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媒體快報:新一輪互聯網打壓、反腐劇《人民的名义》、Netflix在中國 (Issue 119, Simplified Chinese)

A monthly update of press freedom news and analysis related to China

Photo of the Month: 

本月图片:《反腐大戏》

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出资拍摄的反腐新剧《人民的名义》,3月28日在湖南电视台首播。漫画作家变态辣椒对这部热播电视剧持怀疑态度,认为这只是一部习近平主席操控的木偶剧。习近平一直在督导针对高层官员,或称“老虎”的选择性和带有政治目的的腐败调查。这位漫画作家写道,“如果不是得到习近平的首肯,这部电视剧怎么会受到如此高调的关注?”4月20日,英国团体“聚焦审查”(Index on Censorship)宣布变态辣椒获得“2017年国际言论自由奖(艺术类)”。来源: ChinaDigitalTimes

第119期:20175

本期标题


特写: 网络打压未曾歇,紧锣密鼓又一轮

作者:萨拉·库克(Sarah Cook)

中国新的《网络安全法》将于今年6月1日生效。加上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AC)上月颁布的管理办法——其中包括针对新闻报道和评论——将使得中国这个已经是世界上最受严控的网络环境进一步收紧。未来的发展将取决于中国政府行动、民众反应和国际社会意愿之间的互动。

以往的经验表明,政府强化管制的措施是不均衡和选择性的,但最坏的情况可能包括以下三种情况:

第一,大规模封杀多种平台的社交媒体账号。这种情况一直时有发生。从2013年起,在新浪微博拥有上百万粉丝的网络大V们的账号遭到封杀。2014年3月,数十个分享时事信息的微信公众号被封杀或停用。最近一些记者和学者表示,他们的私人微信账号被关闭。根据新的法律,有数百万社交媒体账号——哪怕是分享非政治性议题的信息——将会受到审查。

第二,由于中国安全部门从互联网公司获得的私人信息,将有越来越多的普通用户遭到逮捕。从事国际贸易的人士和网络自由倡导者已经对《网络安全法》要求用户必须将数据存储在中国国内的服务器上表示了担心,这将使用户的私人通讯更加容易被截获或是被检举。

中国当局明确表示,他们将根据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和浏览的内容来关押普通民众。自由之家在2017年2月发表的有关宗教自由的研究报告发现,一些法轮功追随者因在微信和QQ等社交媒体发布有关这个信仰团体和侵害人权行为的消息而身陷囹圄,还有一些维吾尔年轻人因观看有关伊斯兰教的网络视频而被捕入狱。上个月,山东人士王江峰因在微信朋友圈中提到“习包子”——这是习近平主席被禁用的绰号——而被判入狱两年。

第三,新法律的全面实施将意味着政府对私营媒体公司和新闻门户网站施加更多控制。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5月2日公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大大限制了外国人进行投资和参与编辑的空间,比如要求主编必须持有中国护照。规定还提到了“特殊管理股”。现在美国攻读媒体研究博士学位的原中国记者方可成指出,提供新闻服务的私营网络公司或许必须向政府提供这样的“特殊股”,并可能要为政府在他们的董事会留一席之地。

这些条款反映了中国领导人试图使网络新闻产业与国内的纸媒体和广播电视媒体更加保持一致,而这些媒体全部都归党和政府所有。

不过,还有一些中国的媒体观察人士依然保持谨慎的乐观,因为还不知道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是否真的会查封数以百万记的微信、微博和QQ账户,或是将分享“无照”新闻的成千上万民众投入监牢。

同时,网络商业和新闻网站由于必须相互争夺用户,因此有可能继续对新规定虚与委蛇并可能置若罔闻。2015年8月,在天津发生致命的化学品大爆炸之后,很多新闻门户网站就爆炸原因进行了原创性报道,尽管即便是按照过去的管理规定他们这样做在技术上也是不被允许的。

网民、技术人员以及他们的海外同仁,会继续研发各种方法传播有关一些重要议题的免遭审查的消息并保护用户隐私。上个月,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由于河北省和广东省的地方政府加强监控公共Wi-Fi热点,一个能为用户行为加密的名为“WiFi万能钥匙”的免费手机应用程序被下载超过9亿次。类似的还有,在苹果公司被迫从它在中国的应用商店撤除《纽约时报》手机应用程序之后,相对不易被屏蔽的安卓版手机应用依然下载无碍。

中国的互联网依然是一个意见纷陈的空间。事实上,正是政府当局对这种局面的不安全感驱动了强化管控的最新举措。“在网上,政府正在作困兽之斗,”记者朱欣欣(音译)说。“他们无法完全控制网上的公共言论。”

习近平主席正面临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压力,这些压力增加了他的执政风险。但恰恰是在各种危机时刻,中国网民往往对寻求真实信息表现出更强的意愿。这种情况发生在2012年,其间发生了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为焦点的全国性丑闻;发生在2014年,当时正逢香港雨伞运动高峰,分享图片的Instagram网站被屏蔽;也发生在2015年的天津大爆炸之后。

所有对中国民众能否获取信息感兴趣的人——无论是外国政府、技术公司、民间社团或是普通民众——都应该准备一些应变方案,并对那些能在关键时刻让免遭审查的新闻进入中国的“翻墙”软件和其他方法进行资助。

随着今秋中共“十九大”的临近,环境问题加剧恶化,和北韩推进它的核计划,中国的下一个危机时刻或许随时都会出现。

莎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员,《中国媒体快报》负责人,亦为自由之家最近研究报告《中国灵魂之战》的作者。


在镇压律师运动中,当局处罚网络言论和境外媒体联系人

自2015年7月以来,中国当局对这个国家的人权律师团体实施了一轮严厉镇压,因开始于7月9日而通常被称为“709大抓捕”。除去这场镇压对“依法治国”造成的影响,媒体也深度介入了镇压运动,包括在国家媒体开展污名化运动,被拘押人的电视“认罪”和对在网上从事和平人权倡导活动的律师进行处罚。

今年3月以来,这个镇压运动还在继续并加强。律师和他们的家人在中国因为曾经是例常的和某种程度上是可容忍的合法活动而受到惩处,包括揭露维权人士在被拘押期间遭受酷刑和与境外媒体谈话。同时,随着一些律师被释放或是被迫进行电视“认罪”,更多拘押期间酷刑折磨的证据公之于世。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在4月13日的研究报告发现,有关迫害律师的言论在用户众多的通讯应用微信上正遭受严格审查。

四位律师案件的事态发展尤其集中反映了新闻审查和宣传在镇压运动中介入的规模:

  • 谢阳:44岁的谢阳律师来自湖南,一直不屈不挠地为他的当事人争取公正的审判。他在2015年7月遭到拘押,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2016年年中他曾向外界透露过在拘押期间遭受酷刑,在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一系列会谈笔录中,他提供了有关详细记录。然而,今年5月8日在他认罪并在法庭声明没有受到酷刑后,中国当局允许他保释回家。这份显然是在胁迫之下做出的声明通过新浪微博发布在网上,后来在湖南电视台播出的“认罪”视频中,谢阳律师说他曾和国外媒体合作炒作有关案件。他的妻儿在今年3月逃亡美国
  • 江天勇:作为一名资深人权律师和维权运动中最著名的人士之一,江天勇律师过去十多年一直承接政治敏感案件。他在2016年11月底被拘捕,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和其他罪名。当局至今还未对他提出正式指控。今年3月,在一个秘密关押地点,江天勇律师在国家媒体中央电视台显然是被迫承认他协助编造了谢阳律师遭受酷刑的记录。江天勇律师目前还在关押中。
  • 陈建刚:陈建刚律师是谢阳的辩护律师之一,他在今年1月的一系列会见中记录了谢阳所遭受的酷刑。陈建刚律师后来整理了会谈记录并在网上发布。在国家媒体炮制江天勇的认罪和其他一些材料以说明酷刑指控是“假新闻”的时候,陈建刚律师接受了国外媒体的采访,并制作了视频声明以证明那些笔录材料的真实性,并对官方描述提出了尖锐的问题。在5月3日,陈建刚律师(与他的妻子、两个孩子和两个朋友)在云南旅游时遭到拘押,但是在将近100名律师同仁联名签署声明要求当局立即放人之后不久被释放
  • 李和平:中国最著名的人权律师之一,李和平律师多年来为被剥夺权利的人士提供辩护,其中包括基督徒、法轮功信徒、访民和其他人士。他在2015年7月10日遭拘捕。今年4月28日,经秘密审判,李和平律师被判缓刑。根据路透社报道,法庭对李和平律师的指控包括“利用互联网和境外媒体污蔑和攻击国家机关和司法系统”和其他罗织的罪名。十天之后,他终于获准与家人团聚,他的同仁们说在被关押将近两年之后,他看上去很憔悴而且似乎苍老了很多

另一位著名律师王全璋在2015年8月3日被拘捕,并因“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依然在押。

尽管李和平和谢阳遭受折磨和莫须有的控罪,但是他们仅被判缓刑而非入狱有可能是由于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强大压力的结果。他们的案件与著名律师浦志强同样在被判处缓刑之后于2015年12月获释如出一辙,凸显了国际社会继续关注像王全璋这样的在押人士的重要性。


新法规收紧网络新闻控制

5月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AC)针对网络新闻发布的许可、监控和运营发布了新的严格规定,名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适用于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和“社会突发事件”的新闻报道和评论。这些规定将于6月1日生效。总体而言,这些规定似乎旨在仿照受到严格控制的国有传统媒体,对互联网领域进行结构性改变。

这些规定适用于广泛的互联网信息来源——包括新闻网站、手机应用、微博、流媒体服务和社交平台的公众账号。这些媒体将被要求取得执照并符合特定的条件,包括必须设立在中国、主编必须是中国公民、拥有专职编辑人员和“有健全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制度”。这些规定还禁止外国资本为网络新闻机构提供资金。违犯者将受到上至3万元人民币(约合$4350)的罚款并可能受到刑事指控。

过去,很多网络信息传播渠道,如微信公众号,没有受到传统媒体那样的严格管制。2005年老版本的管理规定颁布的时候,有些渠道甚至还不存在。像腾讯、新浪和网易这样的主要网络门户网站,在转载和发表官方新闻报道方面,也通常比纸媒体和广播电视媒体拥有更大的灵活性。按照新的管理规定,这些门户网站现在将必须“注明新闻信息来源、原作者、原标题、编辑真实姓名等”。另外,只有那些获得国有资本支持和雇佣政府认可记者的网络新闻媒体才会被允许从事新闻采编业务。

这些规定引人注目的地方还在于,明确地将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和相关执法工作置于“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AC)的监督之下,而非国务院新闻办公室(State Council Information Office)。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则归属一个由习近平主席亲自领衔的党的领导小组监督。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的大卫·班德斯基(David Bandurski)注意到,这些规定将这个办公室置于在中国“捍卫政治和思想路线”的核心地位。

这个新闻管理规定是与将在6月1日生效的新《网络安全法》相关的一揽子更多管理规定的一部分。这些规定与去年颁布的若干其他法律和对互联网内容的限制接踵而至,包括今年1月开始的一个“清理运动”。此项运动针对用来规避中国网络过滤的国内VPN服务。


网民之声:学生之死、反腐电视剧、破墙游戏

  • 媒体掩盖男生死亡事件引发街头和网络抗议:4月1日,四川泸州发生了14岁学生赵鑫可疑死亡事件,愤怒的群众集会抗议警方失职和掩盖真相。警方说,他们排除了他杀可能,但当地民众声称那个男孩可能是被校园恶霸同学殴打致死,尤其是几位政治上有关联的党的干部的子女。由于显示赵鑫遗体浑身淤青的视频在网上广为传播,当地政府在4月2日发布了一则新闻审查通知,要求所有网站“立即删除与死亡事件相关的信息”并且声称“只能出现官方通报”。网民们对有关方面隐藏案情感到非常愤怒,并认为信息封锁和死亡事件本身同为抗议行动的主因。一位新浪微博用户@Zhoupenglaoshi 写道,“泸州民众抗议,不是因为死者,而是你们对待校园刑事案件的态度,联合学校遮盖案件。”
  • 新电视剧助推习近平反腐运动: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3月28日亮相湖南电视台,给中国的反腐运动提供了一张新面孔。这部连续剧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出资拍摄,是2004年以来第一部将中共腐败问题作为中心主题之一的电视剧。在一周之内,这部电视剧的网络版累计有5亿人观看。剧情重点讲述反贪人员的调查工作,在一个虚构的城市京州展示了一个现实的政治交易、背信弃义和侵吞财产的网络。这部剧深入挖掘了一些通常被视为中国娱乐节目禁区的话题:官员聚敛巨额现金、贪腐的中共干部逃往美国,以及中国的政治权力与私人财富之间的暗中勾连。不过,电视剧似乎是用一种强化一党专制合法性的方式来表达这些内容的——只要好人当政。然而,剧中最受欢迎的角色是李达康而不是那些领导党的反腐工作的官员,他是一位真诚而有缺点的党的干部,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经济增长。网上店铺已经开始销售与李达康这个角色有关的各种小物件。
  • 视频游戏邀请玩家粉碎“网络防火墙”:在中国的各种视频游戏中,射击类游戏一直以来广受欢迎,不过现在游戏玩家第一次有机会摧毁中国著名的网络防火墙——当然,是象征性的。这部即将上市的游戏名字就叫The Wall(墙),游戏的主角端着枪冲过各种走廊,向卫兵开火,突破墙壁,击碎挂锁,解禁像名为“www.Googlee.com”和“www.Facebookk.com”这样的网站。游戏的中英文预告片,对玩家提出挑战:“如果你出生在‘墙’内,你会一直乖乖听话接受这道‘墙’的保护吗?还是偶尔也想打破这道墙?”游戏画面中显示一队奴隶被奴隶主们牵引着,直到其中一人挣脱枷锁。这个游戏似乎是一些中国开发人员以“做不来游戏工作室”的名义制作。游戏目前尚未面世,不过预告片已经在Steam网站发布——这是一个在中国拥有1500万用户的游戏平台,并且很快收到超过100条来自中国网民的评论,其中很多人支持这个游戏的理念。

香港: 异议打压上升,新闻自由下降

3月26日,经由一个限定的选举委员会选举,香港前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当选为这个半自治地区的新任最高行政长官,尽管在民望调查中落后另一位候选人,前财政司长曾俊华,高达20个百分点

林郑月娥将于7月1日上任,这一天将是英国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移交香港20周年纪念日,也将是中国主席习近平自2012年11月成为中共领导人之后第一次访问这片领土。为了筹备这些万众瞩目的活动,香港当局采取了若干前所未有的举措打压不同意见,其中包括:

  • 拒绝给一个由支持民主的人士组成的联盟发放集会许可,这些人士按照惯例会于7月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年度集会;相反,决定准许一个支持北京的团体进入这个公园。
  • 9名支持民主的活动人士和立法委员因参与2016年11月6日的抗议而被逮捕,此次抗议中有数千人走上街头,不满两位议员因支持香港独立而被取消议席。
  • 逮捕香港立法会成员郑松泰,原因是他在2016年10月19日在立法会倒插中国国旗和香港区旗

这些事件出现在香港的媒体自由更大范围下滑的背景之下。2017年4月28日,自由之家发表了2017年版的年度新闻自由报告,其中香港的评分下降了3个点,全球排名在199个接受评估的国家和地区中从76位下降到80位。这种下滑是由于大陆当局日益加强对香港当地媒体的干预,以及在抗议示威期间多起对新闻记者的袭击。

新闻自由和民主制度的拥护者们一直在力图抵御日益增强的管控。5月5日,三位知名香港人,前立法会成员李柱铭、学生活动人士黄之峰、书商林荣基在美国国会和行政中国委员会作证。林荣基在2015年10月至2016年6月期间被中国大陆羁押,他在听证会的第二天告诉记者他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在台湾重开他的书店。他将这个计划描述为“一个抵抗的象征”。基于同样的目的,一个设立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纪念馆的项目正在推进中。今年4月,策划这个纪念馆的组织香港易地重张,原来在市中心的办公地点去年夏天被迫关闭之后,这次选择了一个居民区。虽然未经证实,但很多人怀疑中国当局对原先办公地点的业主施加了压力。


中国以外: 孔子学院、Netflix进入中国市场、中国的全球传媒影响力

  • 美国发表新报告,孔子学院问题多:4月26日,美国全国学者联合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就中国的孔子学院问题发表了一份新的报告,结论指出这些学院是中共发挥政治影响力的“特洛伊木马”。这份报告是有关这个问题迄今为止最为全面的检讨,包括了对纽约和新泽西的13所孔子学院的详尽个案研究。尽管这些学院表面上是一种文化外交手段,提供中文课程和其他教育项目,报告作者罗谢尔·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认为,它们的目标实际上是“颠覆美国高等教育。”根据这项研究,孔子学院利用外国大学的资金需求,在校园里安插自己的人员和课程,限制学术自由,妨碍透明度,鼓励自我审查并实行歧视性雇佣政策。
  • 流亡富豪有话说,表达怨恨有阻碍流亡中的中国亿万富豪郭文贵,最近做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公开抨击在任中共官员,指控了很多人的贪污行为。他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遇到了诸多阻碍:他的脸书推特账号曾遭到短暂封闭,美国之音中文部对他进行的直播访谈在播出期间被意外中断。得益于中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帮助,郭文贵掘金于房地产领域,马建也因此获得丰厚回报。郭文贵对政府最高层官员的贪腐指控——包括指控反腐主将和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目前还显然无法证实。郭文贵夸夸其谈的态度和在社交媒体炫耀财富也让人怀疑他的可信度和真实目的。尽管如此,在美国之音发生的非同寻常的插曲(有数位资深记者在采访郭文贵之后遭停职)已经激起人们关注北京势力在海外的触及范围
  • Netflix进入中国市场,计划播放黄之锋纪录片4月26日,美国流媒体公司Netflix宣布了一项交易,允许中国同行爱奇艺公司向它的2000万中国订户提供Netflix的节目。同时,Netflix依然坚持要按计划在5月26日播出一部有关香港年轻民主活动人士黄之峰的纪录片《黄之锋:初生牛犊》(暂译),尽管爱奇艺不太可能将这样政治敏感的影片播放给它的中国观众。今年1月的圣丹斯电影节试映之后,Netflix购买了这部影片的全球版权。这家公司过去曾试图独自打入中国市场,但是由于中国冗繁的管理条例和内容控制最终无功而返。
  • 苹果公司在中国和台湾下架应用程序:今年4月,苹果公司从它在台湾、香港和中国的应用商店撤下由总部设在纽约的新唐人电台制作的一档讽刺性新闻节目《中国解密》(China Uncensored)。后来由于来自记者无国界网络请愿书的压力,据说这档节目在5月初得以恢复播出——至少是对香港和台湾的用户。无论是下架还是恢复都是闭门决定,苹果公司没有给出解释。这家美国技术巨头过去曾就它的应用商店的供应内容对中国审查部门做出让步,作为在这个国家做生意的代价。但是此次事件标志着审查禁令首次扩展到了香港和台湾。在向中国用户提供的其他应用程序上,苹果公司依然面临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4月19日,新华社报道,就流媒体视频直播软件可以被用来“翻墙”的问题,来自三个中国政府部门的官员打算传唤苹果公司主管。
  • 中国扩张全球传媒影响力,美国委员会举行听证:美中经济和安全评审委员会于5月4日举行听证会,主题有关中国不断扩张的信息控制、全球传媒影响和网络战争的战略。在听证会第二场会议中作证的人士主要有前自由亚洲电台编辑邵得廉(Dan Southerland)、来自全国民主基金会的珊茜·卡拉迪尔(Shanthi Kalathil)以及来自自由之家的萨拉·库克(Sarah Cook)。萨拉·库克的证词提供了中共力图掌控主导美国中文电视节目的具体细节,以及这些扩大影响的举动对美国主流媒体在财务和编辑方面造成的冲击。她描述了中国当局采用的各种不同的“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并就应该采取的回应措施给官员们提供了建议。

本月良心犯: 张海涛

张海涛是一名居住在乌鲁木齐的汉族人,2015年1月26日被拘捕。2016年1月15日,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判处他19年有期徒刑,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这个判决非常严厉,判决书中引述的行为都属于言论自由范围的相对轻微的行为。更有甚者,判决书引述了69条微信帖子和205条推文(含转推) ,这些帖子和推文批评了中共及其政策,包括在新疆的政策。判决书中还引述了张海涛接受像自由亚洲电台这样的海外媒体的几次采访,其中转述了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大街上部署了大批军警。法庭还声称,他注册成为了设在美国的民间新闻网站博讯(Boxun)的记者,并分享了一些军警的照片。所有这些罪证似乎都只是表达观点或是分享了一些轻易可以获得的公开信息。尽管如此,2016年12月,法庭驳回上诉并维持原判有期徒刑19年。

张海涛被捕入狱的时段对他的家庭而言尤为艰难。他的儿子出生在他被拘押期间,而他被判刑时儿子刚刚一个月大。上个月设在美国的ChinaChange.org 网站发表了张海涛妻子描述从河南去新疆沙雅监狱探望他的详细记述。她说,他瘦了,不过以前锁着他的脚镣被取掉了,他看上去精神状态还不错。


未来看点

互联网实施新法规:随着《网络安全法》和其他相关管理规定在6月1日生效,关注这些法规如何得到系统性的执行,关注扩大网络审查和监控的事例,关注中国当局如何解释法规中语焉不详的条款。

天安门屠杀周年纪念:2017年6月4日将是中国军队向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周边地区的和平示威群众开枪镇压28周年。历年来,这个敏感日子总是特别加强新闻审查的日子,也是测试网络控制新手段的日子,更是抓捕进行周年纪念民众的日子——哪怕是私下纪念 。关注今年类似的打压行动,尤其是在当前政治气氛总体紧张的背景下。

习近平7月访港:中国前主席胡锦涛2012年访问香港,在这片领土回归中国15周年的日子,见证梁振英宣誓就任特首。当时,有数千名群众参加抗议,安全形势严峻,警方拘捕了若干示威者和新闻记者。在陆港关系更加紧张的今天,习近平的7月访港之旅可能更加堪忧。关注在习近平访港之前和期间对港人基本自由的额外限制,类似最近拒绝给支持民主团体发放7月1日在维多利亚公园集会的许可。


行动起来!

  • 分享《中国媒体快报》:帮助朋友和同事更好地理解中国不断变化的传媒和新闻审查状况。
  • 获取未经审查的消息内容:请点击这里这里,找到流行翻墙工具的综合测评以及如何获取翻墙工具。
  • 支持良心犯:有四名中国维权人士和一名台湾男子因行使言论自由权在中国遭拘押,他们是国际特赦组织“给良心犯写封信”运动的焦点人物。点击这里这里,为他们发出你的声音!