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网络自由报告:数字极权主义的崛起

华盛顿

《2018网络自由报告》指出,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加紧对公民数据的管控,并使用“假新闻”的指控打压不同意见。这些作为侵蚀了民众对互联网以及民主体制基础的信任。自由之家一年一度发布的这份最新报告是按国别进行的网络自由评估。

网络宣传和虚假信息日益毒害着网络环境,而肆无忌惮地搜集个人数据正在破坏传统的隐私概念。与此同时,中国在管控国内网络方面已经变得越发肆无忌惮和驾轻就熟,并将它的管控技术输出到其他国家。

这些趋势导致全球网络自由在2018年连续第八年下降。

 “民主国家正在数字时代苦苦挣扎,而中国正在国内外应用和输出它的言论审查和监控模式,”自由之家主席迈克尔·艾博拉莫威茨(Michael J. Abramowitz)说。“这种模式对开放的网络造成了威胁,并且危及全球民主化前景。”

 “美国政府和美国主要的科技公司在防范网络操纵和保护用户数据方面需要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艾博拉莫威茨说。“当前,一些不那么民主的政府一直在利用网络系统的弱点,希望加强他们对网络的控制。”

《2018网络自由报告》评估了65个国家的网络自由,涵盖了全球87%的网络用户。这份报告聚焦于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之间出现的新动向,也包含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件。中国再次在网络自由方面名列末位。

在这个评估年度,北京采取种种措施重塑了自己“科技恶邦”形象。在《网络自由报告》评估的65个国家中,中国官员针对新媒体和信息管理,为其中36个国家的代表举办了培训班和研讨会。中国还向外国政府提供电信和监控设备,并要求跨国公司遵守它的网络内容规定,甚至当这些公司在中国境外运营的时候也要遵循这些规定。

在中国境内,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前几个月和2018年3月“两会”前后,中国加强了言论审查。在此期间,中国宣布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配合习近平逐步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进程,当局积极设法通过言论审查、宣传和检举言论等手段来捍卫习近平的形象。

新的《网络安全法》赋予中国政府广泛的权力来控制科技公司如何运作。这些公司必须将他们当地用户的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并协助安全机关获取用户的隐私信息。为了遵守这部法律,苹果公司与一家中国国有公司合作将中国iCloud用户的信息存储于当地服务器,使得这些信息更加易于受到政府的入侵。

在这一年里,最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之一是国家监控活动的激增,尤其是在西部新疆地区。那里的居民受到无处不在的、配有人脸识别技术的街边摄像头的追踪,他们还被要求下载一款手机应用,允许当局在手机上搜索与黑名单内容匹配的文件。

在全国范围内,有关部门正在试验一种社会信用系统,通过结合公民的线上和线下行为数据来评估公民的“可信度”,然后将他们列入交通服务或教育机会的黑名单。

自由之家“技术与民主”研究项目主管阿德里安•沙赫巴兹(Adrian Shahbaz)表示:“过去的一年已经证明,网络可以用来破坏民主,正如它可以动摇独裁统治一样。”

数据被泄露情况的快速增加凸显了加强对用户信息和隐私保护的迫切需要。民主国家和极权政府都在以数据安全的名义进行改革,但一些举措实际上通过强制实施数据本地化和弱化加密措施,破坏了网络自由和用户隐私。在印度,一次影响到11亿公民的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再次表明,在政府要求将数据存储在当地的无效建议之外,该国需要对数据保护结构进行改革。欧盟提出的雄心勃勃但并不完美的《全面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或许是一个更有前景的数据保护措施,这个条例已经在2018年5月生效。

 “为了民主体制在数字时代的生存,科技公司、政府和公民社会必须携手寻求真正的解决方案以应对网络操纵和数据隐私不足,”自由之家网络自由项目主管萨尼亚·凯莉(Sanja Kelly)说。“网络用户必须被授予权力,以防范他们的个人生活受到政府和公司不当入侵。”

在过去的12个月,不实的要求和仇恨宣传助长了缅甸、斯里兰卡、印度和孟加拉针对少数族裔和宗教的暴力行为的爆发。其中斯里兰卡是网络自由度下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在谣言和虚假信息引发主要针对穆斯林少数族裔的治安暴力冲突之后,当局关闭了社交媒体平台。在印度,网络用户经历了数量前所未有的网络中断,部分原因是由于WhatsApp上传播的谣言。

沙赫巴兹(Shahbaz)说:“切断互联网服务是一种严厉的应对措施,尤其是在民众可能最为需要它的时候,无论是辟谣、与亲人联络,还是避开危险地区。”“纵然故意伪造内容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但一些政府越来越常利用‘假新闻’作为借口,加强它们对信息的控制,压制不同意见。”

在埃及,一名黎巴嫩游客因“故意散布谣言”被判入狱8年,她之前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描述了她在开罗时遭遇的性骚扰。在卢旺达,博客作者约瑟夫·纳库斯(Joseph Nkusi)被判10年监禁,罪名是煽动公民不服从和传播谣言,因为他质疑卢旺达政府对1994年种族屠杀的描述,并批评这个国家缺乏政治自由。

主要研究结果

  • 自由度下降国家的数目连续八年超过上升国家:2017年6月以来《网络自由报告》评估的65个国家中有26个经历了网络自由的恶化。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埃及和斯里兰卡,其次是柬埔寨、肯尼亚、尼日利亚、菲律宾和委内瑞拉。菲律宾和肯尼亚的下降幅度使得这两个国家的评分从“自由”降格为“部分自由”。19个国家的情况有所改善,其中亚美尼亚和冈比亚的总体网络自由度得到提升。
  • 中国把数字极权主义推向世界:在《网络自由报告》评估的65个国家中,中国官员针对新媒体和信息管理,为来自其中36个国家的代表举办了培训班和研讨会。中国国有和私营公司正在38个国家开发电信基础设施,而像海康威视(Hikvision)和云从科技(CloudWalk)这样从事监控业务的公司正在向18个国家销售人脸识别技术,用人工智能来识别和监控民众。
  • 政府以“假新闻”为由打压网络异见:至少有17个国家通过了或者打算制定法律,以打击“假新闻”和网络操纵为名限制网络媒体。13个国家有公民因散布所谓“虚假信息”受到起诉。
  • 当局要求管控个人数据:自2017年6月以来,有18个国家的政府加强了国家监控,为了不受限制地获取数据,它们往往避开独立监督并弱化网络加密。有至少15个国家在过去一年考虑订立数据保护法,但其中包含了一些易于走入歧途的举措,包括只要求用户的数据存储在当地,而不提供保护防范政府的不当入侵。
  • 美国网络自由度下降:联邦通信委员会取消了保障网络中立的规定,这个原则要求网络服务提供商不得以网络内容的类型、来源和去向来安排网络流量的优先级别。公民权利和隐私拥护者受到的一个打击是,国会重新授权《外国情报监视法》修正案(FISA Amendments Act),包括其中饱受争议的第702条,因而错失了一次改革监视权力的机会。尽管网络环境依然是蓬勃的、多元的和自由的,但是虚假信息和极端党派化内容是人们持续迫切关心的问题。美国排名第六位,保持了网络“自由”地位。
  • 网络维权活动促进政治、经济和社会变革:网络依然是民主变革的一个工具。亚美尼亚民众由于有效地使用社交媒体平台、通信应用和网络直播服务,实现了4月份的“天鹅绒革命”,使该国网络自由度由“部分自由”提升为“自由”。埃塞俄比亚新总理释放了关押的博客作者和维权人士,并承诺减轻该国严格的网络控制,使埃塞俄比亚的网络自由度因此得以改善。

 

阅读《2018网络自由报告》,请访问:www.freedomonthenet.org

Freedom House is an independent watchdog organization that supports democratic change, monitors the status of freedom around the world, and advocates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Join us on Facebook and Twitter (freedomhouse). Stay up to date with Freedom House’s latest news and events by signing up for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