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北京的國際干預、言論審查出新招、香港校園(Issue 122, Traditional Chinese)

不可不知的中国媒体自由变动状况

蹁躚《芳華》被撤檔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圖片:蹁躚《芳華》被撤檔

管理部門在9月24日宣佈,原定在數天之後公映的著名導演馮小剛的新片《芳華》被撤出檔期。雖然沒有給出任何理由,但是觀察人士認為撤檔是因為該影片聚焦文革時期的部隊文工團而且原定公映日期臨近「十九大」。香港大學的Weiboscope項目追蹤新浪微博平臺上被刪除的文章,這個項目提供的資料顯示,在隨後的48小時有大量有關這部電影的文章遭到刪除,大都是在這些文章發佈後不到3小時。這張電影劇照由微博用戶郭松民(@guosongmin)發佈,他有327,043名粉絲。在9月25日被刪帖之前,這個文章連同一則稱讚這部電影的評論被分享了253次。

圖片來源:Weiboscope

本期標題

本期分析:政治鬥爭生於內,插手干涉施於外

新聞報導:

本期良心犯:阿提克木•如孜(Atikem Rozi)

未來看點

行動起來!


本期分析:政治鬥爭生於內,插手干涉施於外

作者:薩拉·庫克 (Sarah Cook)

圖片:這幅政治漫畫描繪了埃及拘捕維吾爾學生。顯然是由於中國政府的要求,其中有些人遭到遣返。來源:變態辣椒/自由亞洲電臺

時值中共籌備10月18日召開的「十九大」,中共對日常的自由限制變得愈來愈無孔不入。這個一黨獨裁國家對自由的干涉已經超越了中國的國界,而這兩者之間並非毫不相干。最近一系列的事件和分析研究都凸顯了中共在海外施加影響的深度,以及這種影響力最終在何種程度上受到國內不穩定因素的驅使。

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北京在過去三個月成功地影響了埃及的移民政策、加州的一項立法投票、紐西蘭的選舉和聯合國媒體認證許可。它還試圖支配波札那政府的來訪邀請和一所美國大學對畢業典禮演講嘉賓的選擇。這些案例似乎是零散的,但是人們有理由懷疑某些更加系統性的行為正在浮出水面。

首先,那些引起北京興趣的議題或個人都分別與某個在中國受打壓的群體相關。

例如在埃及,當局意外地拘押了超過100名維吾爾穆斯林,其中絕大多數人都是持有有效的居留許可的大學學生。有若干人已經被遣返回中國,而其他人則逃往土耳其。在加州,來自中國領事館的壓力似乎導致州議員阻止了一項決議的通過,該決議關注中國的信仰團體法輪功成員的人權狀況和所遭受的迫害。中國外交官還一直遊說波札那政府和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取消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訪問。

一名前中國外交官曾經將維吾爾人、法輪功修煉者、藏人,以及中國的民主人士和支持台獨的人士,稱為「五毒」。除了這些常年針對的目標,北京方面在海外管控新聞和資訊的措施已經擴展到那些被認為對中共的國內合法地位和內部團結有危害的問題上,比如對中共領導人親屬財產的調查或是自我流放的億萬富豪郭文貴的爆料。

其次,中國這些年來在學術交流、金融投資和旅遊業等領域發展形成的經濟手腕正在用來壓制其他國家的民主權利和破壞他們的自主決策。

中國駐舊金山總領館寄出了若干信件阻止加州議員通過人權決議,這些信件的重點都暗含其中的經濟威脅。埃及對維吾爾人的打壓適逢中埃兩國安全合作關係提升: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九月初訪華,以及中國為埃及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7.39億美元貸款的諒解備忘錄簽署。而由於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堅持邀請達賴喇嘛在6月作為畢業典禮演講嘉賓,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CSC)在9月宣佈,它將停止受理前往加大聖地牙哥分校(UCSD)的新留學和訪問申請。

第三,中共這些在海外干預的個別行動所產生的影響常常超越了它們直接針對的目標。

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針對加大聖地牙哥分校(UCSD)所做的決定向其他大學傳達了一個信號:讓那些著名的中國政府批評者發表演講,對大學本身及對未來的中國學生和學者都將產生嚴重後果。聯合國的媒體資格審查部門在上個月可能是出於中國政府的壓力,拒絕紐約的新唐人電視臺(NTD)前往對聯合國大會進行報導,這使得美國、中國和其他地區數以百萬計的中文觀眾喪失了瞭解有關這次大會的一個獨立觀點的機會,包括有關北韓和其他重要全球性問題的辯論。(網路排名顯示,新唐人電視臺在美國比中國官方電視臺擁有更多觀眾,而北京方面一直在採取措施遏制新唐人電視臺的影響力。)

此次的新唐人事件也是中國政府試圖在聯合國禁絕批評聲音的更大範圍措施的一部分。9月5日,人權觀察的一份報告就這個問題指出:「個別而言,中國很多針對非政府組織的行動或許可以被視作是一件可惡或惱人的事情,但是綜合而言,這些行為的數量似乎顯示了它企圖系統性的顛覆聯合國人權體系對抗中共在國內外侵犯人權的能力。」

9月18日發表的一份學術研究報告發現,中國在海外施加影響力的行動是其廣泛的全球性戰略的一部分,並且在習近平領導下日益加速。這份報告的作者安妮·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詳細描述了中共的統戰部如何力爭在海外華人社區和外國人中間通過「引導、收買和強制等手段施加政治影響力」。儘管可以追溯到數十年以前,但是隨著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影響力,以及習近平處心積慮的擴張政策,這些手段已經對其他國家和他們的民主機制形成了遠勝以往的巨大衝擊。根據布萊迪的報告,中共施加影響力的活動「有破壞那些所針對的國家的主權和政治體系完整性的潛力」。

甚至在一些成熟的民主國家,這種危險也顯而易見。例如在紐西蘭,中共長期以來一直致力於影響當地華人社區的中文媒體報導和政治活動。根據一位華人學者對該國9月份選舉的評論,中共的這些作為已經使得「華人社區只能無奈地指望通過那些北京方面認可的人士去表達他們自己的政治意願」。

北京方面林林總總在海外施加影響力的行為時常在媒體和政策圈子裡被當做這個國家「軟實力」提升的例證。這是一種誤導性的描述。中共不只是在保護或美化中國或是中共的國際形象,相反的,儘管其首要目的還是對付那些對中共的合法性提出挑戰的國內威脅,但中國的外交人員、中共官員和他們的代理人正在越來越咄咄逼人地干涉民主社會,損害民主和國際機構,並在海外破壞人權保護。

關鍵是,民主國家政府和國際組織要認清這些趨勢造成的威脅,瞭解其中包含的各種複雜因素,並學會如何鑒別中共的手法,尤其是當其行為破壞到媒體自由、學術自由和公開透明等民主原則的時候。

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和相互協同的回應措施,那些在國內為他們的權利而奮鬥的中國民眾將失去不可或缺的國際支持,而世界其他國家也將如同中共威權統治下的中國,更加徹底地淪入無處不在的恐懼、恫嚇和言論審查之中。

薩拉庫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本文已於2017年10月13日發表於《風傳媒》


中共「十九大」前的言論審查和安全措施

伴隨著中共十九大即將在10月18日召開,這次會議給網路和新聞媒體投下的陰影也越來越濃厚,而在北京和全國各地的安保措施也越來越嚴格。這個每五年召開一次的會議召開之前都會出現高級別和不同尋常的安全措施。而本次會議尤其敏感:除了將要修改《黨章》,這次會議的相關決定將會顯示習近平是否有意突破10年任期的常規而繼續留任中共中央總書記。

以下是與這次大會相關的若干限制措施:

  • 數千名員警抵達北京,其中很多人被派去政府辦公樓進行巡邏和在地鐵檢查身份證,以迅速處置訪民。
  • 10月29日之前,外國人不得進入西藏
  • 青海省的藏族僧人和尼姑受到警告,不得在社交媒體閱讀和分享「非法內容」。
  • 新華社發佈了一則有關中共十九大將要修改黨章的短訊,之後在所有社交媒體上轉帖的這則短訊都被撤銷,顯然是企圖防止網路評論和猜測黨章的變化。
  • 擁有眾多觀眾的脫口秀節目《鏘鏘三人行》在連續播放19年之後,在9月12日被停播。這檔由香港鳳凰衛視製作的節目,每週邀請兩名嘉賓進行一些相對比較開放的辯論,吸引了很多大陸觀眾。儘管鳳凰衛視努力滿足內容審查的要求並更加緊密地跟從黨的路線,這台節目似乎是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6月開展的打壓網路流媒體運動和中共派系鬥爭的犧牲品。

自2012年在中共「十八大」就任總書記以來,習近平一直在按部就班地通過反腐運動鞏固自己的權力,而剷除政治異己和清除腐敗似乎同為這場運動的中心。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自7月以來一直接受腐敗調查,9月30日被開除出黨。同一天,其他五名重慶官員失去了參加黨代會的資格。實際上,在今年的黨代會之前加強安全措施和言論審查的一個主要動因或許是為了掩飾幕後的派系爭鬥,而不是通常所謂的「維穩」。言論審查機構不遺餘力地封鎖有關黨的領導層的消息洩露或「謠言」,其中包括已經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在網路上的持續爆料。


政府施壓私營公司,推進審查手段創新

6月1日開始實施的新《網路安全法》正在給科技公司施加與日俱增的壓力,在中國主要的互聯網公司加快言論審查手段的「創新」。內部審查一直以來就是由人工審查和系統自動審查組成,這兩種方式都面臨越來越大的需求,而線上平臺現在也正轉向由用戶個人相互監督。(香港大學)「中國媒體專案」的班志遠(David Bandurski)將這一趨勢形容為建造一個「圍繞個人的蜂窩防火牆」,就是號召用戶個人協助建造這些防火牆。

根據這個新法律,中國網信辦在9月25日宣佈已經結束了對騰訊、百度和新浪微博的調查,並且發現這三家公司未能在他們的網站上適當管理暴力、色情和其他被禁止的內容。他們將會被分別處以「最高罰金」人民幣50萬元(約合7.6萬美元)——雖然對於這些大公司而言只是九牛一毛,不過還是具有象徵意義。這一動向顯示出,當局試圖加強內容限制,包括那些有政治目的的內容,從而向其他規模較小的公司顯示,放鬆內容審查可能會招致傷筋動骨的罰款。

網信辦做出決定數日之後,新浪微博發帖招募志願「監督員」來舉報那些發佈「色情、非法或有害」內容的使用者。每月舉報200個以上帖子的監督員會獲得200元(約合30美元)的獎勵,而那些最積極的監督員將有機會贏得筆記型電腦、國產品牌的智慧手機或iPhone。

全職的言論審查員也有大量的工作機會。9月29日路透社發表的一篇深度報導描繪了手機應用程式「頭條」的言論審查行動。在過去一年,這家公司在天津的「審核」辦公室的言論審查員從最初的3、40人躍升到將近1000人。這家正試圖募集20億美元新投資的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它正在開發「先進的人工智慧工具和嚴格的內容管理流程」來清除不良內容。該公司招募了剛畢業的大學生,他們跟蹤新聞,對「政治敏感」,並適應「互聯網監管」的要求。言論審查員舉報以剷除政治批評、領導人的綽號、被禁止的信仰團體、1989年對天安門抗議者的鎮壓,以及與暴力、吸毒和婚外情有關的內容。


言論審查新動向:封殺WhatsApp、有針對性的打擊人權網站、向學者施壓

  • WhatsApp再度遭到封殺:9月26日,廣受歡迎的加密通訊應用程式WhatsApp在中國被停用。《南華早報》發現文字短信功能在第二天恢復,但使用者還是不能發送圖片或傳送語音訊息。無論是WhatsApp還是它的母公司Facebook都沒有回應這家報紙的評論邀請。WhatsApp在7月18日也曾遭到封鎖,但是最近這次封鎖反映了言論審查手段比以往更加成熟,擁有了破解點對點加密服務的技術。Telegram和Signal這兩款應用程式也已經被封鎖,這使得那些試圖保護通訊安全的中國使用者除了使用VPN別無選擇,而VPN本身也變得越來越難以登錄。有人懷疑,切斷WhatsApp服務是中央政府在10月18日的中共十九大之前加強網路監控措施的一部分,同時也是試圖驅使用戶使用由騰訊公司提供的、受到嚴密監控的微信通訊服務。
  • 有針對性的打擊維權網站和記者:在「十九大」前夕,若干維權人士已經因涉及報導侵犯人權事件而遭到拘押。維權網站「中國人權」的執行總裁甄江華,在9月1日被警方從家中帶走,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他至今依然被單獨拘禁。「民生觀察網」編輯丁靈傑在9月底失蹤,相信是遭到逮捕。丁靈傑的同事石玉林(音譯)也受到了監控。在聽取博客作者盧昱宇的上訴之後,雲南大理中級法院決定維持一審原判,以「尋釁滋事罪」判處他入獄四年。於此同時,為被查封的網站「六四天網」工作的記者們自今年夏天以來就是打擊目標。天網記者楊秀瓊在6月被拘押,罪名是涉嫌「洩露國家機密」,而「六四天網」的義工李昭秀在9月17日被從醫院帶走,當時她正在等待接受手術。「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自去年11月以來一直受到拘禁,在拘押期間他的健康狀況嚴重惡化。黃琦年邁的母親因擔心兒子不久于人世,先是發佈了一段視頻,後來又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呼籲政府釋放黃琦。9月5日,黃琦的律師被禁止與他會面。最近幾年出現的這些維權網站和博客,成為了那些難得的日常侵權和抗議資訊的重要集散地,為律師、人權捍衛者、外國記者、外交官和其他觀察人士提供了最新資料。而對這些維權人士的拘捕則使得外界更加難以瞭解中國社會的緊張狀況。
  • 向學者施壓:全國有14所大學在6月份的一次檢查中被發現「政治工作非常薄弱」,作為回應,在這份名單中「名列前茅」的幾所大學開始鼓勵師生按照「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要求製作相關內容發佈在新聞網站上。根據浙江大學的一則通知,凡是在國家級或省級報紙上發表並被大量分享的宣導「正確思想」的文章、動漫和視頻等等,可以視同學術作品。根據這個政策,教職員的政治表現將成為教學評估的「中心」。越來越多不符合要求的教授被逐出中國的學術機構。喬木就是逃亡知識份子的一員,曾就職北京外國語大學。儘管政治氣候惡劣,他原本還是堅持留在中國,而最近帶著女兒來到美國。為了回應《衛報》有關他離開中國的一篇文章,喬木解釋了他想法的轉變。他說,為了養家糊口他只能離開。「被迫離開自己深愛的祖國、熟悉的文化、浸淫難舍的大學,47歲來到陌生的環境,實在是一件不知道從何說起的愴痛。

香港:校園裡的言論自由爭論,反共雜誌遭停刊

香港的這個學年是從校園裡有關言論自由的爭論開始的。有關香港獨立問題的對立雙方通過海報相互對峙表達他們自己的立場。印有「香港獨立」口號的橫幅出現在香港中文大學(CUHK)的若干校區。校方移除了這些橫幅,聲稱它們「違犯了香港法律」(香港並無相應法律。)。作為回應,支持香港獨立和港中大學生會的標語很快出現在港中大和其他大學。

一段顯示一名港中大大陸學生從該校的「民主牆」撕下支援獨立海報的視頻在網上瘋傳,在數所香港其他大學也有類似「民主牆」這樣的公告欄。在其他一些案例中,支持獨立的標語在張貼後很快消失,或是被用大陸的簡體中文書寫的反對獨立的標語所覆蓋。在港中大,學生會設立了一個崗亭來守護標語

有些對抗則變得糟糕並且擴散到校園以外。9月17日,在一個要求開除「占中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教授的集會上,一名地區議員在講臺上警告說「搞港獨者必須要殺」。對此一群親北京的活動分子包括香港立法會成員何君堯附和說「殺無赦」。由於公眾和政治環境對此暴力言論的反彈,何君堯在一個電視採訪中為「所有誤解」表示道歉

另外,在香港的媒體圈中還失去了另一個批評北京的聲音。反共的《爭鳴》雜誌在它的10月刊上宣佈,它和它的姐妹雜誌《動向》將停刊。《爭鳴》由40年代來到香港的溫輝先生在1977年創辦,他一直為中國的新聞機構工作直到文革結束。溫輝在1978年創辦《動向》雜誌。現在還不清楚雜誌為何停刊,但是有未經證實的報導說,1997年移居美國96歲的溫輝已經去世,而他的家人不願意繼續經營這些賠本的雜誌。


中國之外:在民主國家和國際機構感受北京影響力

  • 紐西蘭:北京對紐西蘭的政治影響力在9月23日舉行的大選之前成為了公開辯論的一個話題。由《金融時報》和紐西蘭Newsroom網站進行的一次聯合調查顯示,國會議員楊健曾經在中國的一所軍事院校任教超過10年,並且曾在「不止一所間諜學校」接受訓練。在2011年當選國會議員的楊健否認了這些指控,而紐西蘭總理比爾·英格裡希(Bill English)尚未證實紐西蘭情報部門是否已經對楊健展開調查。這個新聞剛好出現在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研究員安妮·瑪麗·布萊迪發表她的研究報告之前。這份報告是關於中國在紐西蘭的媒體和政界推進它的影響力,包括通過與當地媒體,尤其是中文媒體,進行合作或收購。這份報告發現,給合作媒體提供免費內容,(在媒體中)雇傭外國人來執行中共的路線等等都是一個戰略的組成部分。這一戰略就是「讓党的訊息成為我們時代的最強音」。布萊迪注意到,中國認為它與紐西蘭的關係是「與西方國家關係的典範」。
  • 澳洲:有關中國干涉澳洲的政治和社會的一系列引人矚目的媒體調查出臺之後,澳洲開始考慮引入類似美國反制外國政府代理人在政黨中進行干預的《外國代理人法》。中共似乎介入了有關選舉和政治參與的各種不同活動,包括秘密遊說、組織人員歡迎到訪的中國官員、授權中共盟友「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在新南威爾士州參與競爭當地議會。澳大利亞的各所大學也正在設法處理那些對中國政府影響力的疑慮,包括最近發生的中國學生就「蔑視中國主權」問題與教師和其他學生的爭辯。 在智庫「中國事務」(China Matters),貝塔斯·吉爾和琳達·傑克布森建議,各主要大學應該採取協同措施,發展讓中國學生更好的融入澳洲社會、並抵制中國官方改變講課內容的要求的政策,同時還要降低大學在財務上對海外學生學費的依賴。
  • 加拿大:中文的加拿大報紙《環球華報》(Global Chinese Press)主編金雷被解雇,因為他試圖刊登一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訃告。劉曉波在7月13日死於中國政府的監禁之下。金雷已經向不列顛哥倫比亞人權法庭投訴,聲稱是來自北京的壓力導致了他被解雇。很多其他加拿大華裔記者和媒體工作專業人員也表達了他們所感受到的中國影響力的份量,因為他們發現想要發表批評中共的觀點變得越來越難。
  • 聯合國:人權觀察在9月5日發表的一篇報告稱,中國正在積極地侵蝕聯合國的人權機制,而聯合國也越發屈從於中國的要求。中國已經阻止了若干著名的非政府組織和維權人士個人獲得聯合國的認證。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申請由於受到中國的反對,被拖延了4年直到2016年才獲得認證。媒體機構也同樣是目標。9月21日,聯合國通知了美國紐約的新唐人電視臺的一名記者他報導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大會的申請被拒絕了。有理由相信中國的反對是拒絕的原因——這家電視臺是由法輪功修煉者創辦的,經常報導中國侵犯人權的事件和其他政治敏感話題。
  • 世界貿易組織:在9月26日公佈的一份檔中,美國要求中國推遲實施《網路安全法》並警告世貿組織成員國,這項法律的有關資料存儲和傳輸的新規定將妨礙貿易。該法的規定將於2018年底前生效,要求外國公司提交資料用於安全檢查,並將中國使用者的資料存儲在中國國內伺服器上。華盛頓認為,這「甚至會限制資訊的常規傳輸,而這對任何現代商業都是至關重要的」。世貿組織的溝通要求中國在解決貿易潛在的負面影響之前,不要實施這些方面的法規。中國可能會辯稱,中國的法律屬於國家安全,而不是貿易。在10月4日的聽證會上,美國商業團體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表示,世貿組織的規定並沒有對遏制北京的濫用行為做出足夠的努力。

本期良心犯:阿提克木•如孜(Atikem Rozi)

現年25歲的如孜於2014年1月被拘留,當時她是中央民族大學的一名學生。作為一名維吾爾人,在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吐赫提被判處無期徒刑之後,她是被捕的七名學生之一,這些學生被指控在維吾爾語網站「維吾爾線上」(Uighur Online)工作。如孜在2014年11月以「分裂國家罪」受到審判並在12月被判入獄。她準確的刑期上不得而知,不過據信應該是在3年到8年之間。自那以後,國際社會對她所受到的待遇和近況一無所知。

在被拘押之前,如孜是一名活躍的社交媒體用戶,用英語、漢語和維吾爾語發文,包括偶爾發一些「維吾爾線上」裡面文章的連結,以及表達對伊力哈木·吐赫提(Ilham Tohti)的敬佩之情,稱他為「維吾爾人的良心」。《外交政策》的一篇文章描述,「在網上,如孜是一個甜美而又堅強的女孩,會貼出一張臉旁有朵花的自拍,也會痛苦地抱怨拿不到護照。」那些關於護照的抱怨當時引起了全國關注,被看做是中國少數民族遭受歧視的例證,但是也同時導致警方在2013年2月對如孜和她的母親進行審訊。

另外一些引人關注的帖子與她的男朋友穆塔里普•依明(Mutellip Imin)在2013年失蹤進而被拘押有關。儘管後來獲得釋放,依明在2014年1月再次被拘押並與如孜和其他5名伊力哈木的學生在2014年底一起被判刑。如孜或依明都可能是被判處三年刑期,這就意味著他們可能獲釋的日子越來越近。如果是從判決前的拘押時間計算,甚至已經超過了刑期。對年輕的維吾爾人網上非暴力活動的打擊還在繼續,但是國際社會重新要求獲知有關如孜命運的資訊將會有助於確保她的安全和自由。


未來看點

中共「十九大」以後放鬆管制:近幾個月實施的一些限制性措施可能會產生長期影響,但在重大政治事件結束後,一些放鬆措施往往是顯而易見的。關注最近限制言論自由的措施哪些是暫時的,而哪些措施——比如封鎖WhatsApp、強化社交媒體刪文和普通網民面臨的更大的被捕危險——還會一直延續。

香港網路媒體的新聞認證:9月19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告訴記者,所有網路媒體的記者都將獲准參加政府新聞發佈會,這是在持續的呼籲運動之後贏得的一項長期政策的改變。雖然新聞自由組織對這一消息表示歡迎,但獲得資格所需的條件尚未有明確規定。由於幾家網路媒體以其對中國和香港政府的批評性報導而聞名,關注「香港新聞自由」(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獨立媒體」(InMedia HK)和其他一些網站是否能夠獲得認證。

臺灣活動人士案件的判決書:9月11日,李明哲在湖南省受審,罪名是「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批評中國的獨裁政權,以及當他還在台灣的時候在社交媒體平臺上表達對多黨民主的支持。李明哲在3月份被拘留,並被單獨關押數月。他的起訴和電視法庭懺悔是第一個涉及臺灣公民的此類案件。在未來幾周,關注李明哲判決書以及對他的宣判,還有對他的起訴可能給臺灣社會帶來的寒蟬效應。一個嚴厲的懲罰將會對兩岸關係產生不利影響,而更寬大的判決則意味著國際壓力和對他的支持對判決產生了一定影響。


行動起來!

  • 訂閱《中國媒體快報》:每月直送電子郵箱,獲取《中國媒體快報》最新資訊,最深入分析。免費發送!點擊這裡或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 分享《中國媒體快報》:幫助朋友和同事更好的理解中國不斷變化的媒體和言論審查全景。
  • 獲取未經審查的消息內容:請點擊這裡這裡,找到比較流行翻牆工具的綜合測評以及如何通過GreatFire.org獲取翻牆工具。
  • 支持良心犯:一名中國網站創辦人、一名人權律師和一名在國外學習而今因行使基本人權被拘押在中國的維吾爾女性,他們是國際 「給良心犯寫信」活動的本月焦點。訪問相關連結為甄江華高智晟布再娜甫·阿布都熱西提(Buzainafu Abudourexiti)發出你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