国付和梁欣目前都被关押在河南省。1月25日,梁欣在狱中度过了她的65岁生日。他们住在美国的女儿说,他们已经被允许接受家人探视,但是瘦了很多;姚国付曾经遭到殴打并被强制从事监狱劳动,他妻子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在练习法轮功之后曾经有所缓解,在狱中又明显加重。


未来看点

北戴河会议期间的爆料与新闻审查:每年8月,中共领导人都会离开北京前往度假地北戴河,召开秘密会议并就人事安排和党的政策作出决定。今年的北戴河会议显得尤为重要,因为19大即将在秋季召开——可能会涉及指定习近平最终的接班人。关注围绕各种重大决定出现的爆料、阴谋和内斗,还有所有这些信息的新闻审查。

许志的获释,王全璋的状况:著名维权律师许志永将于7月15日刑满出狱。由于在“新公民运动”旗号下组织和平抗议活动,许志永2013年被捕,并最终判处入狱4年,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另外,王全璋是唯一在将近两年以前被捕而至今音信全无的维权律师,对他的抓捕是后来人所共知的“709”镇压的一部分。他的家人和律师都不被获准探视,更增加了人们对他遭受酷刑的担忧,不过他们得到通知说他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注许志永获释前后的新闻审查,关注影响他和家人的持续监控和限制的有关报道,关注有关王全璋律师的所有新闻以及可能的释放或判决。

新香港特首对待新闻自由和异见人士的措施:7月1日,林郑月娥就任香港第一位女性特首。在她前任的任期中,香港不仅经历了中国政府与日俱增的对言论自由的蚕食,还经历了香港当局自己对新闻自由的限制,包括限制新闻记者获取官方信息,在政府记者招待会上排斥数字媒体。随着林郑月娥开始她的任期,关注她的政府是否会采取对媒体更加开放的措施,关注她是否会对在习近平访问期间被拘捕的民主派活动人士提起诉讼,以及是否会重新引入在《基本法》第23条之下备受争议的安全立法。


行动起来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景。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一名中国维权人士、一名加拿大公民和一名台湾NGO工作者,因行使他们的言论自由权而遭到中国政府拘押。他们是国际公开信和“给良心犯写信”活动的当前焦点。访问相关链接为黄琦孙茜李明哲发出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