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快报:北京的国际干预、言论审查出新招、香港校园(Issue 122, Simplified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蹁跹《芳华》被撤档
Photo of the Month: 

月图片:蹁跹《芳华》被撤档

管理部门在9月24日宣布,原定在数天之后公映的著名导演冯小刚的新片《芳华》被撤出档期。虽然没有给出任何理由,但是观察人士认为撤档是因为该影片聚焦文革时期的部队文工团而且原定公映日期临近“十九大”。香港大学的Weiboscope项目追踪新浪微博平台上被删除的帖子,这个项目提供的数据显示,在随后的48小时有大量有关这部电影的帖子遭到删除,大都是在这些帖子发布后不到3小时。这张电影剧照由微博用户郭松民(@guosongmin)发布,他有327,043名粉丝。在9月25日被删帖之前,这个帖子连同一则称赞这部电影的评论被分享了253次。

图片来源:Weiboscope

本期标题

本期分析​:政治​斗争生于内,插手干涉施于外

新闻报道

本期良心犯:阿提克木•如孜(Atikem Rozi)

未来看点

行动起来!


本期分析:政治斗争生于内,插手干涉施于外

中国的威权统治对其他民主国家日益构成威胁

作者:萨拉·库克 (Sarah Cook)

图片:这幅政治漫画描绘了埃及拘捕维吾尔学生。显然是由于中国政府的要求,其中有些人遭到遣返。来源:变态辣椒/自由亚洲电台

时值中共筹备10月18日召开的“十九大”,中共对日常自由的限制变得愈加无孔不入。这个一党独裁国家对日常自由的干涉已经超越了中国的国界,而这两者之间并非毫不相干。最近一系列的事件和分析研究都凸显了中共在海外施加影响的深度,以及这种影响力最终在何种程度上受到国内不稳定因素的驱使。

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北京在过去三个月成功地影响了埃及的移民政策、加州的一项立法投票、新西兰的选举和联合国媒体认证许可。它还试图支配博茨瓦纳政府的来访邀请和一所美国大学对毕业典礼演讲嘉宾的选择。这些案例似乎是零散的,但是人们有理由怀疑某些更加系统性的行为正在浮出水面。

首先,那些引起北京兴趣的议题或个人都分别与某个在中国受打压的群体相关。

例如在埃及,当局意外地拘押了超过100名维吾尔穆斯林,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是持有有效的居留许可的大学学生。有若干人已经被遣返回中国,而其他人则逃往土耳其。在加州,来自中国领事馆的压力似乎导致州议员阻止了一项决议的通过,该决议关注中国的信仰团体法轮功成员的人权状况和所遭受的迫害。中国外交官还一直游说博茨瓦纳政府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取消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访问。

一名前中国外交官曾经将维吾尔人、法轮功修炼者、藏人,以及中国的民主人士和支持台独的人士,称为“五毒”。除了这些常年针对的目标,北京方面在海外管控新闻和信息的措施已经扩展到那些被认为对中共的国内合法地位和内部团结有危害的问题上,比如对中共领导人亲属财产的调查或是自我流放的亿万富豪郭文贵的爆料。

其次,中国这些年来在学术交流、金融投资和旅游业等领域发展形成的经济手腕正在用来压制其他国家的民主权利和破坏他们的自主决策。

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寄出了若干信件阻止加州议员通过人权决议,这些信件的重点都是暗含其中的经济威胁。埃及对维吾尔人的打压适逢中埃两国安全合作关系提升: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九月初访华,以及中国为埃及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7.39亿美元贷款的谅解备忘录签署。而由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坚持邀请达赖喇嘛在6月作为毕业典礼演讲嘉宾,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CSC)在9月宣布,它将停止受理前往加大圣迭戈分校(UCSD)的新留学和访问申请。

第三,中共这些在海外干预的个别行动所产生的影响常常超越了它们直接针对的目标。

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针对加大圣迭戈分校(UCSD)所做的决定向其他大学传达了一个信号:让那些著名的中国政府批评者发表演讲,对大学本身及对未来的中国学生和学者都将产生严重后果 。联合国的媒体资格审查部门在上个月可能是出于中国政府的压力,拒绝纽约的新唐人电视台(NTD)前往对联合国大会进行报道,这使得美国、中国和其他地区数以百万计的中文观众丧失了了解有关这次大会的一个独立观点的机会,包括有关北韩和其他重要全球性问题的辩论。(网络排名显示,新唐人电视台在美国比中国官方电视台拥有更多观众,而北京方面一直在采取措施遏制新唐人电视台的影响力。)

此次的新唐人事件也是中国政府试图在联合国禁绝批评声音的更大范围措施的一部分。9月5日,“人权观察”的一份报告就这个问题指出:“个别而言,中国很多针对非政府组织的行动或许可以被视作是一件可恶或恼人的事情,但是综合而言,这些行为的数量已经上升到似乎是一种系统性图谋,旨在颠覆联合国人权体系对抗中共在国内外侵犯人权的能力。”

9月18日发表的一份学术研究报告发现,中国在海外施加影响力的行动是其广泛的全球性战略的一部分,并且在习近平领导下日益加速。这份报告的作者安妮·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详细描述了中共的统战部如何力争在海外华人社区和外国人中间通过“引导、收买和强制等手段施加政治影响力”。尽管可以追溯到数十年以前,但是随着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以及习近平处心积虑的扩张政策,这些手段已经对其他国家和他们的民主机制形成了远胜以往的巨大冲击。根据布莱迪的报告,中共施加影响力的活动“有破坏那些所针对国家的主权和政治体系完整性的潜力 。”

甚至在一些成熟的民主国家,这种危险也显而易见。例如在新西兰,中共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影响当地华人社区的中文媒体报道和政治活动。根据一位华人学者对该国9月份选举的评论,中共的这些作为已经使得“华人社区只能无奈地指望通过那些北京方面认可的人士去表达他们自己的政治意愿”。

北京方面林林总总在海外施加影响力的举措时常在媒体和政策圈子里被当做这个国家“软实力”提升的例证。这是一种误导性的描述。中共不只是在保护或美化中国或是中共自身的国际形象。毋宁说,中国的外交人员、中共官员和他们的代理人正在越发咄咄逼人地干涉民主社会,损害民主和国际机构,在海外破坏人权保护,尽管其首要目的还是对付那些对中共的合法性提出挑战的国内威胁。

关键是,民主国家政府和国际组织要认清这些趋势造成的威胁,了解其中包含的各种复杂因素,并学会如何鉴别中共的手法,尤其是当其行为破坏到媒体自由、学术自由和公开透明等民主原则的时候。

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和相互协同的回应措施,那些在国内为他们的权利而奋斗的中国民众将失去不可或缺的国际支持,而世界其他国家也将如同中共威权统治下的中国,更加彻底地沦入无处不在的恐惧、恫吓和言论审查之中。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本文已于2017年10月13日发表于《风传媒》


中共“十九大”前的言论审查和安保措施

伴随着中共十九大即将在10月18日召开,这次会议给网络和新闻媒体投下的阴影也越发浓厚,而在北京和全国各地的安保措施也越发严格。这个每五年召开一次的会议召开之前都会出现高级别和不同寻常的安保措施。而本次会议尤其敏感:除了将要修改《党章》,这次会议的相关决定将会显示习近平是否有意突破10年任期的常规而继续留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以下是与这次大会相关的若干限制措施:

  • 数千名警察抵达北京,其中很多人被派去政府办公楼进行巡逻和在地铁检查身份证,以迅速处置访民。
  • 10月29日之前,外国人不得进入西藏
  • 青海省的藏族僧人和尼师受到警告,不得在社交媒体阅读和分享“非法内容”。
  • 新华社发布了一则有关中共十九大将要修改党章的短讯,之后在所有社交媒体上转帖的这则短讯都被撤销,显然是企图防止网络评论和猜测党章的变化。
  • 拥有众多观众的脱口秀节目《锵锵三人行》在连续播放19年之后,在9月12日被停播。这档由香港凤凰卫视制作的节目,每周邀请两名嘉宾进行一些相对比较开放的辩论,吸引了很多大陆观众。尽管凤凰卫视努力满足内容审查的要求并更加紧密地跟从党的路线,这台节目似乎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6月开展的打压网络流媒体运动和中共派系斗争的牺牲品。

自2012年在中共“十八大”就任总书记以来,习近平一直在按部就班地通过反腐运动巩固自己的权力,而铲除政治异己和清除腐败似乎同为这场运动的中心。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自7月以来一直接受腐败调查,9月30日被开除出党。同一天,其他五名重庆官员失去了参加党代会的资格。实际上,在今年的党代会之前加强安保措施和言论审查的一个主要动因或许是为了掩饰幕后的派系争斗,而不是通常所谓的“维稳”。言论审查机构不遗余力地封锁有关党的领导层的消息泄露或“谣言”,其中包括已经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的中国富豪郭文贵在网络上的持续爆料。​


政府施压私营公司推进审查手段创新

6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网络安全法》正在给科技公司施加与日俱增的压力,在中国主要的互联网公司加快言论审查手段的“创新”。内部审查一直以来就是由人工审查和系统自动审查组成,这两种方式都面临越来越大的需求,而在线平台现在也正转向由用户个人相互监督。(香港大学)“中国媒体项目”的班志远(David Bandurski)将这一趋势形容为建造一个“围绕个人的蜂窝防火墙”,就是号召用户个人协助建造这些防火墙。

根据这个新法律,中国网信办在9月25日宣布已经结束了对腾讯、百度和新浪微博的调查,并且发现这三家公司未能在他们的网站上适当管理暴力、色情和其他被禁止的内容。他们将会被分别处以“最高罚金”人民币50万元(约合7.6万美元)——虽然对于这些大公司而言只是九牛一毛,不过还是具有象征意义。这一动向显示出,当局试图加强内容限制,包括那些有政治目的的内容,从而向其他规模较小的公司显示,放松内容审查可能会招致伤筋动骨的罚款。

网信办做出决定数日之后,新浪微博发帖招募志愿“监督员”来举报那些发布“色情、非法或有害”内容的用户。每月举报200个以上帖子的监督员会获得200元(约合30美元)的奖励,而那些最积极的监督员将有机会赢得笔记本电脑、国产品牌的智能手机或iPhone。

全职的言论审查员也有大量的工作机会。9月29日路透社发表的一篇深度报道描绘了手机应用“头条”的言论审查行动。在过去一年,这家公司在天津的“审核”办公室的言论审查员从最初的3、40人跃升到将近1000人。这家正试图募集20亿美元新投资的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它正在开发“先进的人工智能工具和严格的内容管理流程”来清除不良内容。该公司招募了剛毕业的大学生,他们跟踪新闻,对“政治敏感”,并适应“互联网监管”的要求。言论审查员举报以铲除政治批评、领导人的绰号、被禁止的信仰团体、1989年对天安门抗议者的镇压,以及与暴力、吸毒和婚外情有关的内容。


言论审查新动向:封杀WhatsApp、定向打击人权网站、向学者施压

  • WhatsApp再度遭到封杀9月26日,广受欢迎的加密通讯应用WhatsApp在中国被停用。《南华早报》发现文字短信功能在第二天恢复,但用户还是不能发送图片或语音呼叫。无论是WhatsApp还是它的母公司Facebook都没有回应这家报纸的评论邀请。WhatsApp在7月18日也曾遭到屏蔽,但是最近这次封杀反映了言论审查手段比以往更加成熟,拥有了破解点对点加密服务的技术。Telegram和Signal这两款应用也已经被屏蔽,这使得那些试图保护通讯安全的中国用户除了使用VPN别无选择,而VPN本身也变得越来越难以登录。有人怀疑,切断WhatsApp服务是中央政府在10月18日的中共十九大之前加强网络监控措施的一部分,同时也是试图驱使用户使用由腾讯公司提供的、受到严密监控的微信通讯服务。
  • 定向打击维权网站和记者:在“十九大”前夕,若干维权人士已经因涉及报道侵犯人权事件而遭到拘押。维权网站“中国人权”的执行总裁甄江华,在9月1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至今依然被单独拘禁。“民生观察网”编辑丁灵杰在9月底失踪,相信是遭到逮捕。丁灵杰的同事石玉林(音译)也受到了监控。在听取博客作者卢昱宇的上诉之后,云南大理中级法院决定维持一审原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他入狱四年。与此同时,为被查封的网站“六四天网”工作的记者们自今年夏天以来就是打击目标。天网记者杨秀琼在6月被拘押,罪名是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而“六四天网”的义工李昭秀在9月17日被从医院带走,当时她正在等待接受手术。“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自去年11月以来一直受到拘禁,在拘押期间他的健康状况严重恶化。黄琦年迈的母亲因担心儿子不久于人世,先是发布了一段视频,后来又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政府释放黄琦。9月5日,黄琦的律师被禁止与他会面。最近几年出现的这些维权网站和博客,成为了那些难得的日常侵权和抗议信息的重要集散地,为律师、人权捍卫者、外国记者、外交官和其他观察人士提供了最新资料。而对这些维权人士的拘捕则使得外界更加难以了解中国社会的紧张状况。
  • 向学者施压:全国有14所大学在6月份的一次检查中被发现“政治工作非常薄弱”,作为回应,在这份名单中“名列前茅”的几所大学开始鼓励师生按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制作相关内容发布在新闻网站上。根据浙江大学的一则通知,凡是在国家级或省级报纸上发表并被大量分享的倡导“正确思想”的文章、动漫和视频等等,可以视同学术作品。根据这个政策,教员的政治表现将成为教学评估的“中心”。越来越多不符合要求的教授被逐出中国的学术机构。乔木就是逃亡知识分子的一员,曾就职北京外国语大学。尽管政治气候恶劣,他原本还是坚持留在中国,而最近带着女儿来到美国。为了回应《卫报》有关他离开中国的一篇文章,乔木解释了他想法的转变。他说,为了养家糊口他只能离开。“被迫离开自己深爱的祖国、熟悉的文化、浸淫难舍的大学,47岁来到陌生的环境,实在是一件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怆痛。

香港:校园里的言论自由争论,反共杂志遭停刊

香港的这个学年是從校园里有关言论自由的争论开始的。有关香港独立问题的对立双方通过海报相互对峙表达他们自己的立场。印有“香港独立”口号的横幅出现在香港中文大学(CUHK)的若干校区。校方移除了这些横幅,声称它们“违犯了香港法律”。(香港并无相应法律。)作为回应,支持香港独立和港中大学生会的标语很快出现在港中大和其他大学。

一段显示一名港中大大陆学生从该校的“民主墙”撕下支持独立海报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在数所香港其他大学也有类似“民主墙”这样的公告栏。在其他一些案例中,支持独立的标语在张贴后很快消失,或是被用大陆的简体中文书写的反对独立的标语所覆盖。在港中大,学生会设立了一个岗亭来守护标语

有些对抗则变得糟糕并且扩散到校园以外。9月17日,在一个要求开除“占中运动”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教授的集会上,一名地区议员在讲台上警告说“搞港独者必须要杀”。对此一群亲北京的活动分子包括香港立法会成员何君尧附和说“杀无赦”。由于公众和政治环境对此暴力言论的反弹,何君尧在一个电视采访中为“所有误解”表示道歉

另外,在香港的媒体圈中还失去了另一个批评北京的声音。反共的《争鸣》杂志在它的10月刊上宣布,它和它的姐妹杂志《动向》将停刊。《争鸣》由40年代来到香港的温辉先生在1977年创办,他一直为中国的新闻机构工作直到文革结束。温辉在1978年创办《动向》杂志。现在还不清楚杂志为何停刊,但是有未经证实的报道说,1997年移居美国96岁的温辉已经去世,而他的家人不愿意继续经营这些赔本的杂志。


中国之外:在民主国家和国际机构感受北京影响力

  • 新西兰:北京对新西兰的政治影响力在9月23日举行的大选之前成为了公开辩论的一个话题。由《金融时报》和新西兰“Newsroom”网站进行的一次联合调查显示,国会议员杨健曾经在中国的一所军事院校任教超过10年,并且曾在“不止一所间谍学校”接受训练。在2011年当选国会议员的杨健否认了这些指控,而新西兰总理比尔·英格里希(Bill English)尚未证实新西兰情报部门是否已经对杨健展开调查。这个新闻刚好出现在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研究员安妮·玛丽·布莱迪发表她的研究报告之前。这份报告是关于中国在新西兰的媒体和政界推进它的影响力,包括通过与当地媒体,尤其是中文媒体,进行合作或收购。这份报告发现,给合作媒体提供免费内容,(在媒体中)雇佣外国人来执行中共的路线等等都是一个战略的组成部分。这一战略就是“让党的讯息成为我们时代的最强音”。布莱迪注意到,中国认为它与新西兰的关系是“与西方国家关系的典范”。
  • 澳大利亚:有关中国干涉澳大利亚的政治和社会的一系列引人瞩目的媒体调查出台后,澳大利亚开始考虑引入类似美国反制外国政府代理人在政党中进行干预的《外国代理人法》。中共似乎介入了有关选举和政治参与的各种不同活动,包括秘密游说、组织人员欢迎到访的中国官员、授权中共盟友“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新南威尔士州参与竞争当地议会。澳大利亚的各所大学也正在设法处理那些对中国政府影响力的疑虑,包括最近发生的中国学生就“蔑视中国主权”问题与教师和其他学生的争辩。 在智库“中国事务”(China Matters),贝塔斯·吉尔和琳达·杰克布森建议,各主要大学应该采取协同措施,发展让中国学生更好的融入澳大利亚社会、并抵制中国官方改变讲课内容的要求的政策,同时还要降低大学在财务上对海外学生学费的依赖。
  • 加拿大:中文的加拿大报纸《环球华报》(Global Chinese Press)主编金雷被解雇,因为他试图刊登一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讣告。刘晓波在7月13日死于中国政府的监禁之下。金雷已经向不列颠哥伦比亚人权法庭投诉,声称是来自北京的压力导致了他被解雇。很多其他加拿大华裔记者和媒体工作专业人员也表达了他们所感受到的中国影响力的分量,因为他们发现想要发表批评中共的观点变得越来越难。
  • 联合国:人权观察在9月5日发表的一篇报告称,中国正在积极地侵蚀联合国的人权机制,而联合国也越发屈从于中国的要求。中国已经阻止了若干著名的非政府组织和维权人士个人获得联合国的认证。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申请由于受到中国的反对,被拖延了4年直到2016年才获得认证。媒体机构也同样是目标。9月21日,联合国通知了美国纽约的新唐人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他报道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的申请被拒绝了。有理由相信中国的反对是拒绝的原因——这家电视台是由法轮功修炼者创办的,经常报道中国侵犯人权的事件和其他政治敏感话题。
  • 世界贸易组织在9月26日公布的一份文件中,美国要求中国推迟实施《网络安全法》并警告世贸组织成员国,这项法律的有关数据存储和传输的新规定将妨碍贸易。该法的规定将于2018年底前生效,要求外国公司提交数据用于安全检查,并将中国用户的数据存储在中国国内服务器上。华盛顿认为,这“甚至会限制信息的常规传输,而这对任何现代商业都是至关重要的”。世贸组织的沟通要求中国在解决贸易潜在的负面影响之前,不要实施这些方面的法规。中国可能会辩称,中国的法律属于国家安全,而不是贸易。在10月4日的听证会上,美国商业团体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表示,世贸组织的规定并没有对遏制北京的滥用行为做出足够的努力。

本期良心犯:阿提克木•如孜(Atikem Rozi

现年25岁的如孜于2014年1月被拘留,当时她是中央民族大学的一名学生。作为一名维吾尔人,在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吐赫提被判处无期徒刑之后,她是被捕的七名学生之一,这些学生被指控在维吾尔语网站“维吾尔在线”(Uighur Online)工作。如孜在2014年11月以“分裂国家罪”受到审判并在12月被判入狱。她准确的刑期上不得而知,不过据信应该是在3年到8年之间。自那以后,国际社会对她所受到的待遇和近况一无所知。

在被拘押之前,如孜是一名活跃的社交媒体用户,用英语、汉语和维吾尔语发帖,包括偶尔发一些“维吾尔在线”里面文章的链接,以及表达对伊力哈木·吐赫提(Ilham Tohti)的敬佩之情,称他为“维吾尔人的良心”。《外交政策》的一篇文章描述,“在网上,如孜是一个甜美而又坚强的女孩,会贴出一张脸旁有朵花的自拍,也会痛苦地抱怨拿不到护照。”那些关于护照的抱怨当时引起了全国关注,被看做是中国少数民族遭受歧视的例证,但是也同时导致警方在2013年2月对如孜和她的母亲进行审讯。

另外一些引人关注的帖子与她的男朋友穆塔里普•依明(Mutellip Imin)在2013年失踪进而被拘押有关。尽管后来获得释放,依明在2014年1月再次被拘押,并与如孜和其他5名伊力哈木的学生在2014年底一起被判刑。如孜或依明都可能是被判处三年刑期,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获释的日子越来越近。如果是从判决前的拘押时间计算,甚至已经超过了刑期。对年轻的维吾尔人网上非暴力活动的打击还在继续,但是国际社会重新要求获知有关如孜命运的信息将会有助于确保她的安全和自由。


未来看点

中共十九大以后放松管制:近几个月实施的一些限制性措施可能会产生长期影响,但在重大政治事件结束后,一些放松措施往往是显而易见的。关注最近限制言论自由的措施哪些是暂时的,而哪些措施——比如屏蔽WhatsApp、强化社交媒体删帖和普通网民面临的更大的被捕危险——还会一直延续。               

香港网络媒体的新闻认证:9月19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告诉记者,所有网络媒体的记者都将获准参加政府新闻发布会,这是在持续的呼吁运动之后赢得的一项长期政策的改变。虽然新闻自由组织对这一消息表示欢迎,但获得资格所需的条件尚未有明确规定。由于几家网络媒体以其对中国和香港政府的批评性报道而闻名,关注“香港新闻自由”(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独立媒体”(InMedia HK)和其他一些网站是否能够获得认证。

台湾活动人士案件的判决书:9月11日,李明哲在湖南省受审,罪名是“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批评中国的独裁政权,以及当他还在台湾的时候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表达对多党民主的支持 。李明哲在3月份被拘留,并被单独关押数月。他的起诉和电视法庭忏悔是第一个涉及台湾公民的此类案件。在未来几周,关注李明哲判决书以及对他的宣判,还有对他的起诉可能给台湾社会带来的寒蝉效应。一个严厉的惩罚将会对两岸关系产生不利影响,而更宽大的判决则意味着国际压力和对他的支持对判决产生了一定影响。


行动起来

  • 订阅《中国媒体快报》:每月直送电子邮箱,获取《中国媒体快报》最新信息,最深入分析。免费发送!点击这里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媒体和言论审查全景。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比较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通过GreatFire.org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一名中国网站创办人、一名人权律师和一名在国外学习而今因行使基本人权被拘押在中国的维吾尔女性,他们是国际“给良心犯写信”活动的本月焦点。访问相关链接为甄江华高智晟布再娜甫·阿布都热西提(Buzainafu Abudourexiti)发出你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